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忧伤 没有烦恼,317北线国道(川藏北线)10天

  川藏北线自东向西,穿行于藏东的高山峡谷区,跨过金沙江、澜沧江、怒江、大渡河、二郎山、折多山、雀儿山和著名的念青唐古拉山脉、冈底斯山脉、横断山脉等,沿途有翻不完的山,淌不完的水,一路上景观千变万化。

  走川藏北线,似乎就是从现代走向原始,从文明走向神秘,从茫然走向虔诚。也或许,是从今生走向那不可知的未来彼岸。

上天的眼泪前,泪流满面/苍天之泪,是蓝色的
  有人说,高山上的湖水,是躺在地球表面上的一颗眼泪。
  那么,我眼前的,一定是上天的眼泪。
  要不,它怎么在会滴落在世界的屋脊?
  此刻的我,就站在新路海、然乌湖的一面湖水之前。

  不知从何时开始,习惯了在热闹的人群里,品尝孤单,在寂静的角落中,让思绪拥挤穿梭。

  于是,逃离、追寻、皈依……
  此刻,在如此深邃诡秘的湖水面前,倒影清晰了起来,而那,也许就是自我。

  这里,群山、草原、雪雀、雄鹰、牦牛……触目可及。
  这里,自然、绝美、悲壮、生命、和谐、奇迹……一切在现代社会绝迹的词汇,都在繁衍生息。

  在漫长的人生中,只是渺小的时间刻度,但,却是人生中最接近生命本质的时刻。
  不是浪漫主义情节,不是个人英雄作祟,是诱惑,是迷醉,更是种宿命。
  在上天的眼泪前,总有一种力量,让我泪流满面。
 
  也许,在城市蛰居的你,已经日渐忽略许多自以为不重要的东西。
  来到这里,才忽而感悟,所谓四季变迁、沧海桑田,原来真可以如此熨贴心扉。

修行
  僧侣们的生活,于我们的眼中,充满了神秘。
  看上去,他们生活的确很清苦,其实换个眼光看自己。我们,也许才是都市中的苦行僧,缺乏信仰,却终日奔波。

  “五明佛学院”,这里的喇嘛,在日夜长明的酥油灯下,相伴神佛;在经堂里诵经,在法苑辩学……每一天都是这样充实的度过。就这样,任凭时光流走,铭刻了一段又一段人生的经文。

  在寺院需要守戒,衣、食、住、行各个方面都有好几百条严格的规定。但是这里多数的僧人除了在寺院修行,还要在家劳作,除了陪伴神佛,还要相伴家人。既恪守戒律,又未曾脱离人间烟火,往来跋涉于神界和俗世之间。

  我们,只能够隔着那道虚掩的门,远远的观望。
  修为,来自内心。修行,无论身在何处。

  对于很多小喇嘛来说,这里其实是一所学堂,在这里,学习简单的经书。而要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喇嘛,其实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需要完成课程,接受更严格的训练。因此,也有的小喇嘛读完书就选择了还俗。

  忽然想起了小时候看的一休小和尚,也是经历了种种考验,方才修得正果。

  虽然,这里的小喇嘛,和外面世界的孩子相比,并没有光鲜亮丽的服饰。同龄人玩的电动、漫画以及所有和高科技有关的游戏,在他们的世界里,只是一个一个陌生的名词。他们的游乐项目,只是简单而古朴的游戏,但,他们也有属于自己小天地里的无限乐趣,仅仅和大自然的无限亲近,就足以让人羡慕不已了。
 
  还真不能评说,到底,哪种童年谈得上幸运。
  庙里的孩子,他们的人生,从踏进庙门的那一刹那,就注定与外面的孩子不一样。

  也许,从小在神灵引导下的孩子,内心会更加宽容和纯朴,而这一点,正是都市的同龄人无法获得的。不知道,他们在诵经和游戏的时候,心里会想什么。但是,那一定是片纯净的心田。只能够祝福,祝福他们将来的路。

轻声细语,对话整个世界
  高原圣地上,上演着亘古不变的沧海流云。

  万物皆动,我在这里,看时间流过,舞动一袖月光。

  在藏北无人区的一隅,偶遇这样的场景,让我们呆呆地待在了原地。

  白塔,是典型的藏式佛塔。一般塔中供奉经文、檫檫等宝物,以制服鬼怪,镇伏邪魔,保佑平安。

  藏传佛教佛塔具有佛教“四界”思想的直观表现,因此,把高僧的肉身或法物保存于塔中,就更能让佛体复归“四界”,使之再度“转世”而来,体现了“四大皆空”的内涵。

  眼前的塔中,存放着何等物品,我们无法得知。

  问皓月,皓月无声,问白塔,白塔默然。

  经幡随风摆动,每摆动一次就如同向上天颂读了一遍经文。

  地下,堆了很多牦牛头,上面还刻着6字真言,又分明为这人际罕至的藏北无人区,增添了几分尘世的味道。

  月亮,映照了时光流转,白塔,见证了人间变迁,天上,地下,同一个世界。

  他们一定有很多话要说,用一种我们听不懂的语言。

  我们无法乞求于之对话,只是安心作一名匆匆过客,已经无憾。

  这一刻的感悟,已经足够,在每个有一轮明月当空照之时,细细品味心中的甘甜。

胆战惊心川藏路风雪交加雀儿山
  海拔5050米,雀儿山就在眼前,书上写着:川藏第一险,海拔6168米,山口海拔5050米。

    车到山前,山神却似乎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忽然间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本来在山前留影的我们被一阵硕大的冰雹赶进了车里。

