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梦西藏、走过阿里:记忆有限 念想无边

  西藏是个值得一去再去的地方吗?在我们看来,西藏是一个别具魅力的地方。我们流连于它原始的纯朴、流连于它壮美的宽广、流连于它久远的神秘、流连于它浑然的天地……如果喜欢一个地方算是一种缘分,我们算是与西藏有着不解之缘。作为世界屋脊的屋脊,阿里地区更是今生不容错过的地方。
  选择在四月底五月初进入阿里,只是因为这是一年中最容易看到雪山的季节。说不清是多么喜欢面对雪山时的那种豪迈和心胸开阔的感觉,相信这是与生俱来的一种爱好。

  这次阿里的行程一共用了16天,路程的遥远和艰辛超出了我的想象。

重回拉萨

  吸取去年的教训,出发前两天就开始服用“高原康”,重回拉萨没有再次遭遇高反,果然是谁用谁知道。

  终于买到布达拉宫的门票可以一睹这象征着灿烂藏文化的宫殿,虽然不谙历史也算是开把眼界吧。无论是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还是在火树银花的夜景点缀下,雄伟壮观的布达拉宫总能给人以震撼的感觉。作为达赖的夏宫,罗布林卡着实是一个精致的皇家后花园,黄墙黑瓦、亭阁楼榭、林荫小路……所有的景致都让人感觉这是一个宁静之处,只可惜行色匆匆没能仔细品味。

  值得一提的是在飞机上看到的大气磅礴的雪山群,主要集中在香格里拉到拉萨的这一段,居高临下地俯瞰起伏连绵的被白雪覆盖的群山,或有高山湖泊星罗棋布,或有峡谷穿行其中,景色十分壮观。

珠峰圆梦

  到达协格尔镇时狂风大作,犹如传说中的沙尘暴。为了弥补去年的遗憾,徘徊过后还是坚定了既定的目标-向珠峰进发!!!傍晚时分到达了绒布寺,竟然还有幸见到了朦朦胧胧的珠峰日落。

  半夜高反袭来,头痛得无法入睡,凌晨时分站在海拔5200米的寒风中观看满天星斗来打发时间。初春的季节还看不到银河,稀疏的星星在漆黑的夜空中显得特别大、特别亮、特别近……绒布寺的珠峰之夜,今生不会忘记。

  清晨,珠峰开始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太阳出来云雾渐散后珠峰终于展现了她完美的身姿,遂蓝的天穹、圣洁的雪山、飞舞的山鹰……这就是魂牵梦萦的8848的世界第一吗?我对LG说,希望有机会到尼泊尔那边再看珠峰,在那儿不仅不用半夜观星象,而且还可以欣赏珠峰另一种姿态。
 
希夏邦马

  位于喜玛拉雅山脉中段,主峰8027米的希夏邦马藏语意为“气候严寒”,这是唯一完全在中国境内的8000米的山峰。站在远方眺望,阳光下的希夏邦马银光闪烁、白雪皑皑、巍然耸立。保护区内的地形非常开阔,在心理上感觉已经进入了阿里地带,尽管这里还是日喀则地区。

  名气不大的佩枯错在西藏实在算不上大湖,却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中,至今我都认为她是一路上见到的色彩最为漂亮的湖泊,连一年走几趟阿里的丹增师傅也是这么认为的。可能是天气好的缘故,佩枯错在我的眼中犹如天上掉下的一颗蓝宝石镶嵌在开阔的荒原,在伟岸的希夏邦马衬托下,佩枯错那幽蓝的湖水又是如此的靓丽脱俗。

  人在旅途,总有风景打动我们的心、让我们留恋,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吧。《遇上你是我的缘》是一路上最喜欢听的歌曲之一。

