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藏茶马古道:我们在云南与西藏间集结守望

  听太多了,关于西藏的故事;看大多了,关于西藏的图片;于是,憧憬太多,对于西藏的神秘。太多人将去西藏一次作为人生不遗憾的圆梦之旅,怀着相同的心情,我在西藏茶马古道国际旅行社的组团中开始了我的朝圣之行。

  “地狱般的滇藏公路,却穿越着天堂般的美景”,多么充满诱惑力的描述,也是我对去西藏的感性认知:极为辛苦、风景极美。

  10月1日,香格里拉,一队员高原反应强烈,不得已做了“逃兵”。

  我们一行7人,于30日晚抵达香格里拉,也许是连日来太劳累,广州过来的年轻小伙子小蔡有点头晕,大家很热心的拿出自己准备的特效药物,希望他能在一夜之后一切都好。金秋的香格里拉,有点凉,大家安顿好之后,夜已深,便入睡了。

  国庆的第一天,是个好日子。8:30,大家整装待发,却独不见小蔡,我似乎意识到些什么。冲到他的房间,果然他还没起来。好像一夜没休一样,他无精打采地跟我说,头痛的更加厉害,也许不能前行了。我心里真是“咯噔”了一下,这才到了香格里拉,还没出云南,听说此行还要翻越5000多米的雪山,我们这帮“都市宝”能否顶得住?小蔡内疚地说,真不好意思拖了大家的后腿,不能跟你们同行了。看着他难过的样子,考虑到以后行程的艰辛,我们没有再过多勉强他,安排好他的事情,我们又上路了。

  唉,出师未捷,人先撤了一个……我暗自祈祷着,祈祷我们一路平安。

  出香格里拉,我们向德钦奔去。车辆在大山中转来转去,渐升渐降,很考验师傅的驾驶技术。

  也许是在城里呆久了,大自然中的一切对我们都是那么清新,那么有诱惑力。从香格里拉到德钦,短短的100多公里数,我们却跑了整个一天,没办法,满山遍野的黄啊,红呀,我们不住的欢呼,不停的拍照,赶到德钦时,已是华灯初上了!

  10月2日,因为贪睡,晚到30分钟,我们在盐井被挡了4个多小时。

  德钦的夜,很冷,这让我们进一步感受了高原的变幻莫测。说好8:30出发的,我眼睛睁开了好几次,却又闭上了。太想睡了,说不上为什么,也许这就是高原,有点缺氧吧!等最终起来,已是9:30了,匆匆吃了些东西,出发已是10:00了。住宿的地方早已空荡荡,其它车辆早已不见踪影。车一上路便开始转山,天啊,刚出城11公里,就在飞来寺附近,能见度已降到10米,这还是十点多了,我心里暗自庆幸我们出发的晚是好事,这样降低了不少危险,但还是与梅里雪山无缘,她依然笼罩着神秘的面纱,望着浓厚的云雾,只能想像她的美了。

  出德钦37公里,我们便告别油路,真正的“滇藏(颠脏)”公路开始了。可能前方才下过士雨,首先迎接我们的是一段烂泥路,一边是波涛声汹涌的澜仓江,一边是悬崖峭壁,车辆的行驶速度几乎为零,这一段似乎没什么风景,人开发始有点发困,看来要辛苦师傅,一定要全神贯注呀!


  看看仪表,出德钦近70公里了,我们到了佛山乡,也许这里算得上是云南最边远的一个乡了。继续前行,便到了云南、西藏分界处,啊,终于出云南了,听说云南的路比西藏强多了,“看来后面更艰苦,更耗时间,不过无限风光在险峰吧!”我这样想。

  进西藏的第一站是盐井,这是芒康县的一个乡。已是十月了,但似乎还不是这里的收获季节,地里的玉米长势正旺,甚至可形容为是郁郁葱葱,更像是春季,也许这就是高原的魅力所在吧,就是与众不同。这时已是14:00了,大家还没吃东西,因为沿途实在是没有吃的。正盘算着中午饭怎么办呢,车子“嘎吱”一下停了下来,抬眼望去,一道不大的铁门将路“锁住”了。我们被告知前方施工,暂时封闭,每天12:00到14:00及18:00到20:00放行,看看表,正是14:10,这意味着我们要等上近4个小时,晚上到芒康,看来要赶夜路了。唉,如果我们早起30分钟……好在出盐井不远,大家协商后,决定返回盐井乡,先填饱肚子,呵呵,等待也需要力气的呀!

