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100%官方网站
100%出团成行
100%优质服务
100%优景优价
  进阿里普兰有两条路线:一是从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南下,沿新藏公路,经叶城狮泉河至普兰,全程约3044公里。另一条从拉萨西行,经日喀则、萨嘎到普兰,全程约1433公里。
普兰是青藏高原这片高大陆的西南门户,因其有众多雪山环绕的缘故,又被称为雪山环绕的地方。这里有著名的神山——冈仁波齐峰,圣湖——玛旁雍措,鬼湖——拉昂措,名胜古迹——科迦寺、贤伯林寺,边境小城——普兰县城,中外古商道——国际市场。这些具有地理、文化、历史、宗教等方面的多重因素,编织起普兰社会历史经济的细而密的经纬。在藏民族精神世界中地位独特,享有盛名。简而言之,它的神山圣湖——冈底斯主峰冈仁波钦和玛旁雍措——即是它神圣至极的象征。普兰因此名闻遐迩,千年香火旺盛,驰名中外。普兰对于我们来说,别具风采的还有它的传说、服饰、歌舞、古商道……即便对于本土西藏人来说,它也具有扑朔迷离的古典感和异域感,是公认的著名佛教“朝圣”地区。到达普兰就象到了世外桃园一般,到处是牧场,遍地有牛、羊、马群,野生动物野牦牛、野驴、黄羊、羚羊、岩羊、盘羊、狼、狐狸、猞猁、山豹、旱獭等。
  毗邻印度、尼泊尔的普兰,自古以来就是高原西部的重要对外贸易通道,是我国通向南亚的重要通商口岸,边民互市贸易已有500多年的历史。
衣着艳丽的尼泊尔姑娘堪称普兰一道亮丽的风景。在普兰既能看到印度、尼泊尔有钱   的朝圣人,也能看到衣衫褴褛的尼泊尔的尼泊尔背夫。所有这一切,古往今来,吸引了一批又一批僧人、佛教徒、游客、学者、摄影家、探险者在此留下无数的足迹和动人的故事!
  在通往普兰各个村庄的道路上,无处不见用大卵石垒成的摩尼石堆,延续数十米到百米长。这些卵石除了有的刻上经文祈言外,大多不事雕琢,也不像拉萨那样对岩壁和石块上旧有的图文反复地浓妆艳抹,似乎越原始越本色便越具有某种通灵的意识。所有独具特色的石头都会被视为神物,它们凝聚着普兰人的生死宇宙观念和对自然神的崇拜,处处显露出原始宗教的痕迹。
  
  在他们的眼里,尼泊尔人是贫穷的,不与尼泊尔人通婚是他们的传统,但对待贫苦的尼泊尔人,普兰的边民们却都是慷慨施舍的,故藏民与尼泊尔人关系较融洽。据说旧时,藏人在印度边境靠献艺为生时,印度有钱人给钱时都不愿沾藏人的手;而普兰藏女若与印度商人有了关系,其身价也大跌,与外国人通婚被普兰人看做是丢人的事情,藏民与印度人间时有相互鄙视。铁匠在旧时的西藏,同屠夫、猎人、乞丐一样是地位最卑贱的人。旧有的等级制度形成的陋习在普兰人的观念中根深蒂固。
  从宗教意义上讲,冈底斯山是世界性的,不仅生活在冈底斯山脉和雅鲁藏布江流域的人民,生活在唐古拉山脉、横断山脉,甚至是昆仑山脉的人民可以拥有它,而且整个生活在喜马拉雅山脉的国家和人民,生活在恒河流域或印度河流域的信徒,从精神上也可以拥有它。
  普兰的佛门生活也颇具世俗色彩。据说过去,科加寺的喇嘛可以吸鼻烟,饮酒,可以穿带袖的衣服,而年幼的喇嘛可以常住父母家。据说以前贡巴宫寺的喇嘛平时也住在自己家中,正月来寺念经八天,二至八月每月各来寺念经六至七天,寺院管饭,除此之外自谋生活。普兰人口长期以来女盛于男,历史上曾有尼姑多于喇嘛的时候。传统的“半婚式”婚姻还普遍流行,所谓的“半婚式”即姑娘出了嫁仍住回娘家,替娘家下地务农,生了孩子在娘家养大,女人肩负的家庭责任比男人大,颇有些像摩梭人的母系残余。但普兰人对婚约是重视而严格的,或许其根本原因还是出于劳动力的分配,子女和财产不离开母亲,即使家中无儿,也不致于丧失劳力,而男人们则两边奔波……;如今,高原的阳光从朝霞到晚霞,依然日复一日轰轰烈烈地渲染着普兰群山环绕的雪峰和山脊,有如奏鸣的山谷音乐在神圣的冈底斯和喜马拉雅山间回荡……
  
