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现代医学模式探西藏传统医学的身心医学与心理学

  摘要:本文从西藏传统医学模式的转变入手,用现代医学模式就西藏传统医学的身心医学与心理学进行了探讨,分析了在现代医学模式下社会心理因素对诊治疾病的重要作用,认为西藏传统医学的身心医学应用于现代体育领域、运动医学、保健学与心理学的综合研究与实践,有其重要的现实意义。提出应加强对西藏传统医学身心医学和心理学方面的研究,提高人们对疾病、人体体质和身心与心理的正确认识,树立正确的健康观。

  社会在发展,人们的观念也在变化,对健康的理解已不局限于简单的身体健康,而是身、心的健康与协调发展。在古代,西藏的藏医学家已对身、心关系有了较为系统的认识和论述,比较权威和有代表性的是云丹贡布在《四部医典》中的身心医学的观点:认为人的心理有“贪、慎(愤)、痴、悲、忧虑寡言、惊恐、心情不快”,或是“隆、赤巴、培根三因素失调”,是人对外在环境各种刺激所引起的反应,属于生理现象,通常不会引起疾病,但若过于强烈或持久,或过于敏感,就会影响人体健康,导致疾病,两者合一即为“身心”。也说明身、心是“体”和“用”的关系,即身为心“体”,心为身“用”。西藏传统医学的隆、赤巴、培根三因素在很大程度上说明,身、心是矛盾的统一体,互为条件、相互作用。而从系统科学的角度看,人体是一个开放的复杂系统,身、心是人至为重要的两个要素,存在着复杂的非线性关系和相互作用的机制,同时又受社会与环境的影响。这一观点与现代医学模式有其相同性,即:正转向生物――心理――社会适应医学模式。西藏传统医学的身心医学涉及的体育内容则突出“以心为本,以身为标,在心的统摄下,通过身体的整体锻炼,达到身心并完。”因此,认真研究西藏传统医学的身心医学,并应用于现代体育领域,运动医学,保健学与心理学,有其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西藏传统医学模式的转变

  西藏医学尚未形成体系前,传统的观点认为,人的健康与疾病是“因果轮回,修行报应”,疗法上大多是“本医”疗法,或图腾崇拜的巫术活动。按照这种观点,医生无需了解病人和病人的心理,人有病有难也只能祈望神灵保佑。也不存在人的健康和疾病的产生与人所处的社会环境,精神心理因素等影响的认识。西藏医学形成体系后极为重视从“身”与“心”方面调整患者的起居和精神治疗,认为人七情(“贪、嗔(嫉、愤)、痴、悲、忧虑寡言、惊恐、心情不快”)内伤致病,患病或早衰的原因,“可因五官的过度活动,精神疾病,不好的陋习”有关,辩证阐述了情绪与健康和疾病的关系。西藏传统医学还认为,人体乃是一个最完整的人的心理、生理和生命的动力特征,又与宇宙过程密切相关。要人们用固有的方式对待外部世界的变化,如自然气候和社会心理环境,生活起居及饮食方式等,并将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有机结合在一起。显然,西藏传统医学的生物――心理――社会学模式这种观点,把人的躯体与精神,社会环境看成是一个整体。这种观点具有重要的哲学意义,也丰富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关于事物是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的原理,为西藏传统医学的发展和维护人民的身心健康做出了贡献。

