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拉萨 光阴之外的游荡

  内心里,我一直不肯承认自己已经去过西藏。我如病人般,重复问着同一句话,我真的去过拉萨么?真的么?!

  忆及西藏,思念便似一张网,将我紧紧裹缠,那网的中央,不是蓝天白云也不是桑烟风马,而是拉萨的寻常街巷。情之所系,只是那种介乎于信仰与世俗之间的生活状态。

  那天起了个绝早,想去大昭寺广场看晨曦。拉开巴扎旅馆沉重的木门,入眼的一切与白天相比,是那样大相径庭。没有了白天的游客如织,眼前的拉萨如此质朴与平静。黛青色的群山在灰蓝色的天空底下沉睡依旧,虔诚的藏族同胞早已开始了转经。

  他们从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里,诵着经摇着经筒走出来,汇成一道河,在林廓路上缓缓流淌。那低缓的诵经声,如天籁般使人沉静。捻动佛珠,你我也加入其中,没有人对我们表示欢迎或排斥。忽略,其实就是最为信任的接纳。突然之间我有种错觉,自己就是他们中的一员,和他们有着一样的生活甚至是信仰。

  可我终究不是彻底的藏族。转了没多久,便在林廓路与八廓街之间的深巷迷了路,吸引我的,是一处挂着“文物保护”的老建筑。掉了漆的门楣之后,是一小段逼仄的骑楼,昏暗的通道里有一排同样褪了色的转经筒,拨一下,吱呀着缓缓转了几圈后便停了下来。往里一拐,眼前豁然开朗。

  四合院风格的建筑群把一个巨大的白色煨桑炉包裹其中,边上还完整地镶着一圈转经筒,有两个巨型的转经筒上还挂着铃铛。刚刚醒来的居民正准备着新一天的开始。公用水池边上站着手持牙刷毛巾的汉子,公厕前则是睡眼惺松排队等候的孩子。进出的居民一边转着经筒一边打个招呼聊几句家常,其乐融融的场景有种说不出的美。不时有主妇从外面提着早点回来,顺手转着院内的经筒,铃铛发出的清响温柔地提醒我身处何方。

  对于我们的擅闯,居民们同样采取了忽视的态度。仅仅是在眼神相对的那一个刹那,他们才会在嘴角挂一抹浅笑,不是热情的欢迎也不是虚假的客套,那笑容是如此的亲切自然不带修饰,仿佛是与生俱来的一种本能。从院子里退出来的时候,我假想自己是他们的一分子,和他们一样每日微笑着生活,我在想像里分享着他们生命里的点滴喜悦与美丽。我的想像过于真实。这样的假想让我感到心痛无比。

  大昭寺门前磕长头的小广场是我最喜欢停留的地方。在拉萨的那些个晨昏,只要有时间我必定在那里席地而坐,平静地凝视那些磕长头的人们。有些是从遥远的康巴藏区来的,年轻美貌的女子身着一袭华丽精美的藏服,只为完成最隆重的礼拜。他们通常磕几个头就走,向着下一处圣迹朝觐,转瞬消失在八廓街的人潮里。反复磕头的多是些僧人和老人,停下小憩的时候,那被斜阳勾勒出的金色轮廓线是我眼里的绝色风景。

  相对于僧人的心无旁骛,老阿妈们更愿意把这里当成一个社交的场所,磕头之余,坐在那边低语。看着她们喜悦的神色,禁不住地羡慕。长时间的平视与骋目使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为什么藏族是别人眼里最快乐的民族。信仰让他们平静,平静让他们喜悦。

  只是这样的喜悦,有时也伴随着苦难。虽然知道这世上真的有那样虔诚的一个民族,为了自己内心的信仰,可以无视山高水长,无视疲劳艰辛,从离开家门的那一刻起,他们一步步地用身体丈量信仰的距离,直到抵达幸福的彼岸。身体的辛苦最终换来的,是灵魂的轻盈,这样的结局让我这个俗人无限神往。

  平坦悠长的青藏公路上,出现那几位朝圣者的身影时,藏族司机迅速将车速减到最低,从他们身边轻缓驶过之际,我深深地望了他们一眼。那一眼,让我永生难忘。两位行礼的朝圣者早已沧桑得看不出年龄,额头厚大的黑色血痂仅仅是对路遥的证明,那两双眼睛流露出的坚毅和清澈,才是对于他们内心信仰最彻底的诠释。我在车厢里泪如雨下。

  泪眼朦胧之际,却又看见那位老太太在绕着大昭寺磕长头。她头发虽已花白,却仍被很细心地梳成无数根小麻花辫挂在脑后,随着身体无数次的起伏之后,头发已不那么光鲜整齐,满头逃逸出来的发丝在阳光里却有着晶莹剔透的美。身上的袈裟虽然已经颜色褪尽布满尘埃,前襟还打过不少补丁,却不防碍她的端庄。干枯的手指从破了洞的手套里钻出来,与大地频繁的接触使得它们都带着土灰色,看得人心疼不已。

