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100%官方网站
100%出团成行
100%优质服务
100%优景优价

阿里婚俗拾零——纯纯的爱

  阿里位于祖国西南、西藏的西部,远古有过辉煌的文明,今天有灿烂的古迹文化。悠久的历史文化和地域的偏远,使这里的婚俗文化有着不同于其他地方之处的“奇”。

恋爱――金秋时节的青年男女

  虽然文化古老,但人却不古板,这里的男女讲求自由恋爱,时间一般是在收获的季节。这时姑娘小伙子总是找许多借口――守望尚在地里的庄稼,怕被人偷,怕牲畜连吃带糟蹋,怕……,反正他们大都露宿在庄稼地里了。有的小伙为了找意中人,从地里牵上一匹马四处游荡,从一个村子到另一个村子,见着姑娘就搭话、唱曲儿,要是看上谁了,就示爱;有的就白天摸情况,晚上把自己打扮个够,穿上最捧的服装,脚蹬最新的鞋子,头戴狐皮帽,再擦些香脂,带上手电直奔目标;有的整夜整夜的不睡,谈了一个姑娘又一个姑娘,直到找到意中人。姑娘们却集体行动,三五成群地走动在月光下那金色的原野里,若是与哪个小伙子“触电”了,两人就双双离去。开始了恋爱的日子。

求婚――“站门口”贵在坚持

  当恋爱的适龄青年男女感情发展到难舍难分时,就该是求婚的日子了。
  普兰县求婚的方式很是别具一格。想当新郎的小伙子(或是其父母、亲戚),一身新装戴上漂亮的帽子,提上青稞酒拿着哈达,早早地站在意中人家门口等候。待姑娘家里有人出来时,赶紧脱帽致意、问好,然后就站在离门口不远不近之处,只要姑娘家的人在此走动,都得毕恭毕敬。吃饭的时候小伙子家会有人送饭,如果是有人来替换,行前还得高声向院子里边打招呼请假。如此站上好几天,院里的人坚持不住了,就出来询问要娶的是谁。基本上只要站了门口,就没有站不出来的媳妇。有时也会扫兴地听到“大女儿当了尼姑,其他女儿还小”的话。如果在站门口之前走漏了风声,姑娘家一大早把上门儿,使来人不能靠近大门楣并粘上三点酥油,或是姑娘确实已出家等等原因不能出嫁,就另当别论了。还有,男方如果是铁匠、屠户、天葬师,或者有狐臭,女方也可以拒绝。

  定亲之后就请活佛高僧算出吉日完婚。男方的聘礼,女方的陪嫁,两家商量时难免口舌之争,一般根据家庭贫富程度而定,但少不了牛羊、布匹、粮食等。

迎亲――难倒新郎 愉悦四方

  娶亲的头一天要请一喇嘛来家里念经,婚事的一切安排喇嘛说了算。参加迎亲的人一般由男方家的亲戚、家族中青年男女或小伙儿的朋友充当,几十人、甚至上百人。行前,喇嘛给每位迎亲的人帽子上贴一小块白胶布作为迎亲队伍的标志。另有德高望重的 5 人负责迎亲时之各种事情,其中有一人是对歌总指挥。

  那天的女方家只需腾出空房子就行,男方早早派人来烧茶、做饭,所有吃喝都由男方带来。

迎亲的人来到大门口时,男女家双方对阵,队前各放九堆石头,对歌时对倒对方一次就推倒一堆石头,双方互不示弱,有时对歌很长时间都分不出胜负。答题也是关卡,而且不止一关,答对一道题,才能进一道门,如此三次才能进得女家娶走新娘。现在过这一关没有那么严格了,出的题都能让人答出,答不出的可以通融换题,还有就是让众人取笑一回,自己狼狈一阵,反正新娘肯定能娶回家。