  西藏传统医学模式被称为“大宇宙”医学模式或身心二元论,以整体的观念来对待人体,如西藏传统医学认为人体是一个有机的整体,而把具有解剖生理的、心理的智力功能的各个部分,作为人体一个重要的有机组成部分来探讨。首先,人体与宇宙、自然是相互联系的,要把人体视作宇宙实体的一个小天地,是它的一个组成部分,人体如同一棵树,大宇宙时刻养育着它。人要依赖自然界的阳光、空气、水和各种食物来生存,也受到自然界各方面因素的影响,人不可能脱离自然而独立生存,与自然形成一个和谐的整体。所以,在一个人体与自然万物相应的世界里,外部环境对人的生理与精神都有影响,提出要注重辨证施治。其次,人体是一个以脏腑为核心,以经络互相联系的有机整体。以脏腑为核心在人体管道系统中循行着气与血,全身无处不到。人体是由五脏六腑、经脉、肌肉、骨骼等有机地联系的,脏腑之间相互依赖,以维护内环境的统一和稳定,人体内环境的稳定以隆――赤巴――培根三因素为基础,人体由三大因素所支配,三大因素如果互相配合协调,则人体正常而健康。因为三大因素之间是相互依赖、相互作用的。三大因素用现代观点来说,实质上反映了生物医学模式心身二元论的特点。再次,西藏传统医学认为人的很多疾病不仅有躯体上的,而且有情绪方面和精神上的。因此,藏医认为,陷入身心痛苦的,用药和镇静剂治疗并不能根除。也就是说,不仅要注意到疾病的症状,还要全面考虑到精神等因素。藏医医典认为,所有生理紊乱和人体疾病都与精神有关(尤其是贪欲、痴心和愤怒)。精神的变异导致人体三大因素的失衡。所以,西藏传统医学在治疗过程中十分强调心理治疗,如催眠术,身心调节,行为、饮食注意事项和生命动力的刺激等等。从这几个方面来说,西藏传统医学的生物医学模式有其独特的原理和方法,体现了精神、物质和身心医学的重要理论,对维护人的身心健康有其积极的作用和现实意义。

  西藏传统医学的医学模式还认为,人体是一个复杂的整体,始自阴阳合一,在人的生命活动中,阴阳是相互依存的,任何一方都不能脱离另一方而单独存在,没有阴就没有阳。藏医理论的经典学说是“龙”、“赤巴”、“培根”,从阴阳观来说,“龙”、“赤巴”、“培根”虽有不同功能,但并非彼此孤立,而是协调、统一地进行活动,三因失调则疾病生。三者总是保持着动态的相对平衡,使机体处于一种相对的静止状态,以维持机体内环境的相对恒定,以及机体与外环境的相对协调统一,从而保持人体生命活动的正常进行。西藏传统医学的心身医学还认为人体由五脏六腑、经脉、肌肉、骨骼的不同功能完成其生命的活动,在万物相应的世界里,一个非物质的基质能够使身体和精神相互作用,治疗的战略首先是恢复被破坏的平衡,主动性的正常化和人体引起疾病某一要素的“量”,“量”变可引起“质”变。在“身”与“心”的调节中强调人与自然的统一,认为自然界是生命的源泉,人的机体的生理、病理、生长发育、衰老都与自然界的变化休戚相关。但人不能甸匐于大自然威力之下而无作为。人要生存下去,少患疾病,就要通过积极主动的自我调理,认识四季变化规律可能给人体造成的影响,按季节调整自己的活动,尤其是要调整好“身”与“心”的关系,与自然界形成和谐的统一。以科学的观点,正确认识自然、社会、身心与人体自身。

  笔者认为,西藏传统医学中的生物医学模式与现代医学生物医学模式相比更有其独到之处。就其现代医学而言,随着技术科学的发展和技术手段的进步,医学的重点转向于集中研究生物学的改变,形成了生物医学模式。生物医学模式具有心身二元论的特点,尽管在认识疾病、治疗疾病、预防疾病等方面非常成功,为现代医学奠定了基础。但是,生物医学模式所形成的医学框架中,并没有给心理社会因素的作用以相应的位置,偏离了医学对象“人”的完整性,阻碍了医疗保健事业的发展,这是现代生物医学模式所存在的弊端。西藏传统医学则十分重视“人”的完整性,强调以人为本,“身”“心”统一,以及社会环境对人的影响,如《四部医典》在疾病的病因、症状归类中认为:人的情绪变化有“贪、嗔(嫉、愤)、痴、悲、忧虑寡言、惊恐、心情不快”等,情志是人对外在环境各种刺激所引起的反应,是影响人体健康、生病的根源,“忧心生悲使得容颜衰,惊恐懦弱不乐衰光焕。”西藏传统医学还认为,在人体这个天地里,人的心态如何,对于人体整个系统的损益兴衰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因此,古代藏医学家特别强调养心、养神、养性、养德,注重调摄情志,陶冶情操,重视心理的社会因素。

