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世珍宝《格萨尔唐卡》唐卡

  《格萨尔》是至今仍活在藏族民众口耳之间的一部英雄史诗,它既是一种人类文明的活化石,见证着久远年代里那些已经只能存留于记忆中的历史事件;而其自身,也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断掀起浪花。我们可能永远搞不清,当初这些诗章--《格萨尔》是由什么人、在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首次、二次、三次……说唱?但从她的部章的不断增多,每部内容的不断繁复,我们总能真切感受到这些说唱者--《格萨尔》仲肯们不朽的身影!

  这些传承“仲”--《格萨尔》的说唱家们,在长期的说唱活动中,逐渐发现把头脑中出现的雄狮大王格萨尔及其英雄们的故事画出来,既能招徕和吸引听众,还能加强说唱效果。于是,聪明的他们开始绘制《格萨尔》人物画和故事,说唱时把它们张挂起来,用一支扎有彩色哈达的箭作为解说棍,指示绘画中的人物和情节,直观形象,也为说唱增添了情趣。这就是最早的《格萨尔》唐卡画。久而久之,成为一种专门的类型--,也日渐形成一些仲唐画师。但早期仲唐不比佛教题材的德唐,所用材质多为布、纸质,大多比较粗糙,后来才逐渐精致,内容也日渐丰富起来。

  传统仲唐可以约略分为艺人用以指画说唱的叙事类和牧区民众用以供奉的画像类两种。画像类以史诗中的英雄为表现对象,其中格萨尔画像最多,基本为格萨尔骑马征战图;叙事类目前所见有两组,一为法国巴黎吉美博物馆收藏的10幅,一为四川省博物馆珍藏的11幅,这两组仲唐大小、构图相同,均高83.5厘米,宽59厘米;所不同的是,据藏学家杨嘉铭先生介绍,吉美博物馆所藏画面上无藏文注名,而四川的有详细注名,杨先生据此推断,可能是某个画师同批制作的两套甚或几套。从其装裱来看,川博的似应更为古老。但杨先生强调,对于两套仲唐,都不能直接触手,因此究竟孰先孰后,一时难以断论。但四川这套,对于《格萨尔》学来说,无疑价值更高。

 

  四川省博物馆珍藏的这些仲唐,一部分为20世纪40年代左右由华西边疆研究院收集,一部分为刘鄂辉私人收藏。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央代表团慰问甘孜地区,当地人士将它们捐献给代表团,代表团将其留在四川,随后成为省博物馆的珍藏。关于其创作年代,省博物馆研究员王家佑先生认为应属明代作品,王平贞先生以为当为清代制作。杨嘉铭先生从其用色、构图,特别是画面上云、树的醒目突出,推为康区噶玛噶孜画派作品,创作年代当在清代。究竟何人何时制作的这一稀世珍宝,尚待方家进一步研究。

  该套仲唐画面精美、考究,构图上有中心主像,四周配以格萨尔王传故事图。目前已列为国家级文物。现将全图逐一介绍。

  朗曼杰姆   画面顶端为宁玛派喇嘛传承,显示画师应为该派信徒。正中绘格萨尔的天界姑母朗曼杰姆骑黄羊从云端中来,似预言岭地将诞生一位英主。图左上绘龙王邹纳仁钦一家;围绕天母,图右上中绘森伦家族祖孙三代发展,右上绘森伦的宫殿中供有藏王祖孙三代和龙神,室内陈设有法器、经幡、箭、矛等武器;左侧中上绘格萨尔诞生,端坐在母亲怀中,故名“觉如”;左侧中绘觉如出生三天,就像3岁孩子那样大,第一天打死一个敌人;左上绘觉如出生第二天打死一个魔鬼,第三天用箭射死一只魔鬼变的盘羊;左中绘他第六天打死一个外道咒师;右下绘觉如母子被晁同撵到黄河边,两人挖蕨麻,捉无尾地鼠充饥;图下端中部为觉如母子被流放的玛麦玉隆松多一带,牧草茂盛,野鹿、野山羊和花斑虎等各种动物云集,汉藏香客商旅络绎不绝;下部为岭国遭受雪灾,觉如让岭人迁来度灾,百姓父老感激万分;左下角为珠牡家的帐房。整幅画明显展现的是《英雄诞生》的神奇故事。

 

