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大昭寺外市井众生相:灵魂的皈依

屹立千年大昭寺
  拉萨,是个摄人心魄的地方,凡第二次来拉萨的人都会说“回拉萨”,而非“去拉萨”,仿佛这里是精神皈依的家园。

  具有1350多年历史的大昭寺,便坐落在拉萨市旧城中心八角街。传说,在建寺之前,文成公主运用阴阳、五行,推测出西藏的地形似仰卧的魔女,拉萨卧塘湖恰为魔女的心脏,在此填湖建寺才能驱魔。于是,松赞干布按文成公主的心愿,为公主入藏修建了这座大昭寺。如今,大昭寺门前粗糙的青石板由于人们长年拜叩,竟磨出一道道光滑的凹槽。

  那些远道而来的信徒,他们一步一个身影地磕长头,沿途乞讨为生,有些死在路上。他们一生只有一项工作需要完成———到拉萨大昭寺叩拜。

  大昭寺内,成百上千的酥油灯闪着幽幽的光亮。正殿的诵经喇嘛,戴着高冠僧帽,披着猩红僧袍,眼睫微阖,以低沉的声音齐诵《度母经》 
。几米长的古铜法号,号音沉闷浑厚,散发着一种凛然的肃穆。在这样的肃穆中,岁月隐去,沧海桑田。

  浓郁笃定的信仰,凝重端肃的氛围,令此时此地的我们也不由得敛眉低首,肃然而立。
  
风雪三年朝佛路
  从大昭寺出来,远远的,看见几位信徒沿路跪拜而来。每前进一次,他们就匍匐在地跪拜磕头,然后伸直双臂用手在前方抹一道标记,爬起来,走到那道标记前,再匍匐跪拜。从双膝外捆绑物什的磨破程度可以猜想到,他们来自遥远的地方,他们用身体专注地丈量着通往拉萨的每一寸道路。

  甲华杨培便是其中一位信徒。他从青海省玉树州磕了3年长头才来到拉萨,宽阔的额头上已磕出硬茧。

  这是他和家人第一次来到拉萨。因为大昭寺供奉着“觉仁波切”,那尊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是1300多年前唐蕃联姻时文成公主带到拉萨的,至尊无上,被称为“西藏第一佛”。

  甲华杨培毕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到拉萨觉阿佛像前,上盏酥油灯,磕几个头。他说:“3年前的藏历新年刚过,春天快到了,我想我们全家干脆磕头去拉萨。我给‘囊姆’(妻子)、儿女说了,她们都愿意,有几个亲戚和乡亲也想去。我们一共9个人,就从曲麻莱(位于青海省玉树州)磕着头出发了。”

  那时,甲华杨培40岁,女儿不到20岁。他们白天磕头,晚上睡在帐篷里。其中一人拉架子车,车上放着他们的日用品,这个人一口气先拉上很远很远,然后再回来跟他们一块儿磕头往前。

  中途,有个人生病了,在格尔木医院住了20天,花了1万多元。他们身上值钱的宝石都换了钱,但病没全好,只好在沱沱河又住了大半年。慢慢的,病治好了,他们接着磕头往前。甲华杨培说:“即使病得再厉害,我们也不会去想,究竟能不能走到拉萨,只知道自己有一颗虔诚的心,即使走不到拉萨,死在朝佛路上,灵魂也是安然的。”

  路上,甲华杨培的小儿子生下来了,女儿的儿子生下来了。3年后,他们终于到了拉萨,见到了“觉仁波切”……
  
索性定居在拉萨
  也许,正是拉萨有别于现代生活方式,这里也成为都市年轻人的向往之地。他们在这座远离喧嚣的城市里寻找着不一样的生活体验,感受信仰的力量。一些人为这块神奇的土地所折服,选择永远留下来。

  广州姑娘李婉在这里一待就是9年,并决定安家拉萨。

  寻求自由,是李婉第一次去西藏的全部理由。当时,她还是一名刚踏出大学校门的外语系小女生。第一次到拉萨,她就被这里的人坚定的信仰和简单、真实所感动。在她看来,这里的宗教、文化、生活方式值得用一生去感悟。

  DV纪录片、文字、照片是李婉这些年深入拉萨的方式。她的纪录片里有低声诵经的老喇嘛、坐在火边纺羊毛的女人……“这里单纯但不单调,简洁但不简单,就像它的唐卡、文物等艺术品。”

  对于很多人,西藏是符号。但对于李婉,这里是丰富的,是她寄情所在。她把这种文化拍成了《喜马拉雅的孩子》、《中国西部边境的村落》、《独闯怒江大峡谷》等纪录片,因为她怕这种文化会被未来的巨变淹没。

  已经死心塌地喜欢上拉萨的李婉,还有一个梦想,就是在拉萨找一个藏族人相伴一生。她喜欢藏族小伙子的真实、纯朴、豪放。这似乎印证了她自己的说法,拉萨是一个具有多层次历史感和神秘文化氛围的综合体,“谁若陷进去,想跳出来就没有一点可能性。”
  
红尘往来觅家园
  在拉萨,我们认识了不少像李婉这样的内地人,他们一开始为西藏的雪峰、荒山、草地、湖泊、河流等自然风光魂牵梦萦,后来就为独特丰厚的藏文化所吸引。

  实际上,越来越多的现代都市人在追寻梦想的旅途中会暂时休憩,来到雪域高原的拉萨寻找力量,信仰的力量,支撑自己不致迷失于危机中的精神家园。

  在只有20万人口的拉萨,旅馆却是鳞次栉比,在藏味浓郁的八角街一带,藏式旅馆更是一家挨着一家。东措国际青年旅馆是其中名头最响的,一年四季都聚集着来自各地的旅游者,大门正对面的墙上每天贴着无数小纸片,全是自助旅游者们的启事,中文、英文、日文的全都有……

  拉萨不断演绎着似乎是幻觉的真实神奇,同时保留着那份文化神秘。神奇与神秘交融的拉萨,正成为红尘男女心灵栖居的“终点”。

  如今,青藏铁路伸进拉萨。拉萨是青藏铁路的终点,但对拉萨居民来说,则是走出西藏的一个起点。

  融合了现代元素的拉萨火车站就建在卓玛的村庄,车站与西边的布达拉宫隔着拉萨河遥相呼应。从听说修建青藏铁路起,她就期待着走出拉萨,26岁的卓玛说:“我要坐火车去北京、去上海。”卓玛准备到上海或成都开一家糌粑店,让外面的人也能品尝到高原的绿色保健食品。

  白云,寺庙,转经筒,朝拜者……时光默默流逝又默默轮回。

  这就是拉萨。一方遥远、神圣而纤尘不染的天界,一个可以涤荡人们精神污浊、唤醒灵魂的地方。

  当青藏“天路”上飞驰的列车从此出发,这座城市神秘的文化和生活方式,开始向外界秘而不宣地流露并传播……

 

出游宝典*解码西藏
攻略路书 里程海拔 温馨提示 印象西藏 藏传佛教 美食文化 西藏攻略 休闲娱乐
民俗映象 西藏特产 游民公社 出游宝典 旅途游记 游记大赛 光影印度 谜尼泊尔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