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式天浴 享受身心裸露的狂欢

   普通藏族人家将怎样度过他们特有的沐浴节?

    强烈阳光晒水热,

    皎洁月光射水寒,

    待到弃山星升起,

    清净温暖好沐浴。

    --西藏沐浴节民谣

    沐浴节在藏语里叫“噶玛日吉”,意为洗澡。随着藏历的逐步完善,老百姓们已不需要再“观天相”等“噶玛热格”出现,因为藏历上早已写明。比如2008的藏历书上就在公历9月9日那一天标明了“噶玛日吉”。那么,普通藏族人家将怎样度过他们特有的沐浴节?

    (一)藏式天浴:沐浴节传说

    药神“弃山星”,人间大救星

    相传在很久以前,神医宇托•云旦贡布在西藏攻克了许多疑难杂症,挽救了许多人的生命,得到了藏胞的拥戴而被尊为药神。在他完成使命回到天上后,一场空前的瘟疫席卷了雅鲁藏布江两岸的广大地区,草原上到处横陈着黧黑的尸体,帐房里时时传出奄奄的呻吟……

    雪域高原的生灵惨遭涂炭,无奈之下,民众们高举双手,向着天上苦苦哀告:“药神啊!请睁开慧眼,看看我们的悲惨境况吧!请重返人间,救度被瘟疫和恶疾残害的生灵吧!”

    哀告声一直传到正在天国乐园静养的药神耳里。他痛苦万分,请求重返雪域高原。

    神王旺波杰青说:“人有人的法律,神有神的规矩。你已去过一次人间,没理由再去。姑念你心诚意坚,而且医术高妙,限你七天七夜之内解救藏民,祛除瘟疫。如果超越期限,那天上的神罚是无情的。”

    药神想,要在七天七夜走遍雅鲁藏布江南北,为千千万万患者治好病是不可能的。于是他便化成一颗星,让自己的医术、药物以及爱心统统化作光芒洒向雪域大地。

    就在这个夜晚,拉萨一位病得将死的姑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药神正站在城东南的宝瓶山之颠,将药物撒向人间。药物撒在山上,山上长满药草;药物撒向江河,河水变为药水。于是她挣扎着爬到河边,将全身浸泡在拉萨河里。很快,奇迹出现了,她一下子变得精力旺盛;黧黑的肌肤,一下子变得白皙光洁;黯淡无光的眼睛,一下子变得明亮有神。奇迹出现了,姑娘活了过来!

    姑娘起死回生的消息不径而走,所有的病人都奔向附近的江河洗自己的身子。很快,瘟疫退去,人们的痛苦得以解除。脱离苦海的人们,争相向药神欢呼膜拜,恳求他年年光照人寰,医治众生的疾病。

    时间快活得没有一丝儿汗味

    从那以后,每年藏历藏历七月六日至十二日,在整个西藏高原,都能看到药神噶码堆巴星(弃山星)出现在宝瓶山颠的天空,7天后又恋恋不舍地消隐。

    在这7天里,无论城市还是乡村,无论牧区还是农区,男女老少,扶老携幼,怀着下河洗澡能让人身体健康,祛除疾病的美好愿望,纷纷来到溪河湖泊边,尽情地戏水,洗尽一年的风尘。人们先在岸边洗头,然后脱光上身,抹擦干净,最后才下到河里游几下。不仅洗澡,还顺带洗衣服,被褥。

    这样的活动逐渐演变为沐浴节,又名“沐浴周”。当弃山星在夜空中出现,群众性的洗澡活动开始;随着弃山星隐没,洗澡活动便告结束。

    沐浴节在西藏至少有八百年历史。据藏文天文历书记载,西藏这个时节的水有以下八大优点:一甘、二凉、三软、四轻、五清、六不臭、七饮时不损喉、八喝下不伤腹。以西藏的自然环境与气候特点来看,这种归纳是有一定道理的。西藏高原冬长夏短,春天雪水冷刺肌骨,一般不敢下水;夏天大雨滂沱,山洪暴发,河水浑浊;冬天皮袍裹身,更不可能下河洗澡!唯有秋季水温较高,河水洁净,是适宜尽情沐浴的最佳时光。

