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诱惑』世界最高河流――雅鲁藏布江

  雅鲁藏布江在古代藏文文献中称为“央恰布藏布”,意为“从最高顶峰上流下来的水”。它源出于喜巴拉雅山脉中段北麓冰山雪岭之中的杰马央宗冰川。其上游为马泉河,东流纳入拉喀藏布、年楚河、拉萨河等支流,经喜巴拉雅山东端的珞渝地区,向南流入印度境内称布拉普特拉河,下游注入孟加拉弯。全长二千九百公里(我国境内长为二千零五十七公里),流域面积九十三万平方公里(我国境内面积为二十四万平方公里)。河床海拔平均在三千米以上,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大河。

  雅鲁藏布江下游大拐弯峡谷段,是世界水能资源少有的集中地区,可兴建装机容量约四千万千瓦的世界最大的水电站,比我国目前最大的葛洲坝水电站(装机容量二百七十万千瓦)还大十四倍。

  世界第一大峡谷――雅鲁藏布大峡谷位于“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之上,西藏林芝境内,平均海拔3000米以上,险峻幽深,侵蚀下切达5382米,1994年,雅鲁藏布大峡谷取代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和秘鲁科尔卡大峡谷被确认为是真正的世界第一大峡谷。大峡谷长504.6公里,最深6009米。入口处的派乡海拔为2800多米,拐了几个湾流到墨脱,海拔只有几百米。  
  
  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怀抱南迦巴瓦峰地区的高山峻岭,冰封雪冻,它劈开青藏高原与印度洋水汽交往的山地屏障,像一条长长的湿舌,向高原内部源源不断输送水汽,使青藏高原东南部由此成为一片绿色世界。雅鲁藏布江大峡谷里最险峻、最核心的地段,是一从白马狗熊往下长约近百公里的河段,峡谷幽深,激流咆哮,至今还无人能够通过,其艰难与危险,堪称“人类最后的秘境”。由于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环境恶劣、灾害频仍,构成人们很难跨越的屏障和鸿沟,其落后与闭塞,使墨脱成了高原上的“孤岛”、远离现代社会的“世外桃源”,至今少有人涉足。1994年,我国科学家组成一科学考察队,对雅鲁藏布江大峡谷进行科学考察,才揭开了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神秘面纱的一角。
  
  峡谷具有从高山冰雪带到低河谷热带季内雨林等九个垂直自然带,是世界山地垂直自然带最齐全、完整的地方,这里麇集了许多生物资源,包括青藏高原已知高等植物种类的2/3,已知哺乳动物的1/2,已知昆虫的4/5,以及中国已知大型真菌的3/5,堪称世界之最。

  大峡谷里有高等植物近两千种,堪称生物基因库,主要树种有桦木、落叶松、藏青杨、云杉等,林内植物种类繁多,有竹剑、三七、松茸、灵芝、猴头菌、虫草等,多种国家级野生保护动物黑颈鹤、雪豹、西藏棕熊、岩羊、林麝等也分布于此。

  一位曾多次深入大峡谷的中国科学探险协会的会员江国辉对记者说,“大峡谷的壮丽、雄奇是绝无仅有的,用言语难以形容。”


神奇的南迦巴瓦峰和雅鲁藏布江大峡谷
  雄居喜马拉雅山脉东端的南迦巴瓦峰,海拔7782米。峰顶高耸直插云霄,终年积雪,晶莹奇丽。“南迦巴瓦”的藏语意思是“比天高的山峰”。据说从东边观之光芒闪烁,似佛光映辉,西边观陡峻雄丽,从南边观雪线附近的冰雪像成串的佛珠。平日峰体云雾缭绕,若隐若现,变幻无穷,富于神奇色彩,当地群众视为“神山”,甚至说是“神女”。南迦巴瓦峰与北侧高达7151米的加拉白垒峰遥遥对峙,便有夫妻峰等神话传说。南迦巴瓦峰又是地球上7700米以上高峰中,最后一座未经攀登和系统科学考察的处女峰,因而引起国内外科学工作者和登山爱好者的极大兴趣。

