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凡尘的史诗——《格萨尔王》再获新生

    在巍峨的青藏高原上,有上百条河流日夜不停地流淌;有无数的雪峰万年矗立……还有一位英雄,他的传奇故事,在藏族群众的口中和心中,亘古流传。

    今天,我们穿越千年的时光,从历史的灰烬中,重拾这部失落凡尘的伟大史诗--《格萨尔》,它的宏伟、壮丽依然让人为之惊叹……     

藏文化中的瑰宝 气势磅礴的《格萨尔》
    故事源于很久很久以前,天灾人祸遍及藏区,妖魔横行,黎民百姓遭受荼毒。

    天神之子格萨尔降临人间。他凭借自己非凡的才能和诸天神的保护,降妖伏魔、锄强扶弱,给人间带来幸福与安宁。

    于是,天神之子的英雄事迹在人间流传开来,人们不停的讲述和传颂,祖祖辈辈敬仰英勇仁慈的格萨尔大王。

    在漫长的月中,经过不断的润色和加工,传奇故事演变成了史诗《格萨尔》。其中,从诞生之日就为民除害的格萨尔被塑造成为神、龙、念(藏族原始宗教里的厉神)三者合一的英雄。诗中赞道:“(格萨尔)身躯魁梧如山岳,心胸宽阔似大海,智谋犹如空中电,勇武赛过红霹雷。”整部史诗以无比的赞美之情和气势宏伟的笔调,讲述了格萨尔一生赛马称王、降妖伏魔、地狱救母救妻、安定三界和最终返回天界的传奇故事。

  研究者将史诗分为三个部分:降生、征战、返回天界。三部分中,以第二部分“征战”内容最为丰富,最被人津津乐道的是“四大降魔史”——《北方降魔》、《霍岭大战》、《保卫盐海》和《门岭大战》。

  20世纪50年代中国政府就开始对这部史诗进行大规模的搜集整理。至今,《格萨尔》已有120多部,100多万诗行,2000多万字,其规模之宏大无与伦比。在数量上,《格萨尔》比世界上最著名的五大史诗(古巴比伦的《吉尔伽美什》,古希腊的《伊利特》、《奥德修记》,印度的《罗摩衍那》、《摩诃婆罗多》)的总和还要多。现在,《格萨尔》还在不断地创作、发展当中,也就是说它是一部“活”的史诗。

  《格萨尔》是一部真正意义上不朽的史诗。据考证,它大约产生于距今2000年以前,那时藏族社会形态处在原始氏族社会时期。但今天,在辽阔的青藏高原上,《格萨尔》依然被广泛传唱,深受藏族人民的喜爱。研究表明,《格萨尔》是在藏族古代神话、传说、诗歌、谚语等民族文学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代表了古代藏族文化的最高成就。在研究学者看来,《格萨尔》不仅是一部伟大的文学巨著,而且也是研究藏族社会历史、宗教信仰、风俗习惯以及语言等各方面的宝贵文献。

神光离合 离奇的《格萨尔》说唱艺人
    近2000的漫长时光中,史诗《格萨尔》在无数代说唱艺人们的口中延续下来,得以流芳百世。《格萨尔》是一部神奇壮丽的伟大作品,说唱《格萨尔》的艺人们也充满了神奇与迷幻色彩。

    在上世纪50年代进行大规模搜集整理之前,《格萨尔》几乎完全是依靠说唱的方式在民间传播。在传播的过程当中,艺人们发挥自身才华,不断对《格萨尔》进行创作、加工,没有一代又一代艺人们的努力,《格萨尔》不会发展成为拥有120部、共2000万字的宏伟巨作。

    与其他民间艺人不同,《格萨尔》说唱艺人往往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他们的身上笼罩着一层神秘的光环,显得扑朔迷离。他们不承认师徒相传、父子相传,而认为说唱史诗的本领是无法传授的,全凭“缘份”,靠“神灵”的启迪。在传统的藏族观念中,《格萨尔》说唱艺人的出现,是与格萨尔大王有关系的某个人物的转世。

  从说唱艺人的类型上讲,分为"神授"说、"圆光"说、"伏藏"说等多种。据说,"神授艺人"是在梦中接受了"神"的授意,指令他们终生说唱《格萨尔》,梦醒后,这些艺人们拥有了能够流利说唱《格萨尔》的神奇能力;"圆光艺人"可以从铜镜、水碗等器物中看到文字或图像,对着器物就可以进行说唱;"伏藏艺人"心中藏着"神传的经典",一旦遇到上师为其开启"智慧之门",就能够源源不断地挖掘出来。

  “神授艺人”才让旺堆,据说13岁时曾在那木措湖畔云游,看到湖中显现出一位身批盔甲的武士,在七彩虹地环绕下来到他身边,在武士渐渐隐去之后,才让旺堆昏迷了七天七夜。在昏迷中,他梦见,千军万马鏖战沙场,英勇善战的武士挥刀弄棒,还有花容月貌的美女端茶敬酒等情景。醒来后,他就变得口若悬河,经常滔滔不绝地讲述格萨尔王降伏四方妖魔的故事。从此,才让旺堆身背说唱道具云游各处,一路吟唱《格萨尔》。

