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藏药浴的学术内涵及其发展

  [摘要]藏药浴是藏医外治方法之一,属缓治外法,主要分为药水浴、药汽浴、矿泉浴、缚浴等。临床上以五味甘露汤为主方,随症加减其它药物,应用范围十分广泛。已有的文献表明,藏药浴的起源和发展与藏族民俗、佛教仪轨及对天然矿泉的仿照有关,并最终在《四部医典》中完善与成熟。近年来由于藏药浴科研与实践的广泛开展,藏药浴正从一种单纯的疗法发展成为一种新兴保健医疗形式,其学术内涵日渐受到学者们的重视。

  藏药浴是对藏医药浴疗法的简称。它是在藏医理论指导下,充分利用本地区道地药材,并针对当地多发病、常见病、地方病而发展起来的一种临床外治方法,兼有预防、康复等多种效用,是临床各科的常用治疗手段。其丰富医疗的经验、独特的临床效果及广阔的应用前景,正引起国内外卫生同行的广泛关注。在世界范围内医疗模式变革的进程中,藏药浴的优势将日益突显。本文旨在从学科建设角度对藏药浴的内涵及发展问题加以探讨。

  一、藏药浴的学术归属

  作为一种临床手段,藏药浴属于藏医外治方法之一。

  传统上藏医将预防和治疗疾病的一般疗法归纳为四个大类:“食、行、药、外治”。“食”即饮食,指符合健康及治病要求的食物选择;“行”指行为起居,包括身、语、意三业门所做的一切活动,涉及住处、环境、衣着及行止的一切准则;“药”即药物治疗,主要指内服方面的各种药物、剂型,包括汤剂、散剂、丸剂、药露、药浴等;“外治”包括器械治疗、油涂、按摩、针灸、放血、药浴等方法。

  和藏医其它疗法一样,藏医外治疗法也是藏族人民在长期与疾病的斗争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具有特殊疗效的临床方法。早在公元前几世纪,藏族先民就开始使用酒糟、牛羊胃中余草、新杀的动物皮等材料敷于患处,用尖石、骨针等切割皮肤放出脓血,用溶酥油涂抹伤口止血。这些原始外治方法在两千多年中不断丰富、发展、提高,形成了完整的外治理论。据《四部医典》记载,藏医外治疗法有98种之多。

  总的来说,藏医所有外治方法,都是依据仔细的诊断,再从身体表面运用药物、医疗器械、医术方法向外排除致病因素或向内调和致病因素的方法。以治疗过程中患者痛感程度为依据,藏医外治法分为缓外治法和峻外治法两类:缓外治法包括治疗培根偏盛疾病的熨敷法、治疗赤巴偏盛疾病的药浴法、治疗隆偏盛疾病的涂搽法,此类外治法施术时患者痛苦较小,因此也称温和疗法;峻外治法又可分为强力和猛烈两种,强力外治包括放血、针灸,穿刺三种,猛烈外治有刮除、切除、掏引、拔除四法。

  由此可以认为,药浴疗法是藏医外治方法中温和疗法的一种,属于缓外治法,在临床上不仅在外科上使用,还是内病外治的重要手段。

  二、藏药浴的内容与分类

  藏药浴有狭义与广义之分。一般而言,藏药浴即指以“五味甘露汤”为主方,随病加减其它药物所开展的人工药水浴,此为狭义的藏药浴;广义的藏药浴还包括药汽浴、矿泉浴和缚浴。

  1.药水浴

  又称五味甘露浴,其基本方剂为五甘露药。所谓五甘露药包括草山甘露杜鹃叶、阳山甘露圆柏叶、阴山甘露藏麻黄、水甘露水柏枝、土甘露野蒿等五种药物。辅药为没有吐、泻、毒等副作用的各种药物,特别是岩精、寒水石、三黄水药、蒺藜、麝粪、碱花等较为常用。将药捣碎加水煮熟,再取总药量1/3的粮食煮熟,将药与粮食混合起来,加入酒曲,发酵后加水再煮,滤渣取液,使患者全身或局部浸入该药液中洗浴。

