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史略 宗派渊源 藏传文化 藏语传承 名刹古寺 民俗文化 综艺文化 唐卡艺术 藏戏艺术 历史人物
人情世态剧目

  主要内容反映人情世态的剧目有《卓娃桑姆》《苏吉尼玛》《顿月顿珠》等。《卓娃桑姆》透过空行母卓娃桑姆与魔妃哈江相斗争的宗教演义,其实所反映的是王宫中前妃迫害新妃的故事。《顿月顿珠》中也有这方面的内容,是新妃迫害前妃的大王子,但故事的主要部分却放在前妃的大王子顿珠与新妃的小王子顿月兄弟的手足情谊上。而《苏吉尼玛》则是反映妖女化身的新妃迫害“鹿女”(实际上是度母)化身的王后的故事。主人公苏吉尼玛是个纯洁温顺、精诚善良,而又智慧过人、巧作斗争的藏族女性的典型形象。

  卓娃桑姆

   《卓娃桑姆》是著名的“八大传统藏戏”之一,蓝面具藏戏觉木隆戏班及其艺术流派的保留剧目,亦是门巴戏主要传演的剧目。据传为17世纪中晚期门巴族高僧梅惹?洛珠嘉措根据门巴族历史传说和藏族民间故事《俩姐弟》创作而成。故事梗概如下:

  很久以前,在曼扎岗地方,有一个国王名叫格勒旺布。他的妃子哈江堆姆,是个很厉害的魔女,心地狠毒,胜过豺狼。

  一天,国王格勒旺布把曼扎岗所有的大臣和老百姓都集合到王宫外面的广场上,宣布说:“后天,太阳照着王宫的时候,我们一起到东方山顶上去打猎,大家好好去准备。”

  到了第三天早上,太阳照着王宫的时候,大臣们和百姓都带上火枪和弓箭,穿戴猎人的装束,国王牵着猎犬甲查巴西,率领大家上山打猎去了。

  他们把东方所有的山头上都走遍了,没打到一只野兽,后来在靠近边界的地方,登上一座大山,打到三十七只麋鹿。可是那天晚上,那只宝贝猎狗甲查巴西却像半空中的彩虹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谁也说不出它跑到哪儿去了,国王急得要命,对大臣和百姓说:“今天随太阳转悠了一天,把我的甲查巴西给丢了,要知道它是我的不可缺少的宝物。在没把猪大找到以前,我宁愿死也不肯回去,今晚就在这儿露宿。明大太阳一出,大家都去找!”

  第二天,天刚一亮,国王就把大臣直南增叫醒了。直南增起来,向四面八方仔细察听、审视,不用说狗的脚印没找着,连狗叫声都没听见。他很是愁闷,就爬上一座大山,再向四周察看,只见东方有一座密密的黑森林,森林中间有一块平坝子,平坝子中间有一幢小房于,小房子式样很精巧,并且还在冒着炊烟。直南增一见,心里寻思:“狗大概跑到那儿去了吧厂于是,连忙跑回到国王跟前禀报。

  国王听了高兴地率领众大臣、老百姓,一直来到那森林中平坝上的小房子门前,果然发现了狗的脚印。大臣直南增走上前去敲门。过了一会儿,从房顶上漏水的洞口里现出一个老婆罗门。

  国王格勒旺布从自己的噶乌(一种金银制成的护身盒)里取出一条吉祥哈达挂在一根杆子梢头,对婆罗门说:“在你的门口发现了狗的脚印儿,请你把猎狗赶快还给我吧广老婆罗门一听,大吃一惊,颤巍巍地说:“我们从来没见过猎狗,不相信,请到屋里来搜查!”

  国王、大臣、随从人等,都冲进了屋子,到处去搜寻猎狗,什么也没找到,只是在这一间有三个门的房间里见到婆罗门的老婆婆。国王看见一间锁着门的房间,于是让婆罗门老太婆打开这个房门。

  房门打开了,只见那里坐着一位仙女,穿着一身洁白纯净的衣服,肤色白皙而柔嫩,有着空行女(仙女的一种名称)的各种妙相,看上去耀眼,听上去悦耳,嗅上去甘美,国王一见就掉了真魂,心里寻思:“我的猎狗甲查巴西好好地不见了,在这婆罗门的门口偏偏又有了狗的脚印,大概这是上天指示我,来到这儿的吧!”

