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活佛转世”中思考生命与人性

我就是这样一个活佛
  一提起活佛,人们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神秘,第二个感觉还是神秘。的确是这样,作为人类心灵的引领者,转世活佛被称为世界七大神秘现象之一。

  一个颇有成就的修行人,在圆寂之后,为了普度众生,再重新以普通人的形体转世为人,这个人就是活佛。佛教徒们都知道,活佛转世这一现象真正实践了释迦牟尼的那句名言:“一切众生,皆有佛性;有佛性者皆得成佛。”

  就以我的上世活佛盛噶仁波切为例吧。他是贵族出身,因为乐善好施,受到了百姓们的爱戴,同时也引起了另一些人的敌视。敌视他的人都是些诡计多端而又毫无信仰的人,这些人用重金收买了几十名一流猎手,埋伏在他平时经常出现的峡谷中,准备除掉他。接连多日,这些猎手总是在盛噶仁波切应该现身的时候看不到他的人影。只有两种声音回响在山林峡谷中,一种是丁丁当当的马铃声,一种是轻轻哼唱的歌声。后来,他们终于听到了盛噶仁波切的声音,那是他传经讲道的声音。他们一听到那亲切宽厚的声音,都忘掉了自己的动机,不由自主地放下了手中的刀枪……最后,连同那些指使者全都被他的那种精神所感动,很快便皈依了佛门。

  我的这位上世仁波切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在药师佛和长寿佛的修行方面很有成就。他是一位已经多次转世、乘愿再来的成就者,其中一次是印度84位大成就者之一。据老人们讲,他的灵力能够除去自身的气息,在人世间往来穿梭,却一丝痕迹都没有。他圆寂后,爱戴他的那些百姓们渴望他转世重生,和他一同生活过的人以及他的几个妹妹,更是时时盼望着那个日子的到来。寻找转世活佛的过程神秘而又艰辛,却不可放弃。

  我从小就知道“活佛转世”是怎么回事,藏区的孩子几乎都知道。正如大人们所说的那样:它是藏传佛教独有的传承形式,有某种因缘在里面。非常奇特,这也是它永远被人们关注的原因。那些发生在我身上的很多现象也都是用语言无法说清的,更不要说用常理来解释了。如果不懂得藏传佛教的来龙去脉,你就根本理解不了“活佛转世”这一现象。有关“藏传佛教”和“活佛转世”等前前后后的情况,我将在后面专门介绍,这里先说一说我是如何被发现的。

  我的生长环境充满了浓厚的佛教气息,特别是妈妈和姥姥都是虔诚的佛教徒,因此我对佛教的亲近感是可想而知的。从记事起,我就对所有带有佛教色彩的事物都有很大的兴趣,香火、佛塔、转经筒、佛教故事、与姥姥一起去转神山等等,这些都能引发我的很多幻想。当人们都说我和其他孩子“不一样”时,我也感到自己的举止言谈、兴趣爱好、所思所想确实和别的孩子不一样。有时大家正玩到兴头上,我会突然觉得没意思,便停下来。看着他们一个个嬉笑打骂的样子,我就想,我和他们不是一伙的,他们除了玩,好像什么也不会想。那我和谁是一伙的呢?我又是谁呢?那时我也就十来岁,还回答不了自己提出的问题,却总在心里说:“等着,你们等着看吧。”

  等什么呢?“你们”是指具体的玩伴呢,还是所有的世人呢?最让自己回答不了的是:“看”什么呢?

  想不清楚也不会往深处想,想要想下去,却怎么也想不下去。那种年龄,嘿,真有意思。

  可有一点当时是明显的,我对佛的兴趣比那些孩子大得多。

  我的上世活佛盛噶仁波切圆寂后,喇嘛们便开始艰苦地寻找他的转世灵童(活佛),那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再苦再累,喇嘛们也觉得光荣。我曾见过许多寻找盛噶仁波切转世活佛的喇嘛,他们大多脸色黑红、皮肤粗糙,一眼就能看出那是长期风吹日晒的结果。但他们眼睛都很有神,有使不完的力量似的,流露出一种快要做成某件事时的神采。那天,我一看到他们,就猜测他们可能是在寻找转世活佛,那种猜测不仅我有,很多人都有,人们经常冲着那些喇嘛的身影说:“那些喇嘛肯定是在寻找转世活佛呢!”