  2.药汽浴

  也称蒸疗法。将五味甘露药捣碎加水,置于在锅中熬煮,大锅上用多孔木板覆盖,上铺毛毡,使患者躺于其上,并用棉毯将患者和木板一起盖严,以不使药汽外露。传统藏医药浴疗法另有陈骨浴,即以生锈的陈人骨或各种动物朽骨熬煮于锅中,用其水液或水汽进行水浴或蒸疗。

  3.矿泉浴

  地下溶解了各类矿物质的热水冒出地面后,所形成的矿泉,因其所含矿物成份的不同,对多种疾病都具有治疗效果。矿泉水的种类很多,《晶珠本草》中记载的矿泉水就有101种之多,历代藏医对这些矿泉也有不同分法。按矿泉水所含主要矿物质的不同,一般分为五种:①主含硫磺的矿泉:水色为黄色,水味苦,散发硫磺气味,周围可见硫磺结晶物;②主含寒水石的矿泉:水色清澈无色无任何气味,注入茶酒中茶酒不变色,周围可见寒水石石块;③主含岩矾的矿泉:水色青蓝,浑浊不清,有矾味;④主含岩精的矿泉:水色发紫,味苦,可见岩精;⑤主含石灰石的矿泉:水色特别清,味苦,有焦糊气味,可见灰白色或其它颜色的石灰石。

  4.缚浴

  也称罨浴,是用水调和对症药剂,用薄布包好,捆敷于患处的一种疗法,比其它浴法更为简便易行。缚浴分清热缚浴和祛寒缚浴两类,清热缚浴多采用药物包括谷物磨成粉后,加芝麻油或陈年植物油调和,用布包扎于患处,还可选取植物鲜花煮过后再行缚浴;祛寒缚浴多采用动物粪如鼠类、鸽粪,也可用酒煎各种动物碎骨代替。缚浴法主要应用于局部病变,若发病范围较广,则不宜采用此法。

  三、藏药浴的特点

  1.简便灵验,适用范围广

  此特点亦是藏药浴与其它药浴流派的共有特点。本疗法因无需特殊或昂贵的仪器设备,而且所选取的大部分药材资源丰富,因此操作简单便,易于推广。另外,这种疗法能将药物直接作用于皮肤、孔窍、腧穴等,能迅速直达病所,取得良好疗效。同时由于药物在水中的浓度低,可以避免药物直接进入大循环,减少对肝脏、肾脏等器官的毒副作用。基于这些优势,藏医和其它医学流派一样,把药浴疗法广泛应用于各科,并同时能达到预防、治疗、康复的效果,适用范围和发展前景极为广阔。

  2.以独特的藏医学理论作为指导

  藏医学有着完整的理论体系,包括以三因学说为基础的一整套病因、病机、病理及治疗理论。藏医学认为,隆、赤巴、培根是构成人体的三大元素,也是生命活动不可缺少的能量和基础。在正常生理状态下,三者保持协调平衡的关系,当其中一个或几个因素出现过盛或过衰的情况时,则出现病理状态,临床中则采取各种手段对三者进行调整,使其恢复原来的调和状态。药浴即是在这一理论指导下所实施的温和外治方法。总体来说,藏药浴的实施过程在以下环节与藏医学理论联系的最为密切:①藏药浴的组方;②藏药浴实施前的诊断;③藏药浴与其它疗法的配合施治。

  3.藏药浴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

  藏医以“五味甘露汤”为基础配方,区分不同病人,针对不同病情进行加减,形成了丰富的药浴临床经验。实践证明,藏药浴对关节强直、拘挛、风湿、类风湿、痛风、强直性脊柱炎、黑白脉症、高血压、脑血管病、坐骨神经痛、皮肤病、妇科病及循环系统疾病有显著的效果,另外对除部分禁忌症外大部分疾病的康复都具有不同程度的辅助作用。此外,藏药浴对药浴工艺、时令选择、病人护理等各方面也都积累了独到的经验。

