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一路格桑花 高天厚土 大美无痕

  蓝天白云,雪山草地,苍鹰骏马,牦牛羊群,这是风景,更是图画,充满壮美,让人畅神;寺庙辉煌,经幡招展,喇嘛诵经,信徒膜拜,这是风情,更是文化,充满神秘,让人感动。

  西藏的天是湛蓝的,它犹如一块巨大的蓝布,紧紧地包裹着这块神秘的土地。一切在蓝天的映衬下显得是那样的清晰明快,即便是远方的物体亦可一览无余。我们来到西藏,突然进入这明亮的世界,着实有些不大适应,似乎一切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就连一点点小小的隐私也无法避免阳光的照射。这是我们这些身处闹市,环境受到严重污染的内地人来到西藏的第一反应,更是西藏这块神奇的土地赐予我们的第一印象。

  西藏的云是洁白的,它犹如一朵朵巨大的棉团悬挂在天上,时而聚集,时而分散,时而融进雪山,时而落在草原;它又像洁白的哈达,带着吉祥,散布在离天最近的地方。我们这些内地人久违了这如画的白云,以至于眼看着云朵,心中还在猜测这是真还是假,我常常为此感到尴尬,同时也为此感到幸运,因为在这里看到了真正的祥云。  

  西藏的山是真正的高山,即便是那些像山不是山的土丘,都有可观的海拔。西藏的山大抵可分三类:一类为洁白的雪山,二类为苍凉的秃山,三类为生机怏然的青山。这次我们有幸领略了它们各自的风采。

绒布寺边捕捉世界第一峰的美丽
  清晨六点三十分,我们到达了位于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地区定日县巴松乡的绒布寺。它背靠珠穆朗玛峰这座世界最高峰,高踞于珠穆朗玛峰北坡绒布沟的“卓玛度母”山顶,海拔5100米左右,与珠峰直线距离仅25公里,堪称我国和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寺庙,也是观看珠穆朗玛峰的上好地点。绒布寺全称为“拉堆查绒布冬阿曲林寺”,得名于著名的绒布冰川。

  天刚刚露出青白色,绒布寺的寺院和白塔还有些朦胧,远处的珠穆朗玛峰在晨曦中露出了她的轮廓。这座喜马拉雅山脉上的世界最高峰,终年白雪皑皑,是来西藏旅游的人士必选的拍摄景点之一。爬上绒布寺边上的小山,我们支好三角架,把镜头对准珠峰,静静地等待着日出。约清晨七点半到八点半左右,珠峰开始发白,与绒布寺的白塔构成一幅美妙的画面,旅友们的相机在一瞬间只有不停的咔嚓声,生怕错过这世界最高峰动人的美丽清晨,伴随咔嚓声的是一声声因这美丽而发的赞叹声。在寒风中,我们持续拍摄了约一个小时,大家竟没有感觉到冷。遗憾的是,由于当天并不是完全的晴天,珠峰没有出现日照金山的奇景,不过幸运地是主峰还是比较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的眼前。八点半后,天空完全放亮,我们一队人马便出发奔赴珠峰大本营。

  在大本营入口,几十座藏族帐篷沿路支在两边,汽车禁止再前行。幸好有藏族兄弟的马车带着我们前往大本营,继续领略珠峰主峰和冰川构成的和谐画面,继续感受这世界极峰的气魄。

班公错旁品尝裂腹鱼的美味
  班公错分布着十多个大大小小的岛屿,其中最著名的当数鸟岛,这也是我们此行的目标之一。班公错有个奇怪的现象,迁徙而来的鸟类只选择栖息于鸟岛,对于其它湖中岛则熟视无睹。到达湖边码头后,我们坐了一艘船,航行了约40多分钟抵达鸟岛。鸟岛不大,约两个篮球场大小,没有大树,只有一些低矮的灌木,沿岸生长着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草科植物。岛上到处是石灰石碎块,遍地是鸟粪,有些地方已堆积了厚厚的一层,随处可见散落的鸟羽毛。这是一片鸟的国度。离鸟岛很远,就惊起了无数棕头鸥、斑头雁、赤麻鸭,鸣叫着飞向蔚蓝色的天空。上岛前,守湖人一再叮嘱我们千万不要碰鸟蛋,因为人一旦碰了成鸟就会拒绝再孵化这些鸟蛋。上岛后,我们非常兴奋,那些鸟蛋、各种鸟就在我们的周边,大家几乎无人说话,都在拉满镜头尽情拍摄。

