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世达赖喇嘛转世灵童的寻访和认定

  1939年7月,五岁的幼童达拉木旦被护送入藏。此即后来的十四世达赖。

  这里所说的十三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就是现今流亡海外的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他本人是如何确立在藏传佛教里的至尊地位的呢?

  达赖活佛系统采用转世制度,始于第二世达赖根敦嘉措,确立于第三世达赖索南嘉措。公元1653年(顺治十年)清朝中央政府册封五世达赖罗桑嘉措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并赐给刻有汉、满、藏三种文字的金印一方。此后,清朝一代,迄于民国时期,历世达赖转世、认定、坐床,必须得到中央政府的批准,才能合法继承前世达赖的宗教地位和名号。本文就十三世达赖喇嘛灵童转世、坐床问题作一历史考察,以档册载记为据,野史传闻概不阑人,力求还历史本来面目。

一、十三世达赖圆寂,中央政府拨款用于转世灵直的寻访和护送入藏
  1933年12月17日,十三世达赖喇嘛土登嘉措圆寂。国民政府据蒙藏委员会12月2l日报告,决定明令追赠达赖封号,并通令各省隆重祭悼。

  1934年,噶厦政府派人分三路寻访达赖转世灵童。普布觉降巴佛前往达布寻访;参孝纪仓佛前往阿多、阿日、笃迈、宗喀等地寻访;色拉吉巴康萨佛爷前往拉里、昌都、乍亚、工布一带寻访。经过两年多寻找,纪仓佛一行在阿多、阿日等处共访得有异兆异象的孩童14名。其中有青海阿多(今湟中县)塔尔寺东面祁家川农民祁却才仁的第四子,乳名拉木登珠,即今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

  灵童寻获后,噶厦政府(西藏地方政府)拟将灵童秘密迎进西藏。当时,帝国主义势力加深干涉西藏,噶厦中也有人企图投靠帝国主义,脱离中央政府对西藏的主权管辖。

  1938年4月28日蒙藏委员会致行政院函呈,请令青海省府寻访人员将寻访情况呈报中央政府核办,严防秘密迎藏,函称:“关于达赖喇嘛转世一事,藏方前派纪仓等赴青寻访,迭经本会转电青海省政府予以便利在案。乃经时年余,该纪仓等对于寻访经过,迄无电文报告。达赖早日转世,为中央及全国人民一致之企盼。惟转世经过必须呈报政府,办各项手续后,方为妥当。”1938年9月22日,西藏驻京办事处代表阿旺桑丹、格登恪典、图丹桑结等电告蒙藏委员会报告寻获灵儿,并将其送西藏掣签认定,电称:“达赖佛转世事,经民众代表寻访结果,西藏内部寻得灵异幼童2名,西宁塔尔寺方面寻得灵异幼童1名。依照西藏宗教仪式,所寻选之幼童应聚集西藏,降驾掣签,认定真正达赖之转世,既多灵异后,复经庄严之金本巴瓶内典礼拈之。现典礼期将近,关于西宁塔尔寺地方所寻选者,请中央政府俯允该主持人员,迅将寻选幼童送至西藏,参加典礼并恳发给执照,以利行程。”

  但青海省主席马步芳在迎请青海灵童拉木登珠入藏问题上,敲榨勒索,设置障碍。经中央政府一再催促,蒋介石亲自过问,并由中央财政向青海省政府拨发护送费用10万元,马步芳终于在1939年7月15日派出卫兵20名,由马元海师长率领护送灵童,从西宁启程赴藏,10月7日抵达拉萨。拖延年余的灵童入藏的风波在中央政府的特别关注下,几经周折,终于平息。

二、中央政府决定派吴忠信人藏主持达赖转世坐床
  十三世达赖喇嘛转世候选灵童寻获之后,按照历史惯例和宗教仪轨,要从所选灵童中掣签确认达赖的真呼毕勒罕(即转世灵童)。蒙藏委员会根据《喇嘛转世办法》的规定,就十四世达赖喇嘛掣签认定事宜,拟定了三种办法。

