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100%官方网站
100%出团成行
100%优质服务
100%优景优价
  2010年底,西藏总人口293万人,藏族约占95%。50多年前,95%的西藏人被称为“差巴”(为领主支差的人),他们除了租地外没有属于自己的土地,领主的家奴甚至连人身自由都没有。经过民主改革、改革开放的洗礼,今天的西藏人不但有了自由和财产,还逐渐融入市场经济的大潮,成为现代意义的“市场人”。他们不但在本地做起了规模可观的生意,随着青藏铁路的通车,还把触角伸到了四面八方。
   从生活在落后的社会形态下,到紧跟时代的步伐,融入市场经济大潮,西藏人身份、观念的转变,见证了西藏社会翻天覆地的变化。
  “冲赛康”自古就是拉萨商家的必争之地,现在仍是西藏最大的食品、酥油、成衣、鞋帽、百货批发市场。在这里,有来自西藏各地的商人。他们当中的大多数原本都是农牧民。
在“冲赛康”狭窄的街道上,总是有一群群的康巴汉子聚在一起,不时把手伸进对方长长的袖筒中神秘地“手谈”。他们主要做珠宝生意,比如红珊瑚、猫眼石、金银首饰以及古董、佛像、唐卡等,交易数额之大令人咋舌。
  旺庆的酒吧“玛吉阿米”取名自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著名情歌。随着旅游书《玛吉阿米的留言簿》的出版,玛吉阿米的故事被四处传扬,玛吉阿米酒吧不但成为拉萨新的旅游地标,更成为口口相传的西藏旅游文化符号,甚至有旅游者认为:“没到玛吉阿米喝过茶,就不能算真的到过拉萨。”
  “对于我们这一代西藏商人来说,把西藏的文化推介得越广,就等于把市场做得越大。”旺庆说,“我们的任务就是把民族文化介绍给全世界”。
  从“差巴”到现代“市场人”,从“以物易物”的原始交换到现代化市场经济,从见到陌生人就羞怯躲藏到大大方方地跟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做生意,从拒绝外来新事物到唱歌跳舞欢迎火车……西藏人50多年的转变折射出西藏社会的巨变。
  交通条件的改善为“交流”搭起桥梁。旧西藏的基础设施几乎是一张白纸。为了描绘这张“白纸”,中央投入了大量财力,仅1994年至2005年就投资630.11亿元,对口援藏地区和单位的援助也达77.6亿元,使西藏的基础设施从无到有,从弱到强。随着青藏铁路的通车,一个以铁路、公路为重点,航空、管道运输协调发展的立体交通运输网络已在西藏形成。
    今年初,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上刊出一项中国大陆31个省市、自治区、直辖市的居民幸福感调查,远在世界屋脊的拉萨居民的幸福感单项指标要高于不少内地城市。拉萨在人情味、赚钱机会、近几年的发展这3个幸福感单项指标排名中名列榜首。
  “西藏和我去之前的想象相差很大。”西藏大部分城市都有很好的基础设施;大型超市、KTV随处可见;藏民们也常上网,聊QQ,去偷菜。“这个民族的宽容度挺大的。不过我们要尊重他们的风俗习惯、宗教信仰。看着那些藏民或默默低头叩拜,或缓缓匍匐前进,或慢慢地触碰转经筒绕着圈子,再抬头看看那飘扬的经幡、高悬的太阳、澄澈的天空,你会突然发觉某种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西藏,生活的慢行者,一如既往地勾引着没去过却充满向往的人,一如既往地庇护着生活在那的悠闲安详的人,一如既往地麻木着想伪装成别人的你,我,他和她。习惯了节奏,在这里,我总是在某个安静的时候乱了生活的鼓点。真正能留住人们的为什么不是西藏这种悠闲自在的“慢生活”?
  一声“扎西德勒”让人陶醉,一脸纯净的笑容发自内心,一双专注的眼睛友好地望着你。我们走遍西藏的7个地市,行程逾万里,接触了自治区领导到普通农牧民,他们没有虚假,没有刻意,没有距离,一如雅鲁藏布江的水流,生动而清澈;又如喜马拉雅的雪山,沉着而洁净。
  藏胞不重今生重来世,西藏的自杀率最低。这里除了氧气比内地稀薄外,人们的内心丰富而有寄托。藏民忌讳杀生,厌恶嫉妒,为人平和而谦恭。
  如果说西藏人绝对不杀生那不准确,他们的杀生是有选择的。藏族人只吃偶蹄类牲畜,不吃奇蹄类牲畜。牛羊是偶蹄类,所以,肉类以牦牛肉、绵羊肉为主。但是,奇蹄类的牲畜如马、驴、骡等沾都不沾,狗是藏民的朋友,吃狗肉更是西藏人深恶痛绝的,如果有人骂你是“吃狗肉的”,那是非常严重的事。老一辈的西藏人普遍不吃鱼。
    西藏是歌的海洋,舞的天地。西藏人自称:“会走路就会跳舞,会说话就能唱歌”。能歌善舞将生活装饰得非常快乐。他们不忌讳对物质的追求,但绝对不心为形役,他们的心灵离天空最近,物欲不是第一的追求,因而满足感最强。
告别西藏,我们的心一直沉浸在雪山如云朵,天蓝似扎染的高原上。那里有令人震撼的景色,独特的文化和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和睦。西藏,一生中必去的地方,她能让你的心灵得到休憩,能洗去浮世的铅华。
  贴金→给佛像贴金古来有之,流于习俗。故而西藏的座座寺院尽皆金碧辉煌,尊尊佛像无不金光灿烂。你也贴金,我也贴金,如果买不起金,那就怀着随喜的心情看别人贴金。