  得到一当地老乡的指引,我们来到了一个天主教堂处,我们受到神父的热情接待。不说不知道,这个天主教堂是整个西藏唯一的,规模不大,但建筑蛮精致,可谓是中西合璧,尤其是里面的壁画,更是惟妙惟肖,置身其中,俨然到了西欧,到了中世纪。神父告诉我们,这个教堂能在西藏生存并保留下来,很不容易。因为西藏是以藏传佛教占绝对统治地位的宗教地区,宣扬另一个“神”是无法被接受的,当然,过去有没有流血事件我们不得而知,但现在的这个天主教堂,当然已成为重点保护对像。

  4个多小时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漫长,告别神父,我们第一个冲到关卡处,18:00,我们顺利的通过了施工路段,根据神父提供的信息,我们跟离芒康还有110公里,大约需3个小时,前方要翻越白马雪山丫口,天色已晚,我心里暗自捏了一把汗。路越来越险,车辆在大山上转来转去,天公不作美,又下起了毛毛细雨,我们简直是在山上爬行,隐约看见山涧一片红,一片黄,一片绿,一种朦胧美,可惜光线不行,不能拍摄了。当最后一缕阳光消失时,我们开始在黑暗中摸索了。偶乐尔会有一辆车开来,大家互相鸣音,以示招呼,之后又是与孤独同行。

  说不清过了多久,几个同伴已睡了一觉了吧,终于,我们到了芒康,已是晚上10点多了。这个县城有3900米的海拨,接待设施极为有限,吃的、住的,我们已经没有选择了,那张床,不知多久没换洗了,散发着说不出来的一种味道,但,有床睡就不错了,好在我们带的有睡袋,凑合一下吧!“住在芒康”,西藏一绝!

  10月3日,我们顺利通过了滇藏线上的最高点――东达雪山丫口,海拨5008M。

  在海拨5008M处,我们的状态出奇的好,想象中的反应都没有出现,甚至还进行了小跑。这里风很大,因已在雪线以上,四周白茫茫都是雪。雪的吸引力是很大的,尤其对于生活在南方,还是城市中的我们来说。在师傅的一再要求下,我们停止了在雪地上的嬉戏,深情告别东达山。

  车内比外面暖和多了,我们的话开始多起来。“海拨最高点我们已过,看来‘前途’无忧了”,珠海来的小罗说。“是呀是呀”,大家附和着。而我心想,也许我们才刚刚开始,滇藏的险,不应是谁杜撰出来的吧!

  下山路似乎同样跑不快,但气温已在回升。告别丫口处的冰天雪地,我们的车又带起了长长的烟尘,回望去,还真壮观。正所谓“十里不同天”,很明显,这一段路一直是被太阳烤着的。

  一直到左贡,这一百六十多公里,我们用了4个多小时。左贡是一个很小的县城,依玉曲河而建,只有一条街,我们选择了吃面条,1个小时之后,我们又上路了,根据今天的计划,我们将赶到八宿住宿,前面还有二百公里的路。玉曲河没有湍急的水流,没有大角度的转弯,有的是温柔与宁静,她与我们相伴,一直到邦达。

  高原的美,很重要的一方面是它的雄伟,可就在邦达,我们看到了开阔的草原,成群的牛羊,悠然的牧羊人,小河流水,加上错落有致、层次鲜明的丘陵,在蔚蓝的天空下,俨然一幅和谐的自然画面。也许是被如画的风光迷住了,不知不觉中,我们已冲出邦达50公里了,当我试着确定一下邦达机场在地图上住置时,猛发现:我们走错路了!司机卢师傅听我这么说,定了定神,似乎才反应过来。“这下麻烦大了,油不够!”师傅说。我们在左贡未加油,在邦达镇好像根本就没有加油站,而这样一来我们又多跑出100公里……车内的气氛顿感紧张。

  也许是老天有眼,返回邦达的路基本以下坡为主,最让我们高兴的是,在邦达,我们有幸加到了柴油,那是解放军运输队某次留下的,当然,是高价油。大家心里的石头落地了,车内恢复了谈笑风生,我们误打误撞,有幸领略了如诗如画的邦达草原风光,也不枉多走这段路。

