膜拜大昭寺:西藏佛教徒心中的金色圣殿

    这世上可能没有多少城市像拉萨般,把现代生活消解于无形。漫步拉萨街头,你会被这里的氛围所吸引。拉萨留给你的,是源源不断的冲击力,它在视觉、听觉和心理上,带给你震撼和满足。

    我在拉萨时,最喜欢大昭寺前的广场,那里有藏族人民最虔诚的信仰。其实,拉萨最令人感动的,并非宏伟的庙宇,我更喜欢那些街头巷尾的人们,他们在小小的甜茶铺里诠释着世俗的生活。从某种意义上讲,世俗要更为亲切一些,那些普通人身上的光辉,是最动人的。布达拉宫前的广场上,总是人迹寥寥,它的巍峨和地位给我以距离感,反倒是香火弥漫的大昭寺,记录着藏人的生活。

    这座古寺,积淀着1000多年的气度,在大昭寺前,每天有络绎不绝的朝圣者从各地奔来,希冀能洗去尘埃,他们献上钱财与酥油,在这里供着不灭的明灯。在佛教的隐喻里,灯是光明的象征,佛教徒通过它们,表达着对一种境界的渴望。他们希望终有一天,能够万千佛光,普照众生,就像《景德传灯录》中所提到的,让所有的愚痴随着光明,像暗夜一般消散殆尽。

    大昭寺始建于唐朝,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是这里最古老的寺庙之一。当年尼泊尔的墀尊公主来吐蕃时,带了一尊释迦牟尼8岁的等身像,她想为这座佛像修个寺庙,谁料竟生出波折。据说,当时吐蕃的地形,犹如一个仰卧的罗刹女,而拉萨的位置,刚好是罗刹女的心脏。那时的拉萨有个卧塘湖,里面的湖水,被认为是罗刹女的血液,因此如果想要建成大昭寺,就要用1000只白羊将湖水填满。

    后来,在大昭寺建成时,它被取名为“惹萨噶喜墀囊祖拉康”,藏语中的意思,就是“山羊驮土而建的经堂”。在今天的大昭寺旁,还供奉着白山羊的雕像,如果有兴趣,不妨去参观一下。

    后来,大昭寺里的佛像,被换成了释迦牟尼12岁时的等身像,它是文成公主带来的。今天的大昭寺前,还立有唐蕃会盟的石碑。正是因为这珍贵的佛像,大昭寺成为朝圣的中心,藏人们的虔诚,也就展现在游客面前。可他们的信仰与膜拜,你根本无从参与,只能静静地站在一边,在悄然中,荡涤着自己的灵魂。

    我对于大昭寺是如此喜爱,大把的时间,全都花在这里。寺门前有很多小孩子,分成男女两拨儿,每天都在吵嘴。由于我常去,也就慢慢和他们熟了,有时请他们吃些雪糕。和我最好的三个孩子,都来自那曲,他们从小就被父母送到拉萨,晚上就在大昭寺里过夜。白天的时候,他们会扮出各种鬼脸,来讨游客或摄影师的欢心,有时能得到一些钱,然后就大手大脚地花掉。我觉得这里人们的生活,像一首藏族小调,虽没有史诗那样的壮阔,却每天都很鲜活,直打入你的心坎儿。

    在拉萨的日子,我仰望大昭寺的金顶,燃着的艾草轻烟弥漫,环绕在白塔的四周。这里的朝圣者们,虔诚地磕着长头,门前的石板早已平滑如镜,不知有多少人,已完成了朝圣的旅途。直到今日,我仍然记得那些表情,他们的坚毅和淡泊,有一种直指人心的力量。我知道这些人与事,如同亘古不变的歌谣,它们会透过我的双眼,慢慢地浸入灵魂。