  他取出一根上等松耳石簪子,插到那位美女的发髻中间,转过身来对婆罗门说:“你们的姑娘,得给我做妃子,从今天起,别推说姑娘往高飞上了大;往下钻进了地;也别推说被有势力的人家抢走了,被有钱财的人家买走了;更别推说被盗贼偷去了,被小户人家娶走了。假若你要说这样的话,就要当心你的老命。后天,太阳一出来,我就派人前来接姑娘,你要多少钱财我可以给,你要多少奴仆我可以派,可是,你们得好好准备把她送给我。”说完之后,就率领大臣、百姓,回曼扎岗去了。

  再说那仙女卓娃桑姆等那国王走后,心里盘算:“我去做那罪恶深重的暴君的妃子干什么?!还不如干脆死了倒好些。”可是又仔细一想,如果不答应此婚事,自己倒可以飞上天去,而父母就要遭难了。为了年迈的父母,先答应了再说。

  三天以后,国王如约把卓娃桑姆迎进了王宫,并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宴会。宴后,卓娃桑姆对国王说:“人世间不管有多少快活,也不管有多少财富,都像一场春梦一样。大王,你还是皈依佛法吧!”国王听了她的话,觉得很投机,把臣于。老百姓集中起来,宣谕道:“卓娃桑姆是一位笃信佛法的大德,从今天起,我也是信佛的人了,你们大家也都要和我一样,都来信仰佛法吧!

  此后卓娃桑姆在宫里一处极为清静的地方住下,认真地坐关修行。不久,她生下一位公主,名叫滚多桑姆,又过了三年,生下一位王子,名叫滚多列巴,她们母子和国王都快乐非凡。国王和王妃还经常分别到自己的净室去坐关静修,这样的日子,他们过了好些年。

  国王格勒旺布早些年娶的妃子哈江堆姆,有一个亲信的女仆名叫斯莫朗果(意思是“刺儿头”)。这一天斯莫朗果到王宫最高一层的楼顶上去,忽然发现了卓娃桑姆母子三人,她一溜烟地跑到哈江堆姆跟前,把自己看到的情况一一说了,那哈江堆姆亲自爬上楼顶仔细观望,她朝那卓娃桑姆静修的“卓玛拉康”楼一看,果然见到了卓娃桑姆母子三人,心中的嫉妒就像火一样地着了起来,她气得脸变成了青色,诅咒道:

  “我的名字叫哈江堆姆,也就是你们母子的克星,今儿个我要是不把你们三个吃掉,请当地护法神来把我吃掉吧广她发下誓愿,把那獠牙紧咬了三遍,咬得咯吱咯吱响,才回到自己的房中去。

  这些情形早已被卓娃桑姆看在眼里,她心里想:

  “早先空行女们显示说我要遭到妖精的折磨,大概就是这个妖女吧。现在不走,更待何时?!”

  她马上把王子派到国王那儿去,然后把那像一朵盛开的莲花似的公主搂在怀里,流着热泪,把首饰解下给女儿戴上,把衣服脱下给女儿穿上,自己一阵风似的飞上天去了。
王子滚多列巴从父王那里回来,不见了母亲,问姐姐,姐姐说母亲飞回了天界,我们俩去找父王。

  两人一直跑到国王跟前,哭着把母亲飞走的情形-一禀明了。国王一听,惊得当时昏厥过去,后来,由众大臣用旃檀水洒在国王脸上,才使他苏醒过来。他泪流满面地对众人说:“俗话说:‘远方的传闻,只有一半可信’,我得亲自去看看。”于是来到卓娃桑姆的寝宫--卓玛拉康,一看,果然人去楼空。国王好不伤心,把衣服扯起裹住自己的头痛哭,小王子连忙扑到父亲怀里亲着他的双颊,紧紧倚偎着劝导他:妈妈已飞走,我们再伤心也没有用处,还不如替她做祷告。国王觉得王子说的在理,于是,右手拉着小王子,左手拉着公主,走到卓玛拉康的顶层做祷告。

  这时候,那妖女哈江堆姆把众大臣召集在一起说:“大家都清楚,过去国王格勒旺布,发过宏愿重誓,说除了我,再也不讨第二个妃子,可是,他把过去说过的话都忘掉了。他讨了卓娃桑姆,这还不算,多少年来也不来看我一眼。现在,卓娃桑姆飞走了,可是她留下的根子还在,那昏王格勒旺布也得想法子对付……”

  几个奸臣听了哈江堆姆的一番吩咐,就商量出一条毒计去诱骗国王。他们带了一瓶药水,来到国王跟前说:“大王,虽然卓娃桑姆飞升隐到天上去了,可你还有心爱的王后哩!还有继承王位的王子,也有发展姻亲的公主,你不必难过,喝点葡萄美酒散散心吧!”