  4.藏药浴以藏区道地药材为主

  藏区地域辽阔,自然条件复杂,因此药材种类尤其是植物药种类十分丰富。由于高原气候条件特殊,特别是太阳辐射强,大气环流与下垫面相互作用的综合因素,导致植物生理上和形态上的特有化。主要表现为抗寒、抗旱性强,繁殖方式特殊,光合作用有效积累高。藏药浴所采用的药材均采用本地区道地药材,以植物药为主,也包括动物药和矿物药。其主方“五味甘露”中所谓“阴、阳、水、土、草”五种甘露即是取自五种不同生态下的植物药,其它配伍药物也强调采用道地药材的重要性。因此,所谓藏药浴,除指在藏医学理论指导下开展的药浴时,还特指采用藏区道地药材开展的藏药浴,这两者密不可分。

  四、药浴的起源与成熟

  藏药浴疗法最早记载于《四部医典》后续医典部分第二十三章“五械浸浴法”。而实际上藏药浴的起源更早。它是藏族人民以本民族的医疗实践为基础,用吸收其它民族药浴疗法经验而逐步发展起来的。目前,藏药浴正充分利用现代科技手段提高临床疗效,获得了迅速发展。

  1、藏药浴的起源

  藏药浴的起源问题,和藏医学的起源一样,是多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一般认为,藏医体系最重要的来源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本民族生产与生活实践中积累的卫生经验;二是汉族中医学的影响;三是古印度医学的影响。藏药浴的起源也遵循这一规律,但在具体问题上也有其特殊性。目前可以找到的藏药浴起源的提法也包括三个方面。

  (1)起源于本民族沐浴民俗。藏民族的沐浴活动与藏区独特的气候及自然环境有关。西藏地区一般冬长夏短,冬春寒冷,无法下水;夏季山洪爆发,河水浑浊。只有在夏末秋初之际,才是沐浴的最佳时节。据藏文历算书籍记载,太阳运行到第10宿43度时,即藏历八月交节(白露后7日内,澄水星出现,水即为甘露,入水沐浴,即可祛除疾病与人生罪恶,犹如药水。《西藏志》和《西藏图考》均记载:“七月十三日,其俗将凉棚房下于河沿,遍延亲友,不分男女,同浴于河,至八月初五始罢,云:七月浴之则去病疾”。在此期间,人们在河中沐浴洗澡游泳,也洗衣洗被,驱病纳祥,欢乐嬉戏。这个节日即是藏族民俗中的重要节日“沐浴节”,也称药水节。这种民俗活动在西藏被认为至少已存在了七、八百年的历史。

  至于沐浴期间沐浴治病的来历有不同说法,其中一条即与药神有关。据廖东凡搜集到的传说介绍:相传在古远的岁月,人间没有医生,所有的医生都是天神旺波杰青派下来的。有一位医生特别受藏民们的爱戴,被大家尊称为“门拉”,也即药神。当这位药神回到天上不久,人间发生了一次可怕的瘟疫,夺去了很多人的生命。藏民们只好跪地向上苍祈祷,希望在天国的药神能继续拯救百姓。药神心急如焚,向天神请求再返人间。天神旺波杰青对药神说:神有神的规矩,你已去过人间,按理不应再去,但你心诚意坚,医术高超,可限你七天七夜的时间,解救藏民,超过期限将受惩罚。药神门拉知道用七天七夜走遍雅鲁藏布江南北治愈千万患者是不可能的,于是把自己化作一颗星辰,让自己的医术、药物和爱民之心化作星光射向人间。就在这个夜晚,有一个饱受疾病折磨的女子偶然梦见药神正在宝瓶山之顶,将药物撒向人间,河水变成药水。于是她挣扎着爬到河边,将全身浸泡在河里,疾病一下痊愈了,在这位姑娘的启发下,所有的病人都奔向附近的江河湖渠,奋力洗涤自己的身体,瘟疫果然全部退去。解脱痛苦的人们争相向药神膜拜,恳求他年年光照人间,医治众生的疾病。从此这颗药神化作的“噶玛堆巴星”(弃山星),就年年初秋出现在宝瓶山顶的天空,七天后才恋恋不舍地消隐。

  根据沐浴节起源的这个传说,至少可以得出这种印象,即藏民沐浴健身的民俗活动与藏医医疗活动密切相关,沐浴的卫生活动可能很早就被藏医学者们重视和应用,而藏医们的临床经验又进一步促进了民间沐浴活动的蓬勃开展。