  约晚上十九时我们返回湖畔渔家,守湖人一家为我们准备了班公错的冷水鱼全鱼宴。这是一种班公错中盛产的名为裂腹鱼的无鳞淡水鱼,受高原环境影响,生长缓慢,据守湖人介绍,一尾30厘米长的冷水鱼生长期可能达到30年。不过冷水鱼确实美味,大家连吃带喝,桌上一片狼藉。我们吃掉的美味可能比我们的年龄还要大呀。我问守湖人班公错的冷水鱼是否应受到保护,他介绍说30厘米长、即年龄超过30年的鱼会不再生长、变瘦表老,自然死亡,适当打捞不但不破坏生态,反而能促进湖内鱼类的生长。

古格王朝遗址中寻觅逝去王朝踪影
  古格古城坐落于阿里地区札达县札布让区境内托林镇西北的象泉河南岸的黄土山上,距县城19公里,为吐蕃王室后裔所建,距今有1300年的历史。遗址从山麓到山顶高300余米,全山密布几百座房屋建筑、佛塔和洞窟,构成一座庞大的古建筑群。

  看着遗址底层那小而阴暗的洞穴,我心中不禁发问:这真就是古代奴隶们的居所吗?以前曾听说古格的住宿有严格的等级制度:达官贵族住在山坡的土屋上,山下的洞窟则是奴隶们所居住。但身处其中,还是很难理解两种阶级曾经在这里过着两种完全不同的生活:上面王公贵族住在宫殿、锦衣美食,下面奴隶们穴居洞窟、日夜操劳。

  我们参观了白宫、红宫等大概四个寺院,寺内的佛像和壁画让我们为古格王朝的艺术而叹服。登上了古格的顶峰,我们来到古格王庭居住的宫殿,这里有冬宫、夏宫、王殿的阳台、议事大厅、歌舞宴会厅等建筑。再向上行,登上了最高的山顶,放眼望去,象泉河延绵东去,百里土林与古格王宫构成一幅极为壮观的图画。

  西藏用任何美好的词来形容都不为过,它是美丽的,因为它着实给人们带来了美的享受;它是苍凉的,因为它着实将苍凉体现得淋漓尽致;它是五彩的,因为它着实让人们在这里看到了纯正的红黄蓝绿白;它是神秘的,因为许多现象着实让我们无法理解,无法想象;它是生机勃勃的,因为它着实将生存在这里的生灵们进化得与众不同……在西藏的原野上见到最多的是牦牛,它们身披长毛,体格强健,成群结队,很是壮观。特别是走近它们时,它们并不友善,圆目相视,打着响鼻,扎出一幅神圣不可侵犯的架势。观此如观人,它让我想起在八角街见到的藏族壮汉,他们鼻直口阔,面色黝黑,张口金牙闪闪,闭口犹如金刚,至于他们内心是什么样的情景,单从外表我们是无法辨别的,即便是一种友善,但这种友善也会让我们这些内地人生畏。刘文西先生在数日的采风后深有感触地说道:“西藏人活得单纯,是因为艰苦的环境、艰苦的生活无法让他们复杂起来……”的确,他们的喜怒哀乐界限分明,没有什么过渡,微笑在这里被省略,这是我们时常感到冷峻的真正原因。