  国王不知是计,也不知道瓶中盛的是毒药,于是抓过酒瓶,大喝特喝,把那瓶毒药水喝得干干净净。不一会,他就发起疯来了,爬起卧倒,叫喊吵嚷,口中呼号卓娃桑姆,两眼直竖瞪住远方,一会儿唱歌,一会儿跳舞。女妖哈江堆姆就趁机对众大臣和百姓们说:“现在国王发了疯病,不能治理国政,赶紧把他关到黑牢中去。”同时又派了斯莫朗果去做牢头禁子。人们看到国王闹得不像样子,觉得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照办了。从此,女妖哈江堆姆和几个奸臣勾结,篡夺了国政。她又想:“火苗在微小时不扑灭,须弥山一般的草堆也有被烧掉的危险;决口在细小时不堵塞,整个大洲都有被淹没的危险。卓娃桑姆留下的两子女,若不在幼小时根除掉,长大了就有被他们根除的危险。”

  她又想:“要是命令大臣们去杀掉他们,一定不肯的,总得另想办法。”
  几天以后,哈江堆姆装起病来,非说是卓娃桑姆留下的两个孩子作祟所致,让大臣们去杀了卓娃桑姆的子女;她让大臣们去找两个屠夫来!大臣们连忙出去找了两个屠夫,领到哈江跟前,哈江对他们说:“你们两个听着!去把那小王子和公主宰掉,把两颗心趁热取回来给我,你们要什么报酬我都可以给。”

  两个屠夫接受了命令就到王子和公主的住处去了。
  公主和王子姐弟俩无忧无虑地正在玩耍哩。王子一见两个屠夫,心中非常骇怕,说:“从前,你们前来是送肉给我们吃,我非常,高兴;今天,你们来使我非常恐慌,究竟为什么?你们来干什么?如今所有的大臣皆顺从那哈江堆姆了,莫不是他们派你们来杀害我们的吗?”

  两屠夫一言不发,王子又接着说:“我们姐弟俩个犯了什么罪?平白无故杀了我们,难道你们心中不难受吗?二位想想吧……”说着,眼泪像珍珠一样滚下来,那两屠夫之中,小的一个产生了怜悯之心,对他哥哥大屠夫说:“早先卓娃桑姆在的时候,我们连他们的影子都不敢踏一下,今天,哪里忍心杀害他们,我看不如放了他们。再把王宫后门口的一对小狗杀了,拿狗心给哈江堆姆吃,怎么样?!”大屠夫觉得弟弟的话正合心意,就对王子和公主说:“我们走了以后,你们千万别再到花园里去玩,被哈江堆姆瞅见了,决不会饶过你们的,希望你们记在心中。”两屠夫撇下他们,跑到王宫后门口,把两只小狗杀了,取出狗心,来到哈江堆姆跟前,把狗心送上,回家去了。

  那哈江连忙把一对狗心(她还以为是人心哩)蘸了盐,三口两口吞了下去,“病”也就霍然而愈。她每天又到王宫屋顶上散心。

  王子和公主到底是小孩子,过不几大把两屠夫嘱咐的话忘了,又到花园里去嬉耍,谁知恰巧又被那哈江远远地瞅见了。哈江狠狠地说:“乖乖!这两个屠户原来没有杀死两个小畜生,他们还在花园里玩耍哩!不晓得弄什么脏东西来蒙混我的,哼!这些大臣还是亲着他们姐弟的啊!好吧……”

  于是,她又像上次一样,重新装起病来,又要挟几个大臣表忠,又让大臣们去找了两个渔夫来。哈江又命他们去把两姐弟扔下湖。两姐弟又向两渔夫哭诉求情。

  小渔夫听了心中感动,对大渔夫说:“我看我们积点功德把他们放了,我们自己也不必回去,到别处去找生活吧!”大渔夫叫那姐弟俩别再住在曼扎岗,赶快往东方萨布龙地方逃命去。

  他们姐弟二人像深山里的羔年一般,不知往哪儿走。只好往萨布龙地方走去。走了一天又一天,走了一程又一程,走进一座一眼望不透的大森林里,又饥又渴,又怕毒蛇猛兽的侵害,只好吃点水果充饥,喝点泉水解渴。

  谁知妖妇哈江又在王宫屋顶看见他们姐弟的身影,派出众大臣骑马追赶,要他们把姐弟二人捉住后用绳捆好牵来亲自处理。众大臣快马加鞭一路赶来,诱骗姐弟二人说:“国王已经从黑牢里被放了出来,卓娃桑姆也从空行洲返回了王宫,他们都在着急找寻你们像心肝一样的姐弟二人哩!快点停住,别再跑了,随我们回宫吧!”那姐弟二人听了这番言语信以为真,就停住不走了,大臣们像狼抓住羊。鹰抓住小鸟一般,把他们一直抓回曼扎岗去。哈江一见之下,怒火上升,咬牙切齿,大声训斥说:“两个小畜生!我的名字叫‘哈江’(意为“厉害无比”),今大叫你们知道我的厉害广说完把他们关进牢中,连一日水都不给喝。第二天一日,把他们交给两个猎人,让猎人把二人背到山头上摔死。当小猎人举起王子要往山下扔的时候,公主向他哀求说:“请你这勇武有力的猎人让我代替弟弟去死吧!”然后义对天祷告。大猎人听了这番求告以后,心中很为感动,就劝他的弟弟放了他们吧。那小猎人说:“我是不管什么善呀。恶呀,你要不扔,让我一个人来扔吧广大猎人说:“你不肯放他们逃生,我负责扔的公主由我来处理,你管不着。”于是他就把公主的绳索解开,放她逃生。

