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史略 宗派渊源 藏传文化 藏语传承 名刹古寺 民俗文化 综艺文化 唐卡艺术 藏戏艺术 历史人物
密乘之宏扬

  密教之流传,始自龙树、龙智。在无著之时,已多修密成就,若无上瑜伽,系摄授利根,尚不公开。无著以后,无上瑜伽,逐渐流布,愈趋宏扬。其间瑜伽部,亦曾宏显,惟事行二部,渐成式微,以此之故,在波罗王朝时,最多金刚阿贽黎(1)及成就大师。其有名之八十四大成就者,亦在法称以后至波罗十一世茶那迦王(tsa-na-ka)之间所出也。(见《多罗那他史》96页)

  首开密乘《胜乐轮》之规者为“卢、直、那”三师。卢为卢伊巴,直为直布巴(dril-bu-pa此云金刚铃师),那为那波巴(nag-po-pa)。卢伊巴与无著为亲党,在藏王拉脱脱日蔺赞(lha-tho-tho-ri-gnyan-btsan)时出世,原名普善(kun-du-dga),为邬伏延那王司书,得夏瓦日巴摄受,在藩伽罗食鱼肠修道,故别号为食鱼肠者,得成就后,以神通调伏欧提毗舍王,后王与大臣俱已得道,王名地日迦巴,臣名真格巴,此师即请出《瑜伽母遍行续》,造《胜乐现观论》,地日二师成就,约在清辩与解脱军之时。

  地日迦巴以法传弟子直布巴,直布巴原名慧藏详(blo-gros-snying-phovi-dpal),智慧极大,善破外道,蒙金刚亥母授记,往欧提毗舍修道,初王请未赴,后受明母(2),众皆疑谤。为化彼等故,以神通变金刚铃杵。后遂呼为金刚铃师。乃广传密法,饶益有情。造《身坛城修法》、《灌顶仪轨》、《圆满五次第》等,即有名之《直布三法聚》。此师后于毗汝巴二十年得道。直布巴后以法传龟足(rus-sbas-shabs),龟传扎伦达日巴(dsa-lan-dha-ri-pa),扎传那波巴。

  那波巴有一千四百成就眷属,度十三国众生俱得持位,从贤劫空行母手中请出《桑补扎本续》,此师之证德,无有能与之相颉颃者,曾造《胜乐轮修法》、《灌顶仪轨》、《护摩法》生起次第三部,《春点》、《密谛》、《四次第》等圆满次第三部,为有名之《那波六典》,广开母续之规。那波巴在法称逝后曷毗旃陀罗王时(go-bi-tsan-dra)出世。

  开《喜金刚》之规者为毗汝巴,毗汝巴为胜天之弟子,亲入十五无我母曼陀罗中,传其灌顶,神通自在,从邬杖延那请出《红阎曼德迦续》,造《道果金刚句》、《无分别阎曼德迦》等金刚乘论,收伏外道,度生最多。

  毗汝巴弟子旧毗黑汝迦(to-bi-he-ru-ka),初为皮匠,得道后度斯那日王(se-na-ra)并及城廓鸡犬一齐飞升。彼又从邬伏延那请出《古汝古烈笃巴》及《阿若里》二续,亦造各种密部论典,复得空行母讲授了悟《欢喜金刚》心义,遂造《无我母修法》、《俱生成就法》等,为弟子普灌顶,后以綦地传罗瓦巴(lwa-ba-pa)(上分见《集续》143、144、145页,《多罗那他史》62、82、91、93页)

  罗瓦巴得卓毗灌及其本续,睡卧光明中凡十二年而得成就。从邬伏延那请出《喜金刚本续》,复造多论。受邬伏延那王因陀罗菩提(ain-dra-bhu-ti)所崇敬。后度王亦得成就。此时又有古古惹扎(ku-ku-ra-dsa)及海生金刚第二(mstho-lkyes-rdo-rje-bar-pa)两成就大师。


  古古惹扎,传其白昼有千余勇士男女化为犬相,围绕说法。夜即共赴尸林(3),作大集轮(4),修诸誓句(5)。凡十二年,得大手印成就。由此传出《瑜伽续》及《五部本续》,又有谓此师系依《月密明点续》而得成就者。