  念青唐拉山神  画面顶端绘莲花佛,正中为藏区有名的山神念青唐拉山,也是格萨尔的战神之一。山神左手执念珠,右手执法器,胸佩嘎乌即护身符,头戴五佛冠,额前生一只慧眼,正身横坐马上,作说法神态;马侧身向左,四蹄踏莲花座上;右上绘格萨尔9岁时到尼婆罗取羊分给百姓;左上为岭国百姓抬着国王的宝座;右中为格萨尔用法术在草原上修建了一座帐篷宫殿,自己在殿前说法;左上角为觉如变成一只鸟,飞到晁同屋顶上向他说预言,智骗晁同开赛马大会;左下为珠牡骑马到黄河边通知觉如参加赛马,珠牡在山洞找到一副金马鞍和马鞭送给觉如;下中为岭国上中下三系英雄百姓着盛装前来参加赛马大会;右下角为觉如预感到珠牡将来通知他,先后变幻成黑人和美男子向她求爱,遭珠牡拒绝。

  森阿栋青噶波  画面顶端绘东方佛和红教喇嘛传承,右上有须弥山,象征佛国仙界。正中绘森阿栋青噶波保护神,人身鸟嘴,头戴战盔,身着铠甲,双臂长有大鹏翅膀,骑一大鹏,在云中飞翔。身穿白袍头戴白毡帽向民众讲经;右上绘觉如5岁到阿里地方取黄金,到果洛地方取牦牛,征服野牛沟,把得到的牦牛分给民众;右中绘觉如6岁到雪山取水晶分给民众;左中绘龙女用箭射死魔鬼变的野牛,保护觉如;右下绘觉如7岁时征服邓柯取青稞分给大家;中下绘觉如征服大鹏宗,用大鹏的羽毛做盔缨。

  赞?羊雄玛波  画面中央绘护法神赞?羊雄玛波,头戴战盔,身着铠甲,盔顶插幢形盔缨,额上有慧眼。护法神右手执长矛,胸佩护心境,腰系箭袋侧身跨战马,马头向左奔驰云端。左上绘北方一个国家产珠宝,藏珠宝的仓库是铁铸的,觉如化装成跛老婆子,背着瞎眼女人,到仓库附近察看地形;左上绘国王的公主认出他是觉如,打开仓库向他献珠宝;格萨尔10岁时,玛旁雍措湖龙女向他献上一只金簪,觉如将金子分给百姓;右上为格萨尔12岁时,在山神帮助下,克服重重困难,取回铠甲分给大将们;右中为觉如12岁时,格萨尔到列赤取马分给民众。

  绿举脱岗  顶端绘宁玛派传承,正中绘格萨尔保护神绿举脱岗,保护神头上饰有宝物,发冠上绕着7条蛇,胸前饰璎珞,袒胸,腰系绶带,左手缠一条蛇,右手托经书,跨龙,龙头向左在云端飞驰;右上角为岭国将领夺走霍尔马匹,向岭营奔驰;左上为嘉察和大将们在岭营举行军事会议,讨论退敌策略;右上为激战中岭军战士烧毁霍尔王宫殿;左中为岭军将霍尔大将捆在木桩上将其乱箭射死,侵犯者受到应得惩罚,战斗中嘉察阵亡,两军对战中将士们的鲜血染红了黄河水;右下为岭国英雄越过黄河直捣霍尔巢穴;左下为珠牡被霍尔抢走,不愿与白帐王成婚,受到严刑拷打,大雁飞到她身旁,护卫着她,给她温暖。这幅仲唐主要表现了《霍岭大战》上半部的故事,再现了霍岭两军在黄河两岸激烈战斗的情景。

 

  龙王邹纳仁钦  画面顶端绘佛和红教喇嘛传承。正中绘龙王邹纳仁钦,人首蛇身,头戴宝石发冠,冠上有九条蛇。右手托宝瓶,左手托宝物。身饰璎珞、绶带,侧身正面拖着一条大蛇的尾巴。胯下骑龙,龙王下端有宝顶的宫殿及格萨尔居住的宫殿,两侧为格萨尔兄长嘉察的宫殿和王臣大将的宫殿,从中可见藏族房屋建筑的模式:依山势筑墙,房屋层层增高,向山顶发展,宫殿布局稀疏有序,是藏族人民生活习俗的真实反映。