  前来庆贺的人要带上哈达、酒和礼品,还有祝贺吉祥幸福的话语。正规仪式过去之后,部分人开始了对歌。男人一拨女人一拨,各选一代表,相互考。歌词内容很宽泛,从礼仪、生产技能、生活知识、爱情等等,所以代表一定得见多识广。对歌时众人非常关注,双方也很叫劲,遇到两个要强的,能对上一天两天的。晚上人们跳起“果谐”,无论是否有人伴奏,反正大家都唱起来,男女老幼手拉手,踏着节奏转圈跳,好不热闹。此时的主人,不但要跳,还要向大家敬酒敬茶。最要命的是临走时要喝的那一大碗酒。木质的包银碗很讲究也非常大,男用大海碗能装啤酒两瓶多。喝酒的人得守规矩――先敬天地神,如有人唱起酒歌须等人唱完才能饮酒,若有违反就得挨罚。

  无论是娶还是嫁,都得请亲朋好友,全村的人都来祝贺,歌舞三五日不断。

悲剧——爱与希望

  藏族所说“出身不好”,传统上是指铁匠、屠户、天葬师三种家庭。他们儿女的婚配一般只限于圈内,其他阶层的家庭是不接受的。虽也有例外,但结局都很悲哀。

  英俊潇洒、勤劳朴实的丹增与聪明贤慧、美丽能干的曲珍相爱了,两家虽相距 70 里,他们的爱仍是那么难舍难分。这门婚事曲珍家坚决不同意,虽然她是大姑娘了,有自己的房间,但他俩却只能偷偷摸摸,丹增在天黑之前是不能露面的。一次天一擦黑丹增就扛着梯子从家出发,一路小跑到曲珍家时天就快亮了。爬梯进屋,二人相会不到半小时天就大亮了,匆忙中丹增跨出窗口,谁知梯子已被人撤走,踩了个空。从二层楼上掉下来的他,从此断了一条腿。

  曲珍也没有逃过被家里逼迫出嫁的下场,虽然嫁了人,却拒丈夫于厚厚的皮袍之外,每天都重复着逃回家――被接回来――再逃回家的痛苦之路,谁的劝告都不听。一段时间后,无奈的丈夫心灰意冷,只得做罢。曲珍一直没再结婚,却从未断过与情人丹增的爱。

  也有的小伙子为了夜晚与姑娘团聚,太阳还未落山就来到女家,藏身于畜舍内盼天黑。怀里揣着肉骨头防狗扑上来,默默地等姑娘一家人喝完“突粑”(稀糌粑糊)聊够天。这时小伙的心里可真是酸甜苦辣俱全,时间一分一秒实在难熬。

  扎旺有妻儿,过的却是夫妻“分居”的日子。他们恋爱过,经父母同意可以同居,但不举行婚礼。这种形式的婚姻,男方只在晚上才能到妻子房里过夜,第二天早早起来再往回赶。早出晚归辛苦是小,没有自己的家才是两人心里的疼。每到节日,家家团聚享天伦之乐时,想起自己远方的娇妻稚子,怎么高兴得起来?酒过半酣之后,决心去与家人相会,结果却醉卧冰天雪地。虽苦不堪言却不敢打破传统礼仪的禁忌。这种形式的婚姻生下的儿女,一般是儿子归男方,女儿跟母亲,谁都没有一个完整的家。

   这都是因为财产惹的祸!因为家里兄弟姐妹多,又不能因分家使家产外流而造成的。随着时代的前进,人们观念的改变,旧有的禁锢逐渐会被新时代的青年所打破。

传统与现代的结合——拉萨人结婚

  在旧西藏,拉萨聚居了众多的贵族,他们的婚姻带有浓 重的门第观念,因此,婚俗显得格外繁褥。从择偶、求婚、定婚到举行婚礼以及婚礼后的规矩,各种礼仪、禁忌颇多,这为传统婚俗留下了典范。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原有的婚俗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