  不知翻了几座山,转了多少弯,我们下到了山脚下,天色渐晚,一条大江横在我们面前,波涛汹涌。“真不愧是怒江呀!”一同伴自言自语道。我定了定神,果然,“怒江隧道“四个大字映入眼帘,看看这里的地形,你会明白为什么叫“怒江天险”,而公路在这样险要的地方通过,荷枪实弹的人民子弟兵把守在此,就显得更加必要了。

  我们开始沿怒江逆江而上。路基本上是在山崖上开凿出来的,开凿时“刀削斧劈“般的痕迹看上去依然清晰,而望着悬在头顶正上方的石头,更是让人不寒而栗,这样一来,天虽黑了,我们的精神头倒是更高了,当然,是被“吓”的。

  在这种心态下,我们终于赶到了八宿,在这里,危险离我们而去。

  10月4日,有一种美叫荒凉――我重新感悟了“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意境。

  我清楚的记得,我是在近乎窒息的状态下醒来的,之后觉得心里特压抑,看看海拨表,这里将近4000米;冲到门口,蔚蓝色的天与我很近,一个睛空万里的天,远望去,四周被银灰色的高大的山体包围着,山上点缀着斑点似的灰黑色,那是生命力顽强的植物,就像沙漠中的仙人掌。我明白了,正是缺少像样的植被覆盖,这里显得严重缺氧,加之海拨又高,所以,即便不做剧烈运动,就连睡觉都很费力。

  同伴们看起来也是在极端疲惫中醒来的。越睡越想睡,其实又睡不好,那就上路吧!

  我们的车辆在这光山秃岭中缓慢前行。与邦达草原的生机勃勃相比,这里可以说是死气沉沉,我深刻领悟了“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荒凉,然而,这种荒凉是一种美,一种充满诱惑力的美,一种道不出奥妙的美。

  正当我们极度疲倦时,窗外的一幕让我们极为吃惊,之后更多的是尊敬。那是一个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年轻喇嘛,三步一朝拜,用特别的礼仪―-磕长头,表达着自己的虔诚和对佛祖的真心。他们是用自己的身躯丈量着冰冷的大地,直到拉萨。我不知道他们最终是否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也不知道释迦牟尼是否能看到这一切,当然,我无心亵渎佛祖,我深深感受到了宗教的力量之大。

  然乌湖的出现,让一切恢复了生机。这是一个典雅的高原湖泊,显得很秀气,与四周的晶莹的雪山、茂密的植被高低搭配,相映成趣,引来众多的摄影爱好者在此驻足停留。我们干脆下车徒步,深入湖边丛林,深入然乌沟中,与各种“颜色”进行亲密接触,收获颇丰。

  然乌到波密,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移步换景。出了然乌,雪山作为主体景观开始出现。同一个雪峰,由于太阳照耀强度时时在变,云层也在不停移动,就算你不动,拍下的景观分分钟也是不同的,加上地表风景在不停变化,移步换景在这里得到完美体现。这短短一百三十公里路,我们看到的雪山足有几十座,足足地过了过了把雪山瘾。

  10月5日,在波密县古乡索通村,我们遭遇了道路塌方,足足被堵了4个小时。

  一夜的休整让我们精神好了很多。没多久,波密城被我们远远的抛在身后。山上的树正在变黄、变红,看上去像一片一片的火烧林,而山顶上,又覆盖着皑皑白雪,山坳中星星点点的点缀着一些村落,是呀,我们还在“半空”中行驶呢!

  “前面好像被堵了”,师傅说。果然,一大堆车一动不动的停在那。下车向前一看,方知是道路塌方,整个断了。看看车,足有好几十辆,估计是被堵了好长时间,要不在滇藏线上不会出现这么壮观的场面。每一个司机看上去都很无奈,等待是我们唯一的选择。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们不能跑很远,一是会迷路,二是不知何时通车,而且一通就要马上走,否则又影响到后面的车辆,这个路实在太窄。车载VCD为我们增添了不少乐趣,压缩饼干是我们的中餐。终于,一辆工程车赶到,以其排山倒海之力,另劈蹊径,车辆缓缓通过。这时已是下午14:00,我们整整被堵了四个小时,听别人说,我们还算幸运的,才四个小时。”Oh,My God”,滇藏线上的”Traffic Jam”,我领教了!

