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100%官方网站
100%出团成行
100%优质服务
100%优景优价
  从西藏回来后我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这块土地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吸引着如此多的人为之流连忘返。是因为我们生长的环境太拥挤,太喧嚣,是因为想找回迷失在这个商业社会的自我,还是为了实现自己心中那个只有去西藏才能实现的英雄情节呢?
  回来得越久,越想念拉萨,那个比内地的节奏还慢一倍的城市,那个你可以花一个下午在大昭寺前看转经,看人来人往的城市,那个你疯狂奔跑后发觉气喘吁吁,才想起原来海拔有3800的城市。在我脑海中,印刻最深的,除了拉萨的阳光羊湖的湛蓝,布达拉宫的雄伟,还有那一张张金色的脸,和一双双干净如水的眼睛,也许,他们的脸上,印刻的正是我们自己。
  藏族人的脸色,其实并不只有高原红,浮现在那黑黝的脸上的,还有清晰可见的情绪,只有用心去看,才能理解。就像这羌唐大草原,只有你一步步去丈量了,才有资格,说那些草地牛羊,与其他草原的不同。总觉得,草原上的男子,才能用汉子这样的词语来称呼。他们目光炯炯,眼神坚定,他们只是站在那里就是一幅画了。
  在西藏,你会疑惑,上帝是不是把颜料盒子打翻了,它的色彩总是突如其来,没有规则,大红大绿,先是让你惊讶,然后被征服,纯朴的西藏人,把这天籁般神秘古朴的色调,大胆的织入生活,织入神圣的朝圣之路……
  如果问,我的西藏是什么颜色,我想是金色,华丽金色的布满每个人的脸庞,铺天盖地,流光溢彩。你的西藏,是什么颜色呢?
  西藏女人,有着令西方男人所崇尚的深褐色的皮肤,光滑而细腻;有着令内地男人所敬畏的健康结实、弹性十足的身体;有着令所有男人神往的一双明亮清澈、碧波盈盈的眼睛。
  西藏女人,心胸宽广,坦然面对人生的不幸与快乐,决不会因家中失火被盗而哇哇大哭,更不把针头线脑的琐事放在心上。她们心底善良,极富同情心,这种慈悲心肠有时使她们立场不坚定,她们的原则是,同情弱者。即使遇到一个遍体鳞伤的恶棍逃犯,她们也会发出怜悯的“啊啧啧”(可怜呵)的轻叹,为他轻擦伤口,送上热茶热饭。她们天性自由奔放,坦然面对爱情,很少有羁绊和精神枷锁,而对情人,她们也常常掩面羞涩,脸儿绯红,但这绝不是内心冲突的心理障碍,而是保留了外面世界现代女性逐渐丧失的一份魅力;她们一旦有了意中人,便大张旗鼓地正面进攻,其大胆和执拗,常常令学问过多的迂腐的书呆子跌落眼镜,最后落荒而逃。你再回头看看勇于进取的西藏女子,她眼中闪着一丝困惑的神情,望着猎物逃之夭夭的背影,再次发出一声怜悯的轻叹:“啊啧啧!”
  拉萨少女在服饰上,不追求庄重典雅,亦不追赶内地的潮流,她们体现的是个性化和自由化,富有前卫性,她们往往趋于男性化的服饰,看起来更加透出青春的朝气。爱跳节奏性和动感性强烈的舞蹈,她们的舞姿令人叹为观止,可以用现代俚语“火爆”和“酷”来形容。
  “穿在身上的财富”。这句话是说那曲、阿里、昌都藏族女人的穿戴习惯。她们的头饰有很多种,一般来说,用珊瑚、琥珀等材料为骨架做成的头饰被视为头饰之冠。红珊瑚间镶嵌绿松石,最受安多少女青睐。而成年的妇女,多是佩戴硕大的珊瑚和玛瑙,还有金、银打制的工艺品和天珠等配在其间,隆重华丽的同时彰显其财富。硕大的蜡珠,虽然重了一点,却挡不住她们对美的追求。有的妇女们会把最喜爱的饰品挂在身上、头上、耳朵上、胸口前,甚至“武装到牙齿”。
  山南、日喀则农村女性外着黑或棕色氆氇无袖长袍,内穿鲜艳的衬衫,腰系七彩邦典,脚踏花纹绚丽的松巴靴,乌黑的头发掺进多彩丝线扎成大辫盘在头顶,朴素端庄,美丽大方,温柔和善,犹如一朵朵美丽的格桑花点缀着雪域高原。
  西藏女人的酒量无比,她们最开心的事莫过于把男人灌翻,采取密集轰炸的方式,一群女子端着酒碗围在你身边,不由分说,一齐唱起敬酒歌。你怎么办,喝还是不喝?你要以为她们只是光唱不喝,那就错了,根本不需要男人来劝,一碗碗酒往自己嘴里送。一场聚会结束后,通常都是男人们无声无息地醉得东倒西歪,不省人事,女人们却面若桃花,谈笑风生。她们的醉态十分的可爱,举止大胆亲昵,咯咯地笑个不停,从不在这种场合里伤心哭泣。
  一个内地来的文化人,在乡间骑马,因缺氧和笨拙,总是爬不到马背上去,迎面过来一个背水的藏族姑娘,平静地望了一阵,放下水桶,走到这个汉人背后,十分轻松地将他抱起来放在了马背上,然后嫣然一笑,远远离去,不再眷恋地回头张望。事隔多年,这位朋友说起此事还惊骇不已:她哪来这么大的力量,把我像抱婴儿一样地抱起来?她哪来这么大的勇气,敢于抱一个陌生的男人?我告诉他,她不需要勇气,人只有面对不自然的状态,才需要勇气。
  西藏女人心中没有阴影,所以她们能用一双纤弱的手,高高地托举起雪域高原沉重的男人。
  西藏是天然的山的博物馆。
  站在海平面的高度,仰望西藏——西藏则是一座植根于地球直冲九霄云外的山。西藏的山是一种大手笔的山,看多了看久了,使人不知不觉中便产生出一种渺小感。因为,此时看山的人也是男人。
  可以说,到过西藏或没有到过西藏的人,其印象中的西藏从来没有离开过对雪山的想象。在绵延百万平方公里的雪域大地上,由东向西,自南往北处处都是山!在这样高度之上生活的我,一直钦佩西藏男人的智慧。西藏女人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一条舞动的长袖,而西藏男人让我记住的则是那一条胳膊,用一句精辟的歇后语表达——露一手。无论春夏秋冬,那一只经受风霜日晒的胳膊都掉在外面。我总担心哪一天,它会像柴火棍将雪域四周白雪皑皑的群山烧成白色火焰。
  如果说西藏女人是打酥油的好手,那么西藏男人则是喝茶的高手。他们可以无忧无虑从早上九点喝到深夜,甚至可以从茶中喝出自己的爱情。这是西藏之外的茶馆和茶客所不及的。在拉萨八廓街周围的甜茶馆里,进进出出的都是西藏男人,但西藏男人不一定都是拉萨本地人。据我所知,他们多数是从远方慢慢挺进拉萨这座藏传佛教圣城的。在我阅读西藏的页码中,看到最多的词汇便是远方。仿佛远方的远方,总是散落着一些遥遥远远的像石子一样的地名。但许多人说到的都是阿里,那曲,林周,泽当,山南,日喀则等地名……因为拉萨的遥远,这些地名常常只能跟随一些人影在路上滚动。滚滚朝圣路,最初或许只有一个或两个磕长头的男人,一步一磕,无比虔诚,当远方渐渐成为眼前的现实,拉萨逐渐在蒙尘的双眼里清醒的时候,磕长头的男人一拨,一群,似乎都是为了去赴一座城市的约会。