  海生金刚,同名最多,此师即玛多汝哈(ma-do-ru-ha),与罗瓦巴共请出《欢喜金刚本续》,罗瓦巴造《娑桑毗多波若格热达论》,专明圆满次第之修法。海生金刚造生起次第之修法多种,故首出《欢喜金刚》之修法者,以海生金刚最为闻名。

  开《阎曼德迦》之规者,为拉里达班杂(la-li-ta-ba-dsra)。拉里达为那兰陀寺之班哲达,修《毗卢遮那大幻网续》,以文殊为本尊,因问师大威德之修法,师云:“此法人间非有,余亦罔知。右欲求此,依所契本尊修而乞之可也。”乃专修文殊法二十年,得见本尊,亲蒙授记,往邬伏延那法库中,请《阎曼德迦续》,得金刚起尸女现身,为其灌顶,依四种瑜伽并圆满次第而修,获胜悉地(6),遂明白忆持诸佛三密之《黑净曼德迦续》、《三防护》、《七分别》及其他无量陀罗尼门。后经其弟子摩里班杂(ma-li-ba-dsra)将师亲口所传者录出,于是《大威德修法》及《文武游戏境界》等,遂流布于世。拉里达与罗瓦巴得道同时,二人曾偕往东南印与邬伏延那宏法度生云。(上见《多罗那他史》90、91页)

 又有汉地投生之马且论师(rta-mchog),依《大威德》及《马头金刚法》而得成就。从邬伏延那请出《大幻网文殊根本续》一万六千颂,亦宏《阎曼德迦法》。上见《集续》145页)

  至于开《集密》、《摩诃摩耶》、《时轮》等规,均在波罗王朝,为时较晚,故后再详。
  以上诸师,均在旃陀罗王朝(即伐旃檀王朝)第五狮子王至曷利日扎王(bis-nu-ra-dsa)之间,亦在法称论师之时,或罗勘各前。法称论师住世,又与西藏松贞罔普王(srang-btsan-sgam-bo)同时。法称寂后,曷毗旃陀罗王当位,即前所述毗汝巴宏《胜乐》之弟子扎伦达日巴(dsalan-dha-ri-pa)与那波巴应世,此时大成就登底巴(tan-ti-pa)亦出。登底巴得扎伦达日传授,又蒙金刚瑜伽母现身,获大成就。此后曷累旃陀罗王退位,拉里达旃陀罗王(la-li-tsan-dra)继之,时值那小波马晚年,王皈之学法,后王与其宰辅相继得道。旃陀罗王朝裂,小王并起,于是王臣、婆罗门、商主等,各个聚族为政。即于此时,又有成就在德俱生戏乐在师(lhan-skyes-rol-pa)及那兰陀律天论师(dul-ba-lha或译调伏天)。律天造《因明七论释》。执经部师匈巴母杂(shu-bha-mi-tra)与及戒护(tshul-khrims-bskyabs)、辛底苏摩(shan-ti-so-ma)等,重宏唯识,提倡经律二藏,迦玛波罗(kam-ba-lab)造《波若第九品》,又有吉祥隐(dpal-sbas)之弟子智藏(yes-shes-snying-po)重倡法无自性之中观。东印又有无性居士(ngo-bo-nyid-med-pa)广倡唯识中见。尚有陀迦(tho-gar)持有部律仪之法友(dhar-ma-tra)、西印持律之福称(bsod-nams-grags-pa)、治多瓦日(tsid-ta-wa-ra)、持律之寂光(shi-ba-hod)、迦湿弥罗持律之摩可(ma-khol)等俱起,大倡律学,于是经律论之三藏,又鼓其余喘于此王朝晚年之后也。

  智藏才,生地欧提毗舍,从藩伽罗吉祥隐学,成班哲达,随清辩派,倡演中观,造《二谛论》及《释论》,后修《观音法》成就,大破外道,燃正法灯。此时中观诸见,即已融入密法矣。
  无性居士者,原为商人子,少慕大乘,遂亲见观音,能记持三藏,恒常不离十法,乃融合龙树、无著二派之见,创唯识中道云。