    一年又一年,沐浴节不仅寄托着西藏人民对追求健康幸福的渴望,也寄托着西藏人民对雪域神灵的崇敬之情。如今,更成为藏族同胞独有的一种休闲方式。

    内地诗人洋滔进藏历经多年沐浴节之后,写过这样诗句:

    天空湛蓝的剪影

    洗亮一年一度的沐浴节

    时间快活得没有一丝儿汗味

    ……

    一丝不挂的乡村兴冲冲地赶来

    击一河赤裸裸的犷放

    洗平人生艰难的皱纹

    水仗把爱漂洗得更清澈

    孩子的红领巾成了指挥旗

    把父母引向狂欢的意境

    波涛滚滚丰富了一河的感情

    一场藏式天浴的狂欢,就此拉开序幕。

    (二)拉萨河边的快乐沐浴节

    等待“噶玛热格”现身

    我有幸跟随一户藏族人家体验过一次难忘的沐浴节。

    一个古朴的藏族大院,数十户藏族人家和谐共处,相安无事。这户人家有一位年过六旬的老阿妈,两个正值妙龄的女儿和正当壮年的儿子、儿媳,以及刚上小学的调皮孙儿。

    时值初秋,雨季刚过,太阳晴好,大院里家家户户养的花儿也开得正好,一朵朵争相灿烂地绽放。

    西藏和平解放后,老阿妈接受过一些扫盲教育,普通话说得相当不错。家里的其他成员或因工作关系或因上学接受教育的关系,用普通话沟通基本上都没有问题。

    在西藏这个节假日众多的地方,沐浴节并不是一个会放假的法定节日。一大早,儿子儿媳和女儿们都去上班了,小孙儿也上学去了,短暂的热闹之后,家里重归平静。剩下我一个人守候在家里,静静地等待着转经的老阿妈归来。

    “噶玛热格”每年都会出现7天,因此沐浴节也被叫为“沐浴周”,意思是这7天里都可以去河里沐浴。至于为什么要等“噶玛热格”出现,刚刚回家的老阿妈给我讲了一个古老的传说,一个她小时候,她的嬷拉、妈拉一次次讲给她听,而她也一次次地讲给自己的儿女和孙儿听的故事。

    经过了3个月的雨季,初秋的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不知是因为这阳光,还是因为这动人的传说,我不知不觉竟有些微熏。

    沐浴在院子里的阳光下,老阿妈一边给我讲着神奇的传说,一边做着沐浴节的准备工作。她将家里的卡垫套子、床单、被罩全都拆下来,并将两个女儿前一天晚上准备好的酥油茶、青稞酒、糌粑、水果等食物仔细地收在几个藏式食盒里。她说这些都是要带到拉萨河边去的。

 

   拉萨河边

    忙碌了一阵的老阿妈端起一杯酥油茶,抿了一口后,对我说道:“普姆(姑娘),再喝杯酥油茶,我们就到拉萨河边去吧。”

    “啊,嬷拉,不都是晚上才去沐浴的吗?再说觉究拉(哥哥)他们还没回来呢……”

    “没关系,不等他们了,我们先去。”

    我连忙端起手边的酥油茶,畅饮一口。家里的两个女孩为了照顾我的口味,特意打的味道比较淡的酥油茶。藏族是一个十分好客而热情的民族,至今仍保留有献哈达、唱敬酒歌的待客习惯,因此到藏族人家作客千万随意不得,一定要尊重他们的习俗。

    上午11时,我跟阿妈带着一些要洗的衣物、被单等和部分食物出门了。阿妈说,剩下的食物让孩子们下班以后到河边的时候再带。

    街上川流不息,大多的目的地都是拉萨河边。

    坚持每天早上转经的老阿妈腿脚十分利落,虽不至于健步如飞,也绝不显老态。与她一同“负重”前行,我竟觉得有点吃力。

    沿着拉萨河岸往前走,已有许多人或浸泡在河中,或在河边洗着衣物,以老年人居多,大概年轻人这个时候还都在上班吧。河边零星地搭着几顶帐篷,阿妈说,到下午或晚上,帐篷会比现在多得多。

    我想象着那个场景,绵延数里的拉萨河边一顶又一顶帐篷,当太阳完全西沉后,帐篷里一盏盏的灯燃起,抬头是满天繁星,那该是多么美丽呀!