  当时我的血好像一下子全涌到了脑门,心跳得快了起来,也不去多想,一气儿跑到喇嘛们面前,张嘴就问:“你们在找转世灵童吧?找没找到?”

  这些喇嘛一看我只是个十来岁的孩子,却这么急着打听这种事,觉得很好玩,便都微笑着打量着我。

  其中一位喇嘛说:“现在还没找到,你怎么会知道的呀?”

  我说是我猜的,他们便笑着走了。

  我看着他们的背影,一个念头忽然冒出来:我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呢?我要是不说他们上哪儿去找呢?

  于是我便又急忙追了上去,跑到他们前面仰头冲他们喊:“你们为什么不找我呢?我不就是那个人吗?”

  喇嘛们你看看我,我瞧瞧你,嘿嘿嘿地乐了起来。他们觉得这孩子太顽皮了,我跟前的那个喇嘛还摸了摸我的脸,然后他们继续赶路去了。

  我站在那儿眼见着他们走远,心里很着急,我是替他们急,我都找到他们了,他们却还要费力到处找我;我就站在这儿,他们上哪儿还能找到我呀!

  “哼,你们找吧,早晚还得来找我,我就是小活佛,爱信不信!”

  我朝着他们远去的方向望着,眼睛都瞪疼了。

  多年后,当我作为一个活佛,看到那些曾千辛万苦地寻找我的喇嘛们围绕在我的身旁左右,尤其是看到时间在他们脸上留下的刻痕,我就常常想起当年那个场景,如果那时他们便发现了我……由此看来,凡事因缘未到,急也没用。

  在以后的岁月里,那些喇嘛继续寻找转世的盛噶仁波切,当然不可能有什么结果。没办法,他们只好离开我的家乡,前往遥远的印度去寻找。在那里又经过了数年的奔波,由观世音菩萨的化身、我后来的师父——尊贵的白教止贡澈赞法王经过七天七夜的闭关,终于得到了佛祖关于转世活佛的姓名、地址、家中父母及兄弟等详细情况的暗示,并将这些写在纸上交给那些寻找盛噶仁波切的喇嘛们。这些喇嘛们返回中国,经过了无数周折,遵照止贡澈赞法王的嘱托,在藏历七月七号那一天,举办了一个盛大的祈愿###。###上,喇嘛们诵念经文,举行了一系列的仪式……

  据验证和一些详细记录说明,仪式后,住持者及喇嘛们便当场打开了止贡澈赞法王所密封的信函,信中清清楚楚地指出了盛噶仁波切的出生地点、父母名字,并直接指出是有四个兄弟又在龙年出生的孩子。

  就在这时,天空出现了一道彩虹。当时人们都紧紧盯住那道彩虹起落的方向——那个地方,正是我居住的地方。

  不久,喇嘛们就按照止贡澈赞法王所指示的各种特征找到了我家……

  我得到消息的那天,正是中午吃饭的时间,当时趁着其他的几个同学来来回回端菜端饭的时候,我还在想着头一天夜里做的一个梦。我释梦还是很准的,同学们一做什么古怪的梦都来找我,可我自己的这个梦却令我有些迷惑:

  在梦中,师父坐在那把大椅子上,用无名指蘸着茶缸里的酒朝我弹,蘸一下,弹一下。我当时就站在师父的面前,看着他没完没了地重复着这个动作,我就想躲,可怎么使劲都挪不动腿。我想问师父为什么要这样,可嘴也张不开。正在我不知怎么办才好时,师父半眯着的眼睛忽然睁大了,用一种我从来没见过的眼神盯着我,那眼神有点疲倦,疲倦中还夹杂着一个劳累的人得到休息时的那么一丝惬意。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觉得师父这么反常,是不是病了?