  福称论师,继法称之后,重宏唯识因明,法称而后,以此师最为闻名。

  旃陀罗王朝后,即有瞿波罗王(gan-pa-la)代起(公元7世纪唐离宗至中宗间)统一藩伽罗、摩揭陀等地,成波罗王朝。王建欧丹富多梨寺(ao-dan-ta-pu-ri)广聚僧伽,重宏正教。波罗王朝共传十八代,凡四百六十七年。其间有七代,佛法最盛,多所维护,故世称为波罗七代。

  第一世瞿波罗王时,有寂光及福称之弟子释迦光(sha-kya-vod)。释迦光宏法迦湿弥罗,时彼处亦有大师施戒(da-na-shi-la)、胜友(khyad-par-bshes-gnyen)、智铠(shes-rab-go-cha)、大勇律师(dpav-bo),东印智藏亦在。共余如观音禁(spyan-ras-gzigs-brtul-bshug)、佛智足(sangs-rgyas-ye-shes-shabs)、静命均是此时人,皆中观大师。此中静命,是执中观自续派见,曾造《中观庄严论》及《释论》,于瞿波罗至达摩波罗(dhar-ma-pa-la)间,受藏王赤松德赞之请而入藏土。观音禁曾造《般若灯论广疏》等,亦随清辩之说。

  波罗二世提婆波罗时(de-wa-pa-la)有成就师小那波巴(nag-po-spyod-pa-chung-ba)、文殊称(vjam-dpal-grags-pa)、释迦光(sha-kya-vod)、金刚铠(rdo-rje-go-cha)、班杂提婆(ba-dsra-de-wa)等。

  小那波巴,随那波巴后,极善《胜乐》、《喜金刚》、《阎曼德迦》三续。造《胜乐修法》等论。住世最久,至达摩波罗王时尚在。

  文殊称为大金刚阿贽梨,造《真实名义经释》,亲见法界自在母之金刚曼陀罗,观其所释,为一博通显密教理者。

  释迦友为释迦光弟子,在戈萨罗(ko-sa-la)造《摄真实义瑜伽续戈萨罗庄严释》。闻依十一善知识,始造此释。晚年宏法加湿弥罗。

  金刚铠,即造增长智慧《文殊赞》者,统摄五班哲达所造文义作斯赞。言简意赅,文词隽永,流传印番,莫不诵持。

  班杂提婆,为在家居士,善巧诗学,曾至尼婆罗(bal-po即今之尼泊尔)见瑜伽母行邪淫事,而起毁谤,旋构恶疾,即向观音前忏悔,造《观世音一百赞》,文藻丰美,为世所称。

  三世饶萨波罗时(ra-sa-pa-la),邬伏延那有金刚师,名喜金刚(sgegs-pahi-rdo-rje)来住那兰陀寺,大宏密法,造《真实名义经释》,此师在邬伏延那出家,倡唯识中道,善巧诸明,晚年宏法邬伏延那,证虹身而去。即于尔时又有贱种子玛当格巴(ma-tan-gi-pa)开出“集密”之规,班哲达罗?罗(sgra-gcan-vdzin)开“圣类”规,此二法至波罗四世时,即大宏显,俗谚云:“天有日月,地有二光。”即指此二师了。(上见《多见那他史》88、93、94、97、100、101页)

  玛当格巴者,如前所说,萨日哈及龙树诸师曾造《集密》为主诸无上本续经释,初悉密付与龙智,龙智证双运(7)身,住吉祥山。龙树寂后约七百年,始摄授玛当格巴,将圣者父子所造诸密典又罄付与彼,由彼始传出人间,自此以后《集密》之法,大显于世。(上见《集续》143页)

