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西藏:亚东,没有桃花的桃花源

    亚东象是我收藏在首饰盒里那件心爱的饰物,是最急于戴出来向旁人展示的,尽管它可能只是一串毫不起眼也不动人的朴素的珠链,但是在它身上因为附着了别的一些什么,于是便占据了我心的一隅,成为最最的亲切。深夜的键盘上敲击着与它的一场晤见,竟是那么的顺畅,似一条舒缓的河流自自然然地就从心底淌了出来。
   
    亚东就是这样突然而神奇地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一小时前,明明还是一派雪山连绵、霁雪霏霏,经幡飘舞的高原景象,汽车却沿着山腰只曲折盘旋而下几个来回,我们就见到了与高原截然不同的又一番景致。一小时内,海拔高度由4900米骤降到了2700米,植被开始丰茂,若不是沿途藏式小木楼的一再提醒,看着满山葱郁的植物和山谷间欢腾的溪流,你真会以为自己来到了内地的哪一处林区,我那几个来自贵州的伙伴一脸坚定的说这里就是贵州。海拔走低,高原阳光特有的刚烈与直辣便被明媚和温柔代替。于是摘掉伴随几日不离须臾的遮阳帽,抖抖头发,任那温和的阳光一路倾泻,再不拒绝。
   
    整个县城被连绵起伏的青山夹于其间窄窄的地带,一幢幢房屋散布于亚东河的两畔。小城不大,没费什么工夫就被我走遍。全城只有几条弯曲上下的水泥街道,此时已入夜,临街一家家鳞次栉比的小店铺灯火通明,什么都有的卖,吃的用的玩的济济一堂,个个都是微型百货公司。挂着的衣服在式样上看去就是一件件给人穿的实实在在的东西,不是给人流行用的。这里找不到大型百货商店,找不到竖立的大幅广告牌,没有红绿灯,没有喧嚣吵闹的音像店。偶尔有汽车开过,那鸣叫也不象大城市那么刺耳,而是满含柔情。
   
    小城的生活节奏明显慢着一拍。看着街上安步当车的人们,好象在他们那里,没有过分的快乐,也谈不上什么哀愁,日子就象织布机上的布匹,一匹一匹的岁月都织出来了,而花色都是一个样子的单调,可是他们喜欢 。
   
    山口是中国和锡金、不丹国的边界,驻扎着几国士兵,据说去那里可以看到它国的兵站建筑,还可以和异国士兵隔着铁丝网合影。她说很难,因为是边界和军事辖区,去的话得先到亚东边防六团办通行证,不过一般不给办,除非有很熟悉的关系。 看着我懈气的样子,老板娘说,“这样,你们明天走时来找我吧,我有亲戚在那上面住,我带你们过去,听说这几天下雪去山口的路难走的很,一会儿我先打个电话问问,看路怎么样。”难以置信,竟有这么主动这么热心的人,不由得我那大城市人惯有的猜忌冒了出来,她会收钱的么?没敢流露,只问,“那你和我们去,你的店铺怎么办?”她笑笑,说,“没事,还有别人帮着看店呢?要去,你就明天来找我!”是很豪爽不由分说的语气。觉得自己真是小心眼了。虽然我们居住的城市很大,但是我们的心却很小。记住了,商店名称是“旺达”。道谢离去。
   
    再走回街上,看来看去 ,觉得小城里每张面庞都是悦目的,有一种柔和的光芒洋溢其上,仿佛一盏明灯映照在心里又从脸上反射出来。在这里你看不到狡猾、欺诈、虚伪与冷酷,他们一片祥和,郁郁葱葱。漂泊大城市的压迫感在这里是再也不能感到的。
   
    其实老远的来这里,还有一层旁的目的,就是想淘点乡土便宜又漂亮的手工艺,这是自己每到一地必做的事情。于是按着以往的经验,尽拣些小的旧的杂货铺子蹩进去,试图发现点惊喜。失望,每间店充斥着太多的城市里常见的寻常吃穿用,找不到一件能令我眼亮心跳的东西。
   
