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八万里极限大穿越:像雨像雾又像风

  他是真正的勇者,敢向西藏要梦想,向未知要未来。

  他的身上,满是西藏的风尘。但他用手捋了把脸,很随便地说了声“晒脱皮了”,就将所有的疼痛一笔勾销。

  他的眼里,只有西藏的美。他用镜头过滤了路上的所有艰辛,呈现给我们的,是一个洁净如洗的天堂。

  七年,行走八万里。但对西藏,他永远说“不懂”,他还想继续去走……

在巅峰之城,听色彩的流淌
  当双脚踏上布达拉山脚下那巨大的花岗石阶时,我在内心默念:这世界上最高的圣殿啊,你神秘、肃穆、伟岸,而又傲立尘世;你荟萃世间最美好的珍宝和最伟大的心灵,却又无视一切世俗的价值。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不可思议的奇迹!

  抬脚进入这个奇迹,也进入了一个色彩的天堂。这里的壁画色彩丰富复杂,几乎用尽了我能想象到的所有颜色。人类对未知世界的探寻,其实还在走着一个轻信自己的眼睛和经验,只站在自我的立场的怪圈,往往在最得意轻狂的瞬间,被猝不及防地一剑穿心。

  如果说布达拉宫因充斥了世界上所有的颜色而厚重深远,那么哲蚌寺则因纯净无垠的白色俘获了所有虔诚的心。就像它的名字“雪白的大米高高堆聚”一样,这座寺院由一群重重叠叠的白色建筑群体构成,宛如一座洁白美丽的山城。和这个洁白所在相称的是“雪顿节”,这个源于哲蚌寺,让人动容的的节日。每年藏历六月十五到三十,该寺所有的僧人都按规定在寺内坐夏,不能随意外出,以免踏死孵化不久的幼虫。“坐夏”期间寺庙的施主便来奉送酸奶,表示慰问和祝福。五世达赖驻锡哲蚌寺时,许多藏戏团体还来为僧人演出,这样便形成了一个奉献酸奶和表演藏戏的固定节日。

  一个朴素洁净的如同酸奶和雪山般的节日让我激动。更让我激动的是,人们对自然的敬畏在西藏达成了神旨般的默契,没有人怀疑这一切的意义,信仰就是全部。

  信仰就是安心。

绒布冰川,终生难忘
  绒布冰川,这个源于珠峰的冰川因50多年前距绒布寺只有300米而得名。据载,当时它的前端直抵今天的珠峰大本营外面8公里处。

  我不知道这个资料是记录的笔误,还是那时冰川真的延伸到了大本营以外。我看到的只有5公里长、数百米宽的冰塔林,在沙石和尘土的覆盖下不断地融化着。

  进入冰川的前夜,我住在大本营。夜晚,我欣赏到了晴朗的星空下,珠穆朗玛如一尊坐佛,头顶一轮圆月的安静与圣洁。

  第二天一早,我带着相机就出发了。一上路我饱尝了那些比传言还要严峻的困难和危险。没有路,我只能在大大小小的乱石缝中,寻觅着那些登山者的足迹,完成海拔从5500米到6000米的提升。

  没有医护人员和急救措施,我可能随时会面临休克的危险,但我不想放弃。

  当我走完了近1/3的路程,看到那晶莹的冰塔林时,一条近百米宽的湍急沟涧横在面前。两旁是10米高的喜马拉雅砂石绝壁,沟底是溅在身上都能感觉到刺骨的冰山融水。我不甘心就这样折回,于是我顺着绝壁连滚带爬地滑到了沟底,然后再顺着水流试图找到可以通过的地方。

  几小时,数公里后,终于找到一块露出水面约3米来宽的巨石。抛过去一块垫脚石后,我完成连续跳过两个一米多宽激流的动作,越过了水流。不过最难的,还是攀登对岸的绝壁。这对于55岁的我来说,比攀岩还要难,我几次就要登顶却又因住一块松动的石头而摔了下来,6000多米啊,几上几下,还背着设备,在海拔6000多米的地方起跳,所有的石头上都结着冰棱,稍一失足就会落入激流……

