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走阿里——光影世界 美色传奇

阿里缘起
  去阿里的念头起自在网上看到的西藏故事,被那危险和秀美的风光而打动,想不到中国还有如此之美景,可以和瑞士相媲美。后来的日子,用了无数个夜晚,把在网上能找到的阿里的游记通读了一遍,更是陶陶然心向往之,大概和当年红卫兵向往天安门毛主席的心情一样神圣而迫切。

  在拉萨,我已无心再停留,随着社会的发展,圣城的面貌也日新月异。在我而言,去了布达拉宫和大昭寺就够了,其他地方留待以后细细寻访吧。记得一个朋友讲过如下感觉:走在大街上,拉萨和内地的其他大城市没有大的不同,都差不多。很直白的个人感受,深以为然。我想说的是:西藏在阿里。阿里距离拉萨1600公里,囿于交通、地理诸方面因素,阿里受现代文明的侵蚀最少,相对来说保留下来的传统的东西也最多。于是,我抓紧时间联系驴友,准备出发去阿里。

千里走阿里
  如果说西藏是最后一块“西天净土”,那么,阿里在这片净土中,是令追求返璞归真,回归自然的人们梦寐以求的理想境界。怀着无限的期待和一颗惴惴的心,我们一行开始了穿越阿里的漫漫旅途。

  越野车里明显洋溢着一种迫不及待的心情,阿里可是连藏胞们都为之向往的圣地。越野车沿着平坦的高原疾驶,身后留下一串飞扬的灰和土,路边是干枯的草丛,路是车队碾出来的痕迹而已。司机心情也很不错,他告诉我们,阿里的路很宽,想怎么开就怎么开,这又平添了我们对神秘的阿里的向往。

  车队在一片逐渐丰盛的草地上行驶,居然在离路边约500米的草原深处,发现了极为罕见的西藏特有野生动物黑颈鹤,很悠闲地在散着步觅食,旁若无人。即使车队停下来,我们纷纷涌向路边,它们也毫不在意。

  在望远镜和高倍摄影镜头面前,他们的风姿清晰可见,文字难以表述其美。而后的路明显逐渐升高,经常要爬一段长长的蜿蜒的斜坡,还经历了小风雪的欢迎。

  车到拉孜已是中午,此后将走进荒凉又壮阔、平均海拔四千多米的阿里地区,忙着帮司机把油箱及带来的胶桶、铁罐一一灌满汽油后,伴着四百多升的汽油来到路边餐馆,像往常一样,随便点了几个菜,想着快点吃完继续赶路,司机忽然冒出一句:“以后的路程没有那么多东西吃了”。大家愣了一下,齐声说:“那多来几个吧”,就这样要多了一倍的量,大快剁颐之时,感受到的全是“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悲壮。

  马攸大山口是踏上阿里土地的标志,这是一个平坦的大山口,巨大的玛尼堆上,经幡迎着肆虐的山风飘舞。过往的车队均沿玛尼堆顺时针绕上几圈,并在此停驻片刻,这里已经是阿里地区普兰县的土地了。

  接下来的路面确实很宽阔,一望无际,只有近距离的群山和灰色的小草,没有人烟,没有动物的踪迹,车队连续行驶了几个小时,视野里景色依旧没变,一派略现荒芜的景象。黑实厚沉的阿里高原地平线上,游者身影和车的尾尘都可以被拖得很长很长。阿里是各国探险家的天堂,也是旅游者的乐园。对于一个亲历者来说,回想这样的情景绝对是难以自抑的,因为那一瞬之间,游人专注而疲乏的神情与体态,已和苍茫的高山厚土契合在一起了。

  天色渐晚,距离预计的目的地日土县尚有一段距离,车辆在夜色中沿着班公湖湖岸行驶。还好,那晚的夜色格外明朗。借着朦胧的月光,我们得以一窥这高原湖泊的秀美。月光如凝固的油脂,幽幽的漂浮在湖面上。牛儿和马像雕塑般矗立在漆黑的草甸上,一动也不动。

  在颠簸中,我进入了梦乡。好不容易盼到车停,迷迷糊糊地下来,一阵彻骨的凉风,将我从梦境带回了现实。举目仰望,繁星点点,奕奕生辉,及尽张扬。风掠过湖面,鼓动着经幡,猎猎声从远处传来,仿佛僧人祈祷的吟诵。