    逛到一家没有店牌的小店,贴在玻璃的柜台上使劲地瞧,发现有一种藏族人衣服上的手工小铜扣子挺漂亮,就买了几个。正欲出门,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睛挽留住了我。“坐坐吧”,是老板娘,一位藏族阿佳(阿佳,藏语大姐的意思) 。端坐一旁留着翘翘八字胡转着经筒念经的阿佳的丈夫微笑着对我点头示意。坐下,阿佳倒了一杯甜茶,搁我手边,又从柜台上的一个糖罐里抓出几颗印度糖递给我,接过去剥了一颗放嘴里,真甜。喝着热腾腾的甜茶,我们聊了起来,聊亚东,聊藏人,聊我的藏行 。阿佳的汉语很好,她说她念过书,比一般藏族人汉语程度要好点。不时有三三两两的人进来买东西 ,我就静坐一旁看着。
   
    一个瘦高白净的小武警进了店来,热情地和阿佳打招呼,也不买东西,兜头坐下,很随便地。阿佳又是糖又是甜茶的送上,看来是阿佳的熟朋友。街上安安静静,小店灯光幽幽,我们促膝低语。武警小李是山东临沂人,来亚东两年了,好象已与这里溶为一体,他几乎认识每个进店来的人,一声声招呼中透着热络透着亲切。从他那里了解了不少亚东的情况和藏族的风土习俗,也从他那里得知亚东有名的温泉是男女混洗池,吐吐舌头,看来明天的温泉腐败游一定是得取消了。又问,亚东有没有什么特别漂亮的风景佳地值得一去,他说,这不太好说,每个人欣赏的角度都不同,他就觉得这里山上杜鹃开时最漂亮了,可惜此时不是季节。一旁的阿佳听了,提醒说她那天上山看见亚东渔场周围还有几簇杜鹃正开着,挺漂亮,建议我明天走去看看。
   
    第二天一早,伙伴们尚在酣睡,我却再也睡不着,轻轻地拿着相机出了门。此时薄纱般的晨曦笼罩着小城四周的青山,一切都仿佛似醒非醒。耳畔悠然传来一阵清脆美妙的铃音,循声望去,是那迈着闲散步伐的老牛脖下的铜铃,勤劳的孩子已经赶着牛出了门。昨天我们薄暮时分的姗姗来迟,竟使我和那么多的美丽错过,此刻,晨光中它们已经开始展露出秀美的容颜。沿街,因为是林区,几乎所有的房屋都是红松木造的两层小木楼,色彩斑斓,高矮新旧参次,家家户户低矮的院墙上整齐的垛着密密的干柴禾,门楣和窗沿上都细细绘就了藏区传统的鲜艳繁复的图饰,二楼的廊上,或摆放着花草,或晒晾着衣物,或悬挂着农作物。一派浓郁的生活气息随处荡漾。心动手难停,连着按动快门,两卷负片顷刻而尽。 城小,于是几乎家家的屋子在这个早晨都被我留在了胶片底版上。
   
    赞叹亚东人向美的天性,甚至连停在路口那几辆待人的拖拉机也用绸带和塑绢花给它打扮的花枝招展。
   
    返回旅馆,经过讨论,大家决定不去山口了,手续太复杂。而且都觉得已经连着坐了几天的车,是该溜溜腿了,于是就决定这天沿亚东河谷边走边玩,享受大自然。再没比这更好的计划了。
   
    对我这样整天穿梭于都市丛林的人而言,每次的山间走路总会使我产生极其欢悦有如回归的感动,呼吸着旷野的生命气息,踏着厚实的泥土,整个人单纯的就如天地间最初的那块石头。
   
    准备出发,突然想起山口的允诺,赶紧跑去对那家商店的老板娘说我们不去山口了,正在忙活的老板娘对我笑笑,说,没关系,以后去吧 !
   
