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尼石解密:铭刻在石头上的信仰

石刻艺术价值
  产生并传承于乡野村夫手中的玛尼石刻,虽然很难跻身于金铜佛像、壁画、唐卡等传统艺术领地,但是却丝毫不影响朵多艺人们向这些艺术学习和借鉴地热情。由于刻制玛尼石是艺人们创作的纯个体行为,更由于世界上根本找不到两块完全相同的石头,所以历代西藏艺术家们奉为圭臬的《造像度量经》等金科玉律,在朵多们眼里几乎等于零。再因每位求刻者的要求不同,每块石料的形状各异,均要求朵多艺人们必须具有很强的变通与创新能力,以及敢于求新求变自由发挥的胆识。因此,我们可以从玛尼石刻中领略到寺院殿宇艺术里所少有的、富于个性的、表现张力和纯厚质朴的民情风俗气息。

忏悔和发愿类
  一般的忏悔和发愿类的玛尼石是以文字为主,图像为辅。忏悔类玛尼石产生的背景往往是由于人们在耕作或游戏时不慎踩死一只虫、蛙之类的小生物,虽属无意,但是毕竟犯了杀生这一佛教大戒,所以就需请朵多择一良辰吉日,虔心祷颂后刻一块有青蛙草蛇之类形象的玛尼石。石头的正面基本上是一句或连续不断的六字箴言,石头背面往往刻一行“为打死蛇赎罪,向成事佛致敬”的款识。这种石刻本身是发端于人们内心深沉而复杂的宗教情感的,所以,当我们看到这类玛尼石刻,心中绝对不会有欣赏把玩的愉悦与轻松。

  发愿类的玛尼石在许多地区都很常见。这类玛尼石一般是由小狗小羊和一片咒文组合而成,通常是属狗或属羊的人的行为曾经有违背佛教教义之举,甚至做了违法的勾当,旁人并不知道。但是因自知、天知、地知、佛知而寝食难安,所以往往需要去较远的地方请朵多镌刻一块甚至数块有个人标志(如属相)的玛尼石去供奉,用以向佛祖发誓:金盆洗手,下不为例。甚至还有烟鬼酒徒为了戒除嗜好,也会如此炮制,表示自己的决心。

藏东玛尼石刻
  经过多年的考察比较,藏东地区玛尼石刻的历史遗存在数量和品相上都可以称为西藏之最,如丁青、昌都、类乌齐县境内数处著名的玛尼拉康。方圆几百米的玛尼堆,层层叠叠供奉着数不胜数的形制石材各异、布局刻法不同、图像文字相映成趣的玛尼石。在文成公主的进藏路上,有个地方叫来库,那里简直就是一个玛尼石的世界,不论是裸露在地面的岩石,或是只露出地面一角的石头,都刻满了经文,甚至有人说,从地下挖出来的石头上也刻着经文。这些刻在玛尼石上的经文有宏篇大著,也有片言只语,藏传佛教各派、各佛的经文、咒语、颂词几乎都有。其中最多的石刻为“六字箴言”,有把六个字刻在一块石上的,藏语称“玛尼折周”;有分开刻在六块石头上并绘成六种颜色的,这种称“朵周折周”,即六字六石。有的手掌大的石头上都刻了密密麻麻的小字,有些巨大的整面岩石上却只刻着一个由六字箴言组成的字。这些玛尼石是在几百年间渐渐增多起来的,屹立于蓝天白雪之间,好不壮观。据当地人士告知,需镌刻上千块石板的《卓玛经》亦在其中,成为令人赞叹的镇康之宝。

玛尼石刻分类
  早期的玛尼石多是刻画佛教箴言咒语,后来朵多艺人们显然是受到外来佛教典籍插图的启发,为便于对众多不认字的信众教化启蒙,制作了图文结合乃至通体图像的玛尼石刻,并且图像的内容也逐渐超出了佛菩萨诸神的范围。

  纵观浩若烟海的西藏玛尼石刻,按照其宗教意义大致可以分为六类:佛菩萨与高僧大德造像;本尊护法神;忏悔与发愿;符咒警句;整章或段落经书;供敬品。

  依照艺术风格流派来区分玛尼石刻,可以概括为四种:前后藏地区(包括拉萨、日喀则、山南地区所辖四十余县)的线、面、染三结合的浅浮雕;藏东地区(含金沙江两岸)的线面剔刻图像和阳刻通体经咒;阿里地区的“胡味”雕刻;藏北羌塘大刀阔斧的石刻和石画。