  这时师父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个人的面孔我好像在哪儿见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他手中已经没有那个大茶缸了,那把大椅子也变成了一朵莲花,他坐在莲花的正中间面朝着我。我想仔细辨认他的脸,他的脸却渐渐模糊起来,直到连脸部的轮廓都看不清了。

  我便回忆着刚刚见过的他的面孔,结果也是越想越模糊。到后来什么都没有了,屋子空空的,师父和那个人都不见了,只有一阵淡淡的香味钻入我的鼻孔,越闻越好闻,越闻越想闻,浑身每块骨头都像一块冰融进了水中那样被化开了。那种被化开的感受当时还令我很吃惊——我又不是冰,我怎么会想到那种舒服的感觉就像是一块冰被化开了呢?真是不可思议。不知不觉间我已经站到了一条弯弯曲曲的路上,我朝前望了一眼,前面竟是一座庙……

  “再不吃就凉了,吉祥!”

  同学们已经吃起来了。我想这可能是好久没去山上了,师父想我才给我托梦的吧。过些日子真得去看看师父师母,我也很想他们了。

  我和大家正吃着饭,教导主任走了进来。教导主任是个很严厉的人,同学们都很怕他。原本闹闹吵吵的,一见他进来,全静了下来。我在师范学校是一个喜欢时尚、坚持自我、经常出风头的学生,平时虽说也很尊敬老师,却并不怕他们。可这位教导主任认识我父母,我有时担心他向父母告我的状,为了不让家里替我操心,我平时都尽量躲着他,就是见着他我也尽量收敛。说白了,还是有些怕他。

  他直接朝我走来。我心里直打鼓,迅速回顾近来所做的事情。没做什么呀?他这是什么意思呢?我赶紧咽下嘴里的半口饭,准备抵抗。

  他先是在饭桌前停了停,马上又绕过饭桌走到我的身边,笑了笑,弯着腰低声对我说:“来,到我办公室去。”

  看着他的态度,不像是要批评我,反倒有那么一点谦恭。这是怎么回事呢?我站起来,扫视了一眼大家。他们全都怔怔地看着我和教导主任。

  到了他的办公室,待我从后面跟进来,他便关上了门,向里面伸着手,请我入座。靠北墙放着两个沙发,我坐到第二个沙发上。我刚一落座,他急忙跑过来把我扶起来:“不不,这、这才是上座!”

  他把我按到第一个沙发上。这到底是怎么了?这哪是客气呀,这分明是演戏,可这是演的哪一出戏呢?他低着头搓着手在我面前来回快步地走了两趟,然后停下来正对着我,用很庄重的语气说:“今天,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一件非常重大的事,但你先不要和别人说,好吗?”

  “行,那您说吧。”

  我这时已经感觉到就要发生一件什么大事了。我希望他马上说出来,可又有点怕他马上说出来。我已顾不得猜测会是什么大事了,当时只是觉得一种压力正在我的整个体内快速扩大,窒息感越来越强。等我答应完他的要求,在我换了一下坐姿的那一刻,我才发现自己的上半身一直僵在沙发的中间部位,手心已攥出了冷汗。

  他觉察出了我的紧张,便稍微缓和了一下语调:“你是转世活佛呀,吉祥。”

  这句话的声音并不大,我的脑袋却“嗡”的一响,然后就觉得有些耳鸣。他的话音刚落,我的身子便失去了控制,腾地一下跳起来。

  “啊?真的吗?”

  很多事情在发生前就早已被人预知了,可真到了发生的那一刻,却反倒令人有点不敢相信了。

  他重重地点了点头:“真的。你是咱们噶扎西寺的转世活佛。学校已接到通知了,他们过两天就会来接你。但你现在最好不要说出去……”

  他后边说的话我根本听不清了,也听不下去了。看到他那么肯定地点着头,我已经确定自己真的是活佛了。我是活佛!我是活佛!这句话在我脑子里一个劲地跳跃着。怪不得从小大家都说我和别的孩子不一样,怪不得和伙伴们玩耍时自己总喜欢扮成活佛,怪不得那年遇到那些喇嘛时自己就认准了自己是活佛……活佛!多么神圣的活佛呀,那可是藏族人的精神领袖啊!竟然是真的……我竟然真的是活佛!