离天最近的地方
  阿里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被称为“世界屋脊的屋脊”。阿里有世界海拔最高的公路—新藏公路,有世界海拔最高的淡水湖—玛旁雍错湖(圣湖),有世界海拔最高的大河雅鲁藏布江的上源河—马泉河,还有被信徒们视为“世界中心”的神山—冈仁波齐峰,阿里离天最近。

  狮泉河镇是阿里行署的驻地,四周咫尺都是山,盘古初开的原始的山,她如同朗朗寰宇中一座天宫,异彩缤纷,一座现代的天宫,宁静美丽。站在山上看狮泉河,清澈的河水静静地流淌,从远方流来,又向远方流去,流向印度河、印度洋。稍远点是冈底斯雪山,衬着光洁如洗的蓝天大幕,高耸突兀的山峰连绵起伏,点缀在山峰上洁白的积雪,仿佛蜿蜒盘绕的玉丝带,与天相连。狮泉河镇是天上的街,不同民族的人们在这里和谐相处,生活、工作。

  在狮泉河看阿里的天是蓝的,蓝得如画似梦,令人难以置信,蓝得深不可测,好像要把你吞噬。站在山顶看天又是一种感受,蔚蓝的天幕伸向地下,好像要把大地裹挟起来,浩瀚的宇宙就在眼前,狮泉河已置于茫茫苍穹。在阿里,太阳总是用最灿烂的光芒普照大地,热辣辣地拥抱着你,如同拥抱情侣,使你透不过气,身上冒汗;有时月亮也不甘寂寞地和太阳同时出现在天空,敞开微笑的脸庞,毫不掩饰地向你献媚,使你感觉到温柔的抚爱。阿里的夜晚,繁星是那么的近,仿佛伸手可掬。阿里其实就在天上,在四千多米高的天上。

  上天最偏爱的还是阿里,她使阿里恢弘瑰丽、奇特迷离,为阿里营造出一种恍如天界的意境。

圣湖玛旁雍措
  圣湖位于普兰县境内,距狮泉河镇200多公里,佛经上将其称之为“世界江河的母亲”,连唐朝高僧玄奘在他的《大唐西域记》中也称玛旁雍措湖为“西天瑶池”。这里一年四季都吸引着国内外无数虔诚的善男信女和旅游者,他们不远万里,有的花上几年时间一步一磕长头地来朝拜。来此地必先用圣水沐浴身心,再一心一意地转湖(绕湖一圈)。

  车沿着蜿蜒的山麓缓缓行驶,峰回路转之际,圣湖便已在脚下了。幽蓝的湖面碧波轻漾,白色的水鸟在湖中嬉戏,湖周的远山隐约迷茫,悠远的晴空里装帧着多层次的云,像是放牧天边的灵异。我惊呆了:此境只应天上有,人间但得几回见!望着眼前的湖水,湖边的水草甸里,成群的小鱼儿自由穿梭,偶有被我惊起的水鸟从头顶掠过,湖心吹来的风在耳畔呼呼作响,天地间此刻只有我一个。面对旷野、冰川、湖泊、雪峰同蓝天、白云、阳光、空气,不知是否分得清哪是天,哪是地;沐浴着和煦的阳光,仰望着层层白云,脚踏着一望无际的原野;深深地吸一口那一尘不染的洁净空气,才会体味到天之广,地之宽。

  忽然一阵高亢亮丽的歌声飘然而至,举目四望,只见对面山坡上走下两位挑水的妇女,如此美妙的歌声,让人产生天上人间的错觉,莫非这里的人也沾了圣湖的仙气?

朝觐神山
  虽然我不是佛教徒,也不信仰任何宗教,但我依然用了朝觐这个词。我想,惟有这个词,可以表达我在看到冈仁布钦神山时那种无以言表的景慕之情。

  神山海拔6714米,形似橄榄、峰顶如七彩圆冠、周围像八瓣莲环绕、身如水晶浇砌玉镶冰雕、顶尖直插云霄,冈仁布钦,藏语意为“神山之王”。信徒们说:转神山一圈可洗尽一生罪孽。能够在有生之年到神山一走,对藏人来说是至高的荣耀。一路上,我们亲眼目睹了一队队的转山人,有远道而来的商旅,本地的牧民;有孤独的印度苦行僧和开心的尼姑;有年愈花甲的老者,还有嗷嗷待哺的婴儿。一切都井井有条,好像所有的人都在为赶赴一个重要的约会。但在我们外人看来,却甚为不解。心中有佛,走起路来自然不觉得累。