  如今在拉萨,青年男女基本上自由恋爱,自主婚姻,因而免去了求亲等各种仪式。只要两情相悦,做父母的一般都不会为难自己的子女。但一般来说,藏族家庭很重视婚礼,婚礼举行前,首先要备齐几样东西:挂有吉祥如意藏文幕布和幔帐的藏式帐篷、青稞酒、酥油茶以及牛羊肉,因为,这些是传统的象征,也是藏式婚礼的特征。婚礼这一天,不管是新郎新娘,还是 来宾,只要是藏族,大都会穿上自己华丽的民族服装。在约定的时间,新人的亲朋好友会等候在帐篷旁接待来宾。待来宾到齐入座后,新娘新郎以及双方父母再入座。之后,是正式的结婚仪式:主持人宣布仪式开始 - 僧人或有威望的人诵经祝福 - 客人给新人及其父母献哈达、献歌舞 - 娱乐 - 新人给客人敬酒 - 煨桑 - 新人给客人献哈达。整个婚礼可短可长,短则一天,长则好几天。如果是好几天,则在最后一天才由新人给客人敬酒、煨桑、回献哈达等。

  虽然是传统的婚礼,但随着时代的变迁,我们越来越多地看到传统与现代如何在婚礼上结合。首先,举行婚礼的地点, 有可能不是在新郎或新娘家,帐篷有可能是租来的,甚至以舞厅、酒店来代替其次,来宾的服饰也越来越随意,不一定非要穿藏装;第三,婚礼上的饮料,除了青稞酒、酥油茶,啤酒和白酒也充当了重要角色,自助餐的吃饭形式成为时尚;第四,婚礼上的娱乐方式也越来越现代化。除了传统歌舞也有现代歌舞,还有扑克、麻将,特别是麻将占去了婚礼的绝大部分时间,甚至于简化了传统的仪式。

  总之,西藏的婚俗异彩纷呈。从姑娘小伙恋爱到成亲虽说过程大体相同,但各个地方都各具特色。比如在一个名叫毛工村的地方,当冬天来临,年轻人就会聚集一起踢毽子。 名义上这是在娱乐,实际上是互相挑选自己的意中人。选中了意中人,就会把毽子踢给他(她)。于是,小小的毽子作了媒,撮合成一桩桩姻缘。在扎囊县,新娘得骑上怀驹的母马嫁到新郎家,新娘到达新郎家,全家人不是起身迎接,而是端坐不动,否则,他们认为身下压着的福运就会跑掉。 婚礼在保持传统礼仪的同时,其中的陈规陋习也越来越少,并且逐渐与现代方式结合,诸如以坐车代替骑马等,以现代歌舞代替传统歌舞等,使得这里的婚礼既简便又隆重,让我们通过婚姻这个小小的镜头,感受到西藏 各民族的变化和社会的进步。

昌都康区 藏民“一妻多夫”的幸福生活

  康区包括现在的西藏昌都、四川甘孜、青海玉树和云南迪庆的藏族地区。据仁真洛色的研究 ,甘孜 18 县,除泸定县外,其他 17 个县以前均存在过一妻多夫婚。在青海玉树,据解放前蒙藏委员会调查,当地“实际上多为一妻多夫制”。在云南迪庆的德钦县,解放前也有一妻多夫家庭。

  在昌都地区 ,据直接和间接的调查, 总体而言 ,昌都地区以前仍以一夫一妻婚为主,一妻多夫次之,一夫多妻极少,且一妻多夫家庭呈不均衡分布状态,有的村庄、部落比例超过一夫一妻家庭,有的较少,有的几乎没有。而且不仅牧区有农区也有。行一妻多夫婚的既有农牧民,也有部落 ( 村落 ) 头人。一妻多夫家庭最盛行的为昌都地区,甚至有可能是藏族这种婚姻习俗的中心地区。

