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圣者让灵魂随风——那些震撼人心的记忆

  每走一步,叩一个长头,五体投地,黧黑的脸和额头,爬满岁月留下的亲吻。

  在青藏线、川藏线、新藏线上,经常能见到这样的朝圣者。

  他不停三步一拜,那双手双脚和头碰撞地面之声不停回响着;他视我们如空气,继续着他的事业和理想,虔诚地向着前方前进,空间和时间都停止了,没有人说话,大家都随着他的走动而转动眼神,公路、现代化的汽车、我们这群现代人和他三步一拜的动作构成一幅奇特的画卷!

  他的表情是那么的怪,似无表情,视我们和我们这些来自现代化社会的人如无物。但眼中却能看出有种虔诚的神情在游荡,这种神情渐渐使得我们每个人为之困惑继而转向迷惘,向着他前进方向望去,前面是唐古拉山口,在这高原上,哪怕是藏族人,走路、作大动作都很累,可他却能用信念和意志走过那个死亡山口,是什么支撑着他?我想或许历史已经回答我们,藏民族从数百年来抵御外国列强入侵的事实就能证明,江孜城的炮塔、古格的遗迹就能证明这是个坚强的民族。

  他是个很爽朗的人,不象某些朝圣者那样躲着你,站起来面对镜头的脸上带着一丝憨厚的笑容。摄像机默默记录了他的话:我来自青海玉树州,出来朝圣,姐姐和妹妹在前面,她们帮我走到神山。我们问他准备去哪?他说先到拉萨,然后到神山。问他需要多久,他说约3年吧。问他累不累,他说不累,累就不出门了,在他们那儿,小伙子没去朝圣,人家会看不起的,某种意义上说,人家相信经过朝圣路上的风雨,一个人已经被磨练了,磨出了生命所应该散发的魅力,每个人都以额头有块老茧为荣。

  最后,我插了句:你不怕死吗?回答还是那句:神山保佑我!多么简单而有涵义的答案?把虚无的神和现在的人结合在一起,把一切生和死都上升到一种境界,试问世上几个人能为理想而真正一步步走到底并成功了?如果他饿死、病死在途中,也是光荣,这是朝圣者的传统,茫茫朝圣路,转经轮的声音,一个又一个虔诚的朝圣者走在那条路上,消失在天与地之间,好久好久,那牛皮手套和额头触地的啪啪声,敲击着我的心灵。


信仰的力量——在大昭寺
  “藏族人有“先有大昭寺,后有拉萨城”之说,见了大昭寺,我才渐渐理解什么是信仰,才深深感受到信仰的力量。

  大昭寺是藏传佛教的圣地,建于公元六世纪,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在藏民心中有着神圣的地位。

  当我走近大昭寺时,远远便望见广场上挂满了五颜六色的经幡,一股酥油燃烧后散发出的浓香随即扑面而来。与想像中不同,大昭寺并不壮观,但却显得庄严肃穆。寺前两个巨大的香炉里桑烟缭绕,一位位虔诚的朝圣者在大昭寺门外,此起彼伏地磕着长头,他们身下的一块块青石板,早已被世世代代的朝圣者磨得光滑、黑亮……

  我呆呆地看着这眼前的场景,站在他们中间,甚至不知是进还是退。但这些朝圣者并不在意游客的好奇目光和拍照,他们旁若无人,一心向佛祖虔诚祈祷。

  就在我有点不知所措时,一个满身尘土的藏族男子隔很远一个匍匐,充满激情地快速滑到我脚下,前额触地。我吓了一跳。紧接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也跟着做了同样的动作,再接着便是两个男孩子和一个藏族妇女,他们看起来风尘仆仆,似乎从远处而来。趁他们休息的空当,我忍不住找他们搭讪。藏族男子说着不太流利的汉语,告诉我说他们一家五口从1500多公里之外的青海一路叩头而来,已走了半年多,今天刚到。看着他们,我心中震撼不已。想像不出这一家子是怎样地以自己的血肉之躯丈量着大地,三步一个叩拜,以额头叩击大地的方式朝圣,不惧寒冷,不畏艰难,向着拉萨靠近,向着大昭寺靠近。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圣徒们磕长头,转经筒,转山,转湖,转岛,以这种方式来追随佛祖,祈祷将来。在西藏,在所有藏传佛教经过和驻留的地方,你随时随地可以感受到这种宗教力量的强大。有的人甚至一天就要磕几千个长头。虽然并不能真正理解磕长头的实际意义,但还是会禁不住为信徒的这种似乎是与生俱来的虔诚感动。在大昭寺的广场前,你可以多花点时间,什么都不做,只是静静地感受信徒的虔诚,研究一下他们手上拿的酥油,以及磕长头的方式,如果还有点什么的话,那就想想都市里那些苛刻的,计较的人们有多么可笑和不值吧。这样的时刻,你的心会变得更平静,因此能走得更远,触得更深吧!

 

出游宝典*解码西藏
攻略路书 里程海拔 温馨提示 印象西藏 藏传佛教 美食文化 西藏攻略 休闲娱乐
民俗映象 西藏特产 游民公社 出游宝典 旅途游记 游记大赛 光影印度 谜尼泊尔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