  (一)国民政府特派大员前往拉萨,会同热振呼图克图主持第十四辈达赖喇嘛掣签事宜。

  (二)国民政府特派大员会同热振呼图克图主持十四辈达赖喇嘛掣签事宜,并得由该员指派代表就近办理之。

  (三)国民政府特派蒙藏委员会委员长会同热振呼图克图主持第十四辈达赖喇嘛掣签事宜,并得由该委员长指派代表就近办理之。

  1938年12月12日热振摄政致蒙藏委员会电报称“达赖大师转世之化身三灵儿,已蒙转电青海省政府督促纪仓佛速将西宁所选灵儿送来拉萨,良深感慰。所有中央派员参加办法一则,业经与司伦、噶厦商议,三灵儿迎到后,举行掣签典礼之际,为昭大信,悦遐迩计,中央当派员参加。”1938年12月28日,国民政府发布命令:“特派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会同热振呼图克图主持十四辈达赖喇嘛转世事宜。”1939年4月23日西藏驻京办事处奉转噶厦政府致蒙藏委员会代电称,现吴委员长既拟亲临拉萨,藏方极表欢迎。

  吴忠信受领中央派赴拉萨主持十四世达赖坐床事宜的任务后,于1939年8月4日向行政院呈送报告关于赴藏任务,吴忠信在报告中称:“此行任务为主持达赖转世而附及册封热振、授勋司伦、噶厦。”“其精神可括以‘树立信用’、‘收拾人心’两语。”并主张中央政府应乘此机会“重新调整与藏之关系,以增进大中华民族之团结。”“一面应昭示公诚,以坚其信,一面应妥为宣慰,以安其心。尤要者政府在可能范围内,为之解除困难,予以便利,同时晓以五族一家及国家至上之大义,俾了然于中央之宽大为怀及民族之休戚与共,庶乎其感情既和,诈虞尽释而后新的关系始可以此建立。” 关于人员组织,吴忠信在报告中称:“拟即以蒙藏委员会委员长资格前往,不另请名义。”并拟定了《蒙藏委员会委员长行辕组织规程》。

  关于经费,吴忠信在报告中称:“此次以中央主管边事长官亲身入藏,在历史上尚属创举,西藏政府既甚重视,希望亦殷良,应对其僧俗官民多予赏赉,对其寺庙团体广予布施””树立中央在藏之新的基础,和洽各方,尤非有大量之款万难集(济)事。” 1939年10月21日行政院秘书长魏道明给蒙藏委员会的复函中强调指出:“西藏为我国领土,屏藩西陲,关系至巨。”“对外固应联络感情,避免磨擦,惟有关主权之事,亦未便曲为迁就。对内必须化以公诚,树之信义,所有藏人政治派别及其政治心理,务于详加体察,因势利导,尊重其政治风尚,改善其种族生活。”

  1939年10月21日,吴忠信率蒙藏委员会委员长行辕人员由重庆启程赴拉萨。途经香港、仰光、加尔各答,由亚东入藏。经过三个多月的长途跋涉, 1940年1月15日抵达拉萨。

三、吴忠信亲自察看灵童国民政府特准免予掣签
  吴忠信到达拉萨后,热振摄政向吴忠信提出:“青海灵儿灵异卓著,全藏僧俗公认为第十三辈达赖化身,经民众大会决议,不再举行掣签,拟请中央援照十三辈达赖先例,准予免除掣签手续。”吴忠信当即表示:“此事须呈请中央核定,本人只能负责转呈,不能即作决定。”热振一再派员向吴忠信申述请免予掣签手续。吴忠信则以“灵儿转世,关系西藏政教前途至钜,不容草率”而加以拒绝。后经双方官员一再磋商,始议定免除掣签,须有两个前提条件:(一)由吴忠信亲自“察看灵童是否确属灵异”;(二)由热振正式具文呈请中央,免除抽签手续。 据此,热振于1940年1月26日向吴忠信递送了一份函呈,并请转报中央政府批准青海灵童为十四世达赖喇嘛,免予掣签。函呈详细地报告访得青海灵儿拉木登珠灵异情形,并请转报中央免予掣签。函中提出,青海灵童拉木登珠确系十王世达赖化身,“因群众情投意合,不须掣签,照例剃发受戒,业已呈报中央在案。兹遵乃冲大神所示,庚辰年坐床为吉,谨诹定正月十四日举行坐床典礼,其应如何转中央之处,即请代达为荷。”