  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拉萨的甜茶馆和拉萨的寺庙有着同等的吸引力。这里远离现代竞争,在这里坐着喝茶,一天两天,一月两月,一年两年,心头始终会浮起一缕时光悠悠的韵味。西藏男人无论在茶馆里坐多久,走上街头,看到的还是一样的行人,一样的经幡,一样的雪山,一样的太阳,我想他们的微笑在这里也是可以长久的。

  这时,我注意到了人丛中最惹眼、笑容最明朗的康巴汉子。他们三三两两挤在人堆里,头上的红头穗在经年的阳光里特别扎眼。前不久,我去过川康,那里的太阳没有拉萨的持久有力,因为草地的丰满吸光能量特别大,所以康巴汉子的脸膛虽然红润,但不像青藏高原上的西藏男人那样呈紫铜色,西藏尽管有不少湖泊,但风吹过后,依然干烈。依我乡下人的审美观来看,康巴汉子长得牛高马大,脸是有棱有角,轮廓分明公平,就像电视里的美国西部牛仔,他们腰里佩着镶嵌蓝宝石的藏刀,男子汉神态凛然自若,步子随意而执著,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自信与高贵,那画家笔下的脸谱一半在阳光里,一半在阴影里,看上去就像藏青的浮雕,一种来自意识里的神秘,便这样浮了上来。

  站在西藏男人身边,那些被书页卷起来的对话声就像虫草在风中轻轻蠕动,弥漫在身边的尽是威武中透着金属质感的豪爽,他们的声音就像穿过阳光的子弹,从不拐弯——老板,藏刀要吗?——卓玛,来一壶甜茶。——好好好,在玛吉阿米等我。

  西藏男人的歌声像山谷的风一样,无论如何地抒情,也掩不去那刻骨的苍凉,这样的真情足以征服每一座雪山上有着真情的灵魂!在你遇到困难时,他们会默默地伸出粗糙有力的手。那个时候,你一定会很感动地说谢谢,但西藏男人表情只有尴尬了。

  西藏有世界上最高的山。山都是一些大块面,大色调呈现为黄色、紫色和黑色,和峰顶积雪的白色组合起来,绝对是一种超然的大手笔,大气势的构图。翻开西藏厚重的历史,发现藏族发展的历史并不是对这些山的征服、掠夺、厮杀的斗争史,而是与山为伴、与山相爱、与山厮守的历史,可以说西藏的男人都是山做的。但西藏的山并不险峻,甚至也不巍然,常常是光秃秃的,连作为山之装饰的草木都没有,但它磅礴厚重,具有一种承载时空的力量。

  欣赏西藏之山的这个男人,脸上至今没有长出美丽的“高原红”,他与这些层见叠出的山的肤色格格不入,但他常常席地坐在阳光下,眯缝着眼睛看山,看天,看云,看鹰群掠过,目光就像西藏男人一样神采飞扬。他望着山,什么话也没说。最终闭眼冥想,也许这种艺术品的创造者,只能是上帝。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