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100%官方网站
100%出团成行
100%优质服务
100%优景优价
  僜人头领阿鲁松是僜人在外面世界的“名片”,他也理所当然是村里最有权势最富有的人。这从他家堂屋里满墙油光闪闪的50个牛头就能看出来。
牛头在僜人中是财富的象征,娶媳妇必须用牛头作聘礼,如果谁家小伙子穷得拿不出一个牛头,那就只有打光棍了。阿鲁松说,他经常杀牛请村里的穷人吃饭,然后把牛头骨挂起来。
  和每个僜人一样,阿鲁松从一出生就佩有一把猎刀,窄长,横在腰际。阿鲁松至今引以为豪的就是他是唯一被批准带刀进入人民大会堂的人。僜人身上斜挎的一长串银元是他们独有的装饰品。把阿鲁松身上的银元拿过来细看才发现居然是英镑,“这只有头领才有”,他说,“是祖先留下来的”。阿鲁松的杜希布林家族就是从印度那边迁徙过来的。
  僜人的习俗也在与外界的冲突中改变着。阿鲁松本有7个老婆,“后来要入党,当全国政协委员”,阿鲁松现在只留下了最年轻的老婆,不过膝下却有25个孩子。
【有语言没有文字】 僜人有僜语,属藏缅语系。没有文字,以刻木结绳,摆草棍、树枝来记事。如请某人五天后来参加送鬼祭祀,就送去一条打着五个结的绳子,再如,双方发生纠纷找人评理时,评理者讲一长理就放一根草棍或树支,放得越多就表示理由越充足。他们的数字概念差,一位生产队长自认年龄在50至60岁之间。僜人无历算,以月缺月圆为一月,以包谷成熟一季为一年。现在僜人已办起了小学,以学习藏文为主
【丧葬制度】 僜人原为屈肢土葬,后来实行火葬,将尸体屈肢放在高约2米的木柴堆上,进行火化,过三四天以后从灰烬中拣出剩骨掩埋,也无固定的火化场地。人死后忌讳再提死者名。现在僜人又由火葬改为土葬,用木板钉成棺木埋入土中,表面不加坟堆。,生产队会计一般都送往内地专门学习。
【刀耕火种的生产方式】 过去,僜人都居住在深山老林的半山腰上,用刀耕火种的生产方式种植玉米。当粮食不够时,就以狩猎或树叶、野菜充饥。现在僜人绝大多数已搬到山下台地上居住,使用铁器工具,他们除继续种玉米外,还开垦了层层梯田,种植旱稻、青稞、鸡爪谷、山芋等,同时还种各种蔬菜。
【抽烟和喝酒】 僜人过去种植鸦片,大部分用来交换货物,一部分留作自抽。现在僜人已戒去抽鸦片的习惯,男的大多抽卷烟,妇女都抽自己种植的烟叶,平时爱将烟杆衔在嘴里,她们使用的烟杆较长,可以折成二节,烟杆用银或铜质制成。妇女身上都背一个特制的口袋,盛放烟杆、烟叶盒、火柴等。僜人喜喝酒,饮酒就像喝茶水,他们将大米酿制成甜酸酒,常用此酒招待客人。
【巴麦牛】 僜人饲养的巴麦牛高大健壮,据说是从印度交换来的。巴麦牛是僜人的主要财产,用作婚配给女家的主要聘物。谁家在房檐下挂的巴麦牛头骨越多,就越显示富裕,受到别人的尊敬。僜人饲养的牛很多,但至今仍无挤奶打酥油的习惯。

【一夫多妻制的买卖婚姻】 过去,僜人的婚姻制都是男方以若干条巴麦牛、猪或猎枪等财物,通过媒人向女家求婚。女方身价从一条巴麦牛到十几条巴麦牛不等。结婚没有一定仪式,在接女方成亲时,必须再送女家若干鸡、老鼠、麻雀等。女子成婚后就成为丈夫的私有财产,只有从事农业生产和家务劳动的义务,没有支配财产的权力。男方只要有牛等财物,可以先后买几个妻子,贫户由于没有巴麦牛,往往终身不能结婚。一夫多妻制的僜人家庭,妻子的住室是在丈夫盖的长房内各占一二间,自立灶塘,分别种植、饲养丈夫分给的土地和家畜,各自收获和保管,自成一个经济单位。丈夫决定在哪个妻子处住宿,就将他所背的熊皮袋挂在她的房门口,妻子要以宾客相待。丈夫死后,通行同姓转房,即转嫁给丈夫的兄弟或侄儿,甚至也可以转嫁给丈夫其他妻子的儿子,但不准转嫁给叔、伯长辈。
