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100%官方网站
100%出团成行
100%优质服务
100%优景优价
  西藏,一个遥远而神秘的圣洁之地,一个大爱无疆,大美无痕的雪域天堂。在那高天厚土之上捧一片干净的蓝天,抓一把柔软的白云,吻一吻雪域高原的清风,让那虔诚的六字真言洗掉前世的罪恶,荡涤心灵的尘埃,遇见未知的自己。这就是西藏,天上的西藏!
  寻梦的人们对西藏的设想大抵是这样的:白云如棉花糖般触手可及;苍穹清澈可以映出倒影;仓央加措在某个看不见的地方,浅唱低吟;布达拉宫在红山上静静沉思,为远来的客人洗尽铅华;朝圣者们身着华丽又朴实的长袍,面向佛祖的方向虔诚长拜。
  为什么寻梦,寻的是什么梦,则不像西藏本身一样尚可描述,那是每个人深藏心底的秘密。甚至有时侯秘密到,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
  在西藏,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的不仅是高原美景,还有虔诚的宗教信仰。遍布西藏各乡村的大小寺庙或宗教活动场所共有1700多座。印象最深刻的,应该是那些淳朴的藏民们。也许他们来自不同的藏区,服饰各异,年龄不同,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虔诚。无论是是布达拉宫的脚下,神圣的大昭寺前,或是行进在路上,甚至漫天飞雪之中,随处可以看到前来朝拜的人们。据说,每一位藏民,一生必做的事,就是从家里出发,一路以磕长头的方式,朝拜至宇宙的的中心——大昭寺。无论路途中要翻几座山,或是要经历怎样恶劣的环境,这都是必将完成的使命。据说,每一位藏民,都会捐献出自己大部分的财产,只为佛祖镀一座金身,或是为寺庙献上一幅最美丽的唐卡……我带着深深地敬畏感受着这一切。
  西藏之旅是一场精神之旅,心灵之旅,信仰之旅,来到这里的人无不为它的神奇俊逸、超凡脱俗、圣洁无暇所震撼。珠穆朗玛、红河谷、冈巴拉雪山、纳木错、藏北草原、布达拉宫、大小昭寺……带上你的眼睛,来西藏吧,这里无处不风景,无处不传奇。
  我的西藏之旅有关于爱情,但我对西藏的热爱却与爱情无关,那是一种最纯美、圣洁、恬淡的爱。很多人都到过西藏,风景都是一样的风景,不同的只是看风景的人和心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悟,而西藏对于我,是悲喜交集,有血有泪的。西藏,此后我夜夜梦徊,我的灵魂将与你同生共灭,与你世世相依。

 
  “玛尼石,是虔诚的信徒对佛法僧三宝的供养。”玛尼石承载的是人们的信仰。当石匠将经文篆刻的时候,经石便显现了它最本原的颜色。《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中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这句话大概是说我们的享受、我们的欲望、我们的作为、我们的明了、和看到的、听到的、闻到的、尝到的、触摸到的、感觉到的、一切都是虚妄的。没有距离,也没有意识。正是这没有色彩的色彩,还原了包容万象的本质。
  一提到神圣,总会不由自主想到金色。如同亲历,当手指与转经筒触摸的刹那,或许是由于金色的明亮更直入心底,心中升起的神圣与恭敬更增几分。这抹金色,连同指尖油迹的触感,让人觉得虚渺的神圣像一抹酥油,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
  “这座信教群众用‘虔诚 ’垒筑起来的佛塔,迎来了无数虔诚的信教群众一圈圈转经祈福,展现着佛教世界‘里里外外’的虔诚。”
  在家居色彩中,曾有人建议不要运用红色,道理是红色易让人兴奋与激动。在藏传佛教的辨经中,红色,也多多少少增加了“激烈”的程度。而我,更愿意理解为“激情”。
  “辩经是一种佛学知识的讨论,也可以说是僧人们的一种学习方式。这是一种富于挑战性的辩论,双方唇枪舌剑,言词激烈,辩论者往往借助于各种手势来增强辩论的力度,他们或击掌催促对方尽快回答问题,或拉动佛珠表示借助佛的力量来战胜对方。”
  辨经讨论的意义不仅在于思辨,有时也体现在面对进攻与质疑,能否做到内心平静如水,回答有力而有序。而在这个满目红色的世界,也许更是一种磨练。
 
 
  国际旅游组织曾推选过“人生必去的50个地方”,其中就有西藏。在西藏,我们看到了许多世界之最:世界上海拔最高最古老的宫殿布达拉宫,最大最长的峡谷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最高的淡水湖羊卓雍湖,最高的铁路青藏铁路,最高的机场贡嘎机场。更叫人难忘的是那些人文景观:一步一叩长头的藏民,神圣的天葬台,存放活佛灵骨的佛塔,价值连城的天珠宝石……许多都是我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
  在拉萨大昭寺广场与转经老人、长袍僧人以及外地赶来长叩头朝圣的藏族信徒擦肩,探寻的目光一次次从他们平静的脸上转回审视自己的内心,相信什么?坚持什么?或许该回到最初的简单。
  我们在不同的城市里,忙着生忙着死,忙得不亦乐乎,每个人来西藏前大概都怀着自我救赎的目的,上了路才发现答案不在西藏,钥匙还在自己心里。
  有一个题目叫作“爱上西藏的101个理由”。到了西藏才知道,爱上西藏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不管你信不信,我是信了。
 
  我在心里默默流泪: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啊!绝对的物质匮乏,又同样绝对的精神富足!就算最终我们无法理解他们,但绝对应该尊重他们——我的亲人一样的西藏的朝圣者。他们五体投地匍匐,双手前直伸,每伏身一次,以手划地为号,起身后前行到记号处再匍匐,如此周而复始。这,便被叫做“磕长头”。
  “磕长头”是藏传佛教信仰者最至诚的礼佛方式之一。磕头朝圣的人在其五体投地的时候,是为“身”敬;同时口中不断念六字真言,是为“语”敬;心中不断想念着佛,是为“意”敬。
  他们或于行进中磕长头:如果你行进在在通往拉萨的大道上,你会不时地见到信徒们从遥远的故乡开始朝佛。他们手戴护具,膝着护膝,前身挂一毛皮衣物,尘灰覆面,沿着道路,不惧千难万苦,三步一磕。即使再劳累,他们也绝不会偷懒,遇有交错车辆或因故暂停磕头,便划线或积石为志。但他们会一直坚持着,再坚持着,直至拉萨。
   
    他们或于原地磕长头:他们在殿堂之内或外围,在身前铺一毯,原地不断磕长头,只是不行步,或还愿,或祈求保佑,赐福免灾。他们认为在修行中,一个人至少要磕一万次。而且叩头时赤脚,这样才表示虔诚。
  他们或围绕着寺庙磕长头:依顺时针方向自寺院正门开始,面向寺庙侧向行进磕头,亦是三步一磕,绕寺而行;或侧向寺庙,向前叩进,亦为三步一磕,口诵六字真言。
  最近在微博上,流传有这样一组名为“独脚朝圣”的图片。身体的不完整,丝毫不会阻挡信仰的眷顾,相反,信仰在缺失中更体现完整。
  内心平和,表情平静。信仰早已超越形式,超越身体的长度,超越以形之名。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