  班哲达罗?罗,亦亲见龙智,传出《圣类》之法。

  此时贡迦那(kong-ka-na)有护足大师(srung-bahi-shabs)亦亲从月称闻法,传出《集密轮明灯》论。

  及波罗四世达摩波罗王立,雄才大略,版图愈广。

  王亦极信佛法,崇敬狮子贤(seng-ge-bzang-po)及佛智足(sangs-pgyas-yes-shes-shabs)二大师,斯时除宏密外,并宠波若。王以传《集密》及讲波若大师,置于座首,新建道场五十入,计授波若者三十五处,迎请波若大师主讲。波若法门,自此王时百大宏。又建毗扎摩罗尸罗寺(bi-kra-ma-la-shi-la,即超岩寺)。王时始以超岩寺之座主,兼统那兰陀寺。超岩寺为密教中枢,寺主历世相承,均有传可考,尤以西藏后宏时诸法系,大多出自此寺之大师,若莲花命(ka-ma-la-rak-si-ta)、六贤门(mkhas-pa-sgo-drug)、可底峡(a-ti-sha)等,皆其著名者也。

  狮子贤,波罗二民时,由王族出家,从静命(shi-ba-mtsho)闻《中观》论诸教授,又依毗卢贤(rnam-snang-bzang-po)闻《波若经》及《现观庄严论》等教授。修慈氏法,梦见慈氏,叩以近世疏释波若者甚众,应随何见?答以当善应机宜。后受王请,尝讲波若,听众千余人,造《八千颂大疏》、《八品二万颂疏》、《现观庄严论略疏》、《般若摄颂易解》等。

  佛智足为狮子贤弟子,其师逝后,方获成就。遂说法度生,造《摄颂难论》。智足师徒,皆是静命论师之弟子,随中观自续派见,然与清辩、智藏,立论又有稍异。此派不许离心外境与及粗色皆不成立。智足得道数年,达摩波罗王复为师,旋任超岩寺金刚阿贽黎。此师曾传事、行、瑜伽三部本续法,并广传《集密》、《幻网》、《佛平等合》、《月密明点》《忿怒文殊》等内续五部。诸部之中,尤长《集密》,著有《集客解释》,广事流布。

  智足传弟子最寂友(rab-shi-bshes-gnyen)、佛密(sangs-rgyas-gsang-ba)、佛寂(sangs-rgyas-shi-ba)等。最寂友善巧《对法》、《波若》、《外三部瑜伽》等。得智足灌顶,后修《大威德法》而得成就。

  佛密为智足晚年弟子,又依余师亦多,广宏密法,特娴事、行、瑜伽三部。初宏法婆罗尼斯数年,遵文殊授记,往冈底斯雪山(gangs-ri-ti-se)静修。后受藏王赤松德赞(khri-sron-lde-btsan)之请,旋入藏宏法,广传事行等外三部瑜伽,造《入金刚界瑜伽修法》、《毗虑遮那五现菩提释》、《后静卢续广释》,余著尚多。

 佛寂亦曾在冈底斯雪山修道,入邬伏延那宏法。未久亦入西藏。(上见《多罗那他史》101、102、103、104、105、121页)