  吴忠信接到热振摄政函呈后,本来已同热振商定于次日(即27日)察看灵童,并由热振函知罗布林卡妥为招待。待当面考察之后,再将热振报告及吴本人对灵儿察看情形一并转呈中央。不料当吴忠信即赴罗市林卡察看灵儿时,突然藏方提出察看灵童时须出以殿见形式,吴忠信当即决定中止往访。

  1月29日吴忠信派行辕秘书朱少逸、华寄天偕通事张旺赴罗布林卡,拜访顾嘉总堪布,商洽察看灵童事宜。总堪布不同意察看,声称:“非经西藏民众大会决议,任何人不得随便会见灵儿”。朱少逸则问:“用什么方式才能见灵童?”总堪布答称:“须灵儿坐殿时。朱驳说:“是等参拜也?吴委员长系中央特派大员,其任务乃为主持灵儿掣签及坐床事宜,安有反向灵儿参拜之理,且灵儿未经掣签手续,亦未正式坐床,中央犹不承认其为真正之达赖,坐殿已属非分,参拜更觉不伦,总堪布此语,似欠考虑!”总堪布答称:“灵儿坐殿,系经西藏民众大会决议,殿见亦系西藏之惯例。闻中央亦有国民大会,凡事须经国民大会通过,西藏之民众大会,亦如中央之国民大会,经民众大会决议者不能变更。”华寄天接答道:“是何说?中央之国民大会,乃代表全国者,西藏亦派代表参加,其决议案可以通行全国,西藏之民众大会,只能代表西藏,其性质相当内地各省之参议会,其决议案只能通行本省。故中央决定者,西藏必须服从,西藏决定者,中央且有权变更之,中央自不能受地方之拘束。”总堪布无言以对,但仍声称“须有热振之命令,才能察看灵童。谈话针锋相对,毫无结果,不欢而散。 朱少逸等回到行辕向吴忠信汇报了交涉情况。吴忠信当日召见贡觉仲尼,要其立即向热振转达,必须照旧议办理,否则中央人员不惜全体回京。经此波折后,热振态度顿趋软化。第二天即派员到行辕道歉,“说明顾嘉总堪布不明底里,至有误会”,请吴忠信指定察看灵童的时间和地点。吴忠信遂派人转告热振决定于1月31晨在罗布林卡荷亭内察看。

  1月3l日,吴忠信如约赴罗布林卡。吴忠信偕同张威白、单问枢、张国书、朱章及摄影师徐苏灵、陈嘉漠等前往。乘轿抵达罗布林卡门前时,卫兵列队奏乐致敬,直至达赖大殿门前下轿。此时顾嘉总堪布谐同苏本、却本、森本三堪布,大卓尼等,至轿前献哈达,随即引导吴忠信等进入花亭。亭为小室,时灵儿先至就主位坐,右手上座置绣花坐褥,此座特为吴忠信所设。吴忠信先送灵儿哈达,灵儿起立接受,并另以哈达答谢。“余数以语试灵儿,均能含笑作答,如有领会。又握其手,亦无畏缩。谈约一数分钟。余招摄影师为之摄照,灵儿颔其首,乃就亭前共摄影。又致送灵儿福州漆佛一尊,藏银五千两,黄缎一匹,座表一只,复一一为之说用途。根据吴忠信的报告,行政院长蒋介石于1940年1月3l日具呈,向国民政府呈请明令批准拉木登珠继任为十四世达赖喇嘛,并发给坐床典礼经费。