  她又是那样的旁若无人,重复磕着长头。虽然每磕完一个头,她只能微微颤抖着将双手双腿依次收回然后起身,却并不妨碍这个过程的完美。最令人感动的,是她的脸上自始至终都挂着最动人的微笑,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子,圣洁如仙女,无关年龄。对于他们,我仅止于羡慕。不同生活的轨迹,仅可能交叉不可能重叠。只是在那个交叉点上,终有涟漪漾起。

  于是就想找个地方,静静地坐一会儿,平复一下内心的波澜壮阔。还是想去甜茶馆,经过了玛吉阿米们的高高在上、故作姿态,更喜欢这个亲切热闹不受拘束的地方。可以和藏族同胞聊天交流间或学几句蹩脚的藏语,继尔引来他们的哄堂大笑、她们的掩嘴偷笑,也可以什么也不做,仅仅啜几口甜茶的同时,和自己对话甚至发呆冥想。相对于外面的阳光灿烂,茶馆内的昏暗有种说不出来的暧昧。那倚着你在甜茶馆里共同渡过的几个下午,是我生命里难得的平静时光。

  在拉萨停留了那么些天,却只去过一次大昭寺,虽然你我在那里逗留了一整天,却把绝大部分的时间花在了殿堂之外。你带着我四处转悠,在一个正在修建佛殿的工地上,我看到了最美的风景。一群人在那里修屋顶,他们一边打阿嘎土一边唱着我听不懂的歌谣。城市的进步,一些原始的东西正在渐渐失去生存的根基。能亲眼见到打阿嘎土的场景,是我不敢提起的一份奢望。

  因而眼前的一切,让我无比痴迷。他们的身形随着所唱歌谣的节奏前后左右地移动,手里那夯土的石锤俨然成了他们歌舞的道具,一下下有节奏地夯打在地面上,仿佛在打着节拍。在外人眼里,他们是那样的投入甚至是享受,劳动在他们而言,也许只是歌舞的载体。大昭寺,因此而成就了我拉萨行程里最明亮欢快的一段记忆。

  只是对于布达拉宫,虽然忘不了第一眼所见时的忘形失态,也不能彻底放弃对于入内参观的渴望,却终究还是没有上去。一定会再来的,哪怕仅仅是为一座宫殿。我总是认为,走马观花对我们来说才是真正的遗憾。那么,封存想像里的美丽,等待有缘时的华丽开启该是最明智的决定。你说,我和你一样,没有遗憾。我没有丝毫的怀疑。因为我相信,拉萨同样也存在于你的心中。

  那么,我是真的去过西藏了?


布达拉宫:听时光下转经轮的声音
  佛说,前世500次的回眸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只要有一颗虔诚的心,终相信,祈祷不会落空,愿望总会成真。西藏,一个让心灵澄澈的天堂;布达拉宫,一个让朝拜者升华灵魂的圣地。就随我们一起走进这座世界上最高的宫殿——布达拉宫。

  布达拉宫,耸立在西藏拉萨市红山之上,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布达拉”系舟岛,是梵文音译,又译作 “普陀罗”或“普陀”,原指观世音菩萨所居之岛。拉萨布达拉宫俗称第二普陀罗山。

  传说这座辉煌的宫殿缘起于公元七世纪,距今已经有1300多年的历史了,当时西藏的吐蕃王松赞干布为迎娶唐朝的文成公主,特别在红山之上修建了九层楼宫殿一千间,取名布达拉宫以居公主。后来由松赞干布建立的吐蕃王朝灭亡之后,古老的宫堡也大部分被毁于战火,直至公元十七世纪,五世达赖建立噶丹颇章王朝并被清朝政府正式封为西藏地方政教首领后,才开始了重建布达拉宫,时年为公元1645年。以后历代达赖又相继进行过扩建,于是布达拉宫就具有了今日之规模。

  布达拉宫海拔3700多米,占地总面积36万余平方米,建筑总面积13万余平方米,主楼高117米,共13层,其中宫殿、灵塔殿、佛殿、经堂、僧舍、庭院等一应俱全,是当今世上海拔最高、规模最大的宫堡式建筑群。

  布达拉宫是历世达赖喇嘛的冬宫,也是过去西藏地方统治者政教合一的统治中心,从五世达赖喇嘛起,重大的宗教、政治仪式均在此举行,同时又是供奉历世达赖喇嘛灵塔的地方。正因为布达拉宫无论历史、宗教或政治上都如此之重要,所以被称为“高原明珠”。

  布达拉宫位于海拔3700米的高原,楼层有117米之高,被誉为是世界上最高的宫殿。


 

出游宝典*解码西藏
攻略路书 里程海拔 温馨提示 印象西藏 藏传佛教 美食文化 西藏攻略 休闲娱乐
民俗映象 西藏特产 游民公社 出游宝典 旅途游记 游记大赛 光影印度 谜尼泊尔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