  藏族传统的一妻多夫家庭有兄弟共妻、朋友共妻和极个别的父子共妻几种形式。但在康区最主要、最普遍、占绝大多数的为兄弟共妻。

  康区藏族的婚姻既有娶妻婚 ,也有入婚。但一妻多夫家庭均为娶妻婚,尚未发现可几兄弟入女方家的情况。其婚礼习俗与一夫一妻的娶妻婚相同。由于多夫,在提亲时,有的要明确说明是几兄弟娶妻,也有的不说明。举行婚礼时,有三种不同的情况,较多的一种是一人为代表参加婚礼,这种情况大多是长兄为代表娶妻,以后弟弟们逐渐长大后,与妻子发生性关系,从名誉上丈夫变成事实上的丈夫,完成共夫家庭。当然也有少数的例外,代表者不一定长兄。

  传统习惯 ,婚礼一般连续三天至七天,在婚礼期间,新郎新娘不得圆房,均分开居住,几天过后,新娘返回娘家,然后十天半月,或一月、两月甚至半年一年 ( 新娘回娘家居住的时间长短,视年龄大小、距离远近等,由两家商定,没特别的规定 ) ,再由男方家接回,开始长期的夫妻生活。一妻多夫家庭子女对父亲的关系,从称谓可见一斑。其称呼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称大哥为爸爸,其余为叔叔。在芒康还有称大哥为爸爸,其余的依次为大叔、二叔、三叔的。

  如果大哥去世 ,则可称二哥为爸爸。另一种则不加区别,几个丈夫均被一概称作爸爸,这两种不同的称呼方法,有时还共存于同一村庄,如丁青县丁青村就是这样。不同的称呼方法仅仅是一种习惯,并不意味着子女真正是谁的。

  在昌都调查过的几户家庭的父亲们没有设想过子女中谁是自己的 ,谁是其他人 ( 哥哥或弟弟的 ) ,反正这个家庭的子女,均是自己的子女,一视同仁。反之子女也一样,对父亲们也一视同仁,也不知真正的生身父亲是谁。从这些家庭的情况看,子女的所属,主要是从家庭的角度看待的,而不是强调个人。这种习惯也有利于家庭的和睦。由于调查的家庭不多,这种情况是否有普遍性,还须更多的调查。

  多夫家庭的夫妻关系也有特点。在昌都 ,对多夫家庭的妻子,社会上有一种普遍的评价标准,如果能搞好几兄弟的团结又孝顺父母,一家和睦相处,则认为很贤惠,受到舆论的称赞。反之,如果弟兄婚后闹着要分家,则说妻子偏心,会受到舆论的指责。这种观念根深蒂固,大家都知晓。女人在婚后会有长者告戒对丈夫们要一视同仁,不能偏爱某一人,如贡觉县丁卡村的松那讲,她与四兄弟结婚,婚后老人对她讲,对几兄弟要平等相待,搞好团结。

  夫妻同房 ,以前的资料记载一般是丈夫在门口放置一个信物表示,其他丈夫就会自然回避,在昌都调查,则有一种新的方法。有的家庭,丈夫们之间有一种默契,并不需要任何明显的方法,自然而然就会知道兄弟中谁与妻子同房,如睡觉时兄弟不在,去了妻子房中或睡觉后兄弟离去等。因每天在一起生活,从一些细微的举动既可知晓,于是其他的丈夫自觉回避。

  家庭经济主要由老父亲管理安排。如果老父亲去世回年老无力管理时 ,往往由大哥管理。在一妻多夫家庭,几个丈夫在务农、放牧或经商等生产经营活动中,往往有一定的侧重,但不严格。不同的家庭根据各自的特点,既有临时的分工,也有长期的侧重。大体还是妻子干家务活,带小孩子和做较轻的农牧活,而丈夫们主要是干较重的农牧活及出售农牧产品等对外经济活动,其分工的基础主要是根据年龄和性别特点进行的,并不特别歧视妻子,妻子也没有特别权力。

 
地址:西藏拉萨市太阳岛一路20号阳光花园D座10楼(邮编:850000) [藏ICP备16000180号]
24小时电话: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费) 
传真:0891-6394933  E-MAIL:xztibet@sohu.com  ls0891@163.com
? ? ? ? ? ? ? ?