    到了一个比较平坦的地方,阿妈说:“就是这里了。这是全家商量好的地方。到晚上下班或放学后,孩子们会直接来这里与我们会合。”

    放下手里的东西,我坐在河边喘着粗气。在高原上“健步如飞”实在是一项体能挑战!

    凭阿妈的经验,现在的水还会有点微凉,可以先洗洗衣服,待洗完衣服吃点东西,到了正午时分,便可以下水了。衣物洗完就近晾在河边的石头或栏杆上。

    把沐浴节过成日光浴节

    下午3时,阿妈的儿子和儿媳带着孙儿到河边与我们会合,看到我惊诧的目光和询问的眼神,觉究拉主动解释,今天是传统的沐浴节,因此单位的领导说如果大家手上的工作不是太紧的话,可以提前撤退。他说在拉萨很多公司都会在今天提前下班的。

    我恍然大悟,拉萨就是这样一个悠闲而怡然自得的城市,没有紧张,没有喧嚣,让人舍不得离开。

    觉究拉带来一顶帐篷,很快搭好了。他示意女同胞先去换衣服。阿妈和她的儿媳都进去换上了沐浴的装束,而我也入乡随俗换好了泳衣,披了块极大的披肩。刚刚我用手试过河水,虽然经过几个小时的曝晒,但是还是有些沁凉,因此我做好了不下水的准备。

    看着阿妈他们相继下水,我几度跃跃欲试,但都没有勇气迈入冰凉的河水。阿妈善解人意地冲我笑笑,“普姆,不要勉强,这个水还是凉,你不习惯的话,可能会感冒的。”听得老人家如此一说,于是我坦然地裹着披肩坐在岸边,开始享受日光浴。

    在西藏,享受日光浴,一定要搽好防晒霜,否则的话,西藏的阳光一定会给你一个惨痛的教训。当然,除了防晒霜,一把遮阳伞也是很有必要的。

    不一会儿,阿妈的小孙儿已经游到了稍远的地方跟几个小孩子戏水玩闹,觉究拉也难觅踪影了。只有阿妈和她的儿媳两人在水中梳理着长长的黑发。看着她们舒展的身姿,我好生羡慕。

    远处不时飘来欢快的歌声,那是藏族特有的旋律,和着那歌声,岸上有几个人不由自主地迈开了锅庄的舞步。看着我艳羡的眼神,阿妈的儿媳说,到晚上的时候会有人燃起篝火跳锅庄,那才叫热闹呢。

    我对晚上的活动充满了期待。

    沐浴节有关的想象和记忆

    阿妈的儿媳来自阿里地区的高寒地带,那里周边水少,而且夏天时间极短。沐浴节的时候,她们的家乡已渐近冬季。所以,她小时候只听说沐浴节,却从未过过沐浴节。

    说起过沐浴节印象最深的事情,她回忆起了小时候随父母去圣湖纳木措朝圣时的一次经历。她说那是在一个羊年(藏传佛教认为,羊年转湖,马年转山,猴年转森林是佛的旨意)。那次深藏她记忆里的朝圣经历,她第一次看到那么蓝的湖水,那么干净,那么圣洁。她们围着纳木措转湖,她自己也不记得走了多少天。她跟着父母一次次地在湖边磕着等身长头朝拜,直到有一天,父亲说转完了。

    就在那一天,他们在纳木措湖边里进行了一次痛快的沐浴。因为纳木措是圣湖,人是不能直接进入湖水里去沐浴的,只能站在岸边,用桶或盆从圣湖里打水出来沐浴。她和妈妈站在湖边等着爸爸打水帮她们冲洗,而后妈妈又打水帮爸爸冲洗。

