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的”史诗——世界遗产《格萨尔》在中国

  2009年9月26日—28日,在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上,中国西藏自治区的《格萨尔》与藏戏被批准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至此,我国政府及有关机构、专家学者在历时多年协调各方力量、尽心准备方案、夜以继日地辛勤劳作以及社会各界一直广泛关注的《格萨尔》申遗工作终于有了一个圆满的答案。

  在西藏自治区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三楼办公室的走廊里,堆了满满一面墙的根据《格萨尔》史诗说唱艺人说唱的内容整理出的书籍。研究所副所长次仁平措告诉我们,这仅仅只是一位说唱艺人的说唱作品,而且,这还不是全部的,已出版的有36册,另有9册还在整理中。若按现在已出版的这36部每部平均50万字、14800行诗计算,这套丛书已经创造了史诗文本新的世界纪录。

“活着的”史诗
  说《格萨尔》是“活着的”史诗,一是因其存在于《格萨尔》说唱艺人的心里,因为每一位说唱艺人都有自己的个性,说唱《格萨尔》的风格迥然不同,说唱的故事中除了主要人物的构成和主要情节大致相同,细节上也各有差异,所以,每一位说唱艺人都是一部“活着的《格萨尔》史诗”;也因为艺人在说唱过程中会不断往其中注入新的章节,这些史诗的内容至今仍在不停增长,而且,只要《格萨尔》说唱艺人能不断诞生,其内容就会不停地演化和创编。

  在记者查阅各位说唱艺人的特点时发现,在说唱艺人心中,“活着的”史诗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对他们来说,格萨尔并不是一个传说,他的那些英雄事迹都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情,故事早就在那里,只是像宝藏深藏于地下一样埋藏在说唱艺人心中。每一位说唱艺人的心灵就像一个藏满宝藏的矿床,他们所做的,只是根据神灵的某种神秘指示,从内心当中,像挖掘宝藏一样将故事挖掘出来。

“中外”《格萨尔》
  今年10月刚在意大利罗马的“第二届西藏发展论坛”上讲述过“《格萨尔》史诗的文化价值”的次仁平措有点怀疑地看着记者说,你们不要试图去“深入”报道《格萨尔》,对于《格萨(斯)尔》学,专家学者也深度不了,尤其对艺人神秘性的评价,以及对史诗追根溯源的考据,目前学术界都仍有争议。

  他提起法国藏学家石泰安在他的著作《西藏史诗和说唱艺人》中曾花费很大精力来论证格萨尔其实来自于罗马凯撒,而这一结论在现在也仍处于争议之中。前些年,对蒙古的《格斯尔》和藏族的《格萨尔》到底哪一个是本源也有争论,现在基本能归结于这两个故事是同源异流,原型还是藏族史诗《格萨尔》。

  关于国外发现《格萨尔》的过程,阿来在《<格萨尔王传>怎样被发现》一文中曾梳理过其线索。1886年,俄国人帕拉莱斯在蒙古旅行时,发现了这部史诗的蒙文本,后来依此版本圣彼得堡出版过一部史诗译本。1909年,法国传教士在拉达克(今属印巴争议的克什米尔地区)搜集到两本藏文本史诗,翻译后在英属印度出版。1931年,法国女探险家大卫·妮尔从四川方向进入西藏,就在林葱土司家中借阅了土司家珍藏的《格萨尔王传》手抄本,在接下来的行程中,又在今天的青海玉树地区记录到一个说唱艺人的唱词。后来,她将这些内容整理成书,以《岭超人格萨尔的一生》为名,在法国出版。这虽然不是《格萨尔》的原貌,却也较完整地介绍了整部史诗的大致轮廓。直至上世纪50年代后,国外的《格萨尔》研究才有了巨大的进展,涌现出了一批卓有建树的“格学”家,法国的石泰安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他于上世纪50年代出版了现在仍被西方视为《格萨尔》研究权威的著作《西藏史诗和说唱艺人》。

  尽管西方学者们在《格萨尔》的研究和传播上颇有成果,但据现有资料来分析,《格萨尔》史诗依靠文本传输的速度和范围远远赶不上口头传输带来的成果。

  降边嘉措在他的《<格萨尔王传>与藏族文化》一文中曾简要叙述过《格萨尔》史诗的发散型流传成果:除了史诗中提及的格萨尔出生地、征战地,即黄河和长江上游以及西藏的东南部这些《格萨尔》史诗流传的核心地带以外。早在一千多年前,随着吐蕃军队南侵,《格萨尔》也流传到喜马拉雅山南部,传播到不丹、锡金、尼泊尔、拉达克地区,以及与中国接壤的印度和巴基斯坦的部分地区。在国内,则流传到与藏族相邻近的土族、裕固、撒拉、纳西、普米、门巴、珞巴等民族之中。

  降边嘉措总结说,千百年来,这部伟大的史诗一直在以喜马拉雅山为中心的广大地区流传,经久不衰,已成为雪域文化圈的重要标志。

  我国对格萨尔学的研究取得突飞猛进的成果,是在上世纪80年代之后。我国早于1979年就在西藏成立了《格萨尔》工作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1980年在北京成立了全国性的《格萨(斯)尔》工作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北京的工作组虽然比西藏晚一年成立,但在此之后,全国七省市自治区(西藏、云南、甘肃、青海、内蒙、四川、新疆)都分别成立了《格萨(斯)尔》工作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格萨(斯)尔》研究工作就此启动。

  在1983年的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会议上,《格萨(斯)尔》史诗被列入全国重点科研项目,史诗说唱普查和收集工作就此展开:一是寻访民间艺人,二是收集收购流散在民间的旧手抄本。西藏的《格萨尔》学术研究从那时开始正式展开。到目前为止,国际《格萨尔》研讨会已举办了六届。

《格萨尔》足迹
  次仁平措这样介绍过《格萨尔》史诗的故事线索:史诗的纵线,讲述的是格萨尔的祖先——“董”氏的来源、世系、传承;横线则是格萨尔王本身的丰功伟绩,他率领“三十个众兄弟南征北战的英雄事迹”。

  如果将《格萨尔》史诗中所提及的“岭”、“霍尔”、“彭”、“玛”等地与实际的地理位置相对应,将这些区域串联起来的线路,正符合降边嘉措等中外《格萨尔》研究者所提出的“格萨尔文化长廊”的概念,在此概念中,黄河上游、长江上游和西藏东南部,《格萨尔》传唱和说唱艺人密集的地方,可以开辟出3条《格萨尔》文化旅游路线,以便前来旅游的人更好地了解这部“活着的”史诗。

 

出游宝典*解码西藏
攻略路书 里程海拔 温馨提示 印象西藏 藏传佛教 美食文化 西藏攻略 休闲娱乐
民俗映象 西藏特产 游民公社 出游宝典 旅途游记 游记大赛 光影印度 谜尼泊尔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