  点灯→尽管今天寺院里香火很旺,穿金戴银的人们动辄就点千盏灯,但一盏灯的功德并不比千盏灯的功德少;甚至,一盏灯足以照亮成佛之道,而千盏灯仍然驱散不了轮回的黑暗。

  转经→藏族同胞一种延续了数千年的宗教行为。他们周而复始地用脚步、身体及虔诚丈量着拉萨城里的朝圣之路,囊廓、帕廓、孜廓、林廓、神山圣湖,无所谓哪条转经道,也无谓从哪里开始,从哪里结束,他们只是一步一步或一步一个长头向心中的神默默祈愿。一天、一月、一年、一世……许多人一生就在这转经的日子中度过。
  按照藏传佛教的教规,藏族群众遇到神山、寺庙、佛塔、“玛尼堆”(“玛尼”藏语意为经文,堆是汉语,“玛尼堆”就是刻有佛经的石头堆)时,都要从左往右顺时针绕行,这就是藏族人的转经习俗。

  磕长头→连他们自己似乎已不属于今天。那一脉相承的三步一个等身长头,那一身胸挂牛皮、手持木屣的特殊装束。磕长头的人往往想到的不是自己。如果只为自己,不能放下我执,永远也达不到向往的境界。据说,磕长头一回要磕十万次,年轻的要三、四个月,年长的要五、六个月,甚至更多的时间。
  宗教与世俗是一个对立的范畴,宗教重彼岸,世俗重此岸;宗教重来世,世俗重今生;宗教重入世,世俗重出世。世俗与宗教的关系,可以说是人与神的关系,在西藏则是以政与教的形式表现出来的。
  世俗化的一般定义为:“在现代化与工业化的冲击下,人们倾向理性化、多元化与个人化的行为模式;此种行为模式不只是出现在一般社会制度中,在宗教制度中更为明显。”宗教的改变是因社会变了,变化的过程永远不会停止。当今社会是理性化、多元化和个人化的,没有任何制度可以超越或在另一种制度之上。
  “灵魂和观念世界如此深刻地影响了一个地区一个民族,如此左右着一个社会和世代人生,则令人辗转反侧地忧虑不安......”我一面震撼于宗教的力量、震撼于藏人朴素信仰的坚定虔诚,一面又纠结于尘埃中人们的受难、纠结于宗教的高高在上不近人情。这俯仰之间孰是孰非?
  这是怎样一种信仰!而我们这些自诩为文明的人信仰又在哪里呢?在我们熟悉的物欲横流的所谓现代社会中,哪里还能找到这样信仰的虔诚和心灵的纯净?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