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族人心目中的吉祥数字


 
  对于数字的偏爱,普天下都有。在欧洲的一些地方,人们认为数字8是一个稳定和谐的符号。近年来,在我国一些地区的汉族群众中,因数字8与“发”谐音,也被蒙上了浓厚的感情色彩,“888”成为趋之若骛的数字。但在藏区,人们对数字8没有什么兴趣,因为藏族人对数字的使用以奇数为吉祥;在偶数中,只有6这个数被视为3的倍数,在使用时也可以不忌讳。为了祈求平安,牧民们的集会、出行以至一切比较重大的活动,都安排每个月上半月的单日里进行。如果,一位嗜酒的牧人和朋友碰杯,第一次碰三杯,第二次再碰三杯,连碰三次,各饮酒九杯,这才是朋友间的尊重。在藏历新年,寺院的僧人要向活佛、经师等人呈献用干果混装的礼包,包内的干果可以是一种、三种、五种、七种、九种、十一种,最多为十三种,但绝不取双数。这些实例都说明,藏族在人际交往活动中,举凡与数关,就必须遵循祟单忌双的这个原则。

  藏族常把美好的事物用“3”这个数把它们连结在一起。在藏族著名史诗《格萨尔》中,就称古代岭国有三大神、三大佛、三大寺、三大部落、三大圣人、三大妃以及三大婢女等等,还把骑士的弓、箭和腰刀,亲切地称为随身携带的“三眷属”。据史诗介绍,格萨尔大王乃三大救主所化生的岭国王室三大族系的后裔,他战功累累,声名赫赫,在臣民面前自诩是威镇三界的天尊,引导三地的上师,腰系三眷属的统率,赡部三地的主宰。这些说法,不仅把“3”这个数字连结美好,还赋予它威武、崇高的气概。藏族也常用数字”3”来表达吉利或表示某些象征,尤其是在藏传佛教中,有不少名词用“3”作词缀。比如,用“3”来象征日、月、星三光;用“3”来象征天上、地上和地下,把宇宙分为三个部分;用“3”表示无量寿佛、尊胜佛母和白度母,是谓“长寿三尊”;用“3”来概括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三种不同的修持途径,并将三种途径比作乘坐的三种车,是谓“三乘”;为表达对佛诚心归依而终日礼忏南无佛、南无法、南无僧的祷告,这佛、法、僧是谓护佑平安的“三宝”,以及表示信徒对佛、法、僧“三宝”归顾趋奉的“三皈依”等等,都为数字“3”披上一层神秘的色彩。

  我国汉族习惯用“十”或“百”来形容多,在以“十”或“百”构成的成语中,对所指事物可以具有很多、非常、所有、各种、一切、漫长或极点的含义,如十年寒宙、十全十美、十恶不赦、十里洋场以及百川归海、百感交集、百无禁忌、百废俱兴,等等。而在藏语中则不同,藏族是用“九”这个数来形容多,井以“九”为数之极.富有“一切”的意思。如“曲苟堆巴”,汉语的直译是九条河的汇集处,而实际上是表示众多河流汇集之处,不一定是不多不少的只有九条河流。这种以“九”表示多数的话有“九种”,即各种;“九个人”即众生;“九种需要”即凡所需;“九种愿望”即一切愿望,等等。如要表达很多,藏族在数字的使用上落脚于“九十九”。在藏族史诗(格萨尔)中有这样一段情节:格萨尔大王收到神鸟掷下的中华汉文书信后异常高兴,当即召集岭国六部臣民前来都城集会。奉大王之命,大臣向宛站在城头,手执檀香木的法纪之鞭,对城下的百姓们高声说道:“请岭尕布德拉六部大众聆听,格萨尔大王收到了一封十分重要的汉文书信,若有懂得井能读出此汉文信者,一定给予重赏;若有懂得而不愿说出来的人,将受到九十九倍的惩罚!”在这里,九十九倍惩罚的说法表达的是百倍惩罚的意思。如果再向多数延伸,需要表达极多时,藏族在习惯上要说二万九千个十万。此话的含义是不可数的多,并非真的确有二万九千个十万。藏族以“九”为数之极是和我国汉族旧俗相通的。在古代,汉族也常用“九”这个确定的数词表示不确定数目,泛指多或漫长。像“九牛一毛”、“九世之仇”、“九死一生“、“九霄云外”、“一言九鼎”等成语一直流传至今。