  自公元六、七世纪以来,前后藏地区一直是西藏政治、宗教、经济生活的中心,也一直是雕刻绘画藏传佛教各式各样标准像的摇篮。出自这里的佛陀、菩萨以及大成就者们的石刻造像,大都呈现出方正平和、刚柔相济的品相,令观者油然而生景仰和亲近的情绪。这里的玛尼石刻还有另一种特征,那就是它的形制、内容、风格的保守性与突变性的共存现象。保守性指某种风格样式的连贯和延承多年如一日,而所谓突变性则是指随着各路朝佛队伍来拉萨、日喀则进香还愿的各地区、各教派的朵多们留下的作品。这些作品记载了进香者的行程,也因其内容和刻法迥异而甚为夺目,丰富了前后藏地区的玛尼石刻内容。

  藏东北地区是西藏苯教和藏传佛教兼融并蓄的地带,至今仍有不少村落和农牧家庭中,一部分人信仰苯教,一部分人信仰佛教。于是同一座玛尼拉康,在早晚时分,有人右向绕圈,有人左向转经,形成真正的相安共处的景象。

  阿里地区的玛尼石刻的所谓“胡味”是南亚与西亚风格的代称。阿里在文化发展史上有着辉煌的古象雄时期,留有世人瞩目的古格王朝遗址,还有号称地质奇观的辽阔土林,有着令人神往的文化与自然景观。扎达、日土、普兰一带的玛尼石刻,具有深远的历史沉淀和明显的数种文化边缘互染的情状,很是有趣。例如这里的许多石刻佛菩萨的造型有印度玛拉王朝艺术风格的痕迹,多为蜂腰长身,极妍尽态,富于生命律动之状。由于地远天偏与关山阻隔,这些为数有限的藏西石刻历经磨难留存下来,是非常珍贵的。

  玛尼堆在藏北比较少见,要么是一些未经刻画的卵石堆放在一起,似乎更像是路标,要么就是大刀阔斧的写意式玛尼堆,犹如羌塘牧民般粗犷率意,地域特征极为明显。

玛尼石刻艺人
  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藏区曾涌现出了浩如烟海的玛尼石刻几乎是人迹所至,随处可见,它是藏族刻在石头上的追求、理想、感情和希望。一般来讲,玛尼石堆最直接的意义有两个,一是祈福和禳解;二是供人们转经礼拜,随时匡正自己的思想行为。尤其是在远离城镇和寺院的乡野村寨,玛尼堆更成为人们精神生活不或缺的所在。所以在地广人稀的青藏高原,无处不在的玛尼堆担负起了经堂和道场的部分功能。

  随着玛尼石堆的扩展和普及,玛尼石刻艺术便应运而生了。受宗教意念的启迪与驱使而产生灵感,全身心地投入,几近无条件地为传达再现佛陀“身、语、意”的宗教使命而创作,是藏传佛教艺术的主要特征,也是西藏艺术的根本。在文化范畴上纯属民间艺术的玛尼石刻艺人,通常在一年之中的春、夏、秋三季是农民或牧人,只有冬闲时才操刀镌刻。在社会上他们并没有雕刻家之类的美称,人们一般都是直呼其为“朵多”(石刻艺人)。

玛尼石刻起源
  西藏是一片被喜马拉雅、喀喇昆仑、唐古拉和横断山脉牢牢封闭的浩莽神奇的土地。很久很久以前,藏族先民便生存并融合在这片高天厚土之间,默默不懈地创造着自己的文明。

  大约在四千万年前,欧亚板块撞击的造山运动把原本是一片汪洋的特底斯古海奇妙地变成了地球的屋脊,千姿百态的阔岩与石砾就是天公对这片超尘拔俗的地球高地最慷慨、最丰盛的馈赠了。

  佛教文明传来之前,雪域西藏盛行着原始拜物教――苯教。那时的人们对于变幻莫测的大自然是敬畏、崇拜、迷惘和依恋。大至山川、小到木石都成为人类的保护与破坏之神的寄寓之所,所以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人们世世代代顶礼的对象。

  藏族先民靠山吃山,磨石斧以狩猎,凿石锅以煮食,垒石屋以避寒,佩石坠以驱邪,如此维系着长久不衰的巨石崇拜与灵石崇拜。散见于西藏各地的摩崖石刻与玛尼石堆,便是这一古老信仰习俗流变的具体体现。

  西藏的摩崖石刻大都形成于公元十世纪前后,这得益于当时藏传佛教各派系获得了社会各阶层的普遍认知与接受和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十三世纪以后,摩崖石刻之风日渐衰微,而玛尼石刻则几乎不间断地延续着发展着,成为西藏高原古往今来流传最广,风格品相众多,表现内容和材质手法极为丰富的藏族民间雕刻艺术。

 

出游宝典*解码西藏
攻略路书 里程海拔 温馨提示 印象西藏 藏传佛教 美食文化 西藏攻略 休闲娱乐
民俗映象 西藏特产 游民公社 出游宝典 旅途游记 游记大赛 光影印度 谜尼泊尔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