  所以,我们应从西藏传统医学生物医学模式具有的身心二元论角度,借鉴西藏传统医学中科学合理的成分,积极探讨现代医学模式向生物――心理――社会适应医学模式的转向。在现代,医学、心理学是研究人类科学的两门主要学科,医学模式的转变使这两个学科的关系更加紧密。过去,医生总喜欢谈论人的“器官疾病”;现在,医生研究可能导致心身障碍的“冲突和事件”。在社会经济文化高速发展的今天,与心理、社会因素有关的疾病日趋增多,使人们认识到心理、社会因素是致病的重要原因。

  二、西藏传统医学的身心医学与心理学

  医学心理学是医学与心理学结合的产物,它是研究人体健康与疾病相互转化过程中心理因素的作用规律的科学。在发达国家的医学院校中,已经普遍开设了行为科学与心理学的课程。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我国卫生部规定医学心理学作为医学教育的内容,医学心理学的研究与应用已逐步深入、广泛。对此,西藏传统医学在这方面大有文章可做,我们要充分利用西藏传统医学的身心医学理论,建构西藏传统医学新的体系。从哲学与逻辑的基础上看,西藏传统医学注重身心的统一和整体的理念,对藏医心理学和传统医学向高层次发展将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1、西藏传统医学的贡献

  西藏传统医学是一个“形神相印”的身心统一的整体医学体系,早在一千多年前藏医学就十分重视“身”与“心”的关系。在这方面藏医学经典著作《四部医典》有许多精辟的论述。尤其是“形神合一”的身心统一学说,认为人的生理现象与心理现象是不可分割的统一体。如《四部医典》指出:“常显憔悴不安心烦躁”,“伤于寒凉胃疲加哭泣,悲哀又使忧心语叨叨”。即是说“怒伤肝、悲胜怒、喜伤心、恐胜喜、思伤脾、怒胜思”,势必造成人体七情内伤致病,或早衰,或精神耗散而早逝。现代医学研究表明情绪、态度和处理问题的方式均强烈地作用于免疫系统。西藏传统医学辩证地阐明了情绪变化对内脏器官功能的负面效应,与现代行为科学、医学心理学的理论有许多相通之处。《四部医典》的身心统一学说对人们认识自我,认识“身”与“心”的关系,保障人类健康做出了贡献,丰富了祖国医学内容。

  2、西藏传统医学身心医学与心理学要达到的目的

  生活在现代社会里的工薪阶层们,每天劳碌奔波,为衣食住行操劳,精力尚且不及,产生这样或那样的身心疾病。研究结果也表明,经济愈发达,现代传媒的发展,与之俱来的生活节奏快、工作压力大、社会竞争激烈等副作用就愈大,由此引发的身心疾病也就愈多。鉴于此,要提高全民健康水平,我们要积极利用西藏传统医学的身心医学中的合理成分,向全社会普及日常保健常识,引导大众选择科学、合理的生活方式,培养良好的饮食起居习惯,并有意识地加强自身心性品性的修养,从而达到心理健全、身体健康、延年益寿的目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物质生活的不断提高,如何提高生命质量,延长生命和延缓衰老已是人们普遍关心的问题,这就对身心医学与心理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身心医学方面的老年学、老年医学和抗衰老理论等方面的研究已取得了突出的成就。在西藏古代医学文献中也有极为丰富的关于延长寿命的内容,有“寿老”、“寿亲”、“延命”、“延寿”等说法,如《四部医典》中就有“恒知养生孺童等仙班,论说长寿之道救病灾”。养生与延缓衰老目的是一致的,但养生首先要使生命健康得以延长,因而具有更丰富、更积极的意义。显然,疾病是健康的反面,是对生命的威胁,人类投入了极大的努力研究疾病的治疗,并取得了伟大的成就。但从保养生命的要求来看,治疗疾病只是做到了一部分,而如何使身心健康,防止疾病的发生及如何尽快恢复健康才是治疗之外更为广泛的内容。这对那些可以预防但缺乏有效治疗手段的疾病尤其重要。尤其是20世纪以来,科学技术和现代工业的迅速发展,人口增加,随之而来的是环境污染,心血管病、肿瘤等对人类健康的威胁日趋严重,养生保健成为人们的重要课题。从20世纪下半叶开始,西方养生预防学开始以保护环境和减少心血管病为主要目标。1983年,美国出版了一本畅销书,《大趋势――改变我们生活的十个新趋向》。书中有这样一段话:“在新的自助术中,养生预防显然要比治疗更明智,更便宜。养生保健越来越受重视……一项欣欣向荣的事业。”该书作者还认为,从机构帮助(医疗单位的帮助)转变到自助(对自己的健康负责),重视强调人的因素有以下三个大趋势:一是养成新习惯,这使对自己健康负责的新观念成为现实;二是出现自我照料,这说明在某些方面我们能自力更生,而不是非要专业人员的帮助不可;三是保持健康、服预防药和整体疗法等新方法压倒患了病才吃药、开刀和治标不治本的旧方法。1986年5月,原中国卫生部长崔月犁在日内瓦第39届世界卫生大会的发言亦指出今后的任务之一就是要“加强卫生宣传教育,提高人民自我保健能力”。我国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的《全民健身计划纲要》为人们的生存质量提出了更新的要求,有利于提高国人的自我保健意识,这一战略目标的实现,有赖于调动每个人,每个家庭都自觉参与自我保健,提高对心理学与身心医学的认识。从这个意义来说,在西藏高原的大众健身体育中应大力挖掘西藏传统医学身心医学中的科学内涵和方法,古为今用,注重“身心”健身的作用,提高自我保健意识,从而造福于西藏人民,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西藏传统医学的身心医学具有很强的实用性和可操作性,西藏传统医学的身心医学要求人们以提高自我保健为目的,因为自我保健是人体健康的主要目标。所以,要保持健康、延年益寿,日常生活起居要以养形保寿为目的。日常生活中,除了按天气寒热增添衣着,趋暖避寒等一般性常识外,还要注意及时调理起居饮食,并与季节相适应,提倡锻炼身体,以增强体质,提高抗病能力。西藏传统医学的身心医学涉及许多方面,如饮食、六时起居、劳逸、养形、动静、运动、气、情绪等等,包括了全部物质生活、精神生活、体育运动等内容,其中的六时起居、养形、动静、运动、气等属于人体的自我运动和锻炼方面的活动。