  此时尚有藩伽罗国大成就师古古热巴(ku-ku-ri-pa),辩论师善护(dge-srung)、妙严(mdses-bkod)、海云(rgya-mtsho-sprin)、光明生(vod-zer-hbyung-gnas),迦湿弥论师莲花生音(pad-ma-vbyung-gnas-byans)与及莲花戒(ka-ma-la-shi-la)。(上见《多罗那他史》102页)
  大成就师古古热巴,从邬伏延那请出《摩诃摩耶》,遂造《摩耶》修法六种,开《摩耶》之规。(上见《集续》145页)
  海云论师,亲见弥勒,嘱疏释《五部地》,故所造疏,最为完足,尤以《菩萨地》一品所释,精审有名。
  莲花戒受藏王赤松德赞之请入藏,适有汉土大乘和尚(ma-ha-ya-na)依《大般若经》等,造《可眠静虑轮论》、《正见典据论》、《静虑问答》等,大倡禅学,从其学者甚众。于是争执遂起,王不能决疑,乃请此论师入藏破之,师较佛密入藏稍后(约在唐德宗时)。
  波罗五世至七世间,辩论师法尊(chos-mchog)、密咒师法友(dhar-ma-mi-tra)等。无垢友受赤松德赞王请,宏法西藏,旧派法去,大多由自此师之所传出,余者其传不详。
  波罗七世摩醯波罗王时(ma-hi-pa-la)又有庆喜藏论师(kun-dgah-snying-po)、马声论师(rat-dbyangs)、利他论师(gshan-la-phan-pa)乃至月莲(zla-ba-pad-ma)、智施(yes-shes-grags-pa)、遍知天(sar-ba-dsa-nya-de-wa)、施戒(da-na-shi-la)、大成就师底里巴(til-li-pa)、波谷(bha-go)等。
  庆喜藏生于摩揭陀国王种中,依大众部出家,持唯识中见,在超岩寺遍学五明。闻藩伽罗有极明月(rab-gsal-zla-ba)弟子波若迦夏旃陀罗(pra-ka-sha-tsan-dra)等广演瑜伽部,遂往依之,并师迦叶护(rab-hbyor-skyongs)等,精通瑜伽部。后至中印,师事波若曼波罗多(pra-dsa-nya-pa-li-ta),得其灌顶,听讲《摄真如论》,为报师恩,造《金刚生颂》,事为摩醯王所闻,遂迎请说法。时听法者甚众,遂造《摄真如论》之《显明真性释》、《胜乐轮大疏》、《集密》等疏释甚多。
  马声论师,为中观应成派,曾以《修世俗及胜义菩提心法》闻世。
  月莲、利他、智施、智称等传不详。
  胜友、遍智天、施戒等,受藏王请,宏法西藏。(上见《多罗那他史》103、105、106页)
  底里巴为东印成就大师,曾依止四教上师(8),得一切经续传承,在藩伽罗业打油十二年而得道,亲从金刚持闻法。后宏法于藩伽罗,度生极多。其传承弟子有修十二大苦行及十二小苦行悟道者极多,直传至那若达巴(na-ro-ta-pa)间,成就不可数量。(上见《集续》145页)
  波谷修《金刚甘露续》成就,先是迦湿弥罗甚深金刚(zab-pahi-rdo-rje),在尸陀林修《佛平等合续》,见金刚甘露曼陀罗,蒙空行母以四甘露曼陀罗灌顶,传此本续,乃依修成就,度八乞士,后摄授甘露密大师(bdud-rtsi-gsang-ba)。以上二师大约为波罗二世以下时人。甘露密又以此法传波谷。波谷以此法得起尸悉地,遂将此法广传班哲达无垢贤(dri-med-bzang-po)等。故伏上述二师之力,摩揭陀遂广有此法也。
  摩醯王晚年,又出毗睹波大师(bi-to-po),请出《时轮金刚续》,至其八世时,其法大显。毗睹波以其法传《时轮足》(dus-hkhor-shals)渐次宏广。密乘之法,至此始臻圆备。
  毗睹波时,又有至多日大师(dse-ta-ri)受文殊灌顶,成就不可思议,为超岩寺班哲达,受王礼供,声名极大,曾疏释《集学论》、《入行论》、《虚空藏经》及其余密典。
  波罗八世,有承继佛智足法脉之黑誓句金刚(nag-po-dain-tshig-rdo-rje)或译黑三昧耶金刚)此师得《喜金刚法》成就。