  小猎人把王子抱起,从山的悬崖上直扔了下去。幸亏卓娃桑姆变作一只巨鹰,从底下用翅膀架住王子,王子才没有摔在石头上。王子落下来后,一只鹦鹉领着他往岸上走。鹦鹉说:“我们白玛金地方的人都是崇信佛的,但是近年来断了佛的世系,你去做我们的国王小好吗?”王子说:“你看我能行吗?”鹦鹉就向四方磕头,王子也跟着磕头,合掌祝祷。立刻从空中飞来鹅黄色的衫子,多种宝石镶制的带子,一双鞋子,一方头巾。鹦鹉帮助王子打扮整齐,就飞到婆罗门仙人的跟前去说:“我们白玛金国的王统不是断了好久了吗?现在,在那旃檀树底下有一位神人下凡的王子,请他来做王子多好啊广婆罗门仙人一听,高兴极了,连手杖都扔了,跑到白玛金国嚷着说:“咱们白玛金的人们幸福来临了,现在有一位神人下凡的王子还在旃檀树底下,鹦鹉飞来报信,我们快去请他做国王吧广这一嚷,把老百姓都震动了,大家连忙牵来一匹宝马,配上金鞍玉辔,打着宝幢黄伞,敲起大鼓,吹起大喇叭,把王子迎进白玛金国,继承了王位,从此白玛金国的人民更幸福了。

  再说大猎人把公主放了以后,劝公主越过大山到白玛金国,再由白玛金国前往萨布龙地方。公主悲悲切切跑到山崖下面去找寻弟弟尸首,结果没找到,于是流落到白玛金来了。她衣衫褴楼,形同乞丐。这时候,王子即了白玛金的王位,大放布施,敬奉三宝,公主随同别的乞丐一同到王宫去求布施,在王宫里被王子认了出来,姐弟相逢,高兴当然不必说了,就留在白玛金国一起过幸福安乐的生活。

  过了不久,他们的消息又传到了哈江堆姆耳中,她把过去从未吹过的大喇叭吹响,把从来未敲过的大鼓擂响,全国臣民都被她召集起来,她说:“那两个小畜生现在又盘踞在白玛金国,于我们十分不利,明天一早大家随我一道前去消烈灭他们。”

  第二天,曼扎岗的大军都集合了,哈江堆姆穿了铠甲,手执铁弓铁箭,骑上黑色大马,在马上獠牙龇了三次,奸臣们一个兴高兴烈,忠臣们心中非常悲苦,可是也没法抵抗,在妖妇率领下,开进了白玛金国。

  白玛金国全国人民都知道曼扎岗的军队打来了,大家也在王宫外面集合起来。
  国王骑了飞马,率领军队浩浩荡荡前来迎敌。两军对阵,妖女哈江见了王子,立刻箭上弦、刀出鞘,直冲过来。王子看准了她的心窝,扯满了弓,一箭射去,把她射得头朝下,翻身落马。王子催马赶上,一脚踹住,问道:“哼!你认识我吗?认识我是滚多列巴吗?”妖女嘴动了一下说:“大王!你是神佛,恕我有眼无珠,今天放我一次吧!我和你做个真母子。”

  王子说:“我的母亲是被你逼走的,我的父亲是被你逼疯的,我们姐弟二人被你先交给屠夫,又交给渔夫,再交给猎人,总想害死!哪一件事我会忘了?!我怎能轻轻放过你!”说完,四面八方,刀枪棍棒一齐上,把妖妇哈江堆姆打得像一块肉饼子,就地挖了九层深坑,埋了下去,在上面盖了一座宝塔镇压着。

  后来王子又带人回到曼扎岗,打开牢狱把国王格勒旺布放了出来,把斯莫朗果恶奴流放到边荒,又把过去的渔夫、屠夫和大猎人找来封为大臣,格勒旺布仍然做曼扎岗的国王,王子回到白玛金做国王去了。

  从那以后,佛法兴隆,众生幸福。

  (据赤烈曲扎、蔡贤盛藏译汉剧本《卓瓦桑姆》和王尧译述《藏戏故事》改写)
顿月顿珠《顿月顿珠》,又名《顿月顿珠兄弟》,著名的八大传统藏戏之一。蓝面具藏戏迥巴戏班的保留剧目,亦为昌都戏常演剧目,系藏族典型的人情世态剧。为18世纪五世班禅洛桑益西所作。故事梗概如下:

  从前,有一个多巴桑林国,国王巴拉德娃,王后贡桑玛,他们感情非常融洽,生活也很美满。可是,过了不少年头,他们没生下一男半女,国王很为自己的后嗣担心,少不了要到处求神问卜,算命打卦。一天,请来国内鼎鼎有名的巫师占卦。巫师告诉他说:在远洋海岛外,有一个高夏洲,洲上住着神龙,假若能虔诚地去供养,会得到子息的。国王听了十分感谢,连同王妃、大臣、百姓一起出动,一个个穿着华丽的服装,把敬神用的祭品放在大象身上驮着,一直往目的地走去。到海边坐船又走了五天五夜,来到高夏洲神龙的住处。在那儿,一连七天,天天按规矩敬奉神龙,在第七天夜晚,国王巴拉德娃在睡梦中见到无量光佛化身阿炅若告诉他 ,不久的将来可以得到两个王子:一个是观世单菩萨的化身,一个是文殊菩萨的化身。国王醒来,又见到了其他各种吉祥的兆头,心中越发高兴,收拾收拾,回宫去了。

  过了九个月零十天,王后贡桑玛果然生了一位王子。当他诞生的时候,天上的花朵像雨一样落下,彩虹像帐篷一样出现。王宫里大摆酒宴,欢欣庆祝,吹起在法螺,插起大旗,钟鼓齐鸣,并且厚赠那位巫师。国王因为自己的一切心愿都满足了,就把这个王子取名叫做“顿珠”,意思就是成功、圆满。

  王子顿珠长到五岁,稍一念书,就能自动地背出“?嘛呢叭哞?”六字真言,大家都感到奇怪。谁知就在这一年,王后贡桑玛突然得了一场暴病,求神问卜,服药针砭,皆没能见效,终于抛下丈夫、儿子,一命逝去。全国上下莫不感到悲痛。

  过了一年,国王与一个民女结婚,过了九个月零十天,生下一位王子。国王觉得他来得有道理,就取各叫“顿月”意思就是具有真谛。这顿月王子,一天天长大,他不肯跟妈妈住,也不肯跟奶妈住,成天要跟哥哥顿珠王子住在一起。一起读书,一起嬉耍,一起吃喝,一起休息。看到他们这样友爱,国王非常欢喜。

  又过了好些年头,一天,王妃找开王宫的东西南北边窗户,都听到有人在议论小王子顿月不能继承王位。她心中暗暗吃惊,独自思量:“不要小看顿珠,他的母亲虽然已经死了,可是他的势力不小啊!从今天的光景看来,大半是他将来要继承王位,我的儿子顿月没有什么指望了。儿子做不了国王,我这母亲也就算不得什么了……嘿!我得支动脑子呀。”于是她装病要挟国王把大王子顿珠放逐。

  国王命令将大王子顿珠送到边荒地区去。这消息很快传到他们兄弟的耳中,顿月对顿珠说:‘你要到边荒去,我要跟你一块去。”顿珠劝弟弟:“去边荒危险,要吃很多苦,你在家好好听父母亲的话,将来继承王位,管理国家的事情!”顿珠怎么劝说他也不听。最后没有办法,在一个夜晚,顿珠偷偷地起床,准备动身,可是又被顿月察觉了,一把抱住哥哥的脖子,再也不放手,哭着,闹着缠住他。顿珠只好等顿月睡着了以后,把自己的干粮、牛肉干背上,溜出王宫,直奔北方边荒而去。哪知道,顿月一觉醒来,不见了哥哥,一边寻着脚迹,一边哭着叫喊:“哥哥!哥哥!”顿珠远远地听见了弟弟的喊声,自己叹了一口气,只好等他赶上,兄弟二人一道往边荒去了。

  这当儿,有几个正直的大臣知道这件事情以后,心中老大的不忍,就暗地里派三个佣人,牵了大象和马匹去送他们兄弟,沿途照管。这样走了半个多月,到达自己国界,佣人们无法再往前走了,顿珠就打发他们回去。这三个仆人实在舍不得离开他们兄弟,都难过得哭了起来。顿珠虽然伤心,还是把他们劝了回去,兄弟二人一直往边荒走去。

  再说国王和王妃发现他们兄弟二人双双出走,十分着急,派人四处寻找。就像森林中飘下的落叶,又像大海中沉下的石子,更像天空里散荡的雾气,连影子也没有找到。那位装作害病的王妃,一见自己心爱的儿子也丢了,可真的得了一场大病。人们都为王子们的前途担心……