  我正在激动得一塌糊涂,教导主任已双手托着哈达,准备献给我。他手中的哈达在颤抖着,他平日里脸上那种威严已经变成了一种深深的崇敬。我感谢他为我举行的这一小小的仪式,虽然我一走出他的办公室,还得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但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经历的对我的献礼呀!

  接下来的几天,我完全处于一种兴奋状态,总是想象着,活佛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我做了活佛会有哪些变化呢?心态和思维跟现在会有多大的差别呢?我还能不能再骑着摩托尽兴撒野呢?那天晚上做的那个梦,难道正是预示着……我又想到了师父的神奇。要不是学校让我等候那些来接我的人,我恨不得马上去见师父,他才是最应该第一个听到这个消息的人。我终究没能抑制住那种兴奋,当身边的朋友一再问我:“你这两天怎么了,变了个人似的?”

  我便忍不住地说:“告诉你吧,我不是变了个人,我是变了个活佛。”

  “变了个活佛?你说你是活佛?切,开什么玩笑!”

  待他带着一丝嘲笑转脸还要朝我说什么的时候,我已经进入了对未来的想象之中。

  他一边随着我往前走,一边盯着我的脸:“真的?天呀,你真的是呀!”随后脚下一绊,打了个趔趄。

  消息传得很快,连其他学校的一些人,都跑来看我。

  “看,就是他!”

  “那个就是吉祥,活佛。”

  我的喇嘛们终于来接我了。

  他们用了30余年的时间才找到我,而我用了16年的时间才等到他们。寻找与等待,这其中的缘分孕育了多少年的累累因果,又浸透着多少人的汩汩心源,而这一切,终将归于风烟俱净的寂静澹定之中。我心依旧,但人已成佛。就是说,在尘世中漂泊了多年的我,归位了。

  谁知我心?

  算了吧,心到佛知。

  你、我、他,都有佛性,忘了?

  我不知道这是谁在问、谁在答,我只知道世间事有问必有答。你就是不答,只要你活着,你也在回答,只是你自己浑然不觉罢了。

  唉!那时我还年轻。年轻真好!

  可我现在老了吗?跟你说吧,在佛界我已经历经上千个世纪,而现在,我才20多岁……如果你今天见到我,绝对想不到我是一个活佛,你只会想:这般时尚的帅哥,该怎么答对……

  1993年,我被第37代止贡法王澈赞仁波切认证为噶扎西寺盛噶仁波切转世活佛。

  我是活佛,但,我也是你的朋友……

转世之路
  只有在藏传佛教中,才有活佛转世制度。人们把流传于藏区、具有藏区特色的佛教称作藏传佛教,活佛转世是藏传佛教独有的传统。

  公元7世纪前后,佛教从中原、印度和尼泊尔传入西藏。在吐蕃王朝第28代国王拉托托日列占时期开始出现藏传佛教。到了第33代国王松赞干布与唐朝王室及尼泊尔王朝联姻(公元629年,唐代贞观年间),文成公主与尼泊尔赤尊公主被迎请入藏时,其嫁妆里各有一尊释迦牟尼佛像及大量佛经。为安置佛像与佛经,赤尊公主修筑了大昭寺,文成公主建筑了小昭寺。松赞干布又在拉萨四周建迦刹寺等12寺,后来发展成108座寺庙。同时,松赞干布派大臣土么桑布扎等16人去印度学习佛法。土么桑布扎返回后,创建了现在所使用的藏文,翻译大批梵文经典,输入印度佛法……藏传佛教因此逐渐地发展起来了。