  格萨尔王  画面顶端绘战神、护法神。正中绘格萨尔王头戴战盔,盔缨呈幢形,缨顶插两面小旗。身穿铠甲,面相英武,腰系箭袋,右手执长矛,矛缨彩旗飘扬,左手抚作沉思状,侧身跨战马,马头向右踏祥云作奔驰状。在格萨尔绘像上、下方有众神放出的各种动物。左侧绘格萨尔12岁时,在驻地上部修建了一座千佛殿,供奉千佛;中间修建了一座宫殿,存放用金汁和银汁书写的经卷;下部修建了一座宫殿存放各种武器;左上为格萨尔自己坐在华丽的帐篷内诵经;右中为格萨尔出征返回岭国时受到大将、王妃们迎接,敬献哈达;中下为格萨尔征服北地魔王鲁赞时,首先征服他的保护神;右下为在北方魔王鲁赞的宫殿中,格萨尔找到妃子梅萨,在她的配合下用箭射死了魔王鲁赞。

 

  战神威尔玛  顶端绘宁玛派传承。正中绘威尔玛战神,战神头戴战盔,幢形盔缨,顶端插二小旗,旗矛上饰两只小鸟。战神身着铠甲,左手执矛,右手执法器。腰佩箭袋,脚穿藏靴,侧身骑白色战马,马头向左侧踏祥云,作奔驰状。下方有虎、豹、狗、牛等动物。上部为白帐王派兵捉走珠牡;左上绘岭营首领在召开军事会议;左中绘岭营士兵架设石炮向敌人进攻;左下为霍岭两国在黄河两岸激战;右下为岭军攻向霍尔营地;晁同在霍尔营中为白帐王出谋划策,出入霍尔营房;岭国将士英勇保卫岭国,霍尔军受到应有的惩罚。此幅仲唐仍为《霍岭大战》情节的再现。

  苍巴护法神  顶端绘宁玛派传承。正中绘苍巴护法神。护法神头上饰有一只海螺,发冠上嵌宝珠,左手托宝物,右手执法器,宽衣窄袖,腰系绶带,侧身跨白马,马头向左,四蹄踏莲座上;右上绘格萨尔到北部地区取盾;上端绘格萨尔到汉族地区五台山,征服某个城市取茶;左中绘汉族官员在自己的花园接待格萨尔;左下为格萨尔经过一个地区,首领黄头大王、绿头大王请格萨尔到他们宫内做客,并赠给他珍贵毛皮、药材,向他献哈达;右中为汉族姑娘请格萨尔去做客。

 

  森姜特列玛  顶端绘狮头佛,两侧为宁玛派传承,正中绘格萨尔的保护神森姜特列玛女神,即骑狮姊妹护法神。她头带金冠,两耳垂铛,胸前饰璎珞。右手执明镜、左手执宝物,身披薄纱,侧身跨青狮背上,青狮头向左侧踏祥云奔驰。右侧从上到下依次绘:珠牡回顾自己在地坝梳头,黑老鸹含走发箍,霍尔抢走珠牡,霍岭两国发生战争;左侧下端绘格萨尔母亲病故,格萨尔下到地狱寻母,与阎王展开一场恶战;左侧中为格萨尔完成人间宿愿后,回到仙界。

 

  多吉苏列列  顶部绘金刚猪头佛,两侧为宁玛派传承。正中绘多吉苏列列红脸山神,即阿尼玛卿山神,又名多吉苏如。传说他是总管黄河流域地区的山神。山神左手捉住一只老鼠,右手托宝物。着藏袍,开大领,宽衣窄袖,腰系绶带。侧身跨斑斓猛虎上,猛虎头向左,踏祥云作奔驰状。左上绘格萨尔在狮龙虎宫中;右上绘格萨尔战胜敌人,打开绿松石宝藏库,取回绿松石宝藏;右中绘跟随格萨尔战斗的鹰、雕、狼三虎将;左上绘格萨尔化装成放牛人回到岭国察看实情,和仙女化装成母子二人,来到岭国王宫前的草地上正在烧饭,儿子不慎打破饭锅,母亲生气责骂儿子,儿子说:“不要吵了,霍尔侵犯岭国,百姓受苦受难没有好日子过,我们却为了一锅稀饭争吵。”左中绘格萨尔到山头察看地形,嘉察的英灵变成一只无头兀鹰落在格萨尔面前,向他讲述霍岭大战和自己阵亡的情景;右下绘在白帐王宫中,格萨尔在珠牡指点下找到白帐王,捉住他并结果了他的性命,为死难的百姓和嘉察哥哥报了仇。这幅仲唐描绘的是《霍岭大战》下半部的故事。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