    出发总是美丽的,尤其是在一个阳光普照的山林的清晨。
   
    蓝天,白云,雪山,密林,清流。一幅静美的图画
   
    抬眼望去,路两边的山上林木森森,各式木制小楼散落山脚,身侧山谷间奔流而下的就是昨夜那条用它温柔的歌声伴我入眠的河水,这行的一路作陪的是啾鸣的鸟儿和欢唱的河流 。看到几朵团球状紫色的野花悄然凝立草丛间,很美,摘了来,握在手中插于鬓间 ,仿佛自己也艳丽如花。
   
    这山谷里没有如我一般的俗人,游客没有污染他们,在这儿,天长日久,沿路的木屋顶上的罅隙里都长出了野草和小花,迎风招展,悠然自得,这地方,天人早已不分,人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如果那田间劳作的农人头上长出青稞来,我也不会觉得奇怪。
   
    真愿意慢慢化作一个实实在在的乡下人,化作泥土,因为生命的层层面貌只有这个最最贴近我的心。
    
    回想起一幅令我着迷的油画,我爱它的并不是它的艺术价值,爱的只是那画中一份对安详的田园生活的憧憬,每一个人梦中的生活应该是那个样子吧。我们走在这条小路上,就仿佛走进了梦想中的大图画里。然而我清楚的明白,再温馨,再甜蜜,我们过几个小时仍然是要离去的,这样的怅然使我更加温柔的注视这片遗世的土地,望着路上往来的一个个知足恬静的人,想,原来避秦的人啊,就在这里。尽管没有看到一棵桃花树,但我一点也不怀疑这里就是另外一处桃花源。

    因为喜欢,因为亚东小城带给我的感触太多,陈述中难免就会带了一些非理性的渲染与夸大,所以在这里有必要脱离开个人感情的牵绊补充一些客观真实。

    其实,任何一个有人类居住的地方都有它的陋病,亚东也不能免俗,比如从城中那座桥上向下望去,会看到河滩上散布着林林总总的生活垃圾;比如早晨的街道上还会看到人畜的粪便。去年,亚东口岸被关闭,很多锡金和不丹尼泊尔等外埠的舶来品见不到了,亚东也没有了以前口岸开放时游人熙攘的场面,我呆的这两天里,除了一车和我们一样租车从拉萨来这里的人,再没见到什么外来的游客。同行的伙伴回来后也对我说他至今还在后悔选择去了亚东而不是樟木,因为和尼泊尔的通商往来,一样的边境风情但樟木就热闹多了。更有从西藏林芝、波密回来的友人神采飞扬的一定说自己是刚从瑞士回来的。相比之下,亚东显得就象一个怯生生的少见世面的山里娃,他太口呐、太清净、太淳朴 。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对我而言,无论去向哪里,风景再好,若没了人的因素,也只是呆板只是僵化。
   
    人,是我心中永远不变的主旋律。
   
    亚东,美在其次,它的人情味使人如回故乡。


西藏的边陲小城:亚东概况
    亚东口岸是中印贸易的主要通道。亚东,藏语称“卓木”,意为急流的深谷。亚东位于喜马拉雅山中段南坡谷地,海拔3000米,与锡金和不丹接壤。

    这里只有一条南北向主要街道,一头通往锡金的首府甘托克,另一边则朝向印度大吉岭和尼泊尔的加德满都。每逢风和日丽的日子,南亚各国的商人像工蜂一样聚集在这里,各国俚语方言嗡嗡地响成一片。这座漫山遍野全是杜鹃花的边陲小城亚东就在这种奇异的融合中宁静安祥地微笑着。

    从19世纪中叶开始,亚东就逐渐发展成为中印贸易的主要陆路通道,和平解放初期也是西藏最大的对外通商口岸。目前亚东边境互市贸易开始恢复,口岸基础设施建设初具规模。亚东距不丹首都廷布约300公里,距锡金首都甘托克约100公里,到印度沿海城市加尔各答亦只有几百公里,离西藏首府拉萨460公里,各城市之间基本可实现公路与铁路连接。

 

出游宝典*解码西藏
攻略路书 里程海拔 温馨提示 印象西藏 藏传佛教 美食文化 西藏攻略 休闲娱乐
民俗映象 西藏特产 游民公社 出游宝典 旅途游记 游记大赛 光影印度 谜尼泊尔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