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踏古:一段不可尘封的记忆

  吉隆,是位于西藏日喀则地区西部的一个与尼泊尔接壤的边境县,古时曾称“芒(或写作孟)域”、“贡塘”,旧文书中也写作“济咙”、“济隆”、“吉仲”等。 吐蕃时期将全藏划分为伍茹、约茹、叶茹、茹拉、孙波茹等“五茹”,吉隆属“茹拉”之范围。清乾隆十六年, 噶厦政府将地方行政机构调整为“基恰”(相当于地市一级)和“宗”(相当于县一级)两级。现在的吉隆县境内分设“宗嘎(旧写作宗喀)宗”和“吉隆宗”,一直沿袭到1959年。1960年,成立了包括吉隆和宗嘎在内的吉隆县,县驻地设在宗嘎。

  我曾经在吉隆县工作6年。吉隆县文物古迹非常丰富。西藏历史上的许多重大事件,也多与吉隆有关。

尺尊公主踪迹
  热索是吉隆县的边界村。到热索的路非常艰难,只能步行。有的路段开在悬崖峭壁上,要侧着身过,给人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强烈印像。不过,沿途的风光却美到极点。那是被陡峭的高山从东西两面挟持着的一条峡谷,两侧奇峰林立,气势磅礴。山顶终年被皑皑白雪覆盖,白雪之下是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发源于马拉山的吉隆河顺着蜿蜒的山谷向南飞泻,至热索后与东林河汇合,呼啸着注入尼泊尔境内。几十米长的热索桥横跨于界河之上,第48号界桩就屹立在我方桥头。

  热索自古以来是西藏通往国外的交通咽喉。吐蕃一代英王松赞干布从尼泊尔迎娶的王妃尺尊公主就是从这里进入西藏的。

  西藏史书上记载,松赞干布曾“梦见娶西方尼泊尔之美丽公主和东方唐朝之美丽公主为妻。” 经与重臣商议,决定首先迎娶尼泊尔公主。于是,由禄东赞统率500臣仆骑士,携带聘礼,从拉萨出发,途经吉隆到达尼泊尔。尼泊尔王答应了这门婚事,并赐佛像、法物、经典等作为尺尊公主的嫁奁。

  那年,尺尊公主只有16岁。

  《西藏王统记》讲,尼泊尔王送尺尊公主上路时,曾“重赏蕃使,并设筵宴,极为隆重。惟觉阿与慈氏二像,若造车载,道路难通,欲置于驮马背上,负驮牲畜均不胜任。乃忽出现二白色变化犏牛,堪能负载。遂将觉阿与慈氏二像,分置两犏牛背上。尺尊公主乘一白骡,偕同美婢十人,连同负载珍宝多骑,吐蕃使臣为之侍从,遂同向藏地而来。尼婆罗臣民皆送行至于孟域之间”。“抵于藏地”时,“藏中臣民众庶,各执乐器,前往迎亲,颇极一时之盛”。

  这里所说的“孟域”,即今天的吉隆。

  另外,史料载,吉隆县吉隆镇的帕巴寺就是尺尊公主时期建造的。

  我曾多次到过帕巴寺,却没有推开过它那扇雕刻得异常复杂的木门而进到里面。那时,它还是粮食仓库。据说原来寺庙保存较好,寺内文物也很多,但于文革期间被毁。当时,我只觉得它与我在拉萨、日喀则所见到过的寺庙在建筑风格上有些不同,更像一座楼阁。后来,当我知道了帕巴寺的始建年代已在千年以上,其建筑式样是依据了尼泊尔寺庙的格式、具有浓郁的南亚风格时,我已经离开吉隆,再难以去从容地领略它的风采。

  据专家介绍,帕巴寺内的壁画虽多有破损或被烟熏火燎,但大部分保存尚好。其中外环廊四周满墙的壁画最为精美。特别是暴露于上层壁画破损之处的下层壁画,年代久远,具有极高的历史和艺术价值。我有时想,如果今后科学技术进一步发展了,能否将或许存于更下层的更早期壁画显示出来呢?——那应该有着关于尺尊公主的内容的。

贡塘王朝遗址
  吐蕃最后一个赞普朗达玛死后,吐蕃政权崩溃,西藏进入数百年的分裂时期。

  朗达玛的两个儿子威宋和云丹由王族、外族分别支持,连年混战。平民和奴隶的暴动也迅速遍及全境。

  威宋的儿子白科赞被诛后,其子吉德尼玛滚逃至阿里,分封三子,先后建立起拉达克王朝、古格王朝、普兰王朝。吉德尼玛滚的同父异母的弟弟赤扎西则巴贝随后也到了西部地区,建立了贡塘王朝。但也有资料认为贡塘王朝是由赤扎西则巴贝的孙子维色德所建立。