  南迦巴瓦峰地区峡谷纵横,山峦叠嶂,群峰林立,相对高差极悬殊,谷底与峰顶之差达5000——7000米。垂直带谱明显,雪线海拔4700米以下植被相当发育,类型变化多样,尤其原始森林密布,自然资源丰富,可谓“绿色的宝库”,与巍巍的雪山和壮丽的冰川相映衬。奔腾的雅鲁藏布江从大渡卡至卡布呈弧形依南迦巴瓦峰脚下流动,形成举世闻名的雅鲁藏布大峡谷。其水量巨大,蜿蜒曲折出许多小拐弯。跌水多处,波涛轰鸣。沿岸悬壁嶙峋,翠岩飞瀑随处可见,景色秀丽,如诗如画,似“蓬莱仙境”如“世外桃园”,无疑是生物多样性最丰富,地质结构极为复杂的天然博物馆。这里确是旅游登山、寻幽探胜和发掘自然奥秘的好地方。

从森林奇观说起
  南迦巴瓦峰地区因受印度洋湿润气候的影响,年降雨量平均达2000毫米左右。在茂密的林海中湿度很大,苔藓、地衣极为繁盛。由于年长日久,许多林地上苔藓层厚达尺余。在一些冷杉、铁杉及多种阔叶树干、树枝上苔藓成堆生长,有时将整个树干、树枝覆盖,形状多样、大小各异。大的像动物,大者如狗熊,小的似猕猴,更小的像松鼠或鸟鹊。靠近地面的树桩、倒木和石头上苔藓堆集的更多更大,有的像虎豹藏身,有的似野牛伏卧,还有的如人形,更多的您看啥像啥。真是风趣多态,千变万化,我们就像到了动物园。每当湿气缭绕,云遮雾罩时,这些“动物”就越显得栩栩如生,似乎都在林中活动。这种奇特的自然景象在南峰地区的林带比较普遍,往往给人幻境般的感觉。说也奇怪,我们曾有几次把这成堆的苔藓误认为野兽哩!实际上凡是苔藓极其繁盛的森林中都十分阴暗,有时所见动物是真是假确实难辨,所以我们还得仔细观察,提防着野兽的袭击或突然相遇。

  不消说,在那南峰无边无际的林海里,自然是许多野生动物栖息繁衍的理想场所,那毒蛇野兽常常出没林间。在灌丛横生,荆棘漫地的情况下,我们往往就是沿着野兽开辟的路前进的。南峰地区动物种类很多,在高山林区有成群的羚羊活动,这种已被列为国家保护重点的动物,形体巨大,重量达几百斤。以前皮毛带土黄色的红斑羚是门巴、藏族经常猎取的对象。数量较多的獐子(麝),由于雄性具有名贵的麝香,吸引着不少猎手。另一种受国家保护的动物小熊猫在这里也有分布。据说在墨脱以南的希让地区山林中还有孟加拉虎出没。在南峰地区黑熊、野猪和猴子颇多,每到秋季玉米、鸡爪谷成熟时节,成群结伙窜入山地偷吃庄稼,被当地群众视为灾害,白天和夜晚都得吓唬它们。

  经过多年考察研究,西藏自治区已在墨脱地区划出自然保护区,像羚羊、獐子、小熊猫以及黑熊等多种动物,还有许多名贵树种包括有关生态环境受到保护。愿南迦巴瓦和大峡谷地区成为持续保存丰富多样动植物以及菌物资源的“天然物种基因库”。

跟随牲畜环游的真菌
  雅鲁藏布大峡谷中许多台地和南迦巴瓦峰及其临近山麓林间草地,以及广阔的高山灌丛草甸,为放牧提供了优越条件。在我们登山科考的日子里,随处都会看到许许多多的牛羊马群。于是,凡是放牧过的地方就为喜粪生的真菌提供了繁殖生长的基物,这类喜粪生物的真菌可谓伴随牲畜而旅游。

  我们在考察中收集到很多粪生大型真菌。这些种类有一个共同的特性,那就是它们的孢子喜欢在牲畜粪便上萌发,并形成大量菌丝体,分解粪便中的纤维素并吸收大量有机物作为繁殖生长的营养。所以哪里有牲畜粪便哪里就会有它们,牧场是我们收集粪生真菌的好地方。不过这类真菌往往会受到海拔高度、温湿度等生态环境的影响。个体很小的膜鬼伞、粪鬼伞是其中繁殖生长很快的物种,其含水量达90%,生长期短,每当早晨太阳升起就开始水化了。这些“短命鬼”正如古人所言“朝菌不知晦朔”,是种真正意义上的朝生暮死的真菌。毛头鬼伞、小孢毛鬼伞也是这林间草地常见的粪生真菌,个体巨大,味道鲜美,现在已人工培养。在自然生长情况下虽然寿命稍长一些,可惜也超不过一、两天的时间,它们在一种酶的作用下,液化成墨汁样,我还曾用来写字绘画呢。

