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梦里花开的地方——记西藏亚东行

    亚东,一个被所有经历过的人津津乐道的地方,一个很少在进藏旅行人的地图和计划行程里标注出来的地方,似乎这里在西藏开发已相当完善的旅游版图上还是一块不大不小的处女地。那么纯净的蓝天、比天还蓝的海子,九月初秋的天气仍有黄的刺眼的油菜花海,洁白晶莹的亚东雪山带连绵起伏,高山峡谷里郁郁葱葱的高大乔木、缓缓流过村寨的蓝绿色的河水和仿佛生长了千年的盘根错节的树妖,与印象里雪域高原的戈壁草原那么的格格不入,这里更象是西藏的后花园,宁静、温情、简约、自然 , 却又有边陲小镇所特有的古朴、热烈和异国风情。

  亚东,其实并不在我这次进藏的行程表里,甚至在到达拉萨之前也从未听说过,却是在拉萨工作的朋友高远总在耳边提起的一个名字。他想去亚东,他说那里有大片的油菜花海,有江南般秀美的风光,有锡金和不丹的小商贩,却没有如拉萨般如织的人流。它平平淡淡的恪守着自己的本份,安安静静的存在,不繁华却淳朴温馨。于是,亚东的名字便这样在我的心里扎下了根,总会在不经意间记起,我时常在想,我在拉萨多逗留的那几天是不是只为了付一场与它心灵的相约?!

  从拉萨出发经日喀则、江孜继续向西行约3个小时就进入了通往亚东的路。当2024在亚东跳动的脉搏里穿行的时候,清晨的第一屡阳光将伸手可及的雪山映的透亮,大朵大朵洁白的云在藏青色的山体上投射下班驳的影子,映在海子中的倒影清晰、明净。成群的水鸟在雪山融水形成的湖面上嬉戏,湖边闲庭信步的牦牛,还有藻泽地里偶遇的两只鹤,优雅的展开雪山一样洁白的翅膀凌空起舞。路并不好走,有车开过,腾起的沙尘远远的形成一道灰的墙,挡住视线,而在逐渐明朗的视野里,我们忽然尖叫,所有人都被那一瞬间看到的壮美震慑住,时间于是定格在我们初见亚东雪山带那连绵起伏晶莹剔透的雪峰的刹那。

  很多次,我们在圣洁高傲的雪山面前远远凝望,顶礼膜拜,似乎那是心中的一种想望,遥不可及。而这里的雪山,近在路边,咫尺的距离,似乎伸手就能触摸到它滑腻 肌肤的冰冷温度,不用长焦就能清晰看到雪山上的纹路脉络和泛起悠蓝光泽的冰舌着实让我们兴奋了好一阵。雪,那么轻净柔软,似乎从来没有人践踏过的痕迹,浓烈的阳光下象天上闪烁的星星,亮晶晶的光泽却并不刺眼。它们优雅的静静凝望着经过它身边的每一个过客, 那贤淑的姿态竟会让我感受到慈祥和温暖,于是,一种莫名的感动在心底缓慢滋长。阳光正浓,草地温暖,溪水亮亮的缓缓流淌发出清脆的声响,远远的几头牦牛和身边的几匹马都懒懒的低着头吃草,在雪山脚下我们久久不忍离去,但愿长睡。

  依依不舍的从雪山身边走开,却不期然的在高原第一镇帕里,邂逅了那一大片至今仍在眼前晃动的亮眼的黄,那在第一眼就虏获了所有人心的金黄的油菜花海,一望无际。从没奢望过能在九月的季节看到如此绚美的风景,而遭遇如此美丽的我们快乐的象一群孩子。我们弃车而行,或往返奔跑呼喊于田垄之间,或缓缓的走在梦里的天堂,努力汲取花间的气息。阳光下那耀眼的金黄色泽间或夹杂着淡紫色的小花,深深刺激着我们的感官。

  躺在花田中央,被浓郁的色彩包裹 着,头顶是亮得刺眼的正午阳光,鼻端的花香、眼里的雪山和着耳边嗡嗡的蜂鸣,就当是梦吧,不愿醒来。一辆架着几个硕大顶灯的北京吉普,四个一身红衣的背影,在这一大片黄花的海里显得那么渺小却又鲜艳夺目。留下这样一张照片。

  花自无言,我们曾经走过、经历过,也感动过。从帕里出发走老路去了康布,是慕着温泉的盛名去的。到了才发现,这里的温泉有各种不同的药效,完全免费,因此洗的人很多,男女共浴,没有性别之分。他们很坦然的接受,似乎很平常,没有什么可值得大惊小怪的。而我们或者是接受文明的程度较高亦或者是参杂了太多世俗的想法呢?终是没有洗,于是离开。

  亚东的旅程总会在不经意间给你惊喜。当所有人都心满意足的说此行已无憾的时候,那一条在山谷间奔腾咆哮的河和峡谷里遮天避日的参天古木就这样卒不及防的钻进眼帘,又一次让我们失了神。在高山峡谷里孤单的行走,狭窄的山路,s型的转弯,只听得见发动机引擎低喘的声音。葱茏的高大树木, 满山满谷 ,遮挡住了最后投射下来的那一点阳光,只偶尔在参差的树间留下一道道变幻的光影,耐人寻味。而山间的路似乎永无止境,盘旋而上直插云端,多少也让人生出点绝望来,要不是司机来过一次,一直在说马上转过这个弯就到了,还真不知道我们有没有勇气一直这样走下去,不知归处。于是有心情去看窗外的风景,路边偶尔流过小瀑布动听的声响,水漫过石子的路面夹带着枯黄的落叶朝向山谷深处,山间不知名的大朵大朵白的粉红的花,光影变换中暮色一点点笼罩下来,忽然想起那句“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来,贴切的紧。

  赶在月满西楼之前,我们到了亚东,这个离繁华都市并不算远的边陲小镇,竟宁静得远远回响着穿城而过的河水奔流的声音。小镇很小,被一条河分成两半,用一座桥连接。河的两岸都有些小旅馆,住在二楼的大落地窗边可以看得到蓝绿色的河水流淌,听着水声入眠。镇子里每一家的窗台上都养着各种鲜艳的花草,草长的茂盛花开得更好,或者是地域得天独厚的关系,这里的花草似乎不用怎么照顾都能生得很好,不象我们养一盆花要费劲心思时时照看还不是很养得活,于是都没了养花的兴致。它们就这样旺盛的生长在窗前或院子里,淡淡的香味,默默的装点着这个温情的小镇,倒也妖娆。

  不是周末,口岸也还没有开放,终于没有机会看到锡金和不丹的小商贩,印度军官和他们的家属,还有传说中的印度民间艺人。开着车往山里走,想着能走到哪算哪好了,却意外的在一级边检站只碰到了三只漂亮的狗,继续向前走了二十几公里的山路,没碰到一个人,而饶山而行的路也似乎没有终点,于是掉头回转,不知道算不算出了一次境:)

  亚东的行程很短, 想念却很长;那个边境的小镇很小,可一路行去,在路上的感受却很大,大得可以装下你所有的想象。

  一个地方,在没有到达之前,它只是一个陌生或者熟悉的名字而已;而到达之后,那里便是一个故事,一段传说,和一串长长的思念。怀念那里的一切。

 

出游宝典*解码西藏
攻略路书 里程海拔 温馨提示 印象西藏 藏传佛教 美食文化 西藏攻略 休闲娱乐
民俗映象 西藏特产 游民公社 出游宝典 旅途游记 游记大赛 光影印度 谜尼泊尔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