  冈仁波齐之所以为神山,自有其神奇之处。刚到神山脚下时,除了顶峰笼罩在云雾中外,其他终年积雪的山峰在阳光的照射下耀眼生辉,在那蓝得透心的天空下,形态万千的云彩如在头顶上飞舞,放眼远方,一群藏野驴在悠闲地吃草。身处这辽阔苍茫的旷野中,心灵受到的震撼是意想不到的,觉得自己比脚下的一粒沙子还要渺小,人与大自然相比,只不过是一个物种而已!整个上午,岗峰都被淹没在浓云之中。但凡去过西藏的人都会惊叹那里的云,天高而云低,云势旖旎多变,行如流水。能不能见到神山,就看我们的造化了。或许是我们的虔诚感动了上苍,就在我们悻悻即将离开时,神山的冰雪之冠终于现形。

  冈仁波齐呈金字塔形,因常年积雪而皓白,冰雪覆盖下的水平纹理如整齐的台阶直叠砌至峰顶。阳光的反射使这座白色的冰冠熠熠生辉,凛冽的寒气扑面而来。我站在相机前,和神山合一个影;舀上一瓶圣湖的水,洗去一身的铅华。然后,踏上前行的旅途。

失落的古格王国
  早上八点,天蒙蒙亮,我们由扎达县向西出发,急不可耐地前往距县城19公里的扎不让村,已有数千年历史的古格王朝遗址正位于此。古格作为藏传佛教文化的中心和盛极一时的古格王国的首都,曾有僧众万人,王宫下寺庙林立,水草丰沃,人丁兴旺。

  古格王宫坐落在土林(一种特殊的地貌,由远古时海水褪去而形成)的怀抱之中,其主体攀附在一座高约300米的山上。整个遗址建筑共有房屋洞窟300余处、高10余米的佛塔3座、寺庙4座、殿堂2间及地下暗道2条,分上、中、下三层,依次为王宫、寺庙和民居,体现了森严的等级制度。外围建有城墙,四角设有碉楼。在其红庙、白庙及轮回庙的雕刻造像及壁画中不乏精品。朝霞如水墨画般渲染开来,远处的土林依然是青灰一片,古格却被镀上了一层暖暖的金黄,周身透着灵气。站在这个巨人面前,我内心深处的某些意识正在被唤醒,历史的烟霭弥漫于前。头一次盼望太阳晚点儿升起,好让我多一些时间享受这内心的升腾——人与自然的共鸣。

  到了傍晚,景色更让人拍案叫绝,每一分钟颜色都在变幻,土林、山川、峡谷、城堡、天空、夕阳、大地、草甸,静静地坐在古格城堡脚下的小山包上冥想、眺望远方,那感觉,似在感悟人生,似在享受生活,似在联想那刀光剑影的千年历史,让人感觉生命是如此的渺小,生命又是如此的可贵。

  今天的古格故地,只有十几户人家守着一座空荡荡的城市废墟,而他们并不是古格后裔。当日十万之众的古格人如何消失得无影无踪?什么样的天灾或者瘟疫使得繁荣富强的古格文明突然间消逝得无影无踪?少量的历史典刊,残缺并且相互矛盾的记载,不仅没能揭开古格王国神秘的面纱,反而更增加了它的神秘感。古老的古格,像是一座巨大的迷宫,将西藏西部众多的秘密深锁其中。

梦回天堂
  阿里这片神秘的土地,留下了无数开拓者的足迹。有人说,到西藏不到阿里等于没到西藏,要探究西藏的历史之源不可不去阿里。当你走近阿里,便走到了众山之根、万水之源、千山之祖,也就寻到了生命之源,文明之源。从西藏回到家的第一个晚上,我就梦到了阿里,沉浸在阿里情结里。隐约觉得阿里之行只是个开始,我一定会再去的。那里是心灵的家,梦里的天堂!

 

出游宝典*解码西藏
攻略路书 里程海拔 温馨提示 印象西藏 藏传佛教 美食文化 西藏攻略 休闲娱乐
民俗映象 西藏特产 游民公社 出游宝典 旅途游记 游记大赛 光影印度 谜尼泊尔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