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拉萨——颠沛流离之后尘埃落定

  不想被现实淹没,所以才总有梦想。梦想一次精神旅行,回到激情与渴望。走过些大漠般灿烂而艰难的路,在夕阳西沉时静默,让我们感动落泪……

  离开,去远一点的地方,是他们共同的脚步,把酸甜苦辣凝结在路上,只求一次酣畅淋漓的流放。当我问起他们为什么要一如既往地走在路上的时候,他们的回答几乎惊人的相似:简单只是想看看外面的世界。这让我想起齐秦的的那首老歌“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西藏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地方,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却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他们说西藏有吸引他们的理由,拉萨更有他们停留的借口。博大、神秘、原始、满足了猎奇、也心生了感动,最重要的是西藏能让他们归于平静,波澜不惊地从容。西藏对他们来说,是一种符号,一种生活方式。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自由的向往”,许巍的歌是他们在路上最爱听的,那是一种精神力量的刺激,他们走出了更多80后没人能走出的一步,是庆幸还不是不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或许没人相信,自由能让他们长大并成熟,就好象没人会相信妓女会保持着贞操一样。但是自由这个放荡不羁的字眼已经深深融入到他们的血液里,至始至终……

  或许,不安分的脚步,只是因为他们年轻。

  在拉萨,你怎么淫荡、怎么卑鄙都可以,最可耻的是你装B。

  这是一群实在的人,一群朴实的灵魂,有着龌龊而生动的真实。

  一碟花生,几箱啤酒,可以陪伴他们度过一个又一个放肆的夜晚。在他们眼里,夜晚似乎比白天更有魅力,酒更像一个风韵的女子,让人亲睐。

  没有故事的人,是不会轻易选择留在拉萨。不晓得这种闲适的生活方式,是他们用来遗忘,还是用来慢慢品味,或者逃避诱惑。喝酒、唱歌,一起谈说那传说中爱情之河的颠覆;一起臭骂那天真而又梦想的往昔;有时候为那无力的支撑、无力的沉淀、无力的落寞,在情节中拒绝和接受,所有的成就和失落。更像萨拉萨蒂的《流浪者之歌》,纯粹而弥漫着窒息的忧伤。

  酒是毒,也是药。一次次的中毒,一次次的疗伤。折腾繁复,无休止。

  相对于都市里的西装革履地礼貌进餐,我更喜欢穿着裤衩,踱着拖鞋和这帮拉萨80后的男人们,醉在一起摇晃的日子。
 
  安泓秋伊:舞呓的疯子,带着马赛克拼画流亡

  81年生人,画家,湖南土家族。

  对于马赛克,我想很多人都知道,毛片里经常用来遮挡暴露部位。却很少有人知道“马赛克工艺拼画”这个概念,包括我认识安泓之前。马赛克(Mosaic)一词源于古希腊,意为“值得静思,需要耐心的艺术工作。”马赛克拼画更是如此,它是用很多彩色的玻璃片,通过剪、贴、嵌等方式完成的一副艺术作品,大胆、夸张、自然、粗旷,多用于艺术装饰和收藏。安泓告诉我,在香港中环地铁有他的一副巨型拼画,他花了一年的时间完成,现在价值80万,可惜绝大部分都被中间商赚了。

  06年的夏天,他骑着单车和几个朋友从川藏线一直到拉萨。停留了一段时间后,他的朋友陆续回到了原来的城市,只有他留了下来。他有一张照片,盘坐在布达拉宫前,有点模糊,恍若隔世。上面的一段文字我记忆犹新:“闭上眼,感受,无法抹去的回忆,清晰的画面,小心翼翼地在脑海里呈现,害怕错过的细节。你优雅的姿态,让我无法忘怀;我的爱恋,却无法给予你未来。想永远守护你,哪怕做一块爱的化石,哪怕被风化,变成沙漠里的一堆沙,也心甘情愿随风漂流。言语的表达,已让我无法释怀,优美的措辞,只是浮华的表面,那是灵魂声深处的爱恋!”。

  不知道是什么能让他放弃优厚的工资,体面的工作,而飘荡在拉萨。放弃是需要勇气的,也是需要理由的。拉萨的太阳淋进了一颗孤独而流浪的心,把一路的风尘灌进记忆,写在风里。他心里的故事,我们并不知晓。他自称自己是“疯子”,但却不彻底,你可以说他是一个“矜持的疯子,在心里发颠”。或许,只有在西藏,只有在拉萨,那些所谓的往事才能在心里慢慢融化,漫过时间的河,溢成一副马赛克拼画。

  安泓的确很温柔,可能是继承了他父亲的基因,据说他的母亲在当地有着山大王一般的地位。他很少和我们谈及他的艺术,他只说他的人生已经定格在画、剪、贴的细节磨砺之中,求一副完美的拼画。

 小丁:做头在空中飘飞的猪

  83年生,北京人,拉萨懒人吧吧主

  一头飘逸的长发,一身Hip-Hop的打扮。够文艺也够流行,这就是小丁,其实我更愿意把他叫做冰淇淋小生,秀气端正的五官,挺拔硕长的身材,男人女人见了都会不由自主心生艳羡,更主要的是他最开始是卖冰淇淋的,有着冰淇淋柔软和细腻的性格。