  在河谷草地上分布最广泛的要算四孢蘑菇、野蘑菇和红鳞蘑菇,它们常生长在腐熟后的粪肥土上,是菌肉比较肥嫩的食用菌,其个体大,味道鲜,尤其在初夏,犹如雨后春笋般大量生长。人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就开始利用粪生真菌的这一习性,用马粪种植双孢蘑菇,培养技术推广到全世界。有一种伴随牲畜粪便而分布的粪生鸟巢菌,在这里也很多见。它具有分解粪中纤维素的作用,很可能在开发研究中派上用场。

  我们在考察中发现,南峰和大峡谷中最典型的粪生真菌主要是花褶伞、紧缩花褶伞、粘花褶伞、大花褶伞和半卵圆环褶伞,它们常常在牛马粪上大量生长,而且分布海拔较高。在北方地区人们常称做“狗尿苔”。这些真菌在一个细长的柄上顶着一个帽状菌盖,并具灰黑色斑纹状菌褶故得名花褶伞,绝大多数被列入毒菌。

  另一些粪生真菌是菌盖亮黄色的半球盖菇、土褐色的粪土球盖菇和锈色的多鳞球盖菇,以马粪和牛粪上生长较多,人们多怀疑有毒,不敢采集食用。还有几种个体较小的如毒光盖伞、粪生光盖伞及古巴光盖伞也曾在这里发现,是著名的“致幻觉毒菌”。要是误食了这类真菌,就会出现精神异常,有的跳舞唱歌,有的狂言乱语,就像降神一般。甚至还伴随进入光怪陆离的彩色变幻世界或幻听、幻想到奇怪的东西。在中美洲墨西哥的印第安人,有专门采集这类毒菌的习惯,至少已有3000年的历史。据分析它们含有光盖伞素和光盖伞辛两类毒素,发病快,潜伏期短,其毒性不能使人致死。

  我们还发现了具有以上类似毒性毒理作用的桔黄裸伞和褐绿裸伞及滑锈伞、毒蝇鹅膏菌等,不过这些都不属于粪生真菌。说到毒菌,在南峰和大峡谷等地,分布有约20种,如果不小心误食了白鹅膏菌、秋生盔孢伞等极毒种类不仅会有损身体健康,甚至导致中毒死亡。

花的世界
  七月份沿南迦巴瓦峰西侧的山麓而上,林间、灌丛上鲜花盛开,紫姹嫣红,艳丽夺目,这在任何花园都是找不到的。花色种类随着海拔高度的变化迥然不同。当我们刚刚来到3000多米的林绿草地上时,毛茛科的金莲花展现在眼前,鲜黄的花就像春天的油菜田。从3500米开始,挺拔的杉木和低矮的灌丛上挂满了浅绿黄色的松罗(地衣之一种),从树枝上搭拉下来有2-4米长,山风吹来轻轻飘荡,似薄纱飞舞,引人入神;银白色的铁线莲花朵串连在树梢,极为醒目;淡蓝色的绣球花,柠檬黄色的金丝桃花,粉白色的锈线莲,深红色、亮黄色、紫红色的杜鹃花瑰丽芬芳,活像彩花装点的节日盛景。再看那林地上马兰花、银莲花、报春花等争奇斗艳。

  我们继续沿着猎人和牧民的足迹前进,大约到了3700米以上,松风醒肺,更令人心情舒畅。那高山松挺拔,宝塔形的桧柏青翠,一派园林风光,而林下的花色更多变化。桃红色的点地梅,酱紫色的乌头,水红色的兰花,雪白的草莓花竞相开放,往往山风劲吹时则花枝舞动,刹时间花朵变成了绫罗绸缎,光彩夺目,使人眼花缭乱。穿密林过山涧到了4000米处,便进入更加迷人的境地。那以杜鹃占优势的灌丛林繁花锦簇,芬芳浓郁,争奇斗妍。我们完全淹没在杜鹃花的海洋之中。

