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盐井古盐田:阳光与风的杰作

  早就闻听盐井的盛名,2008年6月中旬,我们“雪域边线行”采访组沿着214国道,来到滇藏交界的美丽小镇——芒康县的盐井。

  蔚蓝的天空,悠悠的白云,碧绿的庄稼,绛红的澜沧江,还有掩映在绿树丛中的藏式房屋,如七彩的珍珠,点缀在绸缎般缠绕的山间,好像一幅多姿多彩的山水油画。

  那就是盐井!在时空的交汇点上,我们来了,在阳光与风的伴行下,一步步叩问盐井悠久的历史和动人的传说,追寻那些古老的制盐技术,探访盐民过去和今天的生活。

美丽传说中的盐井
  盐井目前产盐的地方在纳西民族乡和曲孜卡乡,我们要去的加达村就在纳西民族乡的澜沧江畔。

  汽车沿着陡峭狭窄的土路蹒跚而下,险峻的地势让我们都屏住了呼吸,谁也不敢说话,生怕影响了司机注意力。转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弯道,终于来到了澜沧江边。由于前两天一直下雨,澜沧江水异常混浊,波涛汹涌,像一匹脱缰的野马,挡也挡不住。

  隔着江,我们就能看到对岸的加达村。远远望去,绛红色的半山腰上,白色的藏式农房掩映在绿树丛中,耀眼而醒目,宁静而安详。过了一座吊桥,走了1里多路,我们就到了村里。

  坐落在澜沧江边的加达村海拔只有3000米左右,绿树婆娑,鲜花盛开。这个季节,正是石榴花开的时候,一树树、一丛丛,灿烂地开放着,就像一团团的火焰。澜沧江从村前流过,涛声不断,不知穿越了多少岁月。在澜沧江边,就是2700多块用木头架子支撑起的绛红色的盐田,一块挨着一块,中间有窄窄的栈道连接。金黄色的卤水在阳光下,一闪一闪地发出耀眼的光芒。晒盐的妇女正在盐田里弯着腰,弓着背,顶着烈日,辛勤劳作。

  热情好客的村长占堆把我们迎到他的家里。他的家坐落在半山腰,是去年花6万多元钱刚盖起来的,崭新漂亮,宽敞明亮。主人一边忙着给我们让座,一边忙着倒酥油茶,端来许多好吃的东西。

  得知我们的来意后,占堆村长给我们讲了一个关于盐井盐田的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沧海桑田,大地变迁,盐井由于澜沧江的不断切割,形成了高山峡谷。由于气候干旱,当地土著居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当地神山达美拥雪山将此事告诉了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非常同情这里的人们,于是化作一对凤凰飞来,分别停在澜沧江的两岸,化身成为盐井。从此,这个地方的老百姓靠卖盐为生,日子逐渐好起来,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这个美丽的传说说明盐在当地的重要性。为了盐,历史上甚至发生了许多次战争。传说中的格萨尔王和纳西王羌巴为争夺盐井食盐而发生的交战,叫“羌岭之战”,最后格萨尔王战胜了羌巴,占领了盐井,活捉了纳西王的儿子友拉。到西藏吐蕃王朝后期,纳西王子友拉成了格萨尔王的纳西大臣,盐田归了纳西王子。据说,那种最古老、最原始的制盐生产方式也是从那时传下来的。

  提起盐井制盐的独特生产方式,占堆村长的感触很深:人顺着梯子下到江边卤井几米至十几米的深处,将卤水背上来倒在盐田里;卤水经过强烈的日光照射,水分逐渐蒸发,沉淀晒干后就成了粗盐粒,然后运入市场出售。每块盐田产盐约十几斤,3至5天扫一次,天气不好的时候15天左右扫一次。全村年产盐约300万斤,收入100万至130万元。盐井所产的盐还有些独特之处。澜沧江两岸,西岸地势低缓,盐田较宽,所产的盐为淡红色,因采盐高峰期多在 3月至5月桃花绽放的时节,俗称“桃花盐”,又名红盐;江东地势较窄,盐田不成块,一处一处的,但产的盐却是纯白色,称为白盐。红盐和白盐的颜色与土质有关。红盐产量高,但价格低;白盐多在江东高地筑田晒盐,量少,但价格较贵。世代采盐的盐井人最怕阴雨连绵的天气,因为日照不足,出盐极慢且少,还容易出现水患冲毁盐田的现象。洪水季节,卤井会被淹没甚至掩埋。现在,昌都地区准备将这里辟为 “盐井盐田博物馆”,予以保护。