  过了塌方处,我们开始加速,一路狂奔,要赶时间呀,按计划,今天要赶到八一,否则,只能在路上扎营了,那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没转几座山,一座大桥出现在我们面前,“通麦大桥”四个大字赫然入目,一名解放军战士示意我们停车,车傅打开车窗,我们被告知空车通行,为了保护大桥。在这里建这么一座大桥真的很不容易,保护它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同这位战士进行了简短的交谈,我们得知过了桥,前面就是通麦天险了,有14公里,行车大约两个半小时。天哪,看来今天是“路不累人死不休”了!

  久闻通麦天险的大名,被冠以滇藏线上最后的天险,足见其位置之重要及其通行的艰难,我们是以爬行的速度走上这段路的。一边是高耸入云的山峰,一边是深不可测的峡谷,峡谷中河流湍急,坐在车上往下看人就有些眩晕。更可怕的是好像这里刚下过雨,道路显得十分泥泞,过往车辆深深地压出了两道车辙,一不小心车辆会陷住,动弹不得,加上近乎九十度的转弯一个接一个,我们看不见前方是否有来客,只能一个劲不停的按喇叭提醒前方,以便及时避让。在一处陡急的转弯处,我们看到了悲惨的一幕:山下布满了碎玻璃,一辆卡车严重变形,周围的草显得很乱;很明显,就在最近,这里,坠车了。我不敢想像车掉下去那一刹那,我只在心里向每一位过往司机祈祷平安,在滇藏线上,平安是福。

  我们基本上是以最慢的速度通过了通麦天险,心中一块石头终于落地,当然最辛苦的是卢师傅了,他成熟稳健的驾驶技术,才是我们平安的保障。

  赶到鲁朗镇时,天色已晚,这里已进入林芝县境内,但才走了今天的一半多一点路程,大家又饿又疲惫,真想停下来在此大吃一顿,但经验丰富的卢师傅告诉我们,趁时间还早我们应抓紧时间往前赶,否则一停下来会散劲的,人更不想走了。于是,我们在黑暗中继续前行。感觉车辆又开始转山,整个天昏地暗的。借着车灯,隐约看到前方有不少经幡,我意识到,我们到了山顶,果然,这里是色季拉山丫口,看来,过了这个山,八一应该不远了。

  初见八一,真的不敢相信。这是一座极其现代化的城市,用流光异彩来形容它的夜色一点都不过份,安排好住处,洗了个热水澡,人顿时精神了很多,我们决定夜游八一城,当然,也需要找个餐馆好好吃一顿,压压惊!

  10月6日,天气真好,天格外蓝,傍晚,我看到布达拉宫了!

  八一是一座不大的城市,离开前,我们特意绕着城转了转,透过八一,我仿佛看到了西藏的明天。

  这段路很好走。尼洋河温柔的流淌在这片土地上,有水,山便有了灵气,这里的叶子更黄,秋意更浓,

  阳光赋予风景更多的看点,带给人亮丽的心情。这山、这树、这水、这路、这牛羊,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那么自然,交织出来的,当然是那么的美,我无法用什么词语来描述它,但我的心情一直在激动中…??米拉雪山丫口,海拨4800M。放眼望去,银装素裹,这里是冰雪的世界,几只飞旋的乌鸦成了这个世界最好的点缀,在山的那边,就是圣城拉萨了!

  继续前行,刚刚还是冰天雪地,又变成了牛马成群,黄色、红色成了主色调,山体在阳光照射下纹理分明,煞是好看。村落密度越来越大,终于,魂牵梦绕的圣城――拉萨出现了!

  落日余辉中的布达拉宫,丝毫不减其宏伟的气势,傲视长空,接受着一批又一批、一代又一代人的朝拜,而其威名,早已传遍五湖四海,与西藏一起,向外界释放着神秘又强大的吸引力,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我想到了还在路上的磕长头的朝拜者,也许在布达拉宫跟前,才更能体味的到他们的坚韧,更能体味到藏传佛教的力量吧!我祝愿他们一路走好,平安抵达拉萨,接受佛祖的点化,早日“修成正果”!

 

出游宝典*解码西藏
攻略路书 里程海拔 温馨提示 印象西藏 藏传佛教 美食文化 西藏攻略 休闲娱乐
民俗映象 西藏特产 游民公社 出游宝典 旅途游记 游记大赛 光影印度 谜尼泊尔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