【僜人的姓属】 僜人的历史无文字记载,据说,他们最早的姓氏是以居住地的地名定名的。以同姓形成一个集团,共同占有山林,相互继承财产,一起商讨解决婚姻或其他纠纷。同姓还有互相资助及共同向异姓复仇的义务。同姓禁止通婚。同姓成年男人死亡,停止劳动四天左右,以示悼念。现在僜人姓属概念已很淡薄,一切都依靠生产队了。
【妇女不准吃肉】 僜人妇女从童年八九岁穿裙子时开始,父母就要严格管教女儿,不准吃牛肉、猪肉和鸡肉(但鼠肉、麻雀、鱼、野鸡不在禁律之内),否则,就要受到社会舆论的谴责,被指责为”吃肉的女人“,这对僜人妇女来说,是一种最大的耻辱。一直要到生过三四个孩子后才允许她吃肉。
【饮食】 西藏察隅的抓饭是僜人每逢节庆或招待客人的传统美食。其用料是僜人自产的谷米,和上切碎的鸡或其他肉类内脏,辅以姜、葱等作料闷熟,用手捏成团盛在盘子里,再配上几块香喷喷的土鸡块或肉,就做成了风味独特的僜人手抓饭。最独特的是他们炮制土鸡的方法。据说僜人在宰鸡褪毛的时候不是用开水烫,而是先用手拔,再用火燎,这显然是一种原始方法的沿用。经过这种处理方法烹制出来的鸡块香味奇特,使抓饭带有一种返朴归真的野炊风味。
  僜人,是我国一个特殊的未识定民族。所谓“未识定”,就是在56个民族之外、身份未获得政府正式认可的极少数民族,不称“某族”,只称“某人”。在新版身份证上,人的民族成分一栏里写的是:其他。
  察隅,藏语意为“杂隅”,“杂”有陶器、石崖、乱石等含义,“隅”即地区。历史上,察隅的土著居民被称为“杂”人,这里也就称“杂”人居住的地方。显然这带有贬义色彩,昔日的穷山偏壤已成安居乐土,于是如今的察隅人对此又有了另一种解释:适宜人居住的地方。一个尚未识定、民风奇特的民族——僜人,就生活在这片不是世外、尤胜桃源的地方。
  “僜人”没有自己的文字,但有自己独特的语言。他们的生产、生活、民居、餐饮、服饰、婚姻、丧葬、信仰与节假日等方式,与我国的少数民族有着非常不同的独特之处,他们平和地过着这种有别于其他民族的生活方式,让人惊叹之余心生感慨。
  “僜人”一般男的高不过1.6米,女的不超过1.5米。他们以刻木结绳记事,摆篱棍、树枝来记时,以月圆月缺记月日,没有记年份的习惯,也没有记年龄生日的习惯。他们的数字概念差。僜人无历算,以月缺月圆为一月,以包谷成熟一季为一年。
  显示财富的另一个传统标志,就是妻子的多寡。人的婚姻是买卖制,男方备下牛只和其他财物,经中间人向女方父母出价购买妻子,身价根据女方家庭的经济状况而定,越富有的人家索价越高。1992年,23岁的人小伙子新卫下迎娶一名中等人家的女子为妻,十几年来陆续孝敬给岳丈家12头牛,还有37头猪、80只鸡、30斤鱼、300斤野牛肉等等,直到最近才偿清全部身价。人的生产水平比刀耕火种先进不了多少,如此规模的彩礼足以让人负债累累,所以只有比较富裕的男子才能享受多妻之福。
  在这个男性拥有绝对权威的父权社会里,女人在婚前连吃肉的资格都没有,婚后也不能享受财产的支配权和继承权,但有义务照料丈夫分配的田地和牲畜,承担开山、垦荒、打猎、采蜜之外的一切劳作。假如丈夫不满意,随时可以将妻子转卖或转赠他人,甚至夺取性命。日枯下就曾亲手打死失宠的第一任和第三任妻子。这样的制度好处何在?阿罗松说:“人夫妻是没有纠纷的。”在人中威望很高的原察隅县武装部长松鸟也表示:“买卖婚姻虽然是坏习惯,但有利于维持家庭稳定。”
  “僜族”一个没有名字,没有族称,不属于任何一个民族的民族已经逐渐开始被人们所了解。到如今,“僜人”住在绿树掩映的木楼里,远处梯田层层,一幅安闲的世外桃源景象。每当夜色悄然降临,田里传来阵阵蛐蛐儿的叫声,湿润的空气里散发着泥土的芳香,细雨敲打着木楼顶下了一夜,翌日清晨,雨过天晴,满眼苍翠如洗,山间云蒸霞蔚,有如仙境。墨绿色的原始森林在云雾中若隐若现,远远望去,宛如一幅幅美丽的山水画。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