  他的懒人吧开在东措门口,从冰淇淋卖到绿松石、唐卡,已经小有名气。他属猪,他也爱猪。卫生间的瓷砖上有两副猪猪洗澡图,雍懒而可爱,我窥视已久,但是碍于面子不好开口,连小店里的烟灰缸都是猪脸形状的。据说06年在拉萨的时候,他曾经养过一条小黑色藏香猪,闲散时间,牵着猪去溜大马路,引得无数美女抿嘴偷笑。

  小丁总是说“懒是一种美德,也是一种智慧”,他之所以会留在拉萨,或多或少和拉萨舒缓的生活节奏有一定的关系。在我看来,小丁并不懒,他可以没日没夜地玩网络游戏,也能一天到晚折腾他的小店。懒只是一种借口,一种对生活善意的调侃,他说,在拉萨,心里感觉轻松,他希望来拉萨的人都能够懒懒地坐在一个角落,享受,当然,这个角落最好是“懒人吧”。

  很多朋友说小丁很纯粹,没有杂念。做事纯粹、给人帮忙也纯粹、笑的也纯粹、生气的时候更纯粹。这就好象西藏的性格,如莽莽的山、潺潺的水,在岁月变迁中,不改其容颜。都说生在皇城脚下的人都很牛B,但是小丁身上透露的更多是和蔼,当然惟一一次暴戾成性除外。那年他要辞职来拉萨,公司不让,于是每天找一个人找茬打个架,从此在公司声名雀起。

  小丁在懒人吧的墙上画了很多不同字体的“懒”字,隔段时间就会画一个。他说,当画满一百个,他就会离开这里,做头在空中飘飞的猪,去寻找另外一个“世外懒源”。

 安子:我就像一个失恋的孩子,喝醉了躺在大街上供人瞻仰

  81年生,重庆人,晚报记者

  认识安子的时候,他已经发胖了,不再像以前那样轻盈。拉萨的水土还真是养人,每当安子腆着日益发福的肚子微笑地来找我们喝酒的时候,我知道这个一米八多的大个心里,藏着太多的伤。

  06年初,他带着那个女人给他的伤来到拉萨,不经意间,一停就是一年多。说逃避,他是最好的例子,可是一切并不如他想象,那份伤依旧折磨着他,慢慢扩散,如血一般的残阳,无法阻挡。他似乎不懂得遗忘,伤,就好象一把利刃,在日日交织的快乐中穿梭,欲罢不能。

  安子有着对爱情痛入骨髓的愚忠,这让我们可敬又可悲。他好酒,他说喝酒其实是和哥们开心的一种表达。时而小饮几杯,时而烂醉如泥,半醉半醒的眩晕之间,仿佛能触摸某个女人微温的指间。

  已经做了记者的安子,并没有记者那般炒作的作风,永远都是一副善良憨厚的模样,尤其是那阴阴怪怪的诡笑。善良是这个男人骨子里天生的东西,很多时候,他不懂得拒绝,就好象不懂得追求一样,他从不避讳别人谈论他的爱情,那只是他的爱情,风停了,飞过去的只是时光而已。

  安子不够放纵,像个孩子,固执地等待那份迟迟未来的爱。

 胖子:停靠在愚任码头的巨型航母

  81年生,山东大汉,男模出身,现经营愚任码头餐吧

  胖子并不是很胖,只是以那一米九的身高,混迹于拉萨街头,的确有点吓人。何况,很多时候,胖子都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魁梧的体格,凌厉的眼神,还有从那巨大的身形里透露出的鬼魅笑容,小心,其中有诈。

  已经走下T型台的胖子,全然没了当年的风流倜傥。日子一天一天过,脂肪一天一天积聚,当年的男模已经被小丁戏称为现在的“男魔”了。06年,他开着自己的小切诺基,从济南到拉萨,一路风尘一路流浪。最后在吉日旅馆旁边盘下了一个小店,取名叫“愚任码头”,开始了他的拉萨生活。

  胖子和我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拉萨,神圣,也无聊”。拉萨,只是一场关于生活的平静徜徉,胖子眼里的拉萨,没有夸张的言辞,也没有生动的感触,简单的只是一座城市而已。他喜欢的,或许只是在这里停留的细节,他只喜欢和自己喜欢的朋友交往,如果你不敢正视他的眼睛,那将是会悲哀的,拉萨,是这个巨人的战场。

  胖子的酒量就如同他的身高一样,独树一帜,也让我们见识了山东人的豪爽和刚烈。他爱喝酒,但从来没见到他醉过,他看人亦如喝酒一样纯粹,他说,酒品见人品,酒性见人性。仔细想想,的确值得一番揣摩。

  对于停留,胖子很直截了当的说“腻味了就走”。呵,天不怕地不怕的胖子还有什么能阻挡他呢?

  身为拉萨80后一员,去写自己身边的人,有点“雾里看花,水中望月”般道不清,说不明。有些情愫本不能追究,也不该追究。

  与宿命无关的行走或者停留。只是,最后,我们都会离开。

 

出游宝典*解码西藏
攻略路书 里程海拔 温馨提示 印象西藏 藏传佛教 美食文化 西藏攻略 休闲娱乐
民俗映象 西藏特产 游民公社 出游宝典 旅途游记 游记大赛 光影印度 谜尼泊尔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