  当我完成了绒布冰川的拍摄,再翻过那条令人生畏的沟涧,回到大本营时已经过去了13个小时,走了近30公里。到了帐篷我完全瘫软了,坚持着吃了几块干肉,喝了几口酥油茶后,连夜下山,到达拉孜县城已经是凌晨3点。

双湖无人区,我脱了层皮
  一场大雪遮盖了整个藏北大地。我们在无际的雪原上,沿着时隐时现的车轮印,向可可西里进发。

  130公里后,我们进入了藏北无人区。从地图上看,无人区在西藏的西北部,面积有60万平方公里,平均海拔高5000米。这片地方除了高山、湖泊、草原和野生动物,几乎荒无人烟。历史上,曾经有一些人去探险,但不是因为缺吃,就是因为迷失方向,很少有人生还,“无人区”在人们的印象中,是一个神秘的世界。

  而此时,我眼中的“无人区”没有之前传言的荒凉和恐怖,有的只是无限的粗犷之美。这里蓝天和大地形成强烈的色彩反差,没有任何污染,极度透明的空气,让一切看起来都很清晰,让我在距离上有了一种错觉。这里是“无人区”腹地,这里不是地球,周遭的所有景色,都已经远远超出我所有的审美经验。

  汽车在没有公路的大地上自由奔驰,我们接连不断的在藏野驴群、羚羊群甚至狼、熊等等很多野生动物的陪伴下,天黑时分到达了位于可可西里的“双湖特别行政区”。双湖本是无人区,成立了特别行政区后,近几年发展很快,已经铺设了两条水泥马路,一条1500米长的主干道上,48个太阳能路灯灯火通明。

  晚上又是一场大雪,覆住了整个羌塘自然保护区。第二天清早,我们伴着还在飞舞的雪花,继续北上,向普诺岗日冰川进发。

  本来就不是路的路面已经完全被雪淹没,车只能凭着向导的记忆在茫茫雪原中试探着前行。能见度不足500m,积雪厚度达10cm,车爬行得十分艰难,还要翻越3座山。车在能见度不足500米的状况下勉强前行,再次翻山,随时有可能前功尽弃……

  中午12点,我们终于到达了普诺岗日冰川,我不顾一切地沿着堆满一尺厚雪的山坡登上了海拔6000多米的冰川半腰,用135的相机疯狂扫射,拍了一卷多片后天渐渐亮了,我又登上另外一个山坡,用林哈夫617和哈苏两套相机连续拍了3个小时、5个胶卷之后才恋恋不舍地下了山……

  回到双湖已经是晚上7点多。

  第二天早上醒来,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痛,原来是昨天在双湖冰川拍摄没有戴护面工具,面部被冰川反射的强烈紫外光灼伤了。

  两天后,我的脸开始脱皮了……

  我并不介意,这是双湖留给我的纪念。

格拉丹东,我成了天外来客
  这是一个让我毕生难忘的藏族人家。在这里我曾度过了一个特别的夜晚,和一些特别的人。

  早上8点我从那曲出发,10点到安多县。当晚我就住在长江源头格拉丹东的脚下,西藏安多县雁石坪镇格拉丹东二村33号,藏族牧民图丁老人家里。

  图丁老人今年68岁了,养了近百头牦牛,几百只羊,可以说很富有。但他家里十分简陋,矮小的房子,内外都没有任何粉饰,两面土墙下土砌的三个台子,白天是座位,晚上是床。老人家里五口人,晚上三个人睡床,两个人睡地下。我去那天,图丁一家人全都在地上铺了张羊皮,垫了床被子后,脱去藏袍当被,席地而睡。