  来朝拜的人很多,他们大多从很远的地方赶来,风尘仆仆,脸上却看不到一路走来的艰辛。我曾在八廓街上看到一个约莫十来岁的小喇嘛沿着街道三步一叩,合掌,叩头,跪下,全身伏地,再起身时已经是满脸的灰尘。周围并没有多少像我这样觉得好奇并驻足细看的人,我的惊奇在这里显得那样愚蠢和无礼。我一家一家小店的进进出出,快走到街口的时候发现那个小喇嘛正喘着粗气从地上爬起来。八廓街并不短,这样的三步一叩,不知道需要多少体力和耐力。后来再去八廓街的时候,又看见两名年轻的喇嘛顺着街道,面朝大昭寺的方向,走一步就全身伏地的叩长头,脸上刻着虔诚和坚定。

  大昭寺的门前,两个经幡柱高耸入蓝天,经幡下面满是伏地的朝拜者。白色的佛塔里燃烧着不知名的植物,酥油灯的味道从暗房中飘出,八廓街上拥挤着手拿转经筒口里念着六字箴言的藏民,在明艳阳光的蒸发下,气味混合着熏烟让人越发感到宗教气氛的炽热。

  大昭寺售票点的四名喇嘛据说都是很有学问的人,精通好几种语言。我曾在电视上看到过关于这里很有名的喇嘛尼玛次仁的介绍,我想在这里的僧人一定都是很有修为的。当跨进“觉康”佛殿的那一刻,我居然有种不在此世间的错觉。酥油灯在殿里幽幽的燃着,阳光透过天井洒在喇嘛念经文时端坐的暗红座垫上,光影中尘埃粒粒可见,金身的佛像在暗处隐约闪着光。在抬脚跨过门槛走进的瞬间,我似乎已经被渡化。

  觉康殿的中央是大经堂,是大昭寺僧人诵经修法的场所,四周为小型佛堂。释迦牟尼佛堂是大昭寺的核心,这里是朝圣者最终的向往,殿里供奉的释迦像是文成公主所带的佛像。

  游客和藏民一道排队瞻仰佛像。我的前后挤满了前来朝拜的藏民,身上都带着浓重的酥油味,黑红的脸在幽暗的佛殿里更加无法看清,眼睛却因此变得格外明亮。长长的队伍里有满脸褶皱的老太太有眼神纯洁明亮的小孩有体格健硕的汉子也有梳着长长辫子的姑娘。他们嘴里都念着字,我隐约可以听清一部分六字箴言,混着喇嘛们念经的声音。这声音好似催眠一般,我像着了魔一样跟着一起开始“唵嘛呢叭咪吽”,可是念到一半就拗口的念不下去,幸好酥油灯照不出我羞愧的脸。我跟随着队伍进入每个小的佛堂,现在已记不清拜的都是哪些神仙佛祖了,只记得在那些小小的四方佛堂里,原本抱着参观态度的我被佛像的严肃所威慑,虔诚的合掌将头轻磕在佛祖的衣角边以求庇护,好几次都忍不住要流出眼泪来。现在想起来,我还真是肤浅的好笑,原来内心的容量居然这么小,连佛祖所赐的恩泽也盛不下甚至如眼泪般溢出来。这样想想,觉得那些藏民才是真正的超然,辛苦一生的积蓄也许在某次朝拜的时候都捐与佛祖,心中别无他求所以眼神明亮笑容坦荡。而我却整日为吃穿享乐而喜怒烦忧,这样的俗气在佛前当然不堪一击。

  登上寺顶发现,这里跟下面的佛堂完全不是一种感觉。天空就在头顶上,云像是有灵性般的鲜活饱满,我简直要怀疑那云后面是否真有仙人在。回头便可看见雪山,映着太阳的金色光芒,美的那么不真实。四座巨大的金顶“如神鸟大鹏展开金翅”,大昭寺的神性大概由此而来吧。这里是天上,下面是人间。那么,认真的走过佛堂虔诚的拜过佛祖的我,死后灵魂会不会乘风来到这样美妙的世界中。

 

出游宝典*解码西藏
攻略路书 里程海拔 温馨提示 印象西藏 藏传佛教 美食文化 西藏攻略 休闲娱乐
民俗映象 西藏特产 游民公社 出游宝典 旅途游记 游记大赛 光影印度 谜尼泊尔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