  西藏传统医学的身心医学由于它以养生保寿为目标,有其独特的理论、方法和运动方式。表现出典型的整体观特征,始终将人的整体性作为健身与养生的出发点和归宿。由于对自然和自我的认识均来自于内省、内观、内悟过程,因而导致西藏传统医学的身心医学理论与实践均建立于整体认识的思维模式之上。它反映在两个方面:把世界的两大基本要素,即人与自然看做是一个整体,强调“天人合一”;把生命的两个主要标志,即神(精神)与形(躯体)视作一个整体,强调“形神合一”。这种整体的自然观与生命观在保健性、康复性体育活动中表现得尤为明显,这在西藏传统的“藏密”气功、跳藏舞、转林廓和民族体育和养生活动中,随处可见整体生命观的影响,它强调的是人与自然的统一和人的心理与生理的统一,从而建立了生命双修、心身并育的整体优化生命的养生体育体系。西藏传统医学的身心医学还历来重视精神的保养,对“外在”的“形体”美与“内在”(内脏、意识、精神)的健与美并重,并充分利用人乃万物之灵的特点,强调意识在锻炼中的主导作用,通过主动运用意识,不只进行外在的机械运动,更强调内在意识的活动,“心主神志”形神合一是健康的保证。强调要讲求形神俱养,要做到物质的形、体、命,同精神的神、性、心的协调发展。应“情志赤巴住于心脏间,心广自豪做事按意愿”,“无故豁达丰美呈现焕发”,即是说,人应有良好的精神状态和意识活动,好的情绪才有利于身心健康,形与神俱。使肌体的内外均得到很好地锻炼,既壮了“外在”的形体,又强了“内在”的脏腑、精神、意识的功能。