  (2)起源于佛教。印度佛教对藏文化的影响深刻而广泛。印度古代科技文化对藏文化产生影响的过程主要是以佛教传入的方式而实现的。根据目前所能见到的吠陀医学的典籍,如《妙闻全集》、伐八他《八支心要集》、护日氏《医学精要论》、《百方篇》及《佛说养生经》等典籍中,未见有“药浴”的专题论述,但印度热带、亚热带的气候因素所促成的沐浴习俗很容易以佛教仪轨的形式深刻地影响藏族的卫生习惯。

  事实上,沐浴在印度各类宗教中均具有重要意义。如印度誉那教徒每隔12年都要用牛奶等制成“香汤”为自己信仰的巴胡巴里神进行沐浴;印度婆罗门教也有浴佛的传统。早在佛教诞生以前的印度,洗浴圣者像已是普遍的社会风尚,佛教产生后,佛的诞生日、成道日也都在各地成为浴佛的节日。我国藏区是藏传佛教传播的主要地区,受佛教浴佛和沐浴自身的影响也更为直接。按佛教教义,初秋之火有一甘、二凉、三软、四轻、五清、六不臭、七饮不伤喉、八喝不伤腹的特点,因此认为初秋是沐浴的最好时节。

  沐浴节起源的另一则传说,也显示了佛教与藏地沐浴习俗的关系:某年秋天,高原上出现瘟疫,人畜大批死亡,后来观音菩萨派仙女从玉池取来神水,倒入江河湖泊中。当晚,藏族人民都梦见一个患病的姑娘在拉萨河里沐浴,她不但治好了疾病,而且变得美貌可爱。于是人们纷纷下河洗澡,结果消除了瘟疫。

  结合这则传说,我们至少可以认为,即使印度古代医学中未形成成熟的药浴经验,并且传入藏区,那么至少是佛教沐浴自身和浴佛的传统强化了藏区人民沐浴的习俗,促进了当时人民对沐浴健身功能的进一步认知。

  (3)起源于对天然矿泉的效仿。人类医疗经验的成熟一般遵循着从自发向自觉的进化规律,因此藏药浴最早很可能起源于藏族先民对天然矿泉的运用与仿制。在蒙昧时代,人们偶然发现用矿泉沐浴可以对部分疾病产生治疗和缓解作用,于是开始对矿泉浴的治疗经验有意识地加以探索和积累。《四部医典?总则本》在开篇即记载:“药城的西边,有一座名叫玛拉亚的大山,山上盛产六妙药,还有治一切疾病的五种寒水石、五种五灵脂、五种药河、五种温泉。”由此可见矿泉在藏医学中的重要性,并以方位的象征意义突出了矿泉及其它天然水浴疗法在早期藏医学中的独特地位。

  但矿泉产地一般具有路途远、开发难的特点,同时对症的天然矿泉也十分难找。《宇妥?云丹贡布传记》就记载了宇妥在工布曼垅寺时,受红衣人指点寻找甘露洞穴的情况。书中用神话式的语言记述了宇妥发现治病泉水的艰辛历程:“宇妥立即跑出去寻找这个泉水。他发现在山边有一百零八眼泉水,他用一个喇那为将来的人类祈求泉水能永远长留。他说:‘它具有七十万种药物的能力,它肯定能驱除七十万种不同的疾病因此叫七十万机能之泉,是具有八种优秀品质之水,轻、清、凉、软、纯、亮、胃的安抚,治一切病。’”事实上,在宇妥生活的年代,矿泉在医疗中的应用已十分广泛,以五味甘露为主方的人工药浴在临床各科中多有采用。但宇妥?云丹贡布的传记仍显示出早期藏医们对矿泉药用价值的无限崇敬,以及寻找和开掘药用矿泉的艰辛程度。由此不难推测,藏药浴的起源,一定与早期藏医们在饱尝寻找矿泉之苦后,主动仿照矿泉配制药水的活动有关。于是,那些掌握一定医疗经验的藏医们便依据天然矿泉治病原理,依据药物的性味功效,制取了人工沐浴药剂,并经过长期临床实践,使药浴经验逐渐成熟。