  八世末年,与西藏后宏初期约略同时(五代后梁时),有婆罗门智足(bram-ze-ye-shes-shabs)与小那波巴(nag-po-spyod-pa-chung-ba)诸成就大师。迨至十一世茶那迦在位,迎请辛底巴(shan-ti-pa)出六贤门,于是贤德并出,法运更盛。
  六贤门者:东门宝寂(rat-na-a-ra-shan-ti-pa)、南门慧生(shes-rab-hbyung-gnas)、西门语自在称(ngag-dbang-grags-pa)、北门那若巴(na-ro-pa)及觉贤(byang-bzang)、中央宝金刚(rin-chen-rdo-rje)及智吉祥友(dsa-nya-na-shri-mi-tra),皆是博晓五明,显密并宏。时外道猖獗,恐危害正法,王遂迎诸智者,以护那兰陀及超岩诸寺。伏诸大智,以破外道,故立护守之名,是谓贤门。时王又立讲《般若法》八处,讲《集密》道场四处,其余《喜金刚》、《四座》、《摩耶》等各一处,《中观量论》各数处,常时开演《中观理聚》、《般若经》《庄严经论》、《集密》、《喜金刚》、《大威德》、《楞伽》等经续。尤是那若巴善巧深观、广行两派及《菩萨地》,融通显密,权实并生,西藏噶举一派,多绍其法。
  宝金刚弟子古耶波惹曼(gu-hya-pra-dsa-nya)博通显密,后修密成就。即来藏之阿杂耶玛波(a-tsar-ya-dmar-po)也。
  宝金刚之子摩诃扎那(ma-ha-dsa-na)、摩子萨杂那(sabs-dsa-na),二人于西藏法统,恩德尤大。
  智吉祥友,即造泯绝二边独显中见之论,乃阿底峡之恩师。阿底峡博洽三藏,善通龙树、无著二派之学,兼通密乘。尤以显密三藏,闻量最广,继六贤门之后而主超岩寺,又为欧丹富多梨寺座主,时在波罗十二民矣。其来西藏,适当第十三民波罗王即位(宋仁宗时)。
  阿底峡任座主不久,即麦哲巴(me-tri-pa)出,继之宏法。麦哲巴绕吉祥山时,辛底巴与六贤门皆已逝世数年,西藏噶举派之玛巴(mar-pa)与穹波(khyun-po)皆绍其法。未久麦哲巴亦逝,时王供养金刚座寺最有声誉之补那阿迦日笈多(pu-nya-a-ka-ra-gub-ta),此时那若巴之弟子,大半俱在,如日日巴(ri-ri-pa)、波若曼饶其达(pra-dsa-nya-rak-si-ta)等,此外又有戈苏日巴(ka-so-ri-pa)、无比海(dpe-med-mtsho)。
  日日巴有宿慧,依那若巴仅得《胜乐轮二次第》少分教授,即获成就。
  波若曼饶其达,依那若巴十二年,听父续、母续,彼即长于母续,尤以《胜乐轮》最为善巧,善通此法四派注释及其要门。闻其有《胜乐轮》灌顶教授约七十余种,专宏《胜乐》,并造有疏释。
  无比海者为一通达诸明及《时轮法》之班哲达。因观演戏,悟诸法如幻,得如幻三摩地。夜半见本尊语云:“真如亦如是”,闻下顿契大手印,为教导弟子等亦造多论。
  辛底巴后又有阿底峡之五大弟子,继续宏化。时在波罗十五六世(宋英宗至徽宗间),外又有曼那室利母扎(dsa-na-shri-mi-tra)等传法大师三十七人及迦湿弥罗菩提贤(byang-chub-bzang-po)、尼婆罗庞廷弟兄(pham-thing-pa)、智金刚(ye-shes-rdo-rje)、甲噶卡那(rgya-gar-phyag-na)等,及倡《集密》布绘曼陀罗之罗?罗友(sgra-gcan-vdzin-bshes-gnyeng),造卢伊巴派灌顶仪轨之那若巴弟子多日迦马巴(da-ri-ka-pa),与在超岩寺大讲波若之绷荼松巴(vbum-phrag-gsum-pa)等,均是此时之人。其余班哲达尚多,不胜枚举。总之此三世中,杰人辈出,法缘亦众,堪与以前数代媲美矣。
  迨十七民罗摩波罗王(ra-ma-pa-la)时,又迎请阿巴耶迦惹笈多(a-bha-ya-kar-gup-ta)为金刚寺座主。后又受超岩寺与那兰陀寺请,为其住持。此师造论甚多,声名颇著,西藏游学者,恒多出其门下。师所留遗教,迄今尚为印人所推崇。论其教证功德,堪与昔日诸大论师并驾齐驱。惜遭末法时代,佛运已频衰微,自波罗四世后,藩迦罗与恒河北岸,内乱时起,兵祸频仍,外道势力,日渐猖獗。欧提毗舍等处,几转佛教悉成外道。佛法余势,亦奄奄待毙矣。