  在西方,最据迷信色彩的数字是13,西方人认为13是个凶数,在当今的美国,某些大厦也没有第13层楼和第13号房间。但藏族却恰恰相反,由于在神话中天被描绘为由13层组成,第十三层天正是黄教创始人宗喀巴所描绘的那个琼楼玉宇彩云间的极乐世界,那里是灵性水存,没有欲念的宁静、永恒的佛土,故13是个吉利无比的神圣数字。举例来说,在吐蕃时代,藏族先民为招魂宰杀牲畜祭献时,按照当时苯教的训诫,只能把牲口胴体分割成12块,加上头共13块,多了少了都不行。在古时,卫藏地区有13个万户领地,公元1268年元太祖忽必烈还任命了卫藏的13十万户长。在史诗《格萨尔》中,雪域雄狮大王格萨尔不仅用抻力征服妖魔,也用神力征服女性,他有13位贤德而又美貌的王妃。距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历史的布达拉宫,缘山而筑,盘蹬而升,袅袅”层。这些事实都说明,藏族对数字13的祟尚由来已久。

九和十三原神秘数字

  所谓“神秘数字”系指“某些数字除了本身计算意义之外,还兼有某种非数字的性 质,它在哲学、宗教、神话、巫术、诗歌、习俗等方面作为一种要素反复出现, 具有神秘或神圣的蕴含,人类学家称其为“神秘数字”,又称“魔法数字”或“ 模式数字”。 数是人们对大千世界的高度概括。对数学家来说,这种抽象化是高度的简易,抽 象化即简易化,是数的同一特征的两个方面。它的发生根源“在于前理性的某种 观念,当数还附着事物的具体表象,没有为人的理性所把握,就被赋予神秘意义 ,形成神秘数字观念。”我以为,神秘数字的发生是和数的特性联系的。在数的 抽象化的过程中,在使用中,脱离了事物的具体表象,出现了需要也必要的空间 ,并具有魔法般的磁性使用时又一定和具体事物相联系。某种数字在奇迹般反复 出现后,在原始人头脑里引起神秘印象,并赋予特殊意义。它一旦形成,就历久 不衰,世代相传,成为某一地域或民族的集体意识。多数神秘数字为10以内的单 位数,也有少数复位数,或为某几个神秘数字之和、神秘数字之倍数等。9和13就被汉族和藏族看作为神秘的数字。 

  “九”及其倍数

  汉藏族和其他几个西南少数民族,都把“九”视为吉祥喜庆的数字。 汉族的这一风俗始于《易经》,反映了天人合一、天人感应、九为天地之至数的 文化心理。北京的天坛系汉族崇天的典型建筑。天坛圜丘呈圆形,共三层,每层 均为九圈,每圈用的石料数都是九和九的倍数,形成一个以九为基数的数字序列 。 藏族在人际交往活动中,凡关涉到数字,有崇单讳双的风俗。举凡集会、祭祀、 出行等重大活动,必选上半月的单日,送礼少则一件,多则九或十三件,决不送 双数。 藏族的崇九之风,表现在生活的各个方面,以九为神数,天上有九头曜神,人祖 有九兄弟,神话里更有许多以九为尊的事例,格萨尔和敌人斗射时,要用九支神 箭,射中九只公羊、九只母羊、九只骚羊。九又是多、无穷、所有的代名虚数。 同“九头牦牛的毛一样多”系多不可数之意;说“九头牦牛拉不动”,即稳如泰 山;说“九种人”,意为众生;说“九种需要”,是所有需要也;敬酒时要一口 气饮3杯,3次共9杯,表示尊重。最有趣的是,数数时以99为至数,汉族说“百倍 ”的场合,藏语往往以“以九来概括,如九谛、九禅、九辙、九识、九劫、九品 、九梵、九结、九鬼、九僧、九莲、九住心、九品感、九心轮、九无为、九方便 等。 由于崇九,也就有崇九的倍数,如18、36、72、81、108,尤以108更为人们乐于 应用。汉族古典名著爱用108,例如《水浒》有108位好汉。 佛教的法器、法事、建筑,喜用108数,念珠有108颗,撞钟108下,各地撞的节律 又有不同组合法,有前后36缓撞、中间36急撞;有紧18缓18,6遍共108下。 中国古建筑和寺庙建筑也爱用108。拉萨大昭寺共有柱108根,廓殿初檐和重檐间 有精 雕细刻的狮头像108只。塔尔寺大殿经堂有直径1米以上的圆柱108根。桑耶 寺周围的塔群共108座。佛教之崇108,据说人有108种烦恼,佛法能使之断除。