  贡塘王朝,与阿里的古格王朝等一样,是吐蕃分裂时期在西藏西部地区重要的割据势力,也是吐蕃王室后裔在大动乱后获得一席之地的幸存者。

  贡塘王朝传承计23代,一直在政治上保持着相对独立。贡塘王朝在经济、文化上也有一些建树,如,重视基本建设,开发金矿,在属民中平均财富,用金粉书写藏文经典《丹珠尔》、《甘珠尔》,塑造佛像等等。

  离开吉隆后,我才知道,贡塘王朝遗址其实就在吉隆县城——宗嘎。

  西藏著名史学家托·仁增次旺罗布曾于吉隆的萨俄深沟中住了一年。期间,他把贡塘世系的许多史料收集后,写成《藏王世系如何延续于下阿里芒域贡塘之史记明镜》一书。时在公元1748年。

  据专家考证,贡塘王朝城址平面系一不甚规则的长方形,有内、外两重城垣,外围墙顶厚达两米以上,卫兵可以沿城垣顶部绕城巡逻。外围墙的四角上筑有角楼,其东、西、南、北四边的城垣正中还各设有一座碉堡。外围墙的南面与北面,各设城门一座,可供行人和车马通行。其中南门为正门,北门为后门。内城垣沿外城垣几乎平行砌筑,面积略小。城垣四角上各建有一座神殿,其名称分别为次巴、浪木加、坚热西、甲央。贡塘王的居址为三层楼建筑。

  但如今,昔日的风光几乎荡然无存,只留下几处残垣旧壁还能撩起人们对那个时代的一丝怀想。

  贡塘王朝遗留下来的那一两段残破的墙体在宗嘎村的东南角,宗嘎至吉隆公路的上方。由于墙体就砌在平坝的最外沿,从村里看不出什么,从村外看就不一样了。公路东侧的河沟有一眼泉水。我常常去那里挑水,有时还到沟底的小河边散步。每抬起头,便能望见陡峭的山崖之上,残墙如受伤的黑鹰,迎着风顽强地挺立着。

  我感到过一种苍凉,却不知苍凉的原由。

米拉日巴故里
  公元1040年秋天,一个婴儿在今天西藏吉隆县宗嘎乡的哲隆村诞生,这就是后来成为西藏噶举派第二代祖师、著名高僧、宗教宣传家的米拉日巴。

  哲隆村边的公路旁,有一座由片石垒砌的古塔,叫申久格西东杰塔,现存三层,风化磨蚀痕迹严重。据说此塔已有800多年历史,系后人为纪念米拉日巴而建立的。在古塔南方,还保存有相传为米拉日巴姑母的旧居遗址,夯土墙基仍然屹立,残高约两米左右。

  吉隆县的许多人都能讲出米拉日巴的故事。20世纪80年代初,在吉隆县书店,我买到一本叫做《米拉日巴传》的书,由乳毕坚金著,王沂暖译。我是在暗淡的烛光下读完它的(吉隆县当时没有电灯)。我为米拉日巴的传奇经历所吸引,更为他所经受的苦难而感动。

  米拉日巴7岁时,父亲得重病死去。伯父、姑母强行霸占了全部财产,牲畜般地役使米拉日巴母子,后来干脆把他们赶出家门。米拉日巴幼小的心灵受到极大的伤害,发誓要报仇雪恨。他历尽艰险,传说学会了咒术,施咒使伯父房屋坍塌,35人被压死。他还施咒降雹,使家乡正在出穗的庄稼毁于一旦。

  米拉日巴取得了“成功”,但又悔恨莫及。他那颗善良的心复活了,从此走上了一条弃恶从善、寻师求法的艰辛之路。米拉日巴在玛尔巴大师处修行了近7年,45岁回到故乡吉隆后又苦修9年之久,最后获得“正果”。后世佛教徒将他坚韧不拔的苦修精神视为风范。

  吉隆县有多处与米拉日巴有关的遗址。其中重要的有位于哲隆村附近的刚楚布寺和位于隆达湖山崖顶颠的查嘎尔达索寺。

  刚楚布,意即“起始窟”、“首次修行之窟”之意,是米拉日巴首次修行的地方。刚楚布寺系后人为纪念米拉日巴而在修身洞处建立的朝拜之所,专家考证建筑年代在公元12世纪之后。