  藏传佛教经过1400多年的传播与发展,现在已成为覆盖面遍及全球的国际性宗教。它以庞大的思想体系、精深的义理底蕴、独特的修持方式、崇高的境界取向、丰富的文化内涵博得了包括西欧、北美等世界范围广大民众的喜爱;它所包含的哲学、天文、地理、医学、历算、工艺、美术、语言学、伦理道德等诸多内容已经成为各族人民取之不尽的宝藏。几乎所有藏族高僧都是学识渊博的学者,他们从小就有良好的学习环境,一面修行佛法,一面学习藏族文化。所以,很多高僧既是佛学家,同时又是文学家、史学家、医学家、艺术家。可以说,藏传佛教已经成为藏族人民共同的信仰。

  在藏传佛教中,活佛转世制度创立于公元13世纪,最早起源于藏传佛教中的噶举派。公元1333年,噶举派的攘迥多吉活佛被元帝国皇室邀请赴京参加元顺帝的登基典礼,受到元朝的重视。当他第三次赴京访问时,因病圆寂。临终前他在遗言中说,自己转世之处是西藏的工布。后来他的弟子们经过寻访验证,通过种种预兆,真的在工布找到了攘迥多吉活佛的转世灵童。其实攘迥多吉活佛当年也是被找到的转世灵童,只是到了他这一代,活佛转世制度才开始被藏传佛教其他教派所效仿。活佛转世制度确有它的神秘性。上世活佛圆寂前若是宣称自己将会再生转世,并已预示了自己转世灵童的征兆、出生方向、地点等等,就要通过降神占卜,占卜的结果要是和上世活佛临终前的预示相吻合,那么寻找转世活佛的行动也就开始了。这期间还要向降神占卜,探查转世活佛更为具体的出生地点、父母姓名、家庭中的一些特征和诞生时必不可少的奇特迹象。这种寻找往往非常艰难,有时需要分成好多路线去寻找,甚至不知要花费多少年的时间才能找到。

  藏传佛教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出现了诸多宗派,主要有噶举派、噶当派、格鲁派、宁玛派、萨迦派。其中噶举派,藏语意为“佛语传承,汉译口传”,是藏传佛教的重要宗派之一,又是藏传佛教诸多宗派中支系最多的一大宗派。它在历史上曾拥有过14支直系派别,主要有香巴噶举、达波噶举、噶玛噶举、蔡巴噶举、主巴噶举、帕竹噶举、止贡噶举,其中绝大多数目前仍在广袤的青藏高原上建寺立庙,保持自己的风格。因为我的关系,下面简单说一说止贡噶举。

  止贡噶举派,创立于850年前,传承一直延续至今。过去止贡噶举实修传承,已不间断地由35位证悟成就的法王所传持。现今的法座持有者分别是西藏的第36任法王宫求去吉纳瓦(珍宝持法法显,第8世琼赞法王)与印度的第37任法王宫去赤列伦珠(持法事业任远,第7世澈赞法王)。

  止贡澈赞法王宫去赤列伦珠,是圣观世音不忍众生苦,回入娑婆度有情的殊胜化身,出生时为胎衣所覆,不染母血。他在严格的多重筛选下,从300多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被止贡摄政赤扎嘉拉天津土登(持法能仁胜教)、第16世噶玛巴、达隆玛楚仁波切与西藏地方政府正式认证为第36任止贡法王宫去喜威罗卓(持法和慧)的转世化身无误。在澈赞法王的护佑与指导下,目前止贡噶举派在中国的西藏、四川、云南、青海,还有印度、尼泊尔各地,已修复、新建的寺院、佛学院与关房有100多所,活佛、堪布、喇嘛、闭关修士极多。

  我就是在上述一系列复杂的验证寻查中和止贡澈赞法王的认证下被“挖掘”出来的转世活佛。

  白教止贡澈赞法王后来成为了我的师父。

 

出游宝典*解码西藏
攻略路书 里程海拔 温馨提示 印象西藏 藏传佛教 美食文化 西藏攻略 休闲娱乐
民俗映象 西藏特产 游民公社 出游宝典 旅途游记 游记大赛 光影印度 谜尼泊尔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