萨嘎休整

  萨嘎是进入阿里地区前的最后一个补给点,小小的县城里吃住的条件都非常的不错,难怪这里被称为西行路上的温馨驿站。

  在绒布寺积累下来的高反在萨嘎完全爆发出来,一夜过后我竟高烧、神志不清,医生说这是典型的脑水肿症状,这应该是我几十年来最严重的患病,好在几瓶吊针过后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萨嘎本来是行程中的一个落脚点,一场“大病”不得不在此休整多了一天,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一番讨论后还是决定继续西行了,原因很简单,阿里是今生必达之地,就算就此打道回府我也会在一两年内再次回来。面对自己喜欢的事情,总是不会轻言放弃。

  躺在病床输液时,丹增师傅对我说:“不要把今天的事当成是磨难,这其实是让我们有机会懂得更加珍惜眼前的美好生活。” 在萨嘎休整的不仅是身体还有内心,我从心底里感激纯朴的丹增师傅。

进入阿里

  出了萨嘎以后的风景越来越开阔,沿途有马泉河相伴,经过了一片片沙漠的仲巴县后就进入了帕羊,这里草原茂盛、牛羊成群、碧水蓝天。生病带来的糟糕心情自此一扫而光,我惊叹于自己做了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

  经过边防检查站后会翻越阿里与日喀则的界山-海拔5216米的马攸木拉山口,自此进入了阿里的境内。在南面是喜马拉雅山脉、北面是冈底斯山脉的新藏公路上颠簸前行,远处突兀嶙峋的山峦依稀可见没有融化的冰雪、近处的草原在青黄交替之间已经展露勃勃的生机,公路两边壮阔的景色让人感觉犹如行走于天地之间,梦寐以求的阿里果然是一片美丽而又神奇的土地。

  从萨嘎到圣湖用了12个小时,从早上的晴朗走到下午的雨雪,漫长的旅途中不时有藏羚羊、黄羊等小动物相伴,还有幸见识了“千里走单骑”的单车大虾,翻越了数不清的山口后终于在晚上10点钟抵达了圣湖边的霍尔乡。湖边的藏民家庭旅馆满足了生活最基本的需要,一张小床可以休憩、一瓶热水可以饮用和洗漱、一盏昏暗的灯泡可以收拾一下行李......躺在小床上枕着星星入眠,期待着明天早点来临,前面就是阿里的精华——神山圣湖啦。

神山圣湖

  不是色驴的我们没有追逐日出日落的习惯,睡到自然醒时发现天气好得让人发疯,蔚蓝的天空丝毫无云,晨雾在太阳的照射下正在慢慢散去。告别慈祥的小屋女主人后,我们满怀欣喜踏上了神山圣湖之旅。

  海拔6656米的神山-冈仁波齐是绵延千里的冈底斯山脉主峰,远久以来就被西藏苯教、佛教、印度教及古耆那教的信奉者尊为神灵之所在的世界中心,相传这里是佛主释迦牟尼的道场,印度教说它是湿婆大圣的殿堂,佛教中的须弥山便指此山。由于天气晴好,我们看见了神山的全貌,在气势非凡的山体的衬托下,酷似金字塔的冈仁波齐与周围的山峰迥然不同,直插云霄。代表着吉祥与护佑的佛教万字符在南面清晰可见,巨大的冰槽和水平方向的岩层好像一道天梯通向天际。

  位于冈仁波齐东南的海拔4587米玛旁雍措,被苯教、藏传佛教、印度教等多个宗教同奉为圣湖。大唐高僧玄奘在所著《大唐西域记》里称它为“西天瑶池”,亲临其境发现这一形容其实一点也不为过。站在即乌寺上,可以俯瞰圣湖的全景,水天一色、雪山逶迤、烟波浩渺、水草肥美、牛羊悠然……这不就是天上人间的真实写照吗?