留在历史中的苍茫记忆
  从村长占堆家出来,我们碰到了正从盐田干活回来的扎西顿珠老人。老人今年68岁,是加达村加达组的老盐民,满脸的皱纹,黑黝黝的皮肤,头发也白了,衣着朴素。

  健谈的扎西顿珠老人不等我们提问,就开始跟我们聊了起来。那段已经被人们淡忘的历史,在他的叙述下逐渐清晰起来,让我们感受到世事的变迁、历史的沧桑和盐民生活的艰辛——

  扎西顿珠很小的时候就参加了制盐劳动,那是一项繁重的体力活。早晨天蒙蒙亮,他就被母亲叫起床,揉着迷迷瞪瞪的眼睛,背着用桦树皮缝制的水桶往卤井边跑。井边人很多,他打到卤水后,背着水桶又往盐田边跑,小小的年纪,被水桶压得都喘不过气来。一上午下来,他和母亲要背几十桶卤水,累得人腰酸背疼,站都站不起来。

  这样的繁重劳动,一直持续到上世纪的七八十年代。

  包产到户后,扎西顿珠家分到了几十亩盐田。一到早晨,大家都发了疯似地背着水桶到卤井边背卤水,因为早晨的卤水最好,而且先打的卤水含盐量高。为卤水而发生的“卤水纠纷”也时有发生。好在都是本村人,所以从未出现过大的纠纷。但扎西顿珠明显地感受到,包产到户后,各家各户的生产积极性大大增强了,收入也明显地提高了。

  江边的卤水背到自家的盐田里后,就不用再去操心了,剩下的就交给了阳光与风。阳光温暖着澜沧江峡谷,炽烈地照晒着每一块盐田,尽情地吸吮着卤水。很快,白色的、红色的盐,在阳光下闪烁出耀眼的光芒,这是火辣辣的劳动果实。那些盐晶体,就像北方冬天屋檐下的冰溜子,晶莹剔透,煞是好看。

  盐晒出来后,关键就是如何卖了。那时的盐主要销往察隅县的子玉乡一带,前往那里的路是茶马古道的一部分。

  扎西顿珠还清楚地记得,80年代初,有一年的六七月份,一大早,他就和同村的八九个盐民一起,赶着四五头骡子驮着盐巴去子玉乡。走在江边的羊肠小道上,他们心惊胆颤,一不留神就会摔下江去,有时还会遇到泥石流和山体滑坡,畜毁人亡的事时有发生。在过怒江的索道时,由于滑轮是马鞍式的青冈木滑轮,骡子被卡住了,他不得不溜回去,把骡子拉过来。那种场面,他现在想起来还后怕。

  到了子玉乡,大家就开始走村串户地去卖盐。那时卖盐不按斤计量,而是用一种叫“折”(音)的器具量。“折”类似于“斗”,10折盐换12折粮食,有时还用来换羊、酥油等。回来时,骡子就驮着这些物资。每次往返,大约需要花一个月的时间。

  “我已经十多年没走那条路了,也不想再走了。现在那些地方都有食盐了,不用我们再送盐了。而且,现在的年轻人谁还会去做这些事呢。”扎西顿珠老人说着说着,脸上一阵茫然,神情落寞。