  屋里最突出的是正当中的一个牛粪炉,所有的人都围炉而坐。

  这里的人每天吃饭更简单:酥油茶,糌粑和肉。酥油茶随喝随打,炉子上奶茶不断;糌粑是炒好的青稞面粉和打好的酥油,随吃随用手拌;肉是天天都有,5000多米的高原大块的羊肉放在锅里是煮不熟的,所以半生不熟时就可以每人拿一块,用随身的藏刀割着吃了。

  其实肉是为我们而煮的,平时他们都是吃生肉。图丁老人的牙掉了许多,但仍是吃得津津有味,墙边还靠了一个剥了皮后放了许久的牦牛腿,那也是他们的主食。

  图丁家一个6岁的小男孩,有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他很怯生,一直用那迷惑而又天真的眼神望着我。在他眼里我这个穿着、语言截然不同,还带着相机的人,成了奇怪的家伙,仿佛天外来客。

  他的穿着和所有藏族小孩没有什么两样,只是完全没有上学的概念。我忍不住走近他:“小朋友,你想不想跟叔叔去上学?”他不说话,只是瞪着我。那眼神纯净透彻,像冰川下的溪流,让人心疼。

  “他去上学,牦牛谁放?”向导西布代他回答了我的问题。

  是啊,环境!任何真理,都只在合适的环境中才有意义。在这没有人烟的高原,牦牛就是人能活下去的基础,其余任何事情,离开这一点就毫无意义。

  我又回到了我的镜头后面,把镜头对准了那孩子,我无法说出什么理由,也许这个格拉丹东的孩子,能让我将这种遗憾定格,让所有的人珍惜已经得到的幸福。

坎坷新藏线,九死又一生
  昆仑是把量人的尺,没有那男儿的胆,你莫靠那山边边;昆仑是走不完的路,昆仑是翻不完的山,受不了饥和寒,你莫翻那山巅巅……

  沿219国道出日土县继续北行,新藏交界的界山大板石碑上标着海拔6700米,我在这里拍下了一张或许是我这一生中最高的纪念照。

  下了界山大板后,车窗外的戈壁上不时出现一些牲畜骨骸,司机告诉我这里叫“死人沟”。因为这里相对于界山大板海拔较低(5000米左右),两边都是高山,避风,所以经常有人在此休息、过夜。但由于这里凹型地势使空气对流不畅,导致更严重的缺氧。

  所以,在这里过夜的人,往往是一入睡便永远不再醒来……

  那天的傍晚,我们到达三十里营房,海拔3900米。但由于地处群山雪峰之中,格外缺氧,所以我们决定继续赶路,到库地兵站过夜。当车继续北进时,公路两侧的山顶落起了鹅毛大雪,山下是狂风怒吼,飞沙走石,车窗的玻璃被飞沙打得铛铛作响。

  就在离开营房20公里处,车胎突然爆裂,我和司机在狂风中去换胎,但下车才十分钟,我就快冻得僵硬,行动不灵活了。

  好不容易换好车胎,天也渐渐暗了下来,风越刮越大,雪片飞向了我们的车窗。到前站还有80公里,沿途没有一个修车点,而且这路况极差,已经看不到过往的车辆,我们已经没有备胎。如果再这样开下去,性命很难保障。我们只能立即调头回三十里营房,补好备胎。第二天,天气晴朗,我们再次上路,这才发现前面路远比想象的崎岖坎坷,车上的人全都不寒而栗,庆幸昨晚未走,否则真是九死一生。

  就是那一天,我翻过了库地大板,阿卡孜大板,晚上到叶城。在库地大板南望万仞雪峰中的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时,我想,就算九死一生,也值了。

  那些个风雪弥漫的日日夜夜,那像极了人生的起起落落,悲欢离合。

  西藏是我的另一场人生。

 

出游宝典*解码西藏
攻略路书 里程海拔 温馨提示 印象西藏 藏传佛教 美食文化 西藏攻略 休闲娱乐
民俗映象 西藏特产 游民公社 出游宝典 旅途游记 游记大赛 光影印度 谜尼泊尔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