  西藏传统医学的身心医学理论,还体现在历史悠久的西藏民族传统体育中。西藏民族传统体育项目多、内容丰富,不少项目具有技击性,不但具有健身的意义,而且在“身心”统一中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如在古代西藏孜康学校中,用于进行礼仪道德教育的射箭比赛;曾经流行于宫廷的“藏式围棋”、“吉韧”;藏传佛教的“密宗”等,表现了西藏古代保健与健身的特点。以及从吐蕃时期就大力开展的武术、摔跤、抱石头、马球、赛马、杂技等,表现了人们重视身体活动,增强身体活动强度,具有“气势”、“神韵”、意境“刚柔”等优点。突出了藏民族的内在形式,其民族个性、民族特点、民族心愿、民族思想情感等十分鲜明。所以,这些形式的强身健体、修身养性、自娱娱人的独特功能不是其他体育项目替代得了的。这些具有民族特色的保健体育不但以修身养性为主,而且向表演性、技击性方向发展,以追求“健”和“寿”为目的,以“身心合一”、“动静结合”为特点。讲究“内外之合”,提倡“神形兼备”,尤为重视表现其“精、气、神”。着重于在姿态的意趣里显示藏民族的人格特征。在西藏,从城市到农区、草原牧区,民族传统体育开展得十分广泛,人们在节日、农事均要举行富有民族特色的体育活动,如摔跤、抱石头、射箭、赛马、下藏棋、弹吉韧、跳藏舞等。由于西藏传统文化对人的培养更注重是内在气质、品格和精神修养,把人的身体则视作是寓精神之舍。因此,西藏民族传统体育主张通过身体锻炼来以外达内,由表及里,由有形的身体活动,促进无形精神的升华,实现理想人格的塑造。在体育活动的方式上手段上也形成了与之相应的特点,高度重视心理状态的训练,一切肢体活动与心紧密结合,并服务于调心炼意。在诸多的以养生为主的民族传统体育活动中,强调是“澄心如镜”、“守志如一”、“形随神游”,而少有单纯锻炼人体外形的活动。西藏民族体育的趣味性和魅力往往吸引全民参与,这些民族体育运动形式,不但体现了藏族人民纯朴善良、勤劳勇敢、热情奔放、剽悍的民族性格,而且在减轻压力影响方面起着重要作用,无论多么烦闷的事情,都会随着运动的进行而烟消云散,呈现积极乐观的心理状态。总之,适度的体育运动无疑是增进健康、愉悦心情的有效途径。

  三、加强对西藏传统医学身心医学与心理学的研究

  身心医学(psychosomatic medicine受心理影响的,精神身体相关的医学),又称心理生理医学(psychlphysiological medicine),可以说是医学心理学最重要的内容,从狭义上讲,医学心理学是医学与心理学的交叉学科;从广义上讲,医学心理学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两大学科门类中众多学科的综合,具有研究范围广、涉及科目多的特点。由于研究者的角度不同和侧重点上的差异,目前较为流行的有9个分支:身心医学、临床心理学、病理心理学、神经心理学、缺陷心理学、心理诊断、心理治疗与心理咨询、护理心理学、心理卫生等。在这些分支中,身心医学主要研究心理社会因素在保持健康以及促使疾病发生、发展和病程转归中的作用,而不以单纯某一器官或某个系统的疾病为研究对象。目前,身心医学是医学心理中非常引人注目的学科,也是对体育科学颇有影响的学科。如果我们借助现代医学理论和保健学原理对西藏传统医学的身心医学和心理学进行深入的研究,将对西藏传统医学体系有更全面的了解,弘扬西藏优秀的传统文化,对人类的健康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

  西藏传统医学的身心医学已引起人们的广泛兴趣。不少藏医学家、藏学家、体育工作者从哲学的角度,对西藏传统医学的身心医学进行辩证的和思辨的考察。西藏传统医学的心身医学成了藏医学工作者、体育工作者的热门话题。西藏传统医学心身医学究竟要研究哪些问题?对研究的对象,人们有着不同的理解。但无论怎样理解,西藏传统医学的心身医学的研究是要立足现实生活、人与自然的关系,立足于西藏古代藏医学中一些具有普遍意义的问题,研究身心医学中最一般的规律和范畴,研究人类认识和征服疾病的思维规律和特点,促进西藏传统医学的发展和人类健康事业的进步,为西藏人民的健康服务。尤其是要对西藏传统医学的身心医学对人类生命现象的研究。我们应把西藏传统医学的身心医学用辩证的观点来研究、总结,研究藏医学工作者、养生学家认识和治疗疾病的思维过程。加强这方面的研究有利于提高人们对疾病、人体体质和身心与心理的正确认识,使人们切实认识到如果没有健康,就谈不上建设小康。只有保持良好的身心素质,才能提高生命质量,也才能积极投入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伟大事业中。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