  是的,那段历史一去不复返了,但人们永远不会忘记。因为那是中国改革开放历程的一部分,是西藏历史进程的一部分,它承载着过去,延续着今天。

盐民今天的幸福生活
  走在加达村,走在盐田边的路上,看到村民们在辛勤劳作,突然想起晚清诗人刘赞廷《盐井民国志》中的一首诗:

  沧江水灏淼,中蕴泻盐泉。未识通咸海,翻来喷大川。

  浮云低霭护,修埂汲兰田。天意怜民苦,随风共日煎。

  那是盐井盐田的真实图画,也是盐民以前艰苦生活的真实写照。

  盐民在险峻的羊肠小道上,背着装满卤水的木桶,沿着祖先们的足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来回穿梭,背水、晒盐、打盐、扫盐、收盐,以一种原始的方式,延续着生命。

  今天的盐民生活又如何呢?对我们的这个疑问,村长占堆给出了最好的答案:

  占堆一家5口人,有18块盐田,但只有他和妻子两个劳力。因为他忙于村里的事,还兼着村里护林员的工作,所以盐田的活主要由他的妻子来干。每年,他家盐田产盐在1万斤左右,收入5000余元,加上其他收入,年收入在8000余元。去年,借助安居工程建设的大好机遇,占堆自己花了4万多元钱,盖起了新房子。新房子分两层,院子边是牲畜圈。一进院子,就看见装修一新的房子旁摆放着很多盆鲜花,刚刚收获的小麦装满了整整6大塑料袋。客厅里摆放着茶几和卡垫,卧室里也收拾得很干净。因为刚装修完,占堆说,家具不久就会搬进来,还要添一些新家具。

  占堆告诉记者:“我家只是一般的,还有条件好的。现在党的政策好,还给盐民耕地补贴,每亩每年补30元。”

  同村盐民曲扎今年60岁了,他是没有耕地的纯盐民,家里有9口人,3个劳动力。以前,吃不饱、穿不暖,靠国家的救济生活。现在,每年仅盐田收入就有2万元左右,日子越过越好。

  “现在制盐不用再背卤水了,而是用水泵抽上来,既方便又省力。我们愿意把这项古老的制盐技术传承下去。”曲扎老人感慨地说。

  据了解,现在加达村加达组的92户村民全为盐民,每户年平均收入七八千元。该组共有1750个晒床,按每个晒床年收入400余元计算,每年产盐收入就有70多万元。盐井的桃花盐,质量好的每斤卖到约1元,一般的5角左右。盐井村民售盐,最多的一年收入有八九千元,最少的也有四千余元。

  占堆村长还告诉记者,现在,盐的销路比较广,除销往区内的贡觉、察雅、左贡、八宿、芒康、察隅等地外,还销往四川的巴塘、理塘、康定,云南的德钦、香格里拉、维西等地。据说牧民们最喜欢盐井的盐,因为牲畜吃了,身体长得结实、肉多。

  收入多了,群众的生活越来越好。现在,加达村村民非常重视教育,村里已经出了11个大学生,这是加达村的骄傲。

  在阳光与风的伴行下,在澜沧江的涛声中,我们离开了盐井。是的,我们只是千年盐井的匆匆过客,30年也只是弹指一挥,但30年的变化有目共睹。

  那是一条横亘千年的生命线,永不枯竭,就像澜沧江滔滔不绝的流水。

  相关链接:盐井,当地藏族人称“察卡洛”,纳西族人则称“察卡”。“察”是食盐的意思,“卡”或“卡洛”是“洞眼”的意思,不论是“察卡”或“察卡洛”,在汉语里都是“盐井”的意思。盐井是茶马古道上一颗璀璨的明珠,因盛产井盐而出名,更因其拥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古老制盐技术、藏式天主教堂及当地众多的美丽传说等丰富的人文景观而闻名于世。

 

出游宝典*解码西藏
攻略路书 里程海拔 温馨提示 印象西藏 藏传佛教 美食文化 西藏攻略 休闲娱乐
民俗映象 西藏特产 游民公社 出游宝典 旅途游记 游记大赛 光影印度 谜尼泊尔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