  西藏的羊更有特点,犹如身穿棉袍的藏人,并不优雅,却有风度。它们一般怕人,狭路相遇,它们都会绕道而行。在山脚下的草原上,常常可以看到它们的身影,它们在骑马牧人的看护下,安静地、快乐地享受着美好的生活,它们依草原而生存,草原因它们而美丽。西藏的生物链就是这样的简单,更是这样的明了,没有深奥的哲学问题,因为这里的一切皆按最原始的自然规律运行着。

  西藏的牧羊犬——藏獒,是藏民的最爱。它们体型硕大,头圆口方,眉弓上的两只似眼睛的白点更加增添了它的威猛。据当地人讲,一只好藏獒竟可斗败四五只土狼,这次我们见到了不少的藏獒,但大多都在主人的看管下显得是那样的温顺,尽管如此,我深知它们的厉害,因为我曾在甘南藏区见到过一只发怒的藏獒,尽管它被铁链拴着,但丝毫不减其凶悍,它口大如盆,声如打雷,站起足有人高,愤怒让它表现得淋漓尽致。它们如天狮一般守护着人类的家园。

  西藏的苍鹰盘旋在蓝天上,它们俯视着这块神奇的地方,它们是藏民心中的神鸟,享受着与神一样的待遇。人们赞美它,人们也防范它,毕竟这种猛禽依然保留着野性。在我们采风的路上时常可以看到犁地的耕牛,每只牛头上都挂满了鲜红的装饰物,起初我们以为仅仅是为了装饰,实际上是以红代火,避免苍鹰的袭扰……在拉萨周围,马已不多见,即便是沿着公路来到相对偏远的地方同样也很少见到,因为如今的马已被摩托替代,现代化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进入相对原始的疆域。我们为之高兴,同时也为之担忧,马儿会不会就这样渐渐消失?真若如此,这将为这里本不复杂的生物链带来怎样的变化?没有骏马的西藏,没有骏马的草原将是怎样一番景象?或许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或许我们的担心是不无道理的,正像刚刚开通的西藏铁路一样,人们在高兴之余无不担心现代文明为这块圣土所带来的吉凶祸福。

  西藏的文化是辉煌灿烂的,五彩缤纷的,自成体系的,也是世界独一无二的。说他神秘是因为人们太不了解它,说它古老是因为它有着千年的积淀,说它壮美是因为这块土地本身就以壮美为其特色。

  西藏的语言文字唯西藏独有,这一点是这个民族最最了不起的事情,我记得有位学者说过:“失去语言文字的民族便是失去了文化,失去了文化的民族就等于失去了民族。”尽管我们来到西藏听不懂他们说什么,看不懂他们写什么,他们异样的发音和异样的文字却让我们肃然起敬,这是藏民族文化的精华,是藏人精神有声有色的传达。我们在短短的时间内学会了“扎西德勒”,我以为这已足够了,因为我们学会了西藏民族的至高境界与至高追求——幸福吉祥。

  西藏的歌声是动听的,它犹如天籁之音,浸人肺腑。高音处犹如朱穆拉玛峰,低音处则像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在藏期间我们不少听西藏的歌曲,除参加当地风情音乐会,几乎整日听着我们所乘坐大巴播放的藏歌。在他们的歌声中表达最多的是对幸福美满的期盼和对西藏山水的赞美。在许多歌中常常唱到一种花叫格桑花,由于语言不通至今我还没明白它是一种什么样的花,但从歌中可以感觉到它一定很美,以至于如今每每听到藏歌,我就会想起格桑花,隐约中我已在心中找到了它的模样,那就是西藏的民歌。

  西藏的舞蹈是我见过最美的舞蹈,宽衣长袖,飘若天仙,盛装登场,雍容华贵,珠光宝气,耀人眼目。无论是迎宾的牦牛舞,还是节日盛会的圆圈舞——“锅庄”,以及常见的大型团体舞——“谐饮”,无不体现了西藏民族人们的豪迈之情。他们的舞蹈并不复杂,就是那几个基本动作,然而跳动起来动作夸张,在我看来它不仅是一种艺术,更是一种运动,体能达不到一定的指数是很难完成看似简单却不易达到的舞姿,即便体力十足,但少了藏人与生俱来的节奏感和奔放的性情,同样也难达到藏人特有的舞姿。因此西藏的舞蹈永远是藏民族的,一切模仿永远是模仿。一切道理到了西藏就是这么的简单,就像这里的舞蹈一般,简单之中包含了无穷的内涵。