   十三 中西异俗  

  13这个数字被西方的一些国家和民族视为不吉利的凶数,事事处处忌讳。荷兰找 不到13号房子,英美剧院里没有13排13号,一定不能缺少时,他们挖空心思,用 12+A来替之。他们忌讳13号出外旅行,尤其忌讳13个人共进晚餐。 这一习俗据说来源有二:一说源于耶稣的最后晚餐。据圣经记载:耶稣与11个门 徒共进晚餐,又来了个门徒犹大。而犹大迟到是因为他出卖耶稣后才赶来的,致 使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一说出于希腊神话,在著名的弗哈拉宴会上,出现了 12位天神,而后又来了一位烦恼和吵闹之神洛基,结果闹得天神的宠爱者柏尔特 送了命。 藏族视13这个数字为神数,在史诗《格萨尔王传》中就出现了一系列的13,具有 吉祥、神圣的蕴意:格萨尔在降生时手执13朵白花,向前走了13步,并发誓13岁 时成为菩萨,果然在13岁时赛马得胜,娶珠牡,登位称王。他身体也和一连串的 13相连:他有13位王妃、13位保护神;他的乘骑赤兔马,体外有飞毛 13根,中部 有风脉13道,体内有神龛13座,马尾上还附有13位战神;他所在的岭国更有13座 雪山,13道山崖,13个湖泊,黄河边13棵神柏,13种殊胜,13种特殊工巧,13位 护藏地神,13位山神,13位马主,13位马牧,13匹白骏马等等。这一连串的13意 味着什么呢? 让我们打开《格萨尔王传》的首部《天界篇》也能发现一系列的十三:提到了13 位护法天神,13位护藏地神,西藏的13位山神,礼物有“此有藏身宝十三件,夜 光宝珠十三只”;在祭祀战神时更用了一连串的十三:

  要作集轮供颂诸战神,

  金树玉柏清香木,

  十三座焚烧烟灶要建筑;

  战神业绩为首诸旗帜,

  十三面吉祥战旗要升起;

  因此沙门大敞诸法事,

  十三种修幅诵经要建立。

  有福王中米钦?伦珠为首者,

  祥瑞舞蹈要绕十三场。

  有佳运的甲洛?贡桑母姨为首者,

  发愿歌咏要唱十三章。

  冰糖红糖等为首甜蜜食,

  十三盘油炸果子要摆上。

  藏土一定呈祥瑞兆,

  林图一定要昌盛。

  《天界篇》在使用十三这个数字时有个明显的倾向,即在有关神或神事的情况下 才出现。意大利藏学家杜齐在其著名《西藏和蒙古的宗教》一书第7章“西藏的本 教”里,在论述“赞普一旦当其王子到了能骑马的年龄(也就是13岁时),(自 己)就放弃了(做王的)权力”,接着说:13“这一数字表示了尽善尽美和纯洁 ”。是的,在藏族看来,十三就意味着神“尽善尽美和纯洁”。这种观念源于古 时的本教。在本教神话里,天有十三层,本教的祖师辛绕13岁时被鬼神牵引游遍 全藏,13年后才返回人间传教;本教每年要举行若干次祭祀大典,要宰杀牦牛、 绵羊、鹿等成百上千;为人招魂时也要宰杀牲畜一至数百头。牲畜被宰杀后被卸 成13块才献祭。而有名的布达拉宫也有13层;格萨尔也是个被神化了的英雄人物 。人们之所以创造神,是为了把自己所意识到或向往的能力和品质借神来体现, 神力也就表现为人对自身的潜力的挖掘和显现,神化最终还是要人化的。 这里还有个问题值得探讨,即13岁这个年龄是吉是凶的问题。一说13岁是个吉利 年龄,吐蕃赞普的儿子13岁能骑马时就要回天上去;王子13岁时就接替父王登上 王位;藏族牧区男孩长到13岁时要举行成丁礼;民歌里也唱赞13岁:

  说大不大刚刚十三岁, 说小不小刚刚十三岁, 十三岁少年去了康定, 当了商人罗布桑布的小伙计。

  但还有种说法:13岁流年不利,是个凶年,诸事都应提防。这个说法见于《格萨 尔王传?霍岭之战》总管王的儿子、少年英雄昂琼要去迎战霍尔侵略军,但其父 亲、亲友、未婚妻及将军们都纷纷劝阻说:“昂琼今年13岁,逢凶煞灾星主管流 年。”,“谁知他今年正好13岁,人生流年正逢凶煞。”昂琼不听决然出战,结 果中了晁同奸计,战死沙场。 其实,所谓13岁流年不利,并非来自13这个数字,而是源于本命年这个风俗。民 间流传人逢本命年就由凶煞恶神主管流年,在西藏,就是达赖逢本命年时各寺庙 僧众届时也要举行法会,诵《消灾经》、《长寿经》等,祈祷消灾免祸,健康长寿。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