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尊重、改变——谁在佛前磕长头仰望幸福?

  来到拉萨,我们见到最多的就是磕长头的信众们。在各地通往拉萨的大道上,我们不时地能见到信徒们手戴护具,膝着护膝,前身挂一毛皮长围裙,尘灰覆面,沿着道路,不惧千难万苦,三步一磕,直至大昭寺前朝佛。磕长头的信徒绝不会用偷懒的办法来减轻劳累,遇有交错车辆或因故暂停磕头,则划线或积石为志,就这样不折不扣,矢志不渝,靠坚强的信念,步步趋向他们心目中的圣殿。

  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磕长头绝对是个体力活。这种“五体投地式”的朝拜首先要双手合十,高举过头,向前踏一步,然后用合十的双手碰额、碰口、碰胸,表示身、口、意与佛融为一体,遂双膝跪下,全身伏地,额头叩下。在指尖处作一标记,站起跨步至标记处,再作揖下拜。

  大昭寺门前磕长头的小广场是我最喜欢停留的地方。在拉萨的那些个晨昏,只要有时间我必定在那里席地而坐,平静地凝视那些磕长头的藏民。有些是从遥远的康巴藏区来的,年轻美貌的女子身着一袭华丽精美的藏服,只为完成最隆重的礼拜。他们通常磕几个头就走,向着下一处圣迹朝靓,转瞬消失在八廓街的人潮里。反复磕头的多是些僧人和老人,停下小憩的时候,那被斜阳勾勒出的金色轮廓线是我眼里的绝色风景。

  相对于僧人的心无旁骛,老阿妈们更愿意把这里当成一个社交的场所,磕头之余,坐在那边低语。看着她们喜悦的神色,禁不住地羡慕。长时间的平视与骋目使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为什么藏族是别人眼里最快乐的民族。信仰让他们平静,平静让他们喜悦。

  只是这样的喜悦,有时也伴随着苦难。虽然知道这世上真的有那样虔诚的一个民族,为了自己内心的信仰,可以无视山高水长,无视疲劳艰辛,从离开家门的那

  一刻起,他们一步步地用身体丈量信仰的距离,直到抵达幸福的彼岸。身体的辛苦最终换来的,是灵魂的轻盈,这样的结局让我这个俗人无限神往。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文明的渗透,这个民族中越来越多的人放弃了这种形式的朝圣,而坚持下来的那些人,理所当然赢得了所有同胞的敬重。

  泪眼朦胧之际,却又看见那位老太太在绕着大昭寺磕长头。她头发虽已花白,却仍被很细心地梳成无数根小麻花辫挂在脑后,随着身体无数次的起伏之后,头发已不那么光鲜整齐,满头逃逸出来的发丝在阳光里却有着晶莹剔透的美。身上的袈裟虽然已经颜色褪尽布满尘埃,前襟还打过不少补丁,却不防碍她的端庄。干枯的手指从破了洞的手套里钻出来,与大地频繁的接触使得它们都带着土灰色,看得人心疼不已。

  她又是那样的旁若无人,重复磕着长头。虽然每磕完一个头,她只能微微颤抖着将双手双腿依次收回然后起身,却并不妨碍这个过程的完美。最令人感动的,是她的脸上自始至终都挂着最动人的微笑,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子,圣洁如仙女,无关年龄。对于他们,我仅止于羡慕。不同生活的轨迹,仅可能交叉不可能重叠。只是在那个交叉点上,终有涟漪漾起。据说,磕长头,或是还愿,或是祈求保佑,赐福免灾;而赤脚叩头,则是为了表示虔诚。

  旁边的僧人告诉我,磕长头没有时间约束,短的几个小时,长的多达数月甚至更长,因为教徒们认为在修行中,一个人至少要磕一万次。站在大昭寺门口,周围满是磕头的朝圣者此起彼伏的身影,他们轻轻的念经声、手套与石板摩擦的唰唰声、大经筒旋转时清脆的铃铛声……混杂在空气中,形成一种无形的气场将人牢牢地吸住,此时此刻,我不得不承认,在拉萨,藏传佛教这种信仰的力量,实在令人震撼。在广大藏族群众中,佛教早己深入骨髓,根深蒂固。

  磕长头朝拜的习俗不知始于何时,人们往往几人结伴,一人负责后勤(主要任务是开车,车上装着简单的生活用品和粮食),他们重复着用身体丈量家乡与圣地之间的距离。这可能是天底下最虔诚的朝拜了,不少藏族人从千里之外一路磕长头至拉萨,为的只是一了朝圣的心愿,祈求神灵的保佑。据说,磕长头一回要磕十万次,年轻的要三、四个月,年长的要五、六个月,甚至更多的时间。


 

出游宝典*解码西藏
攻略路书 里程海拔 温馨提示 印象西藏 藏传佛教 美食文化 西藏攻略 休闲娱乐
民俗映象 西藏特产 游民公社 出游宝典 旅途游记 游记大赛 光影印度 谜尼泊尔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