  顿珠顿月兄弟二人走过疏疏落落的村庄,走过一座座牧人的黑帐篷,走过一片广漠的大沙滩,走过茂密的大森林,直到四无人烟、极为荒漠的地方。带来的口粮都吃完了,连盛于粮的口袋也都吃了。兄弟俩的嘴里干得像起了火一样,四肢软瘫无力,只好坐下休息。顿珠从一棵果子树上发现几个果子,摘下来给弟弟吃了,勉强才又拖着脚步往前走。当来到牛鼻山的前面,顿月实在走不动了,顿珠叫他坐下休息,自己到山后去找水。走了好远,这个沟也于了,那口塘也涸了,再回过头看看弟弟已经卧倒在地上了。他大踏步跑回来,顿月已经气息奄奄。当顿珠抱起他来的时候,他睁开眼睛说:“哥哥!怕是我不能陪你走了,你可要保重身体啊!”顿珠的心里像刀割一样难过,手里捧着气息奄奄的弟弟,眼泪像泉水一样涌出来。这时候,一只杜鹃、一只夜莺在他们左右飞绕,好像是为他们祝祷似的。一会儿,顿月闭上了眼睛,呼吸也没有了。六处的山岳都动了一下,天上落一阵花朵像雨水一样,半空中还隐隐约约地响起一派细乐,从山上下来不少野兽--老虎、猴子、猿……都没有侵害顿珠,反而像来保护他似的。

  顿珠哭了一阵,就把弟弟的尸骨背在身上往前走,翻过了八座大山,来到一座大森林里,山上遍地皆长着檀香树,河里淌的尽是牛奶。顿珠想:“这是再好也没有的地方了,就把弟弟的尸骨安放在这儿吧!”在一棵像伞一样的大檀香树底下,把弟弟顿月的尸骨放好,又围上许多檀香木,让他常住在这里。自己又一步一步往北方边荒走去。

  顿珠又走过了十三座大山,看见有佛幡在树梢上飘动。他想:“佛幡飘动的地方,一定有村庄,也许有牧帐,至少会有人有粮。”于是,朝佛幡的方向走去。走近山腰的森林里,见到地上有人的足迹,他的心中更加踏实。又继续走了一程,走出森林,原是一块大草坝子。在草坝子上隐隐约约地可以听到有人在念经,他心中想这附近无疑的会有一座庙宇。一口气爬上山,在山口处有一个清滟滟的池塘,就在池塘边上见到一位满头白发、老态龙钟的喇嘛,一边念经诵咒,一边把朵玛(供品名,酥油、糌粑制成的塔状物)供撒人池中,王子顿珠倒身下拜说:“活佛!请您指引我吧!”老喇嘛回头一瞧,大吃一惊,问道:‘你是人是鬼?”原来顿珠王子,一路上餐风饮露,长途跋涉,吃不饱,睡不足,再加上弟弟逝世的悲痛,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头发蓬松,真是三分像人,七分像鬼。他告诉活佛自己不是鬼而是一个落难的人啊!那喇嘛又问了他的来历,看他实在可怜,就领着他到山洞里。先让他洗了澡,剃了头发,换上一身衣裳,弄点东西让他吃着。一边细问他的身世和来历,说到伤心的地方,顿珠止不住滚滚地落下泪来,连喇嘛也替他难过。后来就拜喇嘛作师傅,在山洞里伺候他。每天早早起来,背水、打柴,特别又弄些软草来给喇嘛做坐垫子。过了几天,喇嘛看他还是愁眉苦脸,就问他有什么心事?顿珠回答是想他的弟弟顿月,能把弟弟的尸骨运来就好了。师傅说我陪你一块去。师徒二人出发去找寻顿月王子的尸骨。

  再说顿月王子,因为口渴干死,被顿珠王子将他放在檀香树底下。谁知到了夜里,下了一阵大雨,雨水从檀香树上滴下来,滴到顿月的脸上,淌到他的嘴角,慢慢地润到他的喉咙里。就像干旱年头的庄稼遇到了甘霖一般,顿月王子慢慢地苏醒过来,啊呀!像做了一场梦一般,再看看自己被圈在檀香木当中,哥哥顿珠不知到哪里去了。他大声叫喊:“顿珠哥哥!顿珠哥哥!”可是除了山谷里的回音以外,再也没有人答应。顿月想:“啊呀!不好了!莫不是野兽害了我的哥哥?我怎么对得起他呀!”连忙跳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到森林中呼喊:“哥哥!哥哥!你在哪儿?你在哪儿?”喊得饿了吃点果子,渴了喝一点水,一直在寻找哥哥顿珠。

  顿珠师徒二人来到原来安放顿月尸骨的地方。看看原来的木材堆子已经散开,地下乱七八糟有一些果子皮壳,好像有人未过似的。顿月的尸骨却像天上的彩虹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顿珠心中更加难过,难道顿月的尸骨被野兽糟踏了吗?他四处去寻找,一连七天,连影子也没有。老喇嘛劝顿珠不要再找了,弟弟准是被神人救走了,将来还有会面的机缘。顿珠十分相信师傅的话,就随着老喇嘛一同回到山洞里。师傅又让顿珠学点仪轨,因为很快要到附近国王的王宫里去念经。