  穿过这杜鹃灌丛,又是另一番美景。展望雪线以下漫山遍野尽属花的世界。各种紫苑、金露梅、山蓼、马先蒿、萎陵菜、红景天等,在这高寒地方顽强地开着鲜艳的花朵,好像由这些花朵组成了五颜十色的地毯。在这高山植物中,就连铺地而生的垫状柳的枝叶和花序也呈红色。唯有高达70-80厘米的高山大黄别具特色,它招人注目的不是花朵,而是由淡黄色花片组成的花骗子,使得整个植株就像一座玲珑亮丽的金色宝塔。

大峡谷中鸟乐园
  南迦巴瓦峰脚下的莽莽森林和灌丛,是鸟类栖息的天然乐园,估计鸟类至少在50种以上。如果翻越其西侧4000多米的多雄拉山口进入墨脱,种类更多,据考察达70余种。7月初当我们沿着雅鲁藏布江再次进入大拐弯中的知白、迦拉考察时,那各色各样的鸟在树林中、花丛间穿梭起落、徘徊蹦跳,互相追逐,尽情嬉戏和歌唱,往往只闻鸟声不知鸟藏何处,有时突然从身边起飞,吓人一跳。

  在这里最有趣的是听鸟叫。每天早上大约六点前后,正是百鸟争鸣的时辰。不少鸟鸣声悠扬,音调复杂多变,富有音韵。听着悦耳的“晨曲”真令人愉快和陶醉。那鸟声中有的音高,有的音低,有的粗犷,有的细微,有的拖音很长,有的则发出间断的“啾!啾!”声。听起来虽然声音很多但杂而不乱,好像相互配合,且有次序,甚至颇有节奏感。

  推想这些栖息在同一地段的鸟,在漫长的生活中,尤其在大致相同的时辰里争鸣时,好像谁先叫,谁后叫自然地形成习惯,这样便使每种鸟都有显露自己歌喉的机会。那带褐色的知更鸟一边“知!知”的叫,一边摇摆着尾巴,很像合唱队的指挥者;一种灰褐色的画眉,体形雅致,鸣声就像吹口哨,它叫的时候常常伸展开扇形长尾,在树丛中不停的穿飞、跳动;体态玲珑、羽色华丽的太阳鸟叫声虽小,却很动听;那毛色黑白相间的鸟一边“吱留吱留”地叫,一边有节律的上下摇动长尾和点头,更喜欢迈开小腿在地上跑一阵子然后再叫;显得格外英俊的绿色鹦鹉喜欢在树枝上横走几步,然后“嘎!嘎!”数声便停下来,歪着脑袋倾听别的鸟声;身躯娇小,羽毛灰绿的柳莺叫声小而别具情趣;音量最大的要算“两声”杜鹃,它宏亮的“布谷”声在大峡谷中回荡,此起彼落,好像提醒人们别忘记了“播谷”。

  乌鸦的叫声令人厌恶,似乎也不受众鸟欢迎,所以在合唱的队伍中很少有它参加。性情温柔、花斑鲜亮的灰斑鸠,往往也是缺席者,不过这时它的重要任务是成群结队飞到山坡、田野觅食,等饱餐之后便飞上树枝或岩石休息,或者那雄性的斑鸠一边伸长脖子向伴侣点头做着炫耀动作,一边唱着“嘀嘀咕!嘀嘀咕!”的求情曲。唯有那花脑袋的山雀不大守规矩,它们往往群集一起“叽叽喳喳!”噪闹不休,除非察觉山鹰飞来才会暂时“鸦雀无声”。一般到了七八点钟绝大多数的鸟便专心捕食等活动,只有黑卷尾等少数鸟仍然站在树枝顶端尽情歌唱,好像自我欣赏,不过一旦发现昆虫,便飞跃扑食。

  南峰脚下那许许多多不知名字的鸟类,羽亮色美,鸣声清婉,它们使这里的大自然更加富于诗情画意。如果有机会在这“神山”脚下仔细观察和倾听这百鸟歌唱的情景,那真是一种颇有趣的享受。假如将它们的歌声录制成片,一定会广受人们的欢迎。

百菇荟萃
  在南迦巴瓦峰和雅鲁藏布大峡谷茂密的森林灌丛和高山草地上,繁殖生长着数百种菇类。6—9月份,是这里野生菇生长最好的季节。许多种蘑菇多得使人赞叹,令人称奇。其中可食用者估计多达200-300种,可供药用的至少在80种以上。若误食后引起中毒的有20多种,数目虽少,却有数种是致命的毒菌。在高科技的今天,其毒素胜过黄金价钱。