  这里的孔雀河河面上有一座由两国政府出资修建了一座新桥,叫东风桥,名字颇为气派。桥上的装饰更有特色,五颜六色的全是藏传佛教的真言、法器。桥下街道两旁全是摊贩的棚子。有了这座桥,中尼两国的边民往来方便了很多。

  驮运货物的马都挤在不宽的夹道上。这里生意人有印度人、尼泊尔人和藏人。我们走进里面,逐家看了看,店铺里的商品大同小异,都是一些纺织品、化妆品、金银首饰工艺品和具有异国风情的锅碗瓢盆等。也有羊绒等大宗商品。还有尼泊尔咖喱粉、藏红花、印度沙丽、尼泊尔火柴、小装饰品等。那些衣着艳丽、额头上点着红点的尼泊尔姑娘堪称这里一道丽景,她们大都会讲流利的藏语。
  其实近年来,到普兰做生意的人越来越多,不仅有本地的藏族商人和国外的印度、尼泊尔等国商人,而且还有来自四川甘肃、新疆、青海,甚至东北的商人。这里是众多商道的会聚之地。普兰国际市场实质上是商品中转站,也是勇于跋涉的商人聚敛钱财的地方。各国各地商家川流不息地匆匆而来,又匆匆远去。据说每年政府都要组织一次大规模的交易会,六月至十月普兰国际市场的贸易最为热闹红火。在西部大开发的号角声中,这个昔日偏远荒凉的县城,如今已成为祖国西南边陲热闹、繁华的商业重镇。

  今天的普兰县城,沿街的饭馆、新建的宾馆、说各种语言的海内外游客、出售藏区和印度、尼泊尔特产的店铺,处处给人一种全新的感觉。漫步在普兰县城,只见各种饭馆招牌林立,除了藏家风味,还有川味、湘味。这里既能看到尼泊尔、印度有钱的朝圣人,又能看到许多肩挎相机、录像机,身着鲜艳服装的旅游者,也能看到衣衫褴褛的尼泊尔背夫,使普兰更具“国际性”色彩。
  离开神山去普兰县城,圣湖玛旁雍错就在我们必经的路上。看着湖越来越近,及至走到它身边,满目的蓝让人不能呼吸。那蓝不耀眼,不跃动,只是安安静静地,却有逼人的圣洁之气。四周一片静谧,水天一色,硕大的云朵像从湖中升腾起的仙雾。
  据当地人讲,仰望玛旁雍错得用上一年的功夫,否则无法想象它千变万化的奇丽景色。这个高原淡水湖面积412平方公里,海拔4587米,最大深度87米,湖心透明度达14米,是我国目前实测透明度最大的湖。
  离开神山去普兰县城,圣湖玛旁雍错就在我们必经的路上。看着湖越来越近,及至走到它身边,满目的蓝让人不能呼吸。那蓝不耀眼,不跃动,只是安安静静地,却有逼人的圣洁之气。四周一片静谧,水天一色,硕大的云朵像从湖中升腾起的仙雾。
  据当地人讲,仰望玛旁雍错得用上一年的功夫,否则无法想象它千变万化的奇丽景色。这个高原淡水湖面积412平方公里,海拔4587米,最大深度87米,湖心透明度达14米,是我国目前实测透明度最大的湖。
  绕过鬼湖,再盘过100多公里的漫漫山路,普兰县城就近在眼前。在荒寂的山的高处俯瞰,下方的普兰县城竟现出一片奇异的绿洲,在干旱荒凉的平均海拔4500米的阿里高原一路走来,这片仅3700米高的和缓盆地当数最为温暖湿润处。
  沿途,清清亮亮的孔雀河不急不缓地潺潺流过,像一条蓝色的彩带,伴随河岸高坡上杨柳丛中的一座座藏式村庄,将我们引进普兰。孔雀河将普兰分割成几部分:新城,老城;新市场,老市场,留下高高低低各种风格的建筑,看上去扑朔迷离。抬头望,象泉河谷之上的山岩很独特,一些被沙石覆盖的山壁和陡坡,依稀裸露出风蚀的山岩断层。只有西北面的达拉喀山,断断续续地露出神秘的建筑群残迹,像在缓缓诉说着一些久远的故事。
  普兰的中心在孔雀河南侧,这里是“新城”所在地。一些两三层的现代建筑修建得齐整,这些是政府部门,商店、旅馆、饭馆,分布在一条狭窄街道的两侧。县城里不常见到外地游客的身影,大部分人都在到达神山圣湖之后去扎达或狮泉河,不会绕行至此。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