  应该说,藏药浴起源与发展的相关研究很少,在其历史上的发展脉络也很不清晰。但至少可以肯定,藏药浴的起源绝不是单一的源头,而是在以藏民族沐浴习俗为基础,在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逐步发展壮大的。

  2、藏药浴的成熟

  尽管藏药浴经验的起源很早,但作为一种临床方法发展成熟,则显然是在藏医理论体系形成之后才完成的。

  公元581年,藏王松赞干布统一了青藏高原诸部落,建立了吐藩王朝,西藏开始进入奴隶社会。松赞干布励精图治,在政治、军事和文化上实施了一系列的措施,极大地促进了西藏的文明进程。其中对藏医发展产生深远影响的有三件史实:一是创造了藏文,使藏医开始了著述的历史;二是与唐王朝通婚,文成公主入藏为西藏带来大量医学典籍和医药人才,直接推动了藏医学的进步;二是从内地、印度及大食等地广泛聘请医生,使藏医学获得了更广泛的经验。当时从三地请来的医生曾合著一部综合性的医书,书名为《无畏的武器》。该书尽管已经失传,但它对藏医学的成熟产生过重要影响。

  现存藏医最早的一部经典是《月王药诊》。该书成书于公元8世纪,是一部既包括汉地及其它国家医学内容,又有藏族本地区医疗卫生经验的综合性医书。在该书中已出现与药浴相近的疗法“敷罨”的记载。公元8世纪末,藏医学史上最有影响的经典著作《四部医典》问世,该书从理论到实践对以往医疗经验进行了系统总结,为藏医学在理论化和体系化方面奠定了基础,标志着藏医学的成熟。也正是在这部著作里,药浴作一种临床方法设专题加以论述。结合其它章节对药浴的记述,我们从《四部医典》中可以看出当时的藏医学者对藏药浴的认识已相当全面和丰富:

  (1)藏药浴不仅是治病方法,还是预防方法。在《日常起居》中说:“经常洗浴,能增长精液,增加身体的热量、容光焕发,能消除身体发痒、多汗、有气味,制止消瘦、降低体温”,《季节性的起居行为》则分别载有:孟冬应“用芝麻在身上涂抹搓擦”,春季“用豆粉剂”搓擦身体以消除培根病,夏季宜用凉水洗澡等。

  (2)对藏药浴的临床功能有了明确的认识。一方面,《四部医典》把藏药浴归为外治疗法,在其《后续部》第二十三章专门论述;另一方面,药浴也被认为藏医消散法之一。消散法是用少进食、禁食或服用具有消导、消散功能的方药来消除体内疾病的一种治疗方法,也分为食、药、起居和外治四种,其中即包括药浴。《论述部》第二十九章“两种治法”中,把医治疾病的方法分为增强体质的滋补法和禁食斋戒的消瘦法,药浴方法即属于后者,尤其强调以体质强壮者运用最佳。

  (3)把藏药浴置于藏医学基础理论的指导之下。经过宇妥?云丹贡布的研究与整理,三因学说在《四部医典》中得到系统的阐释和应用,并和临床实践紧密结合起来。此外,藏医学的解剖、生理、病理及病因理论也都在该书发展成熟,成为指导藏医临床的理论基础。藏药浴的实施也不例外。在《后续部》第二十三章中,在论述药浴的适应症时,即强调“凡是四肢强直,像病,疗疮,新旧疮伤,肿胀,驼背,骨内黄水病,一切隆型疾病,都可以用药浴疗法施治”。在具体实施过程中,药浴疗法也都遵循三因学说的基本原理,按其症状与病因,采取不同的配方,并在预防、治疗、康复、护理中将三因理论贯穿始终。

  (4)积累了丰富详实的实施经验。据对《四部医典》所载药浴药物的粗略统计,其常用药物即达100多种,对各类疾病的药浴配方也都有详细记录,对适应症与禁忌症也都明确加以区分。在《密诀部》第十二章“热症总治法”中,即把药浴确定为“专驱扩散热病”,认为药浴“能医治热症散于肌肉、皮肤、脉道、骨骼等,沾凉水敷或浸洒,能医治表热症,未成型的并发热症不能用此方法。病势轻微的热症要从原路阻挡,使其返回;扩散的热症要收敛在体内;扩展的热症要歼灭丹毒,熄其火焰;陈旧热症应该开胃口。”在这一原则指导下,药浴与藏医其它疗法配合使用,形成了丰富的临床经验,散见于《密诀部》多种疾病的对治记载中。