  西藏的宗教是神秘的,西藏的信徒是虔诚的,世界上恐怕再没有一个教派能使其信徒们如此五体投地,舍生忘死。我们在藏期间最最强烈的印象就是这里的宗教色彩。我们在布达拉宫周围见到了磕着长头的信徒,据说每日这些信徒都要围绕布达拉宫磕一圈,其精神让人敬佩。我们又在大昭寺门前见到了磕头的人们,他们不知从何处来,身后放着一堆堆简单的行囊,全神贯注的磕头。由于信徒众多,场面甚是壮观,远远看去人潮涌动,时起时落,经声一片,嗡嗡作响……这种虔诚即便是铁石心肠也会为之感动;我们在途中常常可以看到一路磕头的信徒,他们与土一色,神情坚定,手持快要磨透的木板,胸前挂着耐磨的橡胶与皮革,一路磕来,风尘仆仆,让人感动,让人折服,更让人叹为观止。

  西藏民族信奉他们独有的藏传佛教。一切文化,一切习俗,无不与佛有关,在这里你会深切的感受到无处不有佛,无处不是佛。我们在山坡上看到了飘扬的经幡,每一片经幡上都写满了经文;我们在山顶看到了五彩的经旗,它们以网状的形式覆盖了山头;我们在沿途民居的屋顶上同样也能看到飘动的五彩小旗……凡有人居住的地方要么有寺,要么有塔,家家设佛堂,人人做佛事,就连这里的石头也常常被刻上经文,变成了“尼玛石”。对于我们这些内地人来讲,看到如此情景心中总会产生一些恐慌,生怕一不小心冲撞了这里的神灵。然而对于藏民而言,越是这样,他们越是心安理得,因为神灵无处不在地保佑着他们。

  西藏最为神圣最为辉煌的莫过于这里的寺庙建筑,因为是佛居之地,所以这里荟萃了人间一切美好的气象与伟大的心灵,走近它们,就像走进另一个世界。

  带着这样的感悟,我们来到了举世闻名的布达拉宫。这是地球上海拔最高的宫殿,红白两色的建筑群共同构成了以政教合一为特色的天上宫阙。这里无以伦比的集中了西藏建筑、绘画、雕塑等宗教艺术的精华,所藏的大量历史文物更是令人叹为观止。它神秘伟岸,傲立尘世,成为西藏民族历史的象征。

  我们走进了大昭寺、哲蚌寺、色拉寺、无一例外的感受到了佛的伟大与人的虔诚。金色的宝顶闪耀着佛的光芒,五彩的壁画展示着人的功德,宽敞的大殿供奉着各类佛像,狭窄的通道来往着各类人群。这里不再是清静的地方,这里不再是神秘的地方,这里更像博物馆,把藏族的历史,藏族的文化以宗教的形式带着佛的祝福,带着酥油的幽香,散布在空气中,充满幸福,充满吉祥,浸润着每位来这里朝圣人们的心……  

  走进西藏,了解西藏,二十余天的时间是远远不够的,然而这次机会却让我们初识西藏,尽管浮光掠影,却也是一次真切的体验,无论我们的感受多少,它是鲜活的,无论我们的记忆多少,它是深刻的。我们以自己的方式描写西藏,是为了珍藏这难得的记忆,我们以自己的方式赞美西藏,是因为西藏为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出游宝典*解码西藏
攻略路书 里程海拔 温馨提示 印象西藏 藏传佛教 美食文化 西藏攻略 休闲娱乐
民俗映象 西藏特产 游民公社 出游宝典 旅途游记 游记大赛 光影印度 谜尼泊尔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