    对于发生在《格萨尔》说唱艺人们身上的神奇现象,研究学者们也无法做出令人信服的科学解释。

    至今,在民间传统的赛马会、婚宴法会上,艺人们还在为人们说唱史诗《格萨尔》。在说唱时,随着故事情节的变化,艺人们也时喜时悲、时怒时欢,并且手舞足蹈,与口中的唱词配合默契,令听者身临其境。

  在搜集整理、加以文字记录以前,这部气势磅礴的史诗靠“说唱”的形式神奇的流传了下来。这要归功于才华出众的说唱艺人们,他们具有超凡的记忆力和创造精神。在藏族群众看来,《格萨尔》说唱艺人是与格萨尔大王有关系的某个人物的转世,说唱的本领是“神赐”的。

    “不要挥兵去犯人,

    但若敌人来侵犯,

    奋勇抗击莫后退。

    ……

    虽渴不饮沟水,

    乃是凶猛野牛本色,

    虽苦不抛眼泪,

    乃是英雄男儿本性。

    ……”

    在艺人们的说唱中,这部史诗传播到了青藏高原的每一个角落。

从口耳相传到白纸铅字
    荷马史诗、印度史诗都经历了从口耳传承到文字记录和编纂整理的过程,但历史上从来没有人对《格萨尔》进行过全面、系统的整理,更谈不上出版能够反映史诗全貌的整理本。如今藏族史诗《格萨尔》精选本的出版将改变这一历史。

    千百年来,《格萨尔》以说唱的形式广泛流传于青藏高原民间,说唱艺人在世代口耳相传中,不断创造,尽情地吸收着整个民族的丰富智慧。《格萨尔》由原来的几部滋芽引蔓,最终发展成了120部,2000多万字的宏篇巨箸。在规模上远远超过了世界上五大最著名史诗《伊利亚特》、《奥德修记》、《吉尔伽美什》、《摩诃婆罗多》、《罗摩衍那》的总和,成为史界上最长的史诗。

    由于《格萨尔》篇幅巨大,不同的说唱艺人对同一内容说法也不尽相同,造成了历史上零星出现的手抄本版本众多,每一部《格萨尔》都有不同的异文本和变体。这给《格萨尔》的收集整理带来了很大难度。角巴东主说:“目前,中国的《格萨尔》研究人员已为扎巴、才让旺堆、玉梅等十多位优秀的说唱艺人录制了6000多盒磁带,约5000多小时。同时,数十年来,国家还先后组织学术考察队到西藏、青海、甘肃、新疆、四川等地收集到散落在民间的手抄本和本刻本200多部,去除各种异文本后,有约近100部。这些收集工作使我国掌握了无比丰富的第一手资料,为出版《格萨尔》精选本提供了可能。”

    据悉,《格萨尔》精选本以西藏著名说唱艺人扎巴老人的说唱本为基本框架,在众多分散的200多部分部本和变异本中,择优选粹,同时参考桑珠、才让旺堆、玉梅和其他优秀说唱艺人的说唱本,尽可能做到吸收各种唱本和抄本、刻本的优点与长处。这套计划编纂40卷,约1600万字的《格萨尔》精选本,将尽可能的反映史诗的全貌,表现出史诗所具有的思想内容、民族特色和艺术魅力。截止目前,《格萨尔》精选本已出版了《英雄诞生》、《赛马称王》、《魔岭大战》、《霍岭大战》(上下册)等13卷。    

古老史诗在现代再获新生
    “活”是《格萨尔》最重要的特征,藏谚有云:“每个藏族人口中都有一部《格萨尔》”。千百年来它一直活跃在藏区。近年来,出现的关于《格萨尔》的藏戏、儿童读物、配乐说唱及景点建设更是让史诗焕发出了勃勃生机。

  《格萨尔王传》作为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世界文化宝库中的一颗璀璨明珠,民间艺人得到了国家以及自治区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民间艺人中不仅出现了国家干部,其中20名艺人还被授予“民族文学说唱家”“格萨尔说唱家”等荣誉称号,受到社会的普遍尊重。

    为了促进这一优秀文化遗产在少年儿童中的普及,青海省《格萨尔》研究所整理、编写了10本《格萨尔》儿童文学丛书,9本《格萨尔》儿童连环画。

    角巴东主说:“现在人们只能借助书面的版本来领略荷马史诗、《罗摩衍那》等史诗的风采,但《格萨尔》是超越了‘史诗时代’的活史诗。如今,《格萨尔》已成为藏区群众重要的文化生活,在这些新艺术形式的带动下,《格萨尔》将会长久的活在群众中,而且会更加多姿多彩,生机勃勃。”

    在雪域高原上,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即使有那么一天,飞奔的野马变成枯木,洁白的羊群变成石头,雪山消失的无影无踪,大江大河不再流淌,天上的星星不再闪烁,灿烂的太阳失去光辉,雄师大王格萨尔的故事,也会世代相传……”

 

出游宝典*解码西藏
攻略路书 里程海拔 温馨提示 印象西藏 藏传佛教 美食文化 西藏攻略 休闲娱乐
民俗映象 西藏特产 游民公社 出游宝典 旅途游记 游记大赛 光影印度 谜尼泊尔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