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吟低唱高天厚土西藏:令人震撼的朝朝暮暮

  天空是倒过来的海,让阳光搽亮我们的日子。一年四季里这时节的西藏才是最美的,她把四季所该有的景观全部浓缩。有春天鲜艳的花花朵,有夏天欢腾的河水,有秋天淡淡的天日,有冬天茫茫的雪。

  觉得自己就是天边的一片流云,回到西藏,就像是流云找到了山峰的依靠。于是轻轻的问一声:西藏,别来无恙?

阳光
  太阳从天上奔腾下来,让这片雪原灼热起来。

  阳光里灼灼的灿烂,这灿烂使空气显得清朗,地上的草香浮上空中,繁花也跟着日光的脚步盛开了。

  云不断的集结,又忽然散开,与是阳光如注。如花的帐篷里,阳光倾泻进来,直抵涨风底部,可以看见许多微尘和昆虫在光瀑中莹舞。

  我想全世界热爱光明的孩子都应该在这里和阳光相聚。遵循万物的优胜劣汰,当年后羿射掉的九个太阳定是不如这个火热光亮。

  阳光明媚,黑牦牛和白羊群星罗棋布。由于起伏的原因,草原并非一望无垠。天空显的很低很蓝,像是大海。

  没有山和草的地方,阳光强烈地透射,如雨似瀑,形成万道光柱,直落地面。走在空旷的广场就觉得自己是在云层中行走,在光影中跋涉。

  街角卧地而坐的喇嘛像是一尊雕塑,黝黑的额头把阳光焦聚,灼灼生辉。偶尔眼睑的一张一合里把岁月沧桑尽显。


  幽幽的蓝,漂浮的白,构成了最最纯净的天空。

  灿烂的阳光中,白云悠悠,来来去去。风儿飘飘,清清爽爽。

  闭上眼睛,让清风撩起发丝,于是觉得自己身在云里也成了一片云,向天边飞去。那一刻,我的心快乐的颤动了,我多想把震颤的波纹描摹下来,可是心已不在。

  只有西藏的云才可以这么高,悠悠的悬着,静谧而有飘逸。

  也只有西藏的云才可以这么低,因为我已身在天上,白云就在身边,伸手可及。

  白亮的云影像是某种白色的活跃的小动物,潜伏在地平线之下,跃跃欲试,但怎么也升不起来,天空如洗,一碧万倾。

  静静的草原,湖边,可以看见云的升起,云像是一把打开的伞悬在湖上。

  站在茫茫的草原,有一种东西在慢慢的靠近我,那叫寂静。

  西藏太寂静了,寂静的让人无从把握。


  拉萨河的水清澈奔腾,波光潋滟,泛起雪白的浪,汩汩向前。

  大地倾斜,河水长流,弯曲,有如陈天大地上的天梯。拉萨河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越过小山脊,远处流域更加宏阔,就要与一条更大的河流——雅鲁藏布江相遇。

  河边的杨柳依依,摇摆着手臂,把绿色舒展。

  雪峰之下,山脉与大地裁出一角蔚蓝色的天。不,那不是天,是水,是湖,是湖水挂在天边。

  措高湖中间的小岛恬静的滞留在水中央,丰美如画。湖水碧蓝,可以清楚的看见肥美的鱼在下面游走或是向天吹着泡泡。岛上绿荫一片,五彩的经幡在阳光中迎风飘荡。

  西藏有着许许多多的湖,冰湖算是一道特殊的风景,美不胜收。湖边有冰川,太阳照射的时候就有一小部分冰川在阳光里细细融化,涓涓的流到湖里。而阴影地带的冰川显出一派静谧,越积越厚,透出像天空一样的深蓝。