  海拔7694米的纳木那尼峰是喜玛拉雅山脉的主要高峰之一,她座落于圣湖玛旁雍措旁边,隔湖与神山冈仁波齐遥相对望,我们看到的纳木那尼峰总是带着薄薄的一层面纱,给人以神秘的感觉,这似乎与她的藏语名称“神女峰”比较贴切。鬼湖拉昂措是圣湖的近邻,与淡水的圣湖一路相隔,据说其湖水人畜皆不能饮用,这大概便是“鬼湖”之名的由来吧,我们见到的鬼湖还没有完全融化呢!丹增师傅说不要在鬼湖边上逗留太长时间,匆匆照了几张相后我们就离开了。

  在一块空地上,我们享受了一顿天上人间的自助午餐。啃着压缩饼干喝着八宝粥,耳边响起藏语版的《两只蝴蝶》,面对着浩瀚清澈的圣湖玛旁雍措,北眺冈底斯山脉刚毅的神山冈仁波齐,南望喜玛拉雅山脉旖旎的纳木那尼峰,把这情景形容为人生的最高境界一点也不为过,为何佛祖选择这里作为世界的中心也就不言而喻了。

  在神山圣湖,时间似乎是停止的。

札达土林

  车子开出塔尔钦,经过冈仁波齐脚下的草原,看着神山和纳木那尼峰逐渐远去,我们开始向札达驶去。经过巴尔兵站后进入了崇山峻岭,不停地上山下山、翻过数座山头后在南面望见延绵数十公里的雪山,其主峰婀娜多姿,经询问这是喜玛拉雅山脉的6365米的拉日雪山,我觉得拉日是“苗条的冈仁波齐”,因为二者的山形非常相似只是拉日更显女性化一些。很少见到有资料介绍拉日雪山,丹增师傅说他经常走阿里都难得一见拉日雪山的真颜。

  快到札达县城前,位于象泉河两岸蜿蜒数十里的土林展现于眼前,土林壮观的景色让人无法不感叹于大自然造物之神奇。据科学家考证,这里曾经是一个方圆500公里的大湖,是喜马拉雅造山运动使湖盆升高,水位递减,露出水面的山岩经风雨长期侵蚀才雕琢出了现在这副景象。在这里望远镜可以派上最好的用场,古怪嶙峋的古堡、陡峭挺拔的碉楼、层层叠叠的宫殿、形形色色的动物造型......

  行走在土林地带,时而觉得好像回到了几亿年前的恐龙时代,时而担心绿林大盗会突然跳出来拦住我们的去路,浩大壮阔的土林可以让人展开无限的遐想。

古格王朝

  演出了七百年灿烂历史政剧,经历过十六位世袭国王,拥有过十万人之众的古格王朝竟然在三百多年前的一场战争中瞬间灰飞烟灭,只留下了一座在300米黄土坡上的遗址,土黄色的建筑遗迹就像长在土林中一样,和这里的自然环境浑然一体。残垣断壁的建筑、绚丽斑斓的壁画、形象逼真的雕饰、透过各类残存的殿房,洞窟、碉楼、佛塔、护墙等散布其间,不难想象当年王宫气势之宏大。

  登上古格的最高处,象泉河谷在脚下涌动,鸟瞰整个古格遗址和四周苍莽的土林,清晰地听到自己呼吸和心跳的声音,强烈的时空交错感让我陷入对古格神秘历史的探究之中,这里曾住有十万居民,那一场毁灭性的厮杀是多么地惨烈......古格的灭亡是一个充满诱惑的千古之谜,环绕在遗址四周的土林见证了当时的一切,可是土林选择了沉默,让古格在它的映衬下透射出残缺美和悲壮美。

  1912年英国人麦克活斯?扬从印度沿象泉河溯水而上发现了古格遗址,2007年4月29日在富有传奇色彩的古格遗址上,古格千年的兴衰与荣枯让我们如醉如痴,想象跨越了时空的界限。

班公错

  由于冰雪还没有完全融化,我们不得不从扎达绕道巴尔兵站前往阿里地区的首府-狮泉河镇。路程虽然多走了一些,但又多了一次在早晨欣赏土林景观和拉日雪山的机会,以前总是觉得雪山与湖泊是完美的绝配,现在发现原来土林与雪山的配合也是那么令人赞不绝口,这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班公错是此次西行最远的地方,我们慕名于它的鸟岛而来。从狮泉河沿着新藏公路两个多小时便可到达位于日土县的班公错,这个细长的湖泊有2/3的面积属于中国,1/3属于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地区。

