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族的山崇拜和信仰中的山神体系

    对自然的崇拜,是藏族先民原始宗教观念的产物。在自然崇拜中,藏族对山的崇拜格外痴迷,而且是锲而不舍。这种现象是由特定的地理环境所决定的,纵观这号称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到处是雪峰兀立、寒光流泻的景色,是大自然的神力引起人们对山的持久的崇拜,从崇拜中产生出信仰的民俗来。在那里,所有的山都能显示出神奇的力量,所有的山都是神的化身。据说,盘踞在藏区的山神还有善恶之分,有的山神所掌管的山脉坐落在气候温和的地方,山下沃野千里,人们靠山神的庇佑获得狩猎和畜牧的丰收,这类山神是善神,受到牧人的敬仰;有的山神所掌管的山脉坐落在气候寒峭的地方,山下荒芜瘠薄。这里的山神很孤独,脾气很坏,最容易被触怒,一不称心就狂风大作,电闪雷鸣,降下冰雹来,这类山神是恶神,为人们所畏惧。由于山神具有既能降福又能降灾的两重性,牧人不得不敬畏它、恳求它、折服于它。

    雅拉香波--群山之首

    在藏族的原始自然崇拜时期,山神是有地区性的。就是说,某个地区的人群,只供奉本地区以内的山神,如果越境祭祀会引发部落间的纠纷。在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中就记述了这样一场因越界祭祀山神而引发的战争:霍尔部落为了供奉玛卿邦日雪山,在山上建立“鄂博”(蒙语,山口的玛尼堆)。岭部落得知后,认为玛卿邦日是他们部落崇拜的山神,霍尔部落擅自建立鄂博,是对岭部落的侵犯。于是,便出兵封锁通往雪山的道路。并捣毁了霍尔建立的祭坛,由此而引起了一场部落间的交兵。这个故事说明,青藏高原早期山神唱的是独角戏,各个部落只供奉各自地域内的山神,山神和原始部落一样,互相间往来甚少。以后,随着藏族社会的发展,部落领地不断扩大,在一个较大的区域内出现了较多的山神,原来各自独立的山神逐渐形成区域性的神灵体系。正像部落需要首领一样,山神体系也需要首领。于是,作为地域主体的山神,就很自然地晋升大山神的官职,那些被陆续扩展进来的落魄潦倒的山神,被归入主体山神的体系之中,接受主体山神的管辖。藏族古老传说中的四大山神,就是这一历史时期的产物。

    佛教传到雪域前,藏区有四大山神,它们是卫藏的雅拉香波,藏北的念青唐古拉,南方的库拉日杰和东方的沃德巩甲,它们都是区域山神体系中的大山神,凡在它们辖区内的大小山峰,都是它们的属僚。再以后,吐蕃诸部为了掠夺财富和奴隶,战事频繁,弱小的部落不断被征服。到了公元6世纪期间,西藏山南雅隆河谷的雅隆悉布耶部落日益强大,逐渐成了部落联盟的首领,在7世纪初,松赞干布执政后建立了吐蕃王朝。雅隆悉布耶部落在连年征战中所向披靡,自然离不开部落山神的雄风;山神在推动人间嬗变的同时,它自身也在扭转乾坤。于是,这个部落的山神--雅拉香波,青云得路,平步登天,被尊为吐蕃四大山神之首。其实,雅拉香波并非一座大山,在青藏高原成千上万的山神中,它能从一个部落神灵到一个地域神系首领,进而登上霸主的宝座,就在于它屹立在雅隆悉卜野部落繁衍生息之地。 从雅拉香波山神袍笏登场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个山神成为吐蕃山神最高山神的历史,如果没有一个英勇善战的吐蕃王,雅拉香波山神就不会成为掠美于世的全藏山神的最高统帅。