  日照充足,晒了一天的水到晚上温暖如同在夜晚的阳光中。姑娘们在月光中潜进水里,梳洗自己海藻般的长发。孩子们光着屁股嬉笑一片。

  只要有水的地方,天空是不会平静的。因为这里的美景是动荡的。


  在雪山之颠把我的魂唤醒。

  遥远的牙齿般的地平线,是牙齿般银色的雪峰。

  汽车在公路上缓缓的向前,觉得自己来到了天的尽头。因为雪山离自己那么近,闻的到雪的凛冽气息。山顶上的终年积雪和白云混在一起,叫人无法分清,只觉得云和雪都在走动,像是给微黛的山围了条雪白的飘舞的哈达。汽车在鸣叫,像是来自寂静天堂的鸣叫,又像是一种召唤。

  高原空旷而寂静,挺拔峻冷的雪山之颠有鹰在翱翔。彼此隔绝,却井然有序,占有着各自的领空,飞起又落下,永远沉默着,从生到死决不发出一声鸣叫。

  来到西藏的江南——林芝,又是另一种山。这里长有西藏70%的树,青青的山虽没有雪峰的傲然,但小家碧玉般颔首顾盼。

  远远的山里每一朵花,每一株草,每一棵树,乃至每一块石头都与我有关。梦中无数次回到这里的童年,望见黛青的山脉,原始的森林,古老的巨柏,酸甜的野果,倾泻的瀑布,篆刻有经文的石头。

建筑
  白色的石头建筑反射着高原的强光,一直抵达山脉。

  布达拉宫幻影一样,至高无上,拉萨所有的建筑物都不能高过她。神秘的排窗整齐而深遂,仿佛阳光中整齐的黑键,有古老的音乐流淌。里面万盏酥油灯晃动着,照耀着所有朝圣的异乡人的心。

  八角街两旁色彩斑斓的房檐窗棂,图腾一样。上面挂着洁白的哈达和金色的铜铃一起摇曳。金顶和翔龙在阳光下晃眼,折射着西藏的变化。

  深山里的寺庙,古老却辉煌。大大小小的神像生灵活现,或慈祥安逸或笑口大开或怒目圆睁。拜在他们的脚下,让灵魂暂时有所寄托。

  牛羊分布之处,可以看见一两枚灰白的帐篷,花一样盛开在无边的草原。频繁的跋涉搬迁叫它们风尘仆仆伤痕累累,尽管如此,风雪交夹的晚上这里仍然有酥油茶的香气和牛粪燃烧的温暖。

  郊外的公路边也有些低矮的土房,牛毛毡的房顶,竟然按着铝合金的窗户,叫人哑然失笑。西藏正在以她自己独特的步伐向前,其中必然有着些许邯郸学步的举动。

  西藏的建筑,繁复、幽冥、辉煌、苍老、寒伧。有着让人无以名状的迷乱,几灿烂夺目有吸引力,又有一些惶然。


  当酥油灯燃起的时候,高原的月色如舞台之外打来的灯光,远处传来悠扬的歌声,夜空里闪烁着红红的篝火。

  路上虔诚的朝圣者,三步一磕,流血的额头、磨破的手掌和膝盖。疲惫却坚定的脚印向前绵长绵长的延伸,是通向一个无底深渊,还是想走过一个阴暗的山洞?心诚则灵。

  年迈的老阿妈把转经筒转了千万回,默默的穿过古老的街道。那眼睛里的内容让人深思,饱含着自然界的风霜,无疑这是长时间与原野、河流、山脉接触的结果。

  当生命不在,于是要老鹰把自己带上天堂。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比鹰更细致的动物了,一整个人会被它雕刻成一件抽象的白色艺术品。灵魂在天堂飘飞,也许虚无同样是有是生命的,甚至还是飞翔的。

  西藏是永远的。

  永远的阳光。云。水。山。建筑。人。

 

出游宝典*解码西藏
攻略路书 里程海拔 温馨提示 印象西藏 藏传佛教 美食文化 西藏攻略 休闲娱乐
民俗映象 西藏特产 游民公社 出游宝典 旅途游记 游记大赛 光影印度 谜尼泊尔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