  湖边鱼庄的老板提供一条龙的服务,包括200元/桌的美味全鱼宴和100元/人的鸟岛游。从湖边到达鸟岛大约20分钟,一路上湖水清澈见底、蓝天白云倒映水中、远处雪山皑皑。接近鸟岛时可以看到许多说不上名字的鸟儿们,它们或三三两两散落于湖中休憩,或出双入对地在高空翱翔。鸟岛上没有大树,只有一些低矮的灌木,一堆堆的鸟蛋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小鸟们也许很快可以孵化出来了吧!

  鸟儿们的叫声清脆响亮,鸟儿们的戏水欢快自如,鸟儿们的飞翔自由自在,鸟儿们的生活无忧无虑。

小北线

  从狮泉河经革吉、改则、措勤、22道班,再由日拉公路回到拉萨被称为经典的阿里小北线,我们用三天时间、沿着藏北无人区行走了1500公里,也许是归家心切吧,我们把这段行程称为“胜利大逃亡”。

  出了狮泉河迎着太阳向东走,进入革吉县的羌塘草原后就时常可以看见成群的野驴、藏黄羊、还有藏羚羊,不知是人烟稀少的缘故还是动物保护工作有成效,在小北线见到藏羚羊已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经过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错、翻越一个又一个高高矮矮的垭口,远望一座又一座的苍苍茫茫的雪山,时而阳光灿烂、时而沙尘大作、时而雨雪交加,小北线的自然景观变幻莫测、广漠荒凉,而野生动物和大自然则组成了一幅幅和谐动人的画面,在这里人的出现显得有些多余,更何况我们只是匆匆的过客而已。

  第一天赶到改则时,我们车子离合器的制动液管断掉了,好在丹增师傅有着丰富的修车经验,赶在天黑前自己修好了,才保证了后面的行程时间,这也算是一次有惊无险的经历。

告别拉萨

  从阿里回到拉萨,有一种强烈的回到现代社会的反差感,也许阿里实在是太远、太荒凉了。

  丹增的妻子和女儿在布达拉宫的广场等着我们的归来,看得出来他们是幸福的三口之家。在宾馆的停车场她们母女热情地为我们送上了雪白的哈达,告别的时候终于来临,我忍不住抱着丹增哭起来,也许是一路走来太辛苦了,也许是丹增给了我们太多的帮助,也许是今后再聚的机会渺茫......我对自己说:“想哭就让自己哭呗,管它为了什么?”, 丹增师傅对我说:“不要哭,你们很幸福,明天一定会更好。”

  离开拉萨的那天上午,我们选择在宾馆的顶楼吃早餐和午餐,因为餐厅正好面对着布达拉宫的正面。和煦的阳光照在我们的身上,我们都觉得五年之内都不会再踏上这块土地了。两年内两次进藏,值得高兴的是我们尽力做到了所喜爱的事情,我把梦想留待儿子大了,我们三个人再来一次自驾游吧。

《后记》

  两次的包车经历让我们与丹增师傅成为了朋友,现在我们不时就会电话联络,聊聊家常,当然还有目前最热门的股票和基金。想不到我们在西藏也有了朋友。

  醉过方知酒浓。走过神山圣湖、走过广漠荒原、走过动物天堂,在神秘的庙宇间,在苍凉的废墟上,在远古与现代的联想上,阿里是如此令人陶醉其中、感动莫名。

  有人说:“走过阿里的人都是幸福的”,这的确是真的。

 

出游宝典*解码西藏
攻略路书 里程海拔 温馨提示 印象西藏 藏传佛教 美食文化 西藏攻略 休闲娱乐
民俗映象 西藏特产 游民公社 出游宝典 旅途游记 游记大赛 光影印度 谜尼泊尔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