  五、藏药浴的发展与前瞻

  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后,藏医药事业获得巨大发展藏医学作为祖国传统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得到全面的继承、整理、挖掘和发展。改革开放以后,藏医药事业的发展更是日新月益,文献整理、科学研究、机构设置、人才培养等各方面都取得了显著成就。藏药浴正是在这一历史背景下从一种单纯的临床外治方法向一门学科和一项医疗事业迅速迈进。

  1.藏药浴的临床实践更加系统而深入

  随着藏医临床机构的蓬勃发展,藏药浴在临床中的应用也日趋广泛。从实际的发展情况来看,大部分藏医院一般都设有药浴专科。很多藏医院还将药浴作为重点科室和特色科室进行建设。在此基础上,藏药浴的临床研究开展得广泛而深入。从已发表的文献来看,藏药浴的临床应用范围十分广泛,临床操作更加符合现代诊疗规范。其主要成就表现为:①在传统藏医理论指导下,参照中西医理论对部分适应症进行了重点研究,如风湿与类风湿疾病,偏瘫,皮肤病等;②对某些禁忌症进行尝试性应用研究,如传统上认为高血压病不宜采用药浴疗法,而北京藏医院从1994年起应用藏浴治疗此病,取得肯定疗效;③在传统藏医诊疗经验的基础上,对药浴与其它疗法的配合应用进行了整理与创新。如药浴与内服药、外用药、牵引疗法、手法等等的配合应用都是藏药浴经验的新进展。

  2.藏药浴的相关科研取得一系列进展

  传统的藏药浴疗法是一种经验色彩浓厚的临床外治法,虽然在临床各科疾病的治疗中积累了丰富的技术,并有藏医传统理论作为指导,但面对现代突飞猛进的诊疗技术,藏药浴的部分经验已明显不适应于现代社会的需要,但它对很多现代多发病、常见病所具有的潜在价值正日益受到相关领域研究人员的关注。近年来有关学者对药浴进行了一系列研究,在很多方面取得了新进展,包括:①藏药浴基础研究,如多家单位开展的从免疫学、药效学、毒理学角度对藏药浴机理的研究;②剂型改革研究。如张勇报道的五味甘露浴精的剂型改革;③工艺流程创新研究。如青海省藏医院应用大型药浴设备所开展的规模化药浴实践,以及多家医院应用电热装置改进传统藏药浴工艺的尝试。

  3.藏药浴机构呈现多元化发展势头

  长期以来,藏药浴一直局限在藏区的藏医院中开展,主要以特色科室的形式对各类适应症开展单纯的医疗活动。目前,随藏药浴社会影响的扩大,藏药浴正以前所未有的势头向多元化发展。从内涵上说,藏药浴正从一种单一的治疗功能,向康复功能、预防功能及休闲功能全面扩展;从机构设置来说,藏药浴正以藏医院为基地,向其它医院、其它保健机构渗透;从地域上讲,藏药浴正从西藏、青海、甘肃、四川等藏区向东部地区扩展。北京藏医院自1992年建院之际即成立药浴科,至2002年已收治各类病人1万余人次,其中包括来自50多个国家的千余名患者,大大提升了藏药浴在东部地区及海外的影响。自1998年国家三部委作出以北京藏医院为基础成立“国家级民族医院”的决定后,北京藏医院继续加大对藏药浴专科的投入力度,成立“藏药浴治疗中心”,并在医院新址的建设中注重提高藏药浴设备的科技含量,使之在保持藏药浴传统特色的前提下,与现代诊疗规范接轨。与此同时,北京藏医院还在北京参与创建了大型藏药浴保健康复机构“中国藏药浴中心”,拓展了藏药浴的保健、休闲内涵,提升了藏药浴在全国乃至国际上的品牌形象。可以预见,藏药浴走出高原,走向世界的时代正在到来。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