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婚俗拾零

阿里婚俗拾零

阿里位于祖国西南、西藏的西部,远古有过辉煌的文明,今天有灿烂的古迹文化。悠久的历史文化和地域的偏远,使这里的婚俗文化有着不同于其他地方之处的“奇”。

恋爱――金秋时节的青年男女
  
虽然文化古老,但人却不古板,这里的男女讲求自由恋爱,时间一般是在收获的季节。这时姑娘小伙子总是找许多借口――守望尚在地里的庄稼,怕被人偷,怕牲畜连吃带糟蹋,怕……,反正他们大都露宿在庄稼地里了。有的小伙为了找意中人,从地里牵上一匹马四处游荡,从一个村子到另一个村子,见着姑娘就搭话、唱曲儿,要是看上谁了,就示爱;有的就白天摸情况,晚上把自己打扮个够,穿上最捧的服装,脚蹬最新的鞋子,头戴狐皮帽,再擦些香脂,带上手电直奔目标;有的整夜整夜的不睡,谈了一个姑娘又一个姑娘,直到找到意中人。姑娘们却集体行动,三五成群地走动在月光下那金色的原野里,若是与哪个小伙子“触电”了,两人就双双离去。开始了恋爱的日子。
  
求婚――“站门口”贵在坚持
  
当恋爱的适龄青年男女感情发展到难舍难分时,就该是求婚的日子了。
  
普兰县求婚的方式很是别具一格。想当新郎的小伙子(或是其父母、亲戚),一身新装戴上漂亮的帽子,提上青稞酒拿着哈达,早早地站在意中人家门口等候。待姑娘家里有人出来时,赶紧脱帽致意、问好,然后就站在离门口不远不近之处,只要姑娘家的人在此走动,都得毕恭毕敬。吃饭的时候小伙子家会有人送饭,如果是有人来替换,行前还得高声向院子里边打招呼请假。如此站上好几天,院里的人坚持不住了,就出来询问要娶的是谁。基本上只要站了门口,就没有站不出来的媳妇。有时也会扫兴地听到“大女儿当了尼姑,其他女儿还小”的话。如果在站门口之前走漏了风声,姑娘家一大早把上门儿,使来人不能靠近大门楣并粘上三点酥油,或是姑娘确实已出家等等原因不能出嫁,就另当别论了。还有,男方如果是铁匠、屠户、天葬师,或者有狐臭,女方也可以拒绝。
  
定亲之后就请活佛高僧算出吉日完婚。男方的聘礼,女方的陪嫁,两家商量时难免口舌之争,一般根据家庭贫富程度而定,但少不了牛羊、布匹、粮食等。
  
迎亲――难倒新郎 愉悦四方
  
娶亲的头一天要请一喇嘛来家里念经,婚事的一切安排喇嘛说了算。参加迎亲的人一般由男方家的亲戚、家族中青年男女或小伙儿的朋友充当,几十人、甚至上百人。行前,喇嘛给每位迎亲的人帽子上贴一小块白胶布作为迎亲队伍的标志。另有德高望重的5人负责迎亲时之各种事情,其中有一人是对歌总指挥。

那天的女方家只需腾出空房子就行,男方早早派人来烧茶、做饭,所有吃喝都由男方带来。
  
迎亲的人来到大门口时,男女家双方对阵,队前各放九堆石头,对歌时对倒对方一次就推倒一堆石头,双方互不示弱,有时对歌很长时间都分不出胜负。答题也是关卡,而且不止一关,答对一道题,才能进一道门,如此三次才能进得女家娶走新娘。现在过这一关没有那么严格了,出的题都能让人答出,答不出的可以通融换题,还有就是让众人取笑一回,自己狼狈一阵,反正新娘肯定能娶回家。
  
前来庆贺的人要带上哈达、酒和礼品,还有祝贺吉祥幸福的话语。正规仪式过去之后,部分人开始了对歌。男人一拨女人一拨,各选一代表,相互考。歌词内容很宽泛,从礼仪、生产技能、生活知识、爱情等等,所以代表一定得见多识广。对歌时众人非常关注,双方也很叫劲,遇到两个要强的,能对上一天两天的。晚上人们跳起“果谐”,无论是否有人伴奏,反正大家都唱起来,男女老幼手拉手,踏着节奏转圈跳,好不热闹。此时的主人,不但要跳,还要向大家敬酒敬茶。最要命的是临走时要喝的那一大碗酒。木质的包银碗很讲究也非常大,男用大海碗能装啤酒两瓶多。喝酒的人得守规矩――先敬天地神,如有人唱起酒歌须等人唱完才能饮酒,若有违反就得挨罚。
  
无论是娶还是嫁,都得请亲朋好友,全村的人都来祝贺,歌舞三五日不断。
  
也有悲剧
  
藏族所说“出身不好”,传统上是指铁匠、屠户、天葬师三种家庭。他们儿女的婚配一般只限于圈内,其他阶层的家庭是不接受的。虽也有例外,但结局都很悲哀。
  
英俊潇洒、勤劳朴实的丹增与聪明贤慧、美丽能干的曲珍相爱了,两家虽相距70里,他们的爱仍是那么难舍难分。这门婚事曲珍家坚决不同意,虽然她是大姑娘了,有自己的房间,但他俩却只能偷偷摸摸,丹增在天黑之前是不能露面的。一次天一擦黑丹增就扛着梯子从家出发,一路小跑到曲珍家时天就快亮了。爬梯进屋,二人相会不到半小时天就大亮了,匆忙中丹增跨出窗口,谁知梯子已被人撤走,踩了个空。从二层楼上掉下来的他,从此断了一条腿。
  
曲珍也没有逃过被家里逼迫出嫁的下场,虽然嫁了人,却拒丈夫于厚厚的皮袍之外,每天都重复着逃回家――被接回来――再逃回家的痛苦之路,谁的劝告都不听。一段时间后,无奈的丈夫心灰意冷,只得做罢。曲珍一直没再结婚,却从未断过与情人丹增的爱。
  
也有的小伙子为了夜晚与姑娘团聚,太阳还未落山就来到女家,藏身于畜舍内盼天黑。怀里揣着肉骨头防狗扑上来,默默地等姑娘一家人喝完“突粑”(稀糌粑糊)聊够天。这时小伙的心里可真是酸甜苦辣俱全,时间一分一秒实在难熬。
  
扎旺有妻儿,过的却是夫妻“分居”的日子。他们恋爱过,经父母同意可以同居,但不举行婚礼。这种形式的婚姻,男方只在晚上才能到妻子房里过夜,第二天早早起来再往回赶。早出晚归辛苦是小,没有自己的家才是两人心里的疼。每到节日,家家团聚享天伦之乐时,想起自己远方的娇妻稚子,怎么高兴得起来?酒过半酣之后,决心去与家人相会,结果却醉卧冰天雪地。虽苦不堪言却不敢打破传统礼仪的禁忌。这种形式的婚姻生下的儿女,一般是儿子归男方,女儿跟母亲,谁都没有一个完整的家。
这都是因为财产惹的祸!因为家里兄弟姐妹多,又不能因分家使家产外流而造成的。随着时代的前进,人们观念的改变,旧有的禁锢逐渐会被新时代的青年所打破。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