  查嘎尔达索寺规模较大,寺址距离地面达200米。它依山势而建,起伏错落,虽大部分已成废墟,但仍然气势不凡,蔚为壮观。寺内存有许多有关米拉日巴生平及情节场面的壁画。如在表现米拉日巴拜玛尔巴为师方面,就有米拉日巴身负石块而磨破背部、化脓流血,白天修成的碉房因上师作法而坍塌,玛尔巴之妻及其众弟子暗中相助,最后终于感动上师收米拉日巴为徒等情节;再比如,一猎人带犬行猎,正在追赶一只小羊,路遇米拉日巴在洞中修行,在米拉日巴的诱导之下,猎人终于觉悟,戒杀心,生佛性。

  我真希望吉隆县能编一本米拉日巴壁画集。

反侵略古战场
  1788年8月28日,一封关于廓尔喀入侵西藏的奏折摆到了乾隆皇帝的御案前。

  廓尔喀是尼泊尔的一个民族,自18世纪中叶统治尼泊尔之后,崇尚武力,不断向外扩展势力。其实,在乾隆皇帝接到奏报的一个多月前,廓尔喀人的脚已经踏上了吉隆。吉隆距北京万里之遥,且藏地交通极为艰难,所有信息靠骑马或步行传递,速度之慢可想而知。

  《高宗实录》记录着廓尔喀人入侵西藏后乾隆皇帝所发出的大量谕旨,从中既可以了解整个情况的过程,更可以领略乾隆皇帝为巩固西藏边陲的呕心沥血、殚精竭虑之风范。

  战争平息三年后,贼心不死的廓尔喀人第二次入侵西藏,相继攻占聂拉木、吉隆、定日、萨迦,直逼日喀则。

  乾隆皇帝闻报后极为震怒,决定派大将军福康安统率由满、汉、蒙古、藏、鄂温克、达斡尔族士兵组成的劲旅,由青海入藏,与藏军一道挫败侵略者。大军翻越昆仑山、唐古拉山,进抵拉萨,并陆续开赴后藏。1792年初,福康安亲率主力,经吉隆向尼泊尔腹地实施主要进攻。

  吉隆县是清军反击廓尔喀人入侵的主战场。据说,收复擦木、热索桥的两次战斗最为激烈。

  如今位于吉隆县驻地宗嘎至吉隆镇公路中段的擦木卡沟一带,即当时的擦木古战场。那里两山夹峙,中亘山梁,高峻险要。清军是乘雨夜分五路突然发兵的,福康安亲率中路指挥战斗。可以想象得出,那些满身泥浆、因高原反应而气喘吁吁的将士们是怎样艰难地沿着黑暗、陡峭、泥泞的狭窄山路向高踞于山崖之上的敌人碉卡登攀、冲锋的。尔后,又像雄狮一样地吼叫着,在刀光剑影中与敌人进行你死我活的拼杀。

  古战场至今仍保存着清军攻克擦木天险之后,为御敌援兵反扑而在古道两侧山崖临时构筑的5处防御工事。那残存的堡垒、护垣、堑壕、掩体,不知储存着多少惊心动魄的故事。

  攻克热索桥的战斗同样艰难。清军到时,敌人早已在河对岸砌筑了层层石卡,并将热索桥上的木板全部拆除。隔着滔滔大河与敌人相持,清军暂时撤兵,实际上密遣一支精干队伍,绕越两座大山至河之上游潜渡。当黑夜的激流中一条条木筏载着同仇敌忾的清军将士突然从天而降,又一场惨烈的激战便拉开了帷幕。

  在吉隆镇卓塘村以北公路东面的山崖石壁上,刻有“招提壁垒”四个汉文大字,据说是福康安大将军为纪念驱逐廓尔喀人大获全胜而亲笔题写的。

  吉隆镇冲堆村还有一处古遗址,称“108塔”。那是由石块垒砌的一片石丘,足有上百个,纵横排列整齐,组成一个大的正方形。对其来历,当地有3种说法,其中一种就是清军与廓尔喀侵略者作战时阵亡将士的陵墓。我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片地方是应该得到修葺和保护的。当年的壮士远离家乡和亲人,为保卫祖国边疆而血染吉隆的土地。他们的身躯虽然永远地消失了,但他们的英灵却会与吉隆的山河共存。


 

出游宝典*解码西藏
攻略路书 里程海拔 温馨提示 印象西藏 藏传佛教 美食文化 西藏攻略 休闲娱乐
民俗映象 西藏特产 游民公社 出游宝典 旅途游记 游记大赛 光影印度 谜尼泊尔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