    白色,山神的色彩

    在构成这个明朗世界而令人眼花掺乱的绚烂色彩中,藏族最景仰的是白色。在他们心中,白色是最美、最崇高的颜色,故而,在藏区广为流传的众多神话中,山神多是白色的威武神灵。例如,雅拉香波就是一个肤色白如海螺、身穿白色大氅的山神。它骑着一头白牦牛飞行,从口鼻中喷出使天地白茫茫一片的暴雪。它一旦发怒,有摧毁岩石、引发洪水的巨大法力。另一个属于卫藏四大山神之一的念青唐古拉山神,也披覆白色,它是受人们敬仰的财宝守护神。在一份祭祀念青唐古拉山神的祈愿颂文中,向我们展示了它的雄姿。这份古老的颂文中写道:“……我呼唤您的隐名,多吉巴哇采。念青唐古拉神啊,您穿什么衣裳?您穿雪白的丝衣;您乘什么坐骑?您跨雪白的神驹。您右手握藤枝,左手高举水晶利剑,驰骋于三界,映照光明!”又如,位于青海湖南缘,被称为“战神大王”的阿尼玛卿山神,不仅它自己有许多风趣的故事,就连它的妻子也有相应的悟性。阿尼玛卿的妻子名叫玛日羌热,是藏地十二女神的领班。她肌肤洁白润泽,如同滑腻的牛乳一般,身穿飘动的白纱衣,骑一头毛色纯白的雄鹿,是个有莲花般容貌的妖媚的掌雹女神。再如,著名的西藏札什伦布寺有个叫乔乌?青嘎瓦的保护神,它头戴五佛金冠,胸挂白银明镜,身披白袍白甲。此神原是西南罗刹的第一道铁门守护者,因相貌堂堂,正直坦率,一世达赖喇嘛在兴建札什伦布寺时,请它担任该寺的土地保护神至今已视事五百多年了,札什伦布寺后山上有它的玉宇。我们从许多藏族神话中可以看出,自古以来,在传统观念中,“白”不仅同美好、纯洁、光明、善良、真诚等概念紧密相连,同时也是跟山神的法力紧密相连的。

    敬畏,对山神的感觉

    藏族对山神的信仰,虽产生于远古的自然崇拜时期,但就是到了近代,牧人对山神仍有发自内心的惶惑。在青藏高原,几个牧人走在崎岖的山路上,或是遇到险峻的峭壁,大家都提心吊胆,不敢咳嗽,不敢吹口哨,不敢高声喧哗,更不敢让石块滚入峡谷,唯恐稍有不慎会招来狂风骤雨或山体滑坡之祸。如果有人在山谷里吐唾沫,便是对山神的不恭,说是此人日后必定会重病缠身;还有人亲眼看到因在山间小路擤鼻涕而歪了脖子、因在山崖下小便招致下身不适,令人痛苦不堪……,据说这些都是神灵降下的惩罚。在青藏高原有许多气势非凡的山岳被奉为神山,它们是藏区的守护神。在部落时代,每个部落或每座寺院都有属于自己的神山,它护卫着部落,护佑人畜兴旺,它理所当然地接受人们的祭祀。不管山多高、路多险,牧人要按期到山上煨桑。在山顶垒有玛尼堆,并挂着横七坚八的彩色经幡。云崖四面来风,这些经幡随风摆动,发出急促的噼啪声,既有雄伟壮观之势,又给人以骇然恐怖之感。在牧人的心目中,岩石是山的骨骼,土地是山的肌肤,森林和青草是山的毛发,因而在神山上禁止打柴、挖土,也禁止牧人的牲畜登山偷食神草,违犯禁忌的要受到严厉的处罚。

    崇敬,朝拜神山

    神山是供人朝拜的地方,人们说,有的神山绕山转一圈可清除一生罪孽;转十圈可在五百次生死轮回中免遭堕入地狱之苦;转百圈即可于今生今世成佛;如在转山中死去,则是一种造化。故而转绕神山的朝圣者络绎不绝。牧人三三两两结伴,背负行囊,披一身风尘,从遥远遥远的地方来到神山座落之处绕山叩拜。他们双手高举过头,再缓缓收回于胸前,然后全身向前扑倒,直伸双臂,前额触地,起身后前进一大步再拜。这种五体投地一步一叩的顶礼膜拜,绕山一周要几十天。不论是烈日下风雨中,朝山的人们眯着深陷的双目,坚韧地蠕动在山道上。渴了喝口泉水,饿了吃口糌粑。有的朝山者额头磕出了血,手掌磨出了茧,但他们仍艰苦跋涉,毫无迟疑地用自己血肉之躯来丈量神山的周长。许多朝山人说,他们在转山途中,在冰山裂口处,非常幸运地听到了隐约的钟磬和鸣,并说这是来自穹苍的吉祥如意曲。

    真可谓心诚则灵。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