  一天,顿珠王子下山去采办一些用品,在山谷口的平坝上看见许多牧童在玩耍游戏,他也参加在一块儿玩,大家都很喜欢他,举他做领袖,领着大家玩这玩那。回到山洞师傅问他为什么回来得晚,他就照实说了。师傅告诉他:“要注意,不要把自己的身世乱对人讲,免得惹出是非和麻烦。”他都-一答应了。又过了几天,他下山去买粮食,又和孩子们在一块儿玩。大家比力气大小,没有一个孩子能比得过他,孩子们问他怎么有这么大力气。他说:“咳,要知道我是属龙的啊!龙的力气还会小吗?”于是孩子们都叫他“属龙的”,这个绰号反而出了名。

  这附近有个国家正发生瘟疫,闹水灾,人和牲畜死得很多。国王听从巫师的计谋,每年把一个属龙的小伙子扔到湖中去祭龙王,换来国家的安康。国内属龙的男孩子死的死、逃的逃。这一年,又到了祭龙的时刻了。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一个属龙的男孩子,国王十分焦急,就命令大臣支须出来查访。支须是一个阴险毒辣的家伙,嫉妒、怨恨、狡猾。杀人是他惟一的嗜好,每年扔人到湖中都是他经手的事情。不晓得有多少孩子遭了他的毒手。当他从一群孩子嘴里头访出顿珠是属龙的时候,连忙回去报告国王。国王派他前来捉拿顿珠。他带的大队人马开进森林的时候,老喇嘛已经看得一清二楚,知道夜猫子进宅凶多吉少,官兵人民家恶多善少。连忙叫顿珠藏到草堆里,上面罩上一口破缸,还叮嘱他不听呼唤千万不要出来,否则有性命之忧……

  大臣支须走进洞口,揪住老喇嘛让交出属龙的儿子,喇嘛抵死不承认有儿子,支须不由分说,把老喇嘛搡进山洞,吆三喝五,就要动手。他拿出一把刀子,亮晶晶地比划来,比划去,样子真是狰狞可怕。顿珠躲在草堆里把这种情况都看在眼里,心里琢磨不能为我的事情,叫师傅受罪,自己“霍”地从草堆里跳了出来,支须一把抓起顿珠,捆得紧紧地带回王宫。

  顿珠被支须抓进王宫,首先被公主看见了。公主特别喜欢这个英俊的小伙子。就向国王请求让他和自己在一起玩儿。国王对心爱的公主是言听计从,从不驳回的,就答应了她。同时也看顿珠王子长得相貌堂皇,气宇轩昂,心中有几分爱惜。就让他们在一起玩,过了七天,到了祭湖的日子,支须要来领走顿珠,公主哭哭啼啼向国王哀求,国王也觉得把这样一个英俊的青年扔下湖去喂龙怪可惜的,就让支须再找一个属龙的来代替他吧。支须却说:“你国王说出去的话,射出去的箭,怎么收回呢?!”

  国王听了支须一番言语,无言可对,正在为难,那公主在一旁哀哀哭泣,很是凄惨。这时候顿珠。乙里想:“假若这一次我不去祭龙王,恐怕又有另一个属龙的送掉性命,我不能为自己的幸福,造成别人的痛苦。”于是转过头来说:“大王!公主!你们不必为难,还是我去吧!”公主怎么也不放他走,后来只好把他们二人一起载到船中往湖中心荡去。顿珠当公主稍微朦胧欲睡的时候,自己奋身一跳,投到那明澈如镜的湖水中去。等公主惊醒,已经救不及了,只好痛哭回宫去了。

  顿珠投入水中以后,悠悠忽忽,来到了一座华丽的宫殿门口,有一群虾兵蟹将把他揪住,送进龙宫。这时候,龙王龙母、龙子龙孙都围在一起,等着这一次丰盛的“宴会”哩!当他们看见这次送来的人是那么俊秀,那么勇敢,丝毫没有一点惧怕的样子,感到非常奇怪。就问他的来历,顿珠就把自己的来由,从出生到受难,兄弟死别,师徒生离,公主的爱情,-一说了。那些神龙听了又惊奇,又叹息,十分同情他的遭遇,又十分敬重他的自我牺牲精神。于是请他住在龙宫里,殷勤招待他。顿珠住在龙宫里三个月,天天对龙神们讲道理,讲友爱,讲尊老扶幼,把这些龙神都感动了。他们赌咒发誓再也不吃人了,再也不去兴风作浪,危害人民。并且送了顿珠许多宝物,单单大珍珠就不少,其他宝玉。玛瑙、珊瑚、翡翠不计其数。。龙王让王子闭上眼睛,想自己愿意去的地方。王子顿珠想:“我想去看望师傅,他老人家不知怎样了!”念头一动,只听耳边水响,一会儿,果然来到山洞里。只见师傅端端正正坐在蒲团上念经哩!王子轻轻地叫一声“师傅!”老喇嘛抬起头来,一看是他,心中又惊又喜,禁不住昏了过去。顿珠连忙用檀香水洒在他的脸上,才又苏醒过来。老喇嘛说:“难道是在梦中相会吗?”顿珠把自己的经历,都告诉了师傅,并且把龙宫里带来的珠宝都供奉了师傅。师徒二人经过这一场磨难,更加亲热,真是食则同器,坐则同席。

