食草堂酒吧印象

  掐指一算,不到半月我竟去食草堂三次了。之所以用一个“竟”字,是因为我所在的单位地处东郊,与食草堂东西相对,中间隔着雄伟的布宫,工作繁忙、路途不近,而去的频率又如此之高,非用一“竟”字而不能表达自己的吃惊!
  
  那是一个傍晚,朋友约我在民族北路上的食草堂见。去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没有月亮,星星也隐藏在暗灰色的天幕之后。我骑着车,走走停停,近视的目光透过厚厚的眼镜片找着我的目标。终于,在一条幽静的街道上,一棵浓荫的大树后,透过点点躲闪的灯光,我看到了它的真面貌,也透过一排不着漆的木窗户看见了我的朋友。
  
  推开褐色的带有自然纹理的木板门,烛光的摇曳、咖啡的香醇、清茶的悠远、音乐的迷离,让我感觉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朋友正低着头看书,面前摆了杯“青山绿水”的茶,幽香随着一缕缕的热气在空中蔓延传播,而嫩绿的叶子在如玻璃般清澈透明的水里缓缓地沉浮舒展,像莫高窟壁画上身着绿色裙子翩翩而舞的飞天,幽雅从容,富于韵感。踩着“咯咯”作响的红色木地板来到朋友跟前坐下。这里的椅子是木的,有四只脚,方方正正的看上去很笨拙,靠背不高,上面蒙有褐色的牛皮。桌子也是木的,一圈圈的年轮向四处扩散,好似“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上面有一小块藏毯,一个漆黑的铁烛托,忽闪的烛光下有一黑色的木烟灰缸,仿佛从中直的树干上截下一段而中间刚好被馋嘴的虫子吃空了。桌子间装饰有各种盆景,附面其上,你甚至可以感觉到植物光合作用所释放的氧气徐徐而出。
  
  文静的女招待拿来一本粗大厚重、外封牛皮的菜单,我要了杯爱尔兰咖啡。于是老板在吧台后忙活开了,我则坐在吧台正前方的木制高椅上边和他聊天边打量四周。
  
  木质的高吧台左边摆着一个红色的圆木桶,腆着肚子,有点像南瓜但要高出许多。我以为是装酒用的,可老板说纯粹用于装饰。红桶旁立着一个发亮的黄铜电话,大概是第一代产品吧,极古典,听筒和话筒是分开的,如果接打电话时必须嘴对正话筒,而把麦克风样的听筒放到耳边。我很感兴趣,于是装模做样地捣弄一番。老板笑了,说没接线,不然还是可以用的。再往右依次排着咖啡豆研磨器,虹吸式咖啡冲煮器以及玻璃瓶装的咖啡豆、开心果等。吧台上悬挂着一个秋千般的木排,木排下面倒扣着或高或低、或大或小形状各异的玻璃杯,在吊栏两侧垂着的筒式灯光照射下,熠熠生辉,宛如钻石。看到我迷惑的眼神,老板很专业地告诉我,哪个是白葡萄酒杯,哪个是红葡萄酒杯,哪个是鸡尾酒杯……
  
  吧台里面靠墙立着个高大的木橱,一格一格的或横或竖、或正或斜地摆着啤酒、果酒、洋酒、黄酒等,表面上显得杂乱,可细看,这杂乱却藏着种不规则的随意美,恰如早起少女的头发,凌乱而洋溢着自然的气息。再往两边看是洁白的墙壁,然而它突破了平整光滑的惯例,以一种凹凸不平,或者有着波浪样涟漪的朴拙展现在你眼前。这朴拙与粗糙背后体现的正是设计者的独具匠心,但又不露人工的痕迹,有种返古的意旨与自然的灵性。小屋的上面搭着藏毯,却没有灯管。灯管一律是贴在墙上而面向墙的,这不但使得烛光愈发明亮,而且光线在起伏不平的墙面上反射出另一种光和影的组合,虚实并存、明暗共生,竟有点影影绰绰。墙上还稀疏地点缀着些小画,有水彩的、泼墨的、抽象的、写实的,形式各异、手法不同,但一律的思古怀旧、抚今追昔,让你不自觉地置身于一个倒溯时光的遐想中。至于绿色的马灯,蒙尘的吉他,倚墙的扭扭曲曲的木梯,刻有象形文字的牛皮酒袋,木刻的人面像,弯曲的黑牛角……都能让你思绪飞扬,右面的墙角下,有个简陋的书架,左边是碟片,国语的、外语的、民族的、流行的,你尽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而加以选择;右边是杂志,文学的、地理的、生活的、时尚的,也可以满足你不同的需求。
  
  老板终于把咖啡调好了,说要趁热喝,不然就变味了。我轻轻的啜了一口,咖啡的苦混合着方糖的甜、奶油的润滑、威士忌的酒精,竟让我有点醉意的朦胧。透过这虚幻的朦胧,我看到吧台上有一个以薄木板做封皮的留言本。拿来一看,上面全是泡吧人写的心情故事,多则千言,少则数语,或行文严谨,或走字散漫。在这里,你的心是完全放松的、不设防的,熟识的固然没有设防的必要,萍水相逢的今日缘聚一室明朝各分东西,就像两列对开的火车,刹那的相遇后马上又将按照自己的轨道驶向新的生活,因此,平日不轻易流露的喜怒哀乐尽可以在这里找到发泄的出口。我于是有感而发写下了“食草而肥,小资天堂”八字。然而“小资天堂”又似乎有违老板的初衷,因为在店门上挂的黑色匾上除“食草堂”三个红色的正楷阳文外,旁边还有这样的自白:自然的天堂,流浪者的家园;丑牛的家乡,我们的家园。落款人是丑牛。然而转念一想,其实二者是相辅相成,内在统一的,谁能说小资和流浪者是水火不容的呢?至于食草堂的来由,老板说,大概是取自牛“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吧!

  上面之所以用“大概”,是因为我写的老板并不是真的老板;然而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下次去的时候他能给你淡淡友好的笑和周到纯熟的服务,不是吗?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