  雀儿山的相貌实在比猛禽还狰狞,山上除了冰蚀巨石外,连一根草都不长,路是硬生生从山上抠出来的,由于是冻土层的路面,一到夏天,路面都会因为冻土层融化而出现翻浆现象,而因为山势太险,路面时常只有一车道宽,遇到会车,往往是最令人胆战心惊的,车子几乎是擦着悬崖一寸寸往前挪,而飞石落下造成车毁人亡的,据说不在少数。

  10公里的上坡,我们开了几乎有半个小时,从山谷一直爬到山巅,回头看,不寒而栗。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下山的路更是艰险,司机后来告诉我们,当时由于长时间踩着刹车,刹车皮过热,快下山的时候,刹车几乎有点不听使唤了。

  据说当年筑路大军,在这里修筑317川藏北线的时候,在雀儿山不知道牺牲了多少官兵、工人。

  在山顶筑路大军留下的纪念碑前,我们留下庄重一影。

“天人合一”昌都江达:记忆有限 念想无边
  江达县地处东经97°15′—98°53′,北纬31°—32°36′。位于西藏自治区北部,昌都地区西北部,地处藏东横断山脉,素有西藏东大门之称,这里有当年18军解放昌都的渡江口。全县地势由西北向东南呈现倾斜,为金沙江流域的河谷地带,山势险峻平均海拔约3800米,相对高差有3100米。东与四川省石渠、德格、白玉三县隔江相望,北与青海省玉树县毗邻,南接贡觉县,西连昌都县。县城距昌都镇223公里,距拉萨1170公里,距成都1070公里,国道317川藏北线横穿全县境143公里。总面积1.3万平方公里。

  进入康区的川藏线穿行在横断山脉中,越往西走,山愈高谷愈深,更仿佛走进历史地理、人文地理的深处。公路时常傍水而行,那流水或急或缓,无不朝向同一归宿——金沙江。徜徉“川藏线上触及肺腑的感伤”——江达吉荣大峡谷、世界最大萨迦佛学院——瓦拉五明佛学院、声威显赫的萨迦瓦拉寺、一望无际的德登大草原、木巴沟原始大森林;寻露天温泉:青泥洞玉龙温泉和江达镇嘎斯温泉,雪山下遐想在世外桃源中泡汤。赴康区著名的神山果布白宗,此山中,有动人的传说,神奇的故事和高僧大德留下的足迹,也有许多苦行僧在此诵经修行。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被称为“康巴”,素有“热巴之乡”、“弦子之乡”、“木刻之乡”之称。热巴、弦子以及魅力独具的传统藏戏广为流传,堪称中华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

强巴林寺:人生必游的六大寺院之一
  强巴林寺建于明正统二年(1437年),因寺内主供未来佛(即强巴佛),所以得名为昌都强巴林寺,简称昌都寺,是康区格鲁派寺院中创立最早、规模最大的寺庙,强巴林寺不用门票,在旧城区中,可步行到达。寺庙建在昌都地势最高的四级台地上,在门口就能看到昌都的全貌,昂曲和杂曲在寺庙下面的山脚处交汇,合并成立著名的澜沧江向南奔腾而去。

  昌都寺与内地王朝的关系历来极为密切。从清朝康熙帝开始,该寺主要活佛受历代皇帝的册封。寺内至今保存有康熙58年5月颁发给帕巴拉活佛的铜印。乾隆56年,乾隆帝为昌都寺书赠“祝厘寺”的匾额。昌都强巴林寺有五大活佛世系,十二个扎仓,僧人最多时达5000余人,并辖周围小寺70座。现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帕巴拉•格列朗杰为该寺第一大活佛,现已转世至11世。该寺主要建筑保存完好,经堂内塑有数以百计的各类佛像和高僧塑像,上千平方米的壁画以及众多的唐卡画,可以说是汇集了昌都能工巧匠的聪明才智,代表了昌都一带最高水平。强巴林寺的“古庆”跳神素以狰狞逼真的面具,整齐典雅的动作造型,宏大的场面而闻名雪域高原。该寺跳的铖斧舞,服饰整齐华丽,舞姿古朴典雅,配器简约清越。以该寺独有的宗教舞蹈为形式的昌都藏戏在整个西藏自成一派。该寺喇嘛跳的“卓”舞更是一绝。堪称康区文化艺术宝库。

 

出游宝典*解码西藏
攻略路书 里程海拔 温馨提示 印象西藏 藏传佛教 美食文化 西藏攻略 休闲娱乐
民俗映象 西藏特产 游民公社 出游宝典 旅途游记 游记大赛 光影印度 谜尼泊尔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