  2月5日,国民政府根据行政院上述呈报,发布命令:“青海灵童拉木登珠,慧性湛深,灵异特著,查系十三辈达赖喇嘛转世,应即免予抽签,特准继任为第十四辈达赖喇嘛。此令。”

  1940年2月17日,西藏热振摄政复电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对中央政府特准拉木登珠免予掣签,继任为十四辈达赖喇嘛,赏拨坐床大典经费并颁授金印勋章,表示感谢。

四、吴忠信主持十四世达赖坐床典礼
  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订于1940年2月22日(藏历一月十四日)在布达拉宫举行。吴忠信率行辕全体官员出席了坐床典礼,会同热振摄政主持了坐床典礼。

  关于坐床典礼的仪注,吴忠信事先曾同热振摄政洽商。双方一致同意按清朝旧制和宗教仪轨办理。即按照清代驻藏大臣规格,吴忠信与达赖并坐南向,只是坐垫高低略有差别。不料2月18日,热振摄政派员到行辕称:“(吴忠信)座位据噶厦原拟,仅与司伦相等,后经热振改正,与伊本人并列。”吴忠信对噶厦政府不遵循旧制,推翻前议的做法,甚为不满,吴忠信当面要来人向热振转达,称:“本人代表国府,主持达赖坐床事宜,又系主管蒙藏长官,体制攸关,不便迁就。”22日贡觉仲尼到行辕告吴忠信,称:“本日(即22日)三噶伦及布达拉总堪布、大卓尼等会商结果,对于吴忠信之座位决定完全照旧例办理。吴忠信与达赖面南并坐,并于其后设坐垫,其位置为灵儿父母及其家属座位。明日

  (即23日)当由噶厦派员来行辕正式报告。”至此,关于吴忠信的座位问题,获得圆满解决。虽然这表面上看来是个座位问题。其实质是强调和体现了当时中央政府对西藏的主权和中央的权威。就此问题,吴忠信在其所著《西藏纪要》一书中写道:在坐床典礼问题上,与“中央主权最有关系者,则为座位问题。在初,西藏政府拟以忠信与司伦或热振相向而坐,忠信均未接受。乃照驻藏大臣旧例,请忠信与达赖面南而坐。座位问题既定,其它琐琐者均无关宏旨,遂按!日例及宗教仪式办理。” 1940年2月22日,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坐床大典如期举行。蒙藏委员会委员长行辕从拉萨向中央通讯社发了电报,称:”第十四辈达赖喇嘛坐床大典,在吴委员长忠信主持之下,本日晨6时在市达拉宫正殿举行,到中央及西藏官员共500余人。吴委员长座位在达赖之左,面南平坐,中央官员坐东面西,热振呼图克图率各僧官坐西面东,三噶伦及藏中俗官则坐南面北。典礼于9时许完成,极为隆重严肃。同时,拉萨市内并表演赛马,跳神及摔跤各项游艺,空气异常热烈。”

五、历史的结论
  综上所述,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寻访、认定和坐床,西藏地方政府按照历史惯例和宗教仪轨有秩序地进行,但每个工作步骤和关键问题都闻报国民政府。国民政府在其整个过程中特别是在关键问题上,努力疏通关节,财务支助,化解矛盾。上下齐力,此项工作最后达到圆满成功。国民政府对十四世达赖灵儿的认定,给予批准,免予掣签,准予坐床,这在法律上确认了其地位。国民政府特派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主持十四世达赖坐床典礼,体现了中央的权威和对西藏的主权管辖。所有这些,档册凿凿,载记綦详,这就是历史的真实面貌;历史无情,不容歪曲。

 

出游宝典*解码西藏
攻略路书 里程海拔 温馨提示 印象西藏 藏传佛教 美食文化 西藏攻略 休闲娱乐
民俗映象 西藏特产 游民公社 出游宝典 旅途游记 游记大赛 光影印度 谜尼泊尔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