  印度住持佛法,当以此师为殿军,后起诸师,亦莫不奉教为圭臬,至十八世夜叉波罗王(yak-sa-pa-la)在位一年,即为其大臣婆斯那(la-wa-se-na)所篡,于是遂由波罗王朝而转为斯那王朝。此王朝共传四代,约八十年。其间虽有大德继起,然已值佛教晚期,要不过鼓其余勇而已。兹择有关西藏者录之。
  西藏《时轮法》,由迦释师(rgwa)所译者,系学自咱米佛称大师(rtsa-mj-sangs-rgyas-grags)。佛称为波罗十七世时人,斯那王朝时为金刚寺座主。此时超岩寺座主为学巴阿迦日笈多(shu-bha-a-ka-ra-gup-ta)。斯那四世时,即有迦湿弥罗释迦室利(sha-kya-shi-ri),尼婆罗佛陀室利(bud-dha-shi-ri)、饶那饶其达(rat-na-rak-si-ta)、佛陀室利母扎(bud-dha-shi-ri-mi-tra)、班杂室利(ba-dsa-ra-shi-ri)等。
  释迦室利,为大班哲达,名声最大,住藏亦久,西藏法系,蒙恩最重。
  佛陀室利,曾为超岩寺大众部上座,后至尼婆罗广传波若与密咒,不久亦来藏土。
  饶那饶其达,其五明与显乘教理,堪比释迦到利,量论即较释迦室利尤为善巧,且以密法著称。后为超岩寺金刚阿贽黎,大师因知时至,遂早嘱弟子,分逃于迦湿弥罗与尼婆罗,未久回教侵入摩揭陀国,师等遂至北方,入尼婆罗宏法。在藏住亦久。著有《律论释》等。
  佛陀室利母扎,梦中从金刚亥母闻法,神通自在,亦善五明,尤以圆满次第证德最高。
  班杂室利为十力师(stobs-bcu-ba)之弟子,在南印专宏密法。
  先是斯那一世时,摩揭陀外道势力,即已日盛,人民改信波斯(stag-gzig)回教者亦多。欧提毗舍与超岩寺之座主,为仿护外强之侵凌,曾为城堡之守护者,僧众亦尝参加战役,金刚座寺亦不能建立大乘僧伽,其余小寺,多被灭亡。尔后王侯并起,致摩揭陀亦不能保,欧提毗舍寺僧人大半被害,超岩寺等亦毁,此时释迦室利避于欧提毗舍,三年后即入藏土。饶那饶其达,逃于尼婆罗,诸大小班哲达约百余人,均出亡西南。佛陀室利母扎、班杂室利与诸小班哲达,远走于南。桑迦玛室利(sam-gal-ma-shi-ri-dsa-? a)等大师十六人及小师二百余人,远避于东,或入锡南与缅甸,或入漠土与西藏,摩揭陀遂无佛法。
  当斯那二世时,外力侵入大半,斯那王国偏安一隅,然其王尚能竭诚拥护佛法,迎班哲达罗?室利波扎(ra-hu-la-shi-ri-bha-dra)为金刚寺座主,惟当时听法者仅七十余人。至四世后,益见不振,佛地遂亡于印度过矣。(上见《多罗那他史》107、108、109、110、112、113、114、115、116、117、118、119页)
  注释:
  (1)即密宗之大导师与得道祖师。
  (2)明母,与前释手印同义。
  (3)具云尸陀林,乃弃尸之处。
  (4)佛菩萨眷属大聚会。“轮”字状其集会圆满具足,如俗语称“集团”之义。
  (5)誓句,又译为三昧耶戒,即密宗之誓戒也。
  (6)译曰成就,有胜其二种,共者通世间,即天眼,神足等诸神通;胜者,指出世间,即三密因行相应而成妙果等。
  (7)即空有双运之身,亦即法、报、化三身,法身真空,报化二色身属妙有也。依无上瑜伽部即以从最微细之风息,成就真实虹体金刚身,与现证空性胜义光明之心,同时俱传,是为空乐双运身。
  (8)具有亲承四种不共教授之上师。 

出游宝典*解码西藏
攻略路书 里程海拔 温馨提示 印象西藏 藏传佛教 美食文化
民俗映象 西藏特产 游民公社 出游宝典 旅途游记 游记大赛
西藏攻略 休闲娱乐 光影印度 谜尼泊尔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