  值得提醒人们注意的是,毒菌中毒的原因是那些只知蘑菇味道鲜美,甚至是只想满足口福的人,在野外随意采集食用,以致于中毒丧生。据说上帝造物是公平的,在他创造了许多味鲜诱人的食用蘑菇的同时,还创造了形态相似,味鲜又含毒的物种。虽然这只不过是一种趣谈,其目的还是提醒人们注意,谨防毒菌中毒罢了。

  当我们多次进入大峡谷和登上南迦巴瓦峰林区时,发现不论在地上、倒木上,树桩或腐枝落叶上,甚至苔藓间,到处生长着形形色色的菇类,琳琅满目,就像进入了一个百菇园。有的爬上了枯树木的顶梢,有的在林间草地上排列成行,还有的生长成神话中传说的蘑菇圈,总之生态类型多样,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百菇荟萃的世界。

  人们常把森林比做绿色的海洋,那林地间落叶层上生长的一丛丛形色各异,分枝参差交错的珊瑚菌,显然可与真正海洋中的珊瑚媲美了。这里树林中密环菌最多,分布十分广泛。有趣的是在历史的演变中,这种真菌和中药天麻植物关系密切,有一种共生关系。天麻缺少了它种子不能萌发,药用块根生长质量差。于是在南峰地区的波密、林芝一带密环菌广布,天麻则多产。据说以前当地未能认识天麻时,便把它挖回来喂猪,而后则成了宝。

  羊肚菌是西欧人喜爱食用的一种野生食用菌,其实早在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名称羊肚菜,并做为药用。我们发现羊肚菌时,在同一针叶林生境中就生长了一种与羊肚菌形色可以相混的鹿花菌,这可能就是大自然的造化吧,误食后会引起溶血性中毒。在云杉林下还生长着一种体型巨大、呈彩球状的绣球菌,直径可达40多厘米,属于珍稀食用菌。

  最诱人的要数气味浓香呈桔黄色的鸡油菌,只要你接近或采到时,便散发一种水果气味,不论中国还是外国人,谁都知道它好吃,是选择出口的优质食用菌之一。这里值得提到的是米林一带产松口蘑(松茸),它的气味及口感,最令日本人倾倒,每年立秋他们宁愿花大价钱也要吃到这种野生蘑菇。另一种青冈松口蘑,又名青冈菌也有称作藏松茸的,同样是西藏具有开发应用价值的菇种。在那高山松下的沙土中,还产茯苓,这是一味传统中药,中医里有“无药不用茯苓配”的说法。当地藏胞告诉我们在藏东南分布比较广泛。

  浩瀚的林海中,生长在林木上的真菌最为丰富。高山栎上猴头菌是很常见的一种,它是中国名菜“猴头燕窝”里不可缺少的原料。运气好的话,在这里就可以收集到直径可达30--40公分的巨型猴头菌。木耳、毛木耳、皱木耳、金耳这类木生食用菌,可以说分布极广泛,而且当地也有采集和销售习惯。

  一天,我们穿行在墨脱境内的一片森林中,正当休息时,几位门巴族青年手持长棍圈着树桩向上看,我以为他们发现了猕猴,过了一会却拿着许多硫璜多孔菌回来了,原来是用这种食用菌做菜吃。

  南迦巴瓦峰地区的高山草甸上还有一种驰名中外的冬虫夏草,由于寄生在蝙蝠蛾幼虫上,藏语名叫雅杂贡布,据说这种产于西藏的奇特虫生真菌在18世纪首次传到西欧时,使真菌学家震惊,后来被英国著名的真菌分类学家贝尔柯(Berk)以中国命名,已查明全世界仅青藏高原有分布,属于极为珍稀的物种。

  南峰和大峡谷地区真菌种类相当丰富,已知多达近千种。开发应用潜力很大,受到多方面的高度重视。 

 

出游宝典*解码西藏
攻略路书 里程海拔 温馨提示 印象西藏 藏传佛教 美食文化 西藏攻略 休闲娱乐
民俗映象 西藏特产 游民公社 出游宝典 旅途游记 游记大赛 光影印度 谜尼泊尔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