    她说那是最愉悦的一次沐浴经历。沐浴过后,便觉得神清气爽,浑身说不出来的通畅舒服。她虔诚地相信,圣湖里的水是最神奇的圣水。

    后来到拉萨工作、结婚后,她便开始跟现在的家人过起了每年一度的沐浴节。她感慨地说,如果小时候我也能过上沐浴节该多好。着她的目光,注视着与人戏水的儿子。

    确实,这样的节日对于爱玩水的小孩子来说是个多么惬意的日子;对于为工作、生活所累的人来说,这样美好的记忆又是多么难能可贵。

    想到此,我不由得有些嫉妒拥有这样一个美好节日的藏族同胞了。

    夜幕下的和谐狂欢

    将近傍晚,阿妈的两个女儿也来到了拉萨河边。她们穿着艳丽时髦的泳衣,亭亭玉立。

    以前西藏人过沐浴节是不会穿衣服的,男女老少无所忌讳,赤身跳入河中沐浴嬉戏,即使女同胞也最多只穿一条贴身的裤子。随着观念的逐渐改变,越来越多的内地游客加入到沐浴的队伍中来,很多藏族女士便改为穿着泳衣过沐浴节。当然,偶尔还是会有一些“开放”的阿妈、阿佳裸露着上身,恣意地浸泡在河水里。据一位曾经亲眼目睹过如此境况的朋友说,在那种情况下,你不会有丝毫的邪念,你只会觉得那是世间最圣洁、最纯真的美,是不忍也不能亵渎的圣母光辉。

    太阳渐渐西沉,夜幕渐渐低垂。“噶玛热格”在天边露出了头,人群开始沸腾起来。阿妈在水里大声地对我喊道:“普姆,你真的不下水吗?这可是药水呢,能让你百病不生呢。”

    我仍然没有勇气下水,裹了裹身上的披肩,冲着阿妈摇摇手。

    再过一会儿,阿妈上岸了,她说今年的沐浴节过好了,招呼我去换衣服。换上了日常藏袍的阿妈坐在我身边,拨弄着篝火,映得她的脸庞像红苹果一样。

    阿妈说,现在的沐浴节,大家都像过林卡一样,是图个乐呵。但是小时候,他们是真的抱着治病的目的过沐浴节的。因为当时生活条件差,有病也没钱医,所以就很盼望过沐浴节。有些家庭甚至会带着足够的食物,在河边支起帐篷,一泡就泡足7天。

    上岸的人渐渐多了,我和阿妈一家人围着篝火,吃着自带的食物。不一会儿,觉究拉就离开了。见我有些疑惑,阿妈的儿媳说,他去那边打牌去了。顺着她的手指,我看见不远处有十来个男人正围坐在一起打着纸牌,不时发出喊声、笑声。他们周围,还有几个男人在进行着摔跤、拳击等娱乐活动。

    渐渐传来锅庄的音乐,阿妈一家人围着篝火跳起了锅庄,我也被拉入了她们的队伍,随着她们一同跳着、转着、笑着……

    对着“噶玛热格”许个愿

    今天的西藏,沐浴节已经有了很多的变化。越来越多的人将沐浴的地点从拉萨河搬到现代的游泳馆,在他们看来,用这种新方式过传统的节日是一种时尚的生活潮流。渐渐地,沐浴节已摆脱了当初的单纯意义,成为一个集宗教、娱乐、健身、社交于一体的综合性社会节日。

    在这秋高气爽的季节,人们来到美丽的拉萨河畔、年楚河畔、尼洋河畔,还有很多不知名的湖泊等地过沐浴节,用具备清澈、透凉、甘甜、轻松、柔软、护嗓、无味、润肠胃八德的河水沐浴,之后头脑清新、舒筋活骨、强身健体。不仅洗涤了身体,强健了体魄,同时也净化了灵魂,陶冶了性情。

    同时,在藏俗中还有“水神祈人、沐浴后人丁兴旺、平安吉祥”的说法。因此,沐浴节深受人们喜爱。夜渐渐深了,快乐的人群仍在欢快地唱着、跳着、玩着。我也坐在星光之下感受着他们的快乐,藏民族从来就是一个乐观的民族,不管生活的环境多么艰苦,藏族同胞都顽强且快乐地生活着。我默默地对着天际的“噶玛热格”许下了一个心愿,如果真有神灵,如果你真是药王,请保佑这个快乐的民族,保佑我身边这一家亲切善良的藏族朋友永远平安、健康!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