  高恰国王见顿珠被扔下湖以后,果然国内太平,谷物丰收,心中老是觉得对不起老喇嘛。便派了大臣曲白巴白到山上迎请老喇嘛进宫供养。老喇嘛无法回绝,又舍不得把顿珠一个人放在山里,带了去又怕被国王认了出来,发生危险。最后让顿珠戴上面具,说是脸上被毒蜂螫了生了疮,见不得风,装作自己新收的徒弟,带到宫里去。

  到了王宫,国王对他师徒二人十分恭敬,供养也很丰足。过了四天,也没有谁认出顿珠来。第五大早上,师徒二人陪着国王到屋顶阳台上去散步。这当儿,公主手捧着象牙等珍物上来供养喇嘛,请喇嘛加持祝福顿珠王子早日超升天界,哭不成声。忽然一阵风吹来,把老喇嘛的帽子吹落地下,顿珠连忙去捡帽子,谁知刚一弯腰,自己的面具掉了下来。大家才认出原来就是顿珠。那公主一把抱住他,呜呜咽咽,哭得好不伤心,旁边的仆人、喇嘛、国王也很凄惶。这时候,老喇嘛才把顿珠王子的身世、经历,-一详细说明。国王高恰遂决定让公主与顿珠结婚。

  不久,国王高恰就把王位传给他,自己跟着老喇嘛学佛去了。顿珠王子真正做了国王。又过了二年,顿珠还是时时刻刻想念弟弟顿月,怎么也放心不下。他带了很多大臣、仆从,骑着大象、骏马,带着各种武器、干粮、钱物,装作旅行的样子,向过去所走过的地方寻找,仍是无踪无影。在路上顿珠帮人们做了不少好事:开河道,搭桥梁,发布施,修房屋。因此,人们都知道国王到了哪里。这时候,有此乡民来报告说:“山里头有一个奇怪的动物,长着人样的身体,遍体白毛,成天跟猴子在一起生活。”顿珠听了,心中一动:“莫非就是我那苦命的兄弟顿月吗?”连忙问乡民这动物在什么地方,自己吩咐大臣、从人在这儿等候,亲自随同乡民前去寻找。翻山越岭,跨水过河。走到森林深处,只见那个人形的动物,从树上摘下些果子,摆在石板上叫唤:“顿珠哥哥!你在哪里?顿珠哥哥!你在哪里?”顿珠听见弟弟这一声声叫唤,像针一样刺到心中,止不住地流下眼泪来。大声答应说:“顿月兄弟!我在这儿,哥哥在这儿?”顿月惊愕厂一会,直奔过来,扑在顿珠怀里,兄弟二人拥抱得紧紧地失声痛哭后,又笑起来,分不出是高兴,还是悲伤。

  二人一同回到宫里,把这些死而复苏的经过情形讲了一遍,人们听了都很叹息。兄弟二人生活在一起非常快乐。谁知支须大臣心怀嫉恨,勾结外地的强盗前来进犯,顿珠、顿月兄弟领兵去攻打,把支须等人打得落花流水,逃窜边荒而亡。

  后来,兄弟二人非常想念父母,就带兵回国去看望父母。国王巴拉德娃,年纪匕经老大,加上老年失子,心中非常悲苦,常常流泪,祈求儿子们宽恕,生活非常凄凉。忽然听说北方国家率领了军队前来,他的心中十分惊惶,可是也没有军队可以抵抗,正在焦急,见来到土宫的军队的首领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天天念叨的两个儿子顿珠和顿月。父子们抱头痛哭,把这许多年的遭遇都说了一遍,不免又惹起一阵伤心,好在大家都已会面,便转悲为喜了。

  后来,巴拉德娃把王位传给顿月,顿珠仍回高恰去做国王,兄弟二人一直和睦友爱,直到老死。

 

出游宝典*解码西藏
攻略路书 里程海拔 温馨提示 印象西藏 藏传佛教 美食文化
民俗映象 西藏特产 游民公社 出游宝典 旅途游记 游记大赛